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季子强对方菲点点头说:“没事了,都安排好了,告诉大家,放心玩,玩开心点!”

    季子强和方菲跳了几曲。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显然,方菲是经常跳的,再有那一袭长裙飘曳,舞步更显轻盈,季子强跳得也还可以,只是还想像以前那样穿花旋转时,便有些跟不上节拍。

    方菲说:“真有些荒废了。”

    季子强说:“我每天忙的,那有什么跳的机会,即使有,也没有你这么好的舞伴。”

    方菲就幽幽的说:“有时间多到省城来,我陪你慢慢复习。”

    季子强应付着说:“就怕你不给我机会了。”

    方菲却话中有话的说:“我的大门是向你敞开的。”

    季子强听的心中又是一动,愣了一下才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两人都像是在回味对方说的话,所以好一会都是沉默着,音乐变得也柔美起来,他们两人不由的都靠近了一点,旋转着,飘逸着,相互注视着。

    方菲贴近了季子强的身体,说:“你别不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一直在想那拨款的事。是不是?”

    季子强笑着说:“既然,你提起了,我也就实话对你说,我们市委冀记和市长也很关心这件事,也希望我趁这次你们检查工作,拿下这件事。”

    方菲轻微的摇下头,说:“这次,你是肯定拿不下的。到省城来。我们再慢慢谈。”

    季子强暗自叹口气,看来这次是办不成了。几支曲跳下来,大家都热烈鼓舞,纷纷叫好,方菲很得意的对大家说:“我们的表演结束了。我去沙滩散步了,不在这里妨碍你们**取乐。”

    季子强也很自觉,说:“我陪你去吧。”他还没有死心,还想继续刚才的话题。这是一个月光很好的夜晚,凉风习习,方菲站在那里,让风吹拂。

    她说:“这种感觉真好,要是每天晚上都到这里来,感受一下这月光,感受这轻风,再烦闷的心情都会好起来。”

    季子强笑了笑,说:“这月光不是每天都这么好的,这和风不是每天都这么温柔的。事物总是一分为二的,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

    方菲说:“你别跟我说这些哲学,我知道你还想跟我谈那个话题,季子强,你为什么就要急着谈这个话题呢?人家半年都谈不定的事,你怎么就急着要今天谈出结果呢?就算是我想要答应你,我也不会这么快答应你的。“

    季子强有点急切,说:“我不想兜圈子,想直接一点。你说,你有什么条件?”

    方菲看着他,他们离得很近,虽然是晚上,但他还是看到她那眼光闪动着,她说:“你认为,我想得到某种好处?”

    季子强说:“如果,你需要的话。”

    方菲叹了一口气,移开眼光看那湖水,说:“今晚,我不想谈这话题了。”

    说完,她再往下走,就走到湿的湖边草地了,顺着湖边走,让风吹饥饿的狼她那长发长裙,身后便留下两个脚印,季子强跟了上去,离她半步远的距离。好久,他们都没有说话。

    方菲问:“除了那个话题,你好像就没什么话要说了。”

    季子强心里承认,他真一时找不到什么话题。

    方菲说:“你很现实。你季子强怎么就变成这样了。现实了,目的明确了。”

    季子强不想否认,说:“你要知道,如果那笔拨款不下来,或许要不了多久,很多养殖户都会破产,这就是我为什么这样急切的原因,我并不是想要为自己挣什么表现和业绩,这点你应该是了解我的。”

    方菲停住了脚步,看着季子强的脸,好一会才说:“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希望你能真实回答我。”

    季子强以为是那笔拨款的事,说:“有什么你说。”

    方菲悠悠的问:“以前,你有没有真正的喜欢过我?”

    季子强心里跳了一下,对方菲的感情,季子强很难简单的述说,不错,自己是喜欢过她,但后来呢,后来看到她收人家那个校长的钱以后,似乎自己对她的感情有了变化,再后来她又出卖过自己,自己对她更多的就是同情了。

    季子强想,讨论这个问题还有意思吗?她要讨论这个问题,只是出于一种漂亮女人的自尊吗?只是想证实季子强对她到底是什么感觉吗?季子强想,她会不会还有其他目的?他最担心的就是她还有其他目的。他再一次不得不证实这个问题。季子强沉默了下来,没有回答方菲这个突兀的问题。

    方菲等了好一会,她知道,季子强是不会回答她的这个问题了:“那我们回去吧。今天也累了,早点睡了。”

    季子强只是点了点头,两人便往回走。回到酒店,方菲脸上淡淡的,谁都没理,直接回房间了,季子强进了那餐厅,却见里面闹得乌烟瘴气,舞还在继续跳,啤酒却一杯杯喝起来了,好几个人走路都有些飘了。

    几个小姐也喝的有点多了,她们打扮得性感,穿着紧身的衫裙,那衫是露肩衫,丰满的胸晃晃荡荡,似乎随时都会晃出来,走路更是一扭一扭。季子强便向其他几位清醒一点的人说自己还有事要去处理,说这里都安排好了,大家放心玩,尽兴玩。

    他到服务总台,果然见王稼祥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警察却不见了。

    季子强问:“来人了吗?”

    王稼祥说:“来了两个警察,就在附近那家大排档吃夜宵。我打电话给他们,不用五分钟就到了。”

    季子强就点点头,拍了拍王稼祥的肩膀说:“他们回来了你就休息吧,这次让你也费心了。”

    王稼祥笑笑,没说什么。

    季子强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这**倒是过的很平静,方菲再也没有给季子强来电话,季子强反而睡的很有点不踏实了。

    第二天检查组就回去了,走的时候,方菲脸上一直的淡淡的表情,对季子强也是客客气气的,让季子强很难猜测出她的心意来。

    季子强向冀记和全市长汇报了这次接待的情况,老老实实地承认,自己并没能说通方菲。

    冀记皱着眉头问:“你觉得,会是什么原因呢?”

    季子强摇下头,说:“我也不清楚。方处长也不会告诉我。”

    离开了冀良青和全市长,季子强想,现在自己也有点摸不透方菲的心事。撇开庄峰这边不说,如果,方菲对他真有什么心思,真提出来了,会怎么样呢?拒绝她吗?事情就更无法解决了!

    庄峰一句无意的话,都让方菲刁难了怎么长的时间,自己真要拒绝了她,她还不老羞成怒?

    不拒绝她,似乎又不可能,自己已经不可能再和他延续那么一层关系了,自己有妻子,自己和安子若的事情已经算是对江可蕊的不忠了,自己难道还想走的更远了,不能,绝对不能。

    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是,季子强自己也担心,他怀疑自己在方菲的面前会不会拒绝她。毕竟,她太光彩照人,太具誘惑力,为什么自己老是屡次三番的往这方面想,说白了就是她太光彩照人,太具誘惑力了,季子强得不的承认,自己在面对女人,特别是漂亮女人的时候,自制力会比较脆弱。

    最后,季子强就决定,这个事情先放一放,不管怎么说,已经放了这么长时间了,在放放,或许会等到一个合适的机会。

    而且,就算季子强不想放放也由不得他了,就在第二天,刚刚收购了鲁老板土地的那个张老板那面出事了。

    当推土机“轰隆隆”平整那块地时,那个村的村民蜂涌