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季子强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什么。

    王稼祥又说:“这个南区的区长是庄副市长的铁杆,我听说你去处理这事,为你捏了一把汗,你事情处理好了,人家也会说你抢出风头,把事情搞砸了,就是替罪羊啊。”

    季子强笑笑,没有说什么,他明白这是一般人都会有的顾虑,但自己来新屏市不是为了多清闲,也不是为了混日子的,自己需要工作,需要展现自己的能力,需要有朝一日东山再起,再掌权柄。

    王稼祥走了之后,季子强就开始批阅文件了,这几天都在忙那些事情,办公室上已经放了好几份文件没有批示了,这里面除了上面转发的文件,还有下面自己分管口上的一些部局的文件,季子强关上办公室的门,准备好好的看看。

    看了大概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季子强眼睛都没有离开文件,随手接上一听,呀,是江可蕊的。

    “子强,你最近忙吗?要是不忙能回来一趟吗?”一如往昔的平静。

    “你回省城了?”

    江可蕊说:“回来几天了,你说过,我们应该好好的谈谈,我想那就一起谈谈吧?”

    季子强一腔的柔情融化开来,他有点激动的说:“我马上请假,明天一早就往回赶。”

    江可蕊轻声的“嗯”了一下说:“那行吧,我明天等你。”

    放下电话的季子强心情一下就敞亮了,不错,她给了自己一次很好的机会,只要她给自己机会,自己就一定能够说服和感染她,让她重新回到自己的怀抱中。

    多长时间的阴云在季子强的心中开始慢慢的消散了,他那种对婚姻,对爱情的失望和沮丧都烟消云散,他的眼前出现了一片霞光异彩,让他深深的陶醉其中。

    但很快的,季子强又回到了现实之中,自己不能光兴奋,要赶紧请假啊,但明天不是周末,自己应该找一个什么合适的理由呢?季子强就想到了方菲,不错,这是一个恰当的理由。

    季子强给全市长去了一个电话:“市长你好,我想到省城去一趟。”

    全市长有点心不在焉的问:“省城啊,去做什么?”

    “还不是那件事情?”

    “那件事情?奥,奥,是养殖基金的事情吧,好好,你去吧,不要急着回来,这面的工作我让他们帮你顶,你安心在那面处理。”

    季子强暗自笑笑,连说了几声谢谢。

    放下电话之后,季子强又犹豫了起来,平心而论,季子强本来就是一个事业心和责任感很强的人,本来他是想把养殖基金这件事情拖一拖的,但现在既然自己要去省城,那又何不一放两便的把这件事情也认真的跑一跑呢?

    注意打定,季子强和方菲通过电话。方菲一接到季子强的电话,就说:“你这电话来得好快呀!是不是我不说那句话,不要你来,你是不会来的?”

    季子强笑着说:“那里,那里。早就想去找你了,但手头有事忙着。这不是,一忙完,就给你电话了。”

    方菲满俯疑惑的说:“你也变得不老实了,会说虚来晃去的话了,你什么时候来啊?”

    季子强说:“就这一两天的时间就过去。”他没有给方菲说具体的时间,因为他先要回去见江可蕊,先要和江可蕊好好谈谈。

    “那行吧,我等你,对了,你来就是了,不要叫上你们那个庄副市长啊,我可没有兴趣陪他。”

    “嗨,你对他成见还怎么深啊,有点太过了吧?”

    “我不喜欢你们那个庄副市长,他眼睛就瞪着那些副厅长,见了副厅长点头哈腰一只哈巴狗的样子,却一点不把我这处长具体办事的放在眼里,指点这,指点那,比厅长还厅长,哼,小地方的小官吏,名符其实的小官吏,在小地方呆得久了,威风惯了还是小地方的思维。”

    季子强呵呵的笑着说:“方菲啊,你不也是小地方上去的吗?怎么现在放下挑子就打卖柴的。”

    方菲也自己笑了,说:“你也不是不知道,到省城来,办一件事就那么容易?跑几趟,说几句话,就能把事办了?我不是故意刁难你们,我是刁难他,真那么容易让他把事办了,他那尾巴还不翘上天了。”

    季子强感慨的说:“我的方处长,你这一刁难,到头来,苦的还不是下面那些养殖户啊,何必呢?”

    “这只能怪你们自己,明知道他是拿不下这笔款的,为什么就不换一个让我看得顺眼的人来?”

