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又有点矛盾起来,因为他又想到了一首诗:有花堪折只需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他有点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要出来,要是等她洗完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啊,也许会很温柔美丽。这样想想,心里的浪漫也就多了起来。

    傻蛋,你想也是白想,还是洗洗睡觉吧,季子强关掉灯光一觉睡到了天亮。一个晴朗的清晨又来到了,季子强站在办公室的窗户面前,他一手叉腰,一手拉开棕色的窗帘,他那峻拔的身影就映在了宽大的玻璃窗上。

    今天的季子强样子有些落寂,他的脸色有点晦暗,面对朝气十足的朝阳,他显得有几分沮丧。房间里散发出一阵淡淡的温馨与安宁,透过有些水汽的玻璃,似乎屋外游弋着的空气在尽情的与屋内沉闷的空气倾述着隔离之苦。

    这样的祥和氛围,却依然不能减轻他的伤感,他回忆着昨晚安子若的电话,仰望着天空,清晨太阳的光辉刺得他的眼睛约有些生疼。时光破碎,随波逐流,清纯弥漫,但一眼洞穿的清澈不复存在,岁月沧桑,时光倒流,一汪溅落的静水流淌在这个世界,划勒出一道道忧伤的沟壑。

    世间的很多事情就是如此,正如一个哲人说过的那样:人生在世,就是要饱受折磨。

    在季子强抑郁寡欢的时候,柳林市政府却因为季子强的一纸报告,引起了很多重要人物的关注。

    一大早,叶眉就召开了一个小范围的政府工作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好几位副市长,还有财政局,国资局等相关几个部局的领导。

    这个会议是昨天叶眉临时通知的,会议的议题就是关于商讨“柳林市棚户区改造工程”议案。

    会议一开始,叶眉先做了简要的说明:“各位领导、同志们:棚户区改造是党和政府改善民生的一项重大决策,前段时间,市委华书记专程看望慰问居住在棚户区的职工,群众,充分体现了党和政府对棚户区改造工作的高度重视成为名副其实的民心工程、精品工程和廉洁工程,真正让职工住上优质、放心、满意的房子。”后来就是相关的副市长和几个局长的发言,他们也没说出什么新意来,都在喊着一些高调的口号,说着一些模棱两可,无懈可击的套话,叶眉今天也是好有耐心,始终很认真的听着,还不时的在自己的笔记本上记上两笔,可谓是一丝不苟。

    过去几个有点模糊的问题,在今天这个会议上都有了明确敲定,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主持会议的副市长葛海浩就转过头来,小声的对叶眉说:“叶市长,你还有什么需要强调和补充的吗要没其他的事情,今天是不是就先开到这里”

    叶眉转过头,想了想说:“对了,还有个事情我简单的提一下。”

    葛海浩副市长就点头后,提高了一些声音说:“同志们,下面请叶市长就相关的一些问题做出指示和总结。”

    大家也都知道,叶市长一总结,这也就是会议要结束了,一个个都打起精神注视这叶眉,就见叶眉微微一笑说:“刚才同志们的发言很不错,在这里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和我们这工程相关的一个项目,马局长,你们国资局是不是收到一份洋河工业园招商出售的报告了,这个问题我想请大家也谈谈看法。”叶眉这“洋河工业园”五个字一出口,别人到还没什么反应,那韦俊海副市长却是一愣,呼的就抬起了头,这个问题缠绕了他好几年了,听到这名字他就会头大。

    要是没有这个问题烂项目沾在身上,只怕自己也不会是今天这幅光景了,这个项目就恰如自己身上的死穴一样,一点就会疼,就会要人命。

    国资局的马局长略微的想了一下,他也是柳林市的老人了,对这个项目的根根稍稍是清楚的,这个项目一送到他手上,他就很快的嗅到了其中不大正常的一些味道,他犹豫再三,还是压住了这个报告,想以低调和拖延的方式埋掉这个报告。

    可是现在市长突然的提了出来,这就让他不得不做出回应,他也似乎明白了一点叶眉的意思了,看来,这个报告的出现是大有名堂,马局长有点为难了,他很谨慎的说:“嗯,我收到了,报告是洋河县规划局和城建局提出的一个设想,我还没来得及细看。”

