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季子强停住了话头,站了起来,在前面走动了几步之后说:“我来给大家说说这土地的性质吧,土地不是任何人任何团体的,土地是国家的。

    这两年,国家虽然出台了惠农政策,免除了农业税,但是,并不表示,这土地就不是国家的,国家的土地使用权的转让要经县(市)一级政府同意,否则,将视为非法行为。张老板这块地的使用权,六年前,政府已经同意转让给了;鲁老板,政府也按当时的补偿价补偿给了大家,我想,这个大家比我还清楚。”

    季子强觉得应该让村民搞清楚这个土地的隶属关系问题。

    “我在听取大家意见时,发现大家有这样一个误会,以为政府从鲁老板那收回了这块地的使用权,然后,又把它转让给张老板。事实并不是这样。这块地的使用权的转让,只是张老板和鲁老板之间的交易。张老板需要这块地,鲁老板出的价钱张老板又能接受,这土地的使用权就易主了,这完全是一种商业行为。”

    一直都沉默的村民代表开始有人说话了。或许,他们觉得刚才说的那么,都与自己没多大关系,现在谈的才是自己关心的问题。

    有人说:“听他这么说我们变得无理了。”

    有人说:“官字两个口,我们怎么说得过他?”

    有一个小青年跳了起来,说:“我们不要听他的。什么道理呀,政策呀,我们都不要知道,我们只要拿回我们的利益。鲁老板征用我们那地的时候,才给我们多少补偿,他现在转让给张老板又是多少?他不能拿了我们的地,赚去那么多钱,我们却一点利益也没有。”

    季子强微笑着说:“你这种心情,我完全理解。可市场经济就是市场经济,它有它的规律,鲁老板征用那块地时,价钱是不高,但经过这些年,升值了,涨价了,而张老板又愿意以更高的价钱得到那块地的使用权,在这种交易中,又按政策纳了税,鲁老板的收益便是合法的。”

    那小青年说:“我不管它什么狗屁规律。我们就要钱。”

    一直坐在季子强身边的那个老人就听不下去了,对年轻人说:“银行里大把钱,你不如去抢银行!”

    那小青年说:“我是为自己吗?”他转了一圈,看了一眼所有的村民代表,说:“你们怎么不说话了?”

    村民代表们一阵骚動,但也没有谁站出来说话,因为季子强给他们讲的很浅显,很好理解,他们多少听进去了一些。

    但这小青年听不进去,他跳起来说:“你们不想要那钱,你们都回去,我是铁定要要那钱的,不给钱,就不行。”

    村委会支部记从后排站起来说:“你在这耍什么野?是不是想判刑想蹲监?你那次偷东西被公安抓了,不判你刑,宽大你,你不感谢政府,现在还跑来跟政府作对?”

    那小青年埂着脖子说:“我这不是跟政府作对,我这是争取得到自己的利益。”

    老人一拍桌子说:“你住嘴,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

    这一吼,那小青年还不服气,却是没再说什么了,坐那儿喘粗气。季子强也是从农村出来的,他知道农村有农村的一些讲究,自己没必要说话了,虽然,在这里,他的官儿最大,但是,村民不会给把他这陌生人放眼里,他们更信服村干部,更信服村里的长辈老叔父。

    村长一看局面有点扭转了,也大着胆子说:“大家何必这样呢?有什么事可以坐下来慢慢商量,总是能找到解决的办法的。”

    村委会支部记也要表现一下,他对村民代表说:“这么多钱,在眼前过,谁不想拿一份?我也想!但是,这钱能拿吗?能把手放里别人的口袋里吗?”

    那小青年泄气了,垂着头不说话。

    老人见大家都不说话了,才问季子强:“你这领导说的话我们还能听懂,但你说这块地只是商业行为,你能拿出证据吗?”

    季子强起初还在高兴,听着人家夸奖自己,没想到这老头后面一句话说的那才叫厉害,看来姜还是老的辣啊。好在季子强也没有说假话,他说:“张老板就在这。他和鲁老板是签有合同的,而且,付款的时候,也应该有发票的,你要信不过,可以让他拿来看看。”

    老人见季子强说的如此笃定,摇摇头说:“那真是我们误会了?”