    季子强就说:“这不是换人了吗。”

    接着季子强又试探地问了一句:“要不要给你带点土特产呢?”

    方菲问:“你说呢?你拿一皮包钱过来吧!”

    季子强反倒愣了一下,不知她那话是真是假,因为就自己过去对她的观察,这个方菲不是不敢要钱的主,季子强只好开玩笑说:“是大皮包还是小皮包?”

    电话那面的方菲似乎口气变了一点,说:“你季子强是不是以为我是用钱就可以收买的?如果用钱就能收买我,也轮不到你了。你们那个庄副市长早把我收买了。我告诉你,你们这件事不是用钱就能搞定的。”

    季子强感觉自己话说的有点问题,或许方菲是一个收钱的人,但她对自己却不会那样做,不管怎么说,自己和她还是有那么一段孽缘在。

    方菲也感到自己的口气似乎有点重了,就缓和了一下说:“子强,我一点不傻,这事厅里也提过好几次,我敢顶着,我敢不拨下去,就是因为这事摆上桌面,到什么地方去说,我都不怕。”

    季子强知道她当然不怕了,财政厅的木厅长能拿方菲怎么办呢?

    季子强说:“你别生气呀!开个玩笑,要那么认真吗?不至于生那么大的气吧?”

    方菲不依不饶的说:“这种事可以开玩笑吗?别人都能开这样的玩笑,但你季子强不能,你永远不能。”

    季子强感到突然之间,自己的胸口就让什么堵住了,是啊,方菲在变,但她永远都不会变到连自己都不认识她的地步,她依然是念旧的,和自己一样。

    第二天,季子强一早就去省城了,因为这次回去是以私事为主,而且方菲明确说了公事私谈,所以,他没带上畜牧局的局长。

    一路上,季子强闭目思考,想的最多的就是见了妻子江可蕊的时候自己该给她说点什么,怎么才能和她化解误会,当然了,或许自己和她并不是误会那样单纯的事情了,自己已经从最初和她的误会演变成了一种出軌的事实,但季子强不会太过的内疚,因为他是男人,一个充满了激情需要发泄的男人,当然这不是一个理由,但所有出軌的男人都会把这个作为自己的理由。

    季子强也想到了安子若,其实自己欠安子若的也很多,一个守候了自己这好几年的女人,自己很难轻易的就把她割舍和屏蔽掉。

    后来季子强就想到了方菲了,他想自己应该怎么处理自己和方菲的事情,让季子强最为担心的就是万一方菲真提出什么要求,自己该怎么办?固然,她是不会很明确,很直接提出那种要求的。那么,只要她还是暗示的话,自己就装糊涂,就当什么也不知道。

    他是一个很自信自己主观猜测的人,尽管有时候,他的这种主观猜测也有错误,但是,这样的错误很少,他的判断大部分情况下还是准确的,现在他的思路都是围绕着这个猜测展开的。

    车窗外的自然世界此刻是如此的美丽,到处放射着明媚的阳光,到处炫耀着五颜的色彩,到处飞扬着悦耳的鸟叫虫鸣,到处飘荡着令人陶醉的香气,这是绿的世界、花的海洋。季子强停住了思索,痴痴的看着窗外,恍忽间他明白了,**明媚的春天之所以如此的美,是因为它让人的心情在此刻绽放。

    今天季子强他们走的早,天还没亮就离开的新屏市,所以到省城还能赶上吃午饭,季子强本来想和司机一起吃饭的,但刚刚和江可蕊打了个电话,两人约好一起吃饭。

    司机就说:“季市长,你忙你的,我先开房间住下,然后在附近自己吃点东西就可以了。”

    季子强也只好如此,他就拿上了车钥匙,自己开车走了。

    季子强一面开车,一面问了江可蕊具体位置,说自己过去接她。

    很快,季子强就看见江可蕊了,她穿着她身穿浅灰色风衣,腰身纤细,体型绝佳,显得亭亭玉立,她的出色在于她对点缀的理解,红色的高跟长靴突出了她美腿修长,这一点红色恰恰成为人群中最亮丽的一抹颜色,让旁观者不由得注意这色彩的主人。

    但江可蕊的脸色却没有太多的柔情,她看着季子强,像是在审视着他的内心,两人就这样相互面对,相互注视着。

    季子强说:“最近怎么样?那面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