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嗯,爸妈都安顿下来了。( ”

    “抽空我会到北京去看望他们。”季子强说。

    江可蕊不置可否的说:“我们先吃饭吧?”

    午饭是在一家比较普通的酒店吃的,江可蕊说他们这一带只有这家像样一点的酒店,现在江可蕊已经没有住在省委家属院了,本来她要是不搬走,也不会有人刻意的去让她搬的,但江可蕊自己决定还是住在省电视台的宿舍里,她说反正也不会住太久。

    江可蕊一面低头吃着,一面问季子强:“你来省城要住几天?”

    季子强说:“还说不准,什么时候你回心转意了我才能回去。”

    江可蕊抬头看了一眼季子强,这话有点油腔滑调的,但她看到的季子强却是很认真的表情,江可蕊就沉默了,她缓缓的放下了筷子,觉得自己是应该和季子强好好的谈谈了,虽然自己一直这样对季子强在冷淡着,但内心中,江可蕊一点都没有轻松过,她依然眷恋季子强,依然在时时刻刻的思念着他。

    江可蕊脸上的表情并不能代表她真实的内心,对这一点,很多人都会如此,真实的江可蕊她多么想要扑在季子强的怀里去大哭一场,对他说自己爱他,自己可以原谅他所有的一切。

    然而,有时候,一个人的自尊和矜持会让一个人做出的行为和内心的想法恰恰相反,就像此刻,江可蕊想要对季子强多点柔情,但说出来的话还是冷冰冰的:“我回心转意?你好像搞错的吧?”

    季子强也放下了手中的筷子,他明白,自己的机会不是很多,自己今天必须要抓住江可蕊,要向她表明自己对她的重视和爱恋:“那么我换个角度吧,假如你认为应该是我浪子回头,我也不介意。”

    “行啊,那你季子强就先说说你怎么回头?”江可蕊看着季子强说。

    季子强一下反倒无话可说了,自己怎么回头,一直是江可蕊在误会自己,当然,后来自己和安子若是发生了一点事情,但不得不说,除了自己意志不坚定的原因之外,江可蕊对自己的冷淡,对自己的禁欲也应该算一个客观原因。

    可是季子强不能这样说,他今天就希望能够缓和一下两人的关系,所以只能把所有的问题都归结到自己的身上,因为季子强一直以来就明白一个问题,和女人讲道理,那是一个很愚不可及的行为。

    季子强使劲的想了想,说:“我对你的关心一直不够,我可能太专注我的工作了,有时候忽略了家庭。”

    江可蕊下意思的摇摇头,这根本就不是她生气和对季子强冷淡的原因,那种“闺中少妇不知愁,春日凝装上翠楼。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的情结她是不会有的,她认为,男人就应该四海为家,勇于闯荡,她最为关注的是季子强和安子若的事情,但她又不能说出来,她像一个审讯的警察一样,要逼着季子强自己说出那些问题,让他给自己一个明白的交代。

    这应该是江可蕊心理上的一个微妙变化,这次到北京去,手续办的还算顺利,接下来只要她把北江市电视台的这个节目录制完成之后,她就可以离开北江市,到央视去了。

    有时候人是挺奇怪的,假如江可蕊的手续办的不顺利,或许她还会和季子强继续冷战下去。

    但正因为手续一切都顺利,她要不了太久的时间就要离开北江市了,在这个时候,江可蕊突然的就多了对北江市的留恋不舍,也突然有了一种和季子强天隔一方,遥遥相望的凄厉惆怅,作为一个女人,江可蕊实在没有办法对季子强做的那么决绝。

    所以她主动给季子强打了电话,要和他好好谈谈。

    但效果并不太好,季子强没有她想要的那种效果,季子强应该知道自己想听什么话,他一直都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的顾忌和担忧呢?

