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方菲笑了笑,说:“这么说,你还不讨厌我?我应该还有机会?”

    “你能允许我同时拥有两个女人吗?”

    方菲推了他一把,“咯咯”地笑,说:“你做梦吧你!还以为你是正人君子呢?就想好事!”

    季子强也笑了,说:“所以呢,我不得不管住自己。(

    什么好事都想占,这不清不楚的情债就更没办法还了。”

    他想起安子若,但安子若和方菲是以一样的,安子若是真心对自己,当然,方菲也是真心,但方菲和她不一样,方菲是掌控不住的,征服不了的,他不能干这种傻事,不能明知道自己掌控不了,征服不了,还硬是企图去掌控去征服,更何况自己以后会老老实实的和江可蕊在一起了,这些债自己是不能欠的。

    方菲笑起来:“你想什么呢?想你妻子?你挂了她的电话,心里不好受了?唉,我们什么都不要想了,现在开始,我们什么都不要想了。这世界,就我们两个人,就我们两个人在喝酒。”她一边说,一边“咯咯”地笑,像是很高兴很开心的样子。

    她的酒已喝得差不多了,再喝就醉了,于是,季子强试图不让她喝了,夺过她手里的酒瓶,她就来抢那酒瓶,没抢到,就想站起来,那知,还没站起来,人就倒了下来,趴在季子强身上了。

    因为喝了酒,她的身子越发的软,且发烫。他也喝了酒,也是热的,这一接触,那种感觉便点着似的升腾起来。

    或许,方菲一点没意识到她趴在他身子,还伸了手去抢那酒瓶,身子更在他身上蠕动,季子强那火便烧得更旺了。意想不到的事就是这时发生的。

    她吼了起来,说:“给我,你给我。”那手就在空中抓,没抓着,却把沙发上的手袋扯下去了。那包是她回来时,放在那的,也不知为什么,竟没拉好链,这一扯,包里的东西全掉了出来,包里掉出来的是一叠叠的钱。

    季子强惊愣了,那钱洒了一地,她却从他身上滚下来,坐在那里“咯咯”地笑,从地地板上检起一叠拆散了甩上空中,让那钱像落叶似地飘下来。

    方菲大笑着说:“季子强,你不要这么傻看着我,我不会要你的钱,我们之间,讲钱就俗了,你们那个老庄的钱,我也不会要,本来,是想要的,但是,他骂我了,骂我想在他那得到好处。我就不要了,我喜欢那些不声不响的人,只说想请你吃餐饭,吃了饭,出门时,就提醒你,方处长,你的手袋忘记拿了,那手袋是我的吗?那手袋是他的,里面装着什么?装着一叠叠钱。”

    季子强眉头邹了起来,说:“方菲,你不能这么做,你这是在犯法!”

    方菲满不在乎的说:“你可以去告发我,去检举我。你去,你马上去。”

    季子强说:“你应该去自首,自首才能争取从宽。”

    方菲冷笑起来说:“你还跟我来真的了,真要劝我去自首了,我告诉你,我是不会去自首的,你去检举我吧?如果,你不敢,你就把这事告诉你们那么老庄,他肯定会置我于死地的。”

    她一伸手,把季子强手里的酒瓶抢了过来,然后嘴对着嘴仰头“咕咚咕咚”地喝。那曾想,喝得急,呛了一下,就咳起来。喝酒最忌的就是生气,喝酒喝到一定程度,最忌的就是呛,这两点,方菲都齐了,没咳完,人就软下去了。

    季子强忙抱着她,她便趴在他怀里,舞动着双手打他,她哭了起来,彻底软在他怀里,就只有呼吸声了。季子强摇了摇方菲,见她没反应,知道她已不省人事,只得抱她回房间,把她轻轻地放在**上,见她裙子撩起,便拉伸那裙子,掩住露出的大腿。

    这时候,季子强一点邪念也没有了,他站在**沿,看着这醉美人,看着她那泛红的脸,那起伏的曲线,心里不禁感慨万千,这么漂亮光彩照人的女人,却这般孤独无助,她需要爱,需要关心和爱护,然而,她找不到关心爱护她的人。她这些年的处境,这些年的孤独,已经不幸的扭曲了她的心态,她苦苦地挣扎,她走进了一条死胡同。她还能在这死胡同走多久?

