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季子强的表情写满了陶醉。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江可蕊也开始向往起那样的一种生活了,特别是当季子强说到小孩的时候,江可蕊的眼中就有了好多的温柔,不错,假如要个小孩就一定可以拴住季子强的心。

    但现实的问题是季子强作为一个副厅级干部,他能辞的掉职务吗?

    江可蕊犹豫起来,说:“就在昨天,你还说请假的时候市长还派给了你一个任务?他们能让你辞职?”

    季子强从自己美好的遐想中返回了现实,说:“是啊,让我找省厅要一笔款子,但这都不算什么,既然我这样决定了,这件事情我可以不做。”

    季子强很少有过这样的冲动,他一直都是一个深谋远虑的人,可是这突然的想法太让他着迷了,自己可以再次获得婚姻的幸福,自己也可以要个小孩,老爹,老妈不是最想要抱抱他们的孙子吗?那就和江可蕊给他们生一个。

    江可蕊在季子强越来越兴奋的眼神中却难以抉择了,她说:“这样吧,你让我再想一想,工作的事情你还是好好完成,就算你要辞职,至少也应该有始有终,我们先吃饭吧,菜都凉了。”

    两人又开始吃饭了,让季子强惊呀和兴奋的事情也出现了,江可蕊帮着他一连夹了好几次菜,都是他爱吃的,这样的待遇对季子强来说已经是很遥远很遥远之前的事情了。

    相亲相爱,永不分离,幸福而又没有哀伤的感觉渐渐的又回到了季子强和江可蕊的心中,那些温暖的感情,动容的目光,唠叨的话语,深情的牵挂着他们两颗灼熱的心,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之后似海深,他们都开始自责起来,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多体谅一下对方呢。

    季子强一直执拗地认为自己所要走的都是一种既定的道路,老天是导演,人生就是剧本,而自己则是早已被看不见的命运之绳操纵的木偶。

    自己从踏入官场的那一刻,前方都已布满荆棘,交错丛生着所有的悲欢离合,这一路走来,跌跌撞撞,柔嫩的心逐渐堅硬,生命所承受的刻骨铭心的伤痛已悄然转化为身體内的抗体,很多时候,自己都能够敏感地嗅出身边的可疑或危险,也能迅速且毫不犹豫地用各种极端的手法将他们丢弃,留下一个绝情的华丽背影,此时此刻却是季子强最为放松的时刻,从此终于不用再患得患失,惴惴不安,季子强如释重负。

    江可蕊低头,小声的说:“晚上住哪里?”

    季子强说:“还是住酒店吧,酒店方便些。”

    江可蕊说:“住我宿舍。”

    季子强惊喜的看了看江可蕊,说:“酒店已经开好了”。

    江可蕊眼中闪过一抹失望。

    但季子强接着说:“但我更想住你宿舍。”

    江可蕊眼中就有了一抹灿烂的微笑,她恨恨的瞪了季子强一眼,哼,敢来涮我,等着瞧。

    再后来他们开始亲密起来,也放松了起来,往昔那些欢乐也回到了他们身上和心底,他们就像是久别重逢的**。

    江可蕊的宿舍是一个公寓似的单间,里面有卫生间,有敞开似的厨房,房子是好几年前就给江可蕊分的,她过去从来没在这里住,只是有时候中午休息一下,但房间还是收拾的很温馨,很舒适,那异型沙发,那不俗的壁画,都在点缀着房间的优雅。

    一进房间,刚刚关上门,季子强就抱住了江可蕊,好久没有这样紧紧的抱过她了,季子强什么都没做,就是那样抱着,闭上眼,深深的呼吸着江可蕊身上散发出来那誘人的,成熟的女人味。

    江可蕊抬起头,看着依然潇洒英俊的季子强,她把自己的红唇递了过去,微冷的舌滑入季子强的口中,他近乎于是贪婪地攫取着属于她的气息,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这一瞬间的悸动,使彼此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只有灵魂在漂浮。

    江可蕊起初还有点陌生的感觉,但很快,季子强就唤醒了她的知觉,唤醒了她體内本来存在,也一直渴望的柔情。

    她也想和他亲密相拥,四肢交纏、肌肤相贴,在呼吸和体温的交纏中升腾起彼此的需索,她记起了季子强的唇,好软好软,总让自己迷失贪恋,每次当季子强这样温柔的吻都让自己犹如初恋般的悸动与羞怯,据说只有融情的人才喜欢相吻、才能感受到其中传递的情感,那么我们爱欲是情的交融了,我们爱欲是用行为在完整我们的融情,我们爱欲是身体和精神的最完美结合。