    江可蕊寒下了脸,有点生气的说:“季子强,看来你并不想珍惜这次谈话。”

    季子强当然知道江可蕊想要听到些什么,但季子强怎么说?他说他会和安子若一刀两断?和安子若永世不见?这似乎也不现实。毕竟季子强无法对安子若那样绝情。

    季子强犹豫着,斟酌字句的说:“可蕊,我想对你说,不管过去我做过什么?也不管你认为我做过什么?也不管是因为我什么事情做过了让你不满意,但我可以对你表白的是,只要我们能回到当初那样的感情中,我就不会辜负你的希望。”

    这话说的是有点底气不足,可是季子强也只能这样说了,他不想彻底的否认自己做过的一些事情,但他也不能完全的承认,那样会更加麻烦。

    其实作为一个男人,季子强也有很多的无奈,女人们总会认为忠贞不渝的爱情是婚姻的全部,但男人在很多时候是管不住自己的行为的,可是这样也并不代表他们就会背叛婚姻和爱情,在男人的思维中,爱和性是完全可以分开的两个概念。

    当然,季子强也不是想要为自己找寻一些客观的理由和借口,只是他一直都没有想过自己会背叛江可蕊,这个误区应该不是季子强一个人的误区,几乎所有的男人都会有这样的想法。

    江可蕊对季子强这样回到并不太满意,她紧了一下眉头说:“就这些?你认为你这样空洞的回答能够打动我,能够让我接受吗?”

    摇摇头,季子强轻声说:“不能,肯定不能。”

    季子强这样干脆的回答倒是出乎江可蕊的预料之外,她很认真的看着季子强说:“那么,你就应该给我一个更好的说辞。”

    “我在想,在想怎么才能更好的表达我的内心。”季子强停住了,他是需要好好的思索一下。

    两人都没有说话,也没有动筷子,他们都在静静的看着对方,好久之后,季子强心中突然的出现了一道闪光,一到像雷电般的闪光。

    但很快的,季子强脸上又显露出了一抹深深的哀伤,他脸上的神情在痛苦和喜悦中交替着,他知道,一但自己的这个决定说出口来,那会意味着什么?

    为了挽救自己即将破裂的婚姻和爱情,季子强已经没有了其他的选择了,他只能这样,也只有这样了,季子强忽的抬起了头,看着江可蕊,毅然决然的说:“我到北京去?和你永远在一起。”

    江可蕊有点不解,又很诧异的说:“你到北京?你以为中南海是你家的厨房,你想调去就能调去?”

    “当然不是,但如果我辞职呢?这样应该可以吧?”

    季子强说出了一件过去从来都不曾想过的事情,他本来是一个在骨子里对权利无限向往,对宦海充满了信心的人,但他决定把这些都舍弃了,人不可能什么都得到,熊掌与鱼很难兼得,继续做官,固然可以成就自己的理想和事业,但那也可能再没机会弥补自己和江可蕊的感情了,自己就要失去家庭,失去爱情。

    作为两者之间,假如一定要舍去一样的话,季子强愿意舍去权位,从来,从来,季子强都是爱着江可蕊的,就算在偶尔的出軌中,他还是爱着江可蕊,作为女读者,或许你们很难理解的,其实男人的出軌和女人是完全不一样而已,男人往往出軌的是身体,女人更可怕,她们出軌的是感情和心。

    江可蕊张大了嘴,她完全没有想到季子强会做出这样的一个决定来,不错,这个决定一但实施,季子强就自然而然的不会再有什么花花草草的事情了,自己也可以天天的守护在他的身边,用柔情,用身体消耗掉他可能存在的一些想法。

    这也说明,他连自己最为向往的事业和权利都舍弃了,那么他对家庭的眷恋和热爱依然是存在的。

    江可蕊有点蒙了,她想过了季子强所有的回答,也想过了季子强可能说出的每一句话,但偏偏没有想到季子强会用这样一个方式对表白他对自己的不舍。

    江可蕊眼中有了一点晶莹,她低下头,不愿意,也不敢再看季子强那略带悲伤的眼神了,他还是爱着自己的,这已经毫无疑问,一个从血液里都在流淌着仕途气息的人,一个在梦中都享受着权利的人,他用放弃自己最爱的东西来显示他对自己的痴迷,自己还能要求他怎么做呢?

    江可蕊端起了一杯红酒,掩饰着自己的内心激荡,说:“你真愿意这样做?”

    “愿意,过去我一直都没有想到怎么才能和你天长地久的在一起,现在我知道了,我可以辞职,可以每天陪伴你,可以送你上班,接你下班,我们很快就可以要个小孩,我每天带着孩子出去散步,等着你回家。”

    季子强真的感到那就是一种最美的生活了,忘记权利场中的奋斗,忘记那些尔虞我诈,不用看着上级满脸微笑,为什么过去自己一直没有想到这点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