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季子强想,闯红灯就闯红灯,交警能把自己的车怎么样?这么想着,就转绿灯了,遇第二个红灯的时候,他冷静了许多,季子强想,我这是怎么了?市长给我的任务只是帮张老板从鲁老板手里拿回那块地,张老板与鲁老板签了合同,自己任务就完成了,再发生什么事都应该与自己无关了。

    刚想到这里,季子强的手机响起来。他听到张老板在手机里焦急地说:“季市长,我遇到麻烦事了。”

    季子强说:“我知道了,南区政府也已经派人去处理了。”

    张老板说:“可他们处理不了,我只相信你。你说过,只要我需要你帮忙,你一定会帮我,你不能失言。”

    季子强笑笑,说:“我马上就到了。”

    张老板一见到季子强的时候,感动得嘴唇好一阵哆嗦,却说不出话,一只手握着他的手,一只手就在他手背上不停地拍。

    几个人就匆匆忙忙的往里面走,季子强和凤梦涵走得就很近,季子强无意中碰到她的肩,碰到她的胯,又有一缕幽香在鼻尖飘浮,他们进了张老板的办公室,撩开窗帘,观察下面村民在那块地上的群愤激昂。

    张老板是很紧张的,但季子强很自信,很胸有成竹地认为自己是可以处理着这场土地纠纷,这的场面季子强见过不是一次两次了。季子强处理每一件事都那么自信,那么胸有成竹,他要求警车马上开走,公安干警全部撤离。他要求立即处理好冲突受伤人员。他对南区的区长说:“你马上打电话叫救护车过来,所有受伤人员都送进医院进行医疗检查。”

    季子强很不满意这位区长,连这点常识也没有,但又不便在这么多人面前责怪他。他要求所有的推土机都熄火停止工作。

    然后,季子强站在一辆推土机上,环视已略略平息了的村民,他说:“大家都不要激动,有什么事可以好好商量,不要也不能再发生像刚才那样的流血冲突了,我是副市长,请大家相信,政府会妥善处理好这件事,我可以给大家一个保证,在这件事没商量好之前,没让大家得到一个满意的结果前,所有的施工都将停下来。”

    季子强的话简洁明了,既让村民感到了诚意,又让他们听到了希望,村民们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下面有人说:“我们也不想发生冲突,我们只想得到我们的利益。”

    季子强说:“政府一定会主持公道,政府就是为大家办事的,请大家放心。我答应了你们,这里的施工都停下来,直到大家商量出一个彼此都满意的结果,所以,我希望大家先回去,特别是老人妇女儿童。大家都聚在这里,不一定就能解决问题。”

    下面的村名也都是想要点好处,他们的本意肯定也不是想闹事的,所以在季子强的劝服下,慢慢的也就情绪安定了下来。

    季子强就问区长:“村长呢?怎么没见村长?”

    区长说:“我也一直没看见他。”

    季子强眉头一皱,不满的撇了这个区长一眼说:“没看见就不能找吗?做村民的思想工作,怎么能少了他?村民的情况怎么样?各人心里的想法怎么样?他比我们更清楚。还有村委会的干部呢?村委会记、主任怎么一个也没来?真正要做通村民的思想工作,还是要靠他们。”

    区长连连点头,急着组织人去找村长,去通知村委会干部。

    村长很快就找来了,其实,他一直躲在家里,不想理这事。

    这此间,季子强已基本了解了事件的起因,他从村民们七嘴八舌,重重复复的阐述中梳理归纳出这么几点,首先,村民们很不满意政府的坐视不理,要求政府出面为他们主持公道;其次,政府既然收回鲁老板的土地使用权,那就应该把地还给他们,再由他们把土地使用权转让给张老板。再者,他们应该得到的利益为什么都让鲁老板独吞了?是不是有蛀虫,有**?

    季子强问区长:“你们一直不知道村民的这种思想动态吗?”

    区长说村长来反映过几次,他们忙其他的事,就疏忽了,本来也想,这个村与张老板的关系很好,不可能发生什么事,就没重视。

    季子强对这个区长就更不认可了,他刚想斥责区长几句,就见村长走过来了,季子强撇下区长,忙上去和村长握手。

    村长苦笑着说:“我能做什么呢?我做不了什么事的。”

    季子强很同情他,说:“我知道,今天这事为难你了,要你夹在这中间,左右为难。”

    村长说:“我难呀!难呀!”