    叶眉脸色平平的说:“我到是了解一点他们这报告的大意,现在的问题就是两个,一个他们按当初造价一半的价格出售合理性如何,在一个就是对他们全省招商出售的方式我们能不能批准”

    韦副市长脸色微微一变。

    他精通于官场所有的套路,对那些宦海中人管用的隔山打牛,声东击西早就烂熟于心,他不用去听叶眉话语表面的意思,那都是哄人的鬼话,叶眉真实意图不过就是想要借这个事情来敲打敲打自己,灭一灭自己最近的盛气,让自己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听从调遣,配合工作。

    自己应该应对叶眉的这次攻击,置之不理,量她也不敢真的把“洋河工业园”如此贱卖,她还没傻到那一步,为自己套上一条本来不是她的锁链。

    她是不敢,但接下来就又有一个问题,她会不会虚张声势的大造舆论,来把这个项目搞的沸沸扬扬,让所有人又想起这个项目,又会有一些好事者去最根溯源问起是谁当初搞的这工程,是因为什么原因撒谎能够的这项目,而到了最后,必不可少的就有人开始指责和漫骂,这才是自己最为担心的关键。

    现在离换届时间本已不多,谁成为议论的焦点谁就会失去一次有可能得到的机会,在假如这件事情传到上面,更是让自己寝食难安了。

    韦副市长的眉毛微微的颤动了一下,这个进退维谷的棘手问题真把他难住了。

    叶眉的话说完以后,在座的各位都一时没有发言,他们也感到有点问题,一个县城的项目似乎不值得在今天的会议中讨论,但看一看叶眉那一副不依不饶,等待这大家发言的样子,有的人就恍然大悟了,原来如此,那就更不能随便乱说了。

    市国资局的马局长也不想发言,不过他的运气不好,叶眉等了一会,见没人说话,就看着马局长说:“你们局的意思呢”

    马局长不得不说了,他咿咿呀呀的小声嘟囔了几句,无外乎就是些不痛不痒的话,最后说:“这个问题啊,我看还是等洋河具体方案出来了才好判断啊。”

    叶眉就说:“那对这个价格你是怎么看待。”

    马局长实在躲不过了,是好小心翼翼的说:“这个要做出评估以后才能准确知道,我个人感觉,价格好像是有点低。”叶眉就转过头有对张秘书长说:“对于他们洋河县提出的扩大该项目的媒体宣传,以便于下一步出售,张秘书长你认为可行吗”

    张秘书长已经看懂了此次事情的整个走势,他作为叶眉的代言人,是知道该说什么话的,他就短暂的沉吟一下说:“这到是问题不大,该项目体量不小,洋河县的本地企业肯定是拿不下来的。”

    叶眉点点头,说:“看来这件事情还是比较简单,对于洋河工业园的价格,我们要是定不下来,也没关系,国资局可以上报省财政厅,看看省里是个什么意思,这项目放置了几年了,处理掉,对洋河来说应该是放下了一个报包袱。”

    国资局马局长一听,乖乖,这还真的敢报上去啊,他就不由的看了一眼韦副市长。

    叶眉继续不紧不慢的说:“至于在省内各大媒体做做广告,这问题不大,现在不比过去那“酒好不怕巷子深”,现在做点广告投入也属正常。好了,这事今天就先谈到这,具体问题,会后抓紧办理。”

    说完话,叶眉就先站了起来,一面收拾桌上的笔记本,签字笔什么的,一面看看韦副市长说:“老韦,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韦俊海脸色凝重的摇摇头,说:“我没什么要说的。”

    他已经平静下来了,对叶眉的这一招他一时固然也是没有好的办法来破解,不过他一点都不紧张,就算叶眉已经给他摆明了她接下来的几个后手,什么到省上征求意见,什么到全省大做广告,把这件事情闹的上下皆知,把自己置于风头浪尖之上。

    但有一点韦俊海是知道的,叶眉要是真的想用此事做文章,她就不会今天在此这样说了,叶眉这样官场的老手,她真正的要对自己下黑手,她可以在悄无声息中进行,她这样大张旗鼓的说出来,也就恰恰说明了一个问题,她叶眉真心是不会的动手,除非自己对她的警告置若罔闻,她不过是要等自己的一个态度,等自己的诚服和投降,那么自己应该还有时间,还可以好好想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