    季子强见时机已成熟了,便转了话题,说:“这事虽然搞清楚了,不过,我有一个建议,我们不能放过张老板。”

    大家一时没听明白季子强的话,都看着他,连张老板都有点紧张起来。季子强要的就是这效果,他要引开大家的注意力,要想彻底解决村民问题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也不是协商一、两次的事情,还需要一个长的时间,不断协商,慢慢化解,今天,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已经不错了,应该见好说收。

    此时,他没马上说话。他必须留下一段静场,让大家有一个猜想的时间段。当然,这个时间段不能太长。

    他看了一眼张老板,说:“张老板在你们这办厂办了这么多年,已经算是你们村的人了,以前,他也为你们做了许多好事,但是,我觉得还不够。张老板不是有一些零配件需要外厂加工吗?我想,张老板应该把部分零配件让给村里加工,扶持村上办一个这样的加工厂。那时候,村上的经济上去了,大家就可以长期得益。”

    上次走访村,季子强就曾有过这想法,现在,他把它拿出来当杀手锏了。他想,即然张老板总说欠了他一个人情,现在就让他把这人情还给村民。

    季子强转头对张老板说:“事先也没跟你商量,不会为难你吧?”

    张老板忙说:“没有,没有,说老实话,我在这办了这么多年企业,村里对我一直很好,我也想多为大家做点好事,可怎么也没想到为村上办加工厂。这主意不错,我同意。”

    这话一说,不仅村民代表,村委会干部,就是南区的干部也议论纷纷。大家说,这主意好。

    几个村民代表就对季子强说:“季市长,,你得跟踪关注这件事啊”。

    “是啊是啊,不要你走了,这事情又黄了。”

    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了起来,于是,会场的气氛活跃起来。也不知道是谁带头鼓起了掌,一场纠纷便在这数次鼓掌中暂时平息了。

    这一通的调解下来,季子强也是出了一身的汗,等大家陆续离开后,张老板请季子强等一下,季子强和凤梦涵就进了张老板的办公室等他处理一些善后的事情。这一个上午,凤梦涵的情绪是反复的,她看到村民在这儿闹事的时候,她并不是很关心,这样的事情她看得太多了,不是自己职责范围内的事,她很少过问,但是由季子强来处理这事,她便开始关心了,一直注视现场的情况,当季子强站在推土机上时,她的心是悬着的,真担心那些村民会有什么偏激行动,只要有人带头,土块、石头便会蜂拥而来,季子强就成了他们泄怒的活靶子。

    当季子强稳定了局势,把村民们都劝散的时候,她舒了一口气,想这季子强是比自己见到的其他领导技高一筹,当会议室那边响起热烈的鼓掌声时,她就知道整个事件圆满结束了,她喜欢的男人成了最后的胜利者。

    然而,当季子强走进办公室后,她看到的不是他的趾高气扬,光彩照人的季子强了,看到的只是他的精疲力竭,这是一个男人在自己信任的女人面前无掩饰的自然流露,她给他倒了一杯水,谁也没有说话。

    她撫摸了一下他的头,想让这一刻久久地凝固。

    张老板闯了进来,他怎么也想不到这办公室会有这么温馨的一幕,他没有退出去,只是拉紧了门,怕惊吓了他们,小声说:“你们也太浪漫了。”

    凤梦涵赶忙分开,脸涨得通红。张老板呵呵一笑,说:“我什么也没看见。可以了吧?”

    季子强这才睁开了眼睛,说:“你这是什么话?难道我们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

    张老板忙说:“没有,我没有那意思。我们不谈这事,冲突这事件处理好了,我很感谢你,我想过了,这种企业扶持村办经济的作法,应该好好推广。”

    季子强笑了,说:“我只是随便想想,随口说说,更多的事还要你去做。”

    张老板连连点头,两人又谈了很多下一步具体的事情,张老板想留季子强吃饭,不过还是被季子强拒绝了。

    下午,王稼祥来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说:“季市长啊,我不知该佩服呢,还是该无奈。”

    季子强很不明白王稼祥想要说点什么,他看着王稼祥说:“有话直接点吗。”

    王稼祥帮季子强点上了烟,说:“你做得一点没错,哪里有状况,哪里出问题,我们都有责任,都必须义无反顾冲上去,就像消防员,那里有火情就往那扑。但是,在这种时候,又是南区的事,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你就管得多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