    季子强的唇滑过她的脸颊、发际,掠向耳边,亲吻着江可蕊的耳垂、锁骨,他热热的呼吸吹在江可蕊的颈间,灼熱了江可蕊的思绪,阵阵酥麻从季子强的舌~尖战栗着传向她全身,江可蕊的意识也随之抽离。

    她在想,自己喜欢他如此亲吻在自己颈项间,充满温情又带着丝丝慾望,让人情迷意乱,奥,子强,你的手在做什么?什么时候伸进我衣内。你发现了吗?我的肌肤如玉般光滑,初识时你就曾赞叹,我很愿意你喜欢,你的手轻柔地抚过我的脖子、肩膀,停在我滑腻的腰背,一路漾起丝丝轻痒,唤醒了全身每一寸肌肤对你的渴望。

    嗳,你暖暖的手,终于覆上我盈盈而温軟的胸,温暖了全身每一个细胞,柔情的暖流慰贴着每一个毛孔,我的一切已向你展开,拿去吧亲爱的,把我的身心带走,你的手逐渐在用力,在用力的挤压我的胸,让人体会到一种压迫感,吸呼声急促起来,我们交织在一起空气也开始升温、目光已迷離。

    你的手指绕上我的胸尖,一股暖流如电流般传遍全身,冲走了我的思绪。

    江可蕊迷失了,她迷失在自己的想象和快乐之中,一阵熱流从江可蕊的小腹涌向头顶,带着灼熱的力量,冲击得她的脸颊火熱、大脑空白,只有紧紧的把季子强搂着,在季子强的唇舌中去接近那快乐的巅峰,在战栗中释放全身,江可蕊绵软无力的倒在季子强怀里。

    江可蕊突然问:“你怎么了?你怎么这么凶?”

    季子强笑了笑说:“我见了你,就想对你凶。”

    她爬到**上躺下来,但双眼依然看着他:“你像是在报复我一样,这么大的力气。”

    他贴着她的耳朵说:“是的,我要把这几个月的损失都捞回来。”

    江可蕊说:“你不会得逞的,下不为例。”

    季子强说:“以后我要天天这样做,不行,一天至少5次。”

    她笑了起来,一下就翻到了季子强的上面,捏着他的鼻子问:“你当你是精钢不坏之躯?”

    他没说话,因为她捏着他的鼻子,就点了点头,她那手一直没离开,像抓紧缰绳般,下面的动作加快了,他当然知道她要干什么,就拱起身子,让她摩擦得更紧贴,季子强好久没有做过了,身体的反应越来越强烈。

    在卫生间洗澡的时候,季子强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却刺裸着身子出去接,江可蕊在后面说:“把水擦干净,把衣服穿了。”

    季子强只是甩着手上的水,在浴巾上抹了抹,然后,看了看显示屏,是方菲的电话。她问:“到省城吗?”

    季子强看了一眼江可蕊,说:“还在路上呢,六点准时到。”

    方菲说:“你也不要赶得那么急。我们改个时间吧?我没时间吃晚饭了。”

    季子强忙问:“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方菲说:“吃了晚饭吧。八点多一点吧。到时候,我给你电话。”

    季子强说:“好的,好的。”

    事实似乎在一点一点地证实他那个荒谬的猜测,季子强想,她难道真的墜落成这样一个种女人吗?她不为钱,却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慾望,他想,如果,换了另一个女人,一个极端丑陋的女人,或许,还能理解,但她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喜欢她的男人多得是,或许,她是要通过这种肉慾的过程,得到一种征服男人的满足。

    江可蕊不知什么时候已站在他身后,帮他擦着身上的水珠,说:“又是是一个女的?”

    季子强点下头,但很正经的说:“财政厅的方菲。”

    江可蕊脸色一变,问:“市长要你来省城办事要钱,就是来找她的?”

    季子强故作轻松的笑了笑说:“你好像在担心,我说过,既然我已经准备辞职了,这事情可以不办。”

    江可蕊从他的脸看出了他的认真,看出了他的思考,她摇了摇头,说:“你还是去吧,我相信你。”

    季子强还想好好的和江可蕊谈谈,就说:“我们到你们公寓下面的咖啡厅坐坐吧。”

    江可蕊说:“你不去办事了?”季子强说:“改时间了,改到晚上八点以后。”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