    季子强说:“现在,我不为难你,只希望你找几个公正的、在村里有一定威信的人代表村民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协商这事,其余的人就先劝他们回去。”

    村委会的干部也到了,季子强就要他们协助村长做疏散村民的工作。其实,这村的村民还是很听话的,在村干部的劝说下,大家便陆陆续续散了。

    于是,季子强和张老板商量,要他腾出一个会议室,让他们有个地方坐下来,和村民代表慢慢协商。

    张老板说:“这容易,我办公室旁边的会议室空着,就到那吧。”

    会议室摆着一张椭圆形会议桌,可以坐二、三十人,季子强叫村民代表们都坐桌前来,区干部和村干部坐边上的椅子。这时候,季子强看见,一个看上去岁数很大的老人也是村民代表,他忙过去请老人上来坐自己身边。

    老人说:“不行,不行。你是市里的大官,我怎么能坐你旁边!”

    季子强说:“这里你年纪最大,你最有资格坐上座。”

    那老人便也不谦让,坐了下来了。季子强觉得,刚才那繁杂的场面已被简化,喧闹的人群已疏散,只剩下二、三十人的村民代表,且这些代表都具有一定的素质,都不是蛮不讲理的人,只要向他们解释清楚,他们还是能接受的。即使,还可能会有一定的麻烦,也还会引起难以想像的骚乱,但是,这比应付几百个素质参差不齐,甚至连道理都不愿听的村民要容易得多。更何况,季子强身边还有这么多的区、村委会干部。

    季子强喝了一口摆在他前面的矿泉水。

    季子强环顾了一圈坐着的群众,说:”今天这事件,大家都太激动,但是,不管怎么说,企业的保安也不能先动人,这是张老板的错,平时,对保安的教育管理还不够。张老板要付主要责任,张老板也在这,现在,我谈谈对这事的处理办法,如果大家觉得对,就照办,如果觉得不对,大家再协商,所有受伤村民的医疗费、营养费、误工补助都由张老板支付。怎么样?”

    所有人都不说话,一个个看着他,季子强等了两、三分钟,问:“不说话,就当大家同意了?”

    张老板想了想,赶忙接上说:“那营养费、误工费,应该有个具体数吧?”

    季子强平静的对张老板说:“你放心,区政府有具体标准,不会漫天要价的,没有意见的话,这事就这么定了。由南区政府协助督促张老板做好这件事。”

    这个时候,那个一直被季子强很尊重的老人也说话了:“其实,我们的人也有不对的地方。”

    季子强笑着对老人说:“既然,张老板都不计较了,我们就这么定了,好不好?”

    老人翘着胡子点点头。

    季子强又说:“整个事件的起因是什么?”他看了看大家,然后,自问自答:“是区政府没有及时掌握村民的意向,村民只好采用这种方法逼迫区政府重视,当然,在这里,我并不同意村民用这种办法来解决问题。但是,事情发生了,区政府首先要检查自己工作中的不足,要敢于承认自己的错误,我的意见是,区委记、区长必须马上向村民作深刻检讨,至于采用什么样的形式,南区提出一个方案。这事没得商量,以我说了为准。’

    如果说,季子强对伤人事件的处理还给张老板留一点商量的余地,那么,对南区政府的处理却是一点情面也不给了。

    他想,自己人怎么严厉都好,可以关上门慢慢解释清楚。现在,他要给村民一个办事廉明,公正不阿的好印象。

    区长并不大惧怕季子强的,但今天的事情特殊,不用说,此事已经传到了市政府和市委了,季子强又是受区长的委托来处理此事,所以区长也低调了许多,忙说:“我马上办这事,马上办这事。”

    季子强环视一眼会议室,脸上有了笑容:“村民提出的要求,我归纳了一下,主要有这么几点,一,土地本来是村民的,在这次使用权的转让中,要得到应该得到的利益;二,在整个土地使用权的转让中,可能存在**现象;三,政府没出面处理这件事。不知道我有没有听漏了?大家有没有其他补充?”

    下面的人都在点头,季子强问身边的老人:“除了我说的,村民还有什么要求?”

    老人说:“就是这些了。你归纳得很全面。”

    季子强对大家说:“第三点,我就不多说了,大家刚才都看见了,政府肯定会出面处理这事,区政府不出面,市政府一定出面。政府不为大家做事,还是政府吗?我主要讲讲前面两点。村民应得的利益,有没有**现象?”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