    季子强走进卫生间,扭了一条湿毛巾轻轻帮她擦脸。他突然感到,自己对方菲太无情了,今晚,自己的确确伤害了方菲,且是一点不保留地,一点面子也不给地伤害了她,这个晚上,方菲是颇费心思的,要约他到家里来,她准备了酒,准备了音乐,甚至于抱着他跳舞。她对自己是很有信心的,相信自己能感动他,能让季子强舍弃已经有了裂痕的妻子,来选择她。

    她已经做好了准备,不设防地迎接他的选择。然而,季子强却无视她的誘惑,季子强给她讲述了自己和江可蕊的爱情,讲述了自己对江可蕊的痴迷,说了一个让她也有些感动的爱情故事,便是从这时开始,她对自己失去了信心。她本来也是一个温柔善良的女人,她誘惑他,却不强逼他,失去信心后,一点不为难他,她很伤心,她不可能不伤心,她只是选择让自己喝醉去解脱自己的伤心。季子强很无奈,他又能怎么样呢?还想再拥有这个女人吗?这是不可能的!他只能伤害她了。

    季子强关了房间里的灯,不想灯光刺激她的眼睛。他只亮着梳妆台的台灯,坐在梳妆台边的椅子上,也感觉到酒精在渐渐扩散,感觉到一阵阵的疲倦和困乏。

    手机又响了起来,季子强怕干扰了方菲,忙走出房间。电话里传来了江可蕊有点忧虑的声音:“你怎么还没到?”

    季子强想了想说:“今晚,我不回去了。”

    江可蕊叫了起来:“什么?你说什么?”

    季子强说:“她喝醉了,我要留在这里照顾她。”

    江可蕊真的有点急了,说:“季子强,你刚才说没喝酒,现在又说她喝醉了,你到底要我信你哪一句?你回来,你现在马上回来!”

    季子强说:“我走得开吗?我现在走得开吗?”

    江可蕊不管不顾的说:“怎么走不开?她是你什么人?她喝醉了关你什么事?是不是你把她灌醉的?是不是把她灌醉了,想要干什么坏事?”

    季子强也有点气了,说:“你不要胡搅蛮缠好不好?你讲点道理好不好?你太过份了。太过份了!”

    季子强挂掉了电话,这个女人,有时候可爱得让人心痛,有时候性任得让人心欢,有时候又气得人心烦无可理喻。

    他回到房间,看看方菲,摸她的脸,摸她的祼露的手臂,然后抖开一张毯子盖在她身上,他心里想,这晚,他是不会离开她的,不管江可蕊会怎么对待自己,自己也是不能现在离开方菲。

    方菲动了一下,季子强忙放下手机,跑了过去,她可能想要吐了,季子强端起早已放在**下的脸盆,把她扶起来,果然,她就吐了,他一手托着她,也不是故意的,很随手却托着了她软的胸,且是托得满满的,那时候,他一点那种感觉也没有,另一只手轻轻拍着她的背。她对他笑了笑,他便又扶着她躺下了。

    而此时的江可蕊手里拿着电话,呆呆的坐在自己的公寓里,起初她是愤怒的,自己本来已经原谅了他,已经接受了他,但他怎么能为一个不想干的女人又这样对自己呢?

    在爱情和婚姻中,人都是自私的,从利己出发无可厚非,只要不损人就不错了,由于每一个人出生的时间地点等都不同,所以每一个人也就与别人生来就不同,每一个人的成长和生活经历,家庭,环境,受教育,健康状况等都不同,后天的每一个人自然就与别人不同。

    江可蕊是一个很认真的人,她最求一切美好和完美的东西,特别是对于季子强,这关系自己一生的幸福,不能不认真对待。所以江可蕊的生气和愤怒是情有可原的。

    但江可蕊已经饱受了她和季子强的冷战和冲突,就在今天,季子强已经实实在在的告诉了自己,他准备和自己一起到北京去,放弃他最为渴望的权利之场,放弃她从小立下的宏伟目标,放弃他为之奋斗了多年的事业,和自己到长相厮守,那么,难道他说的都是假话吗?

    江可蕊静下了心来,她不相信今天季子强说的都是假话,在季子强说话的时候,她看到了季子强眼中的伤感和真诚。

    扪心自问,江可蕊并不想伤害季子强,敌意的行为和语言假如超过了季子强承受的限度,轻则影响关系,重则种下后患,自己是不是在很多时候都自以为是呢?这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反而会把季子强推向远处,自己给季子强和自己之间架构起一道鸿沟。

    这很不应该,想到这里,江可蕊就拿上了钥匙,她要陪着季子强,就算季子强回不来,这个夜晚自己也要陪伴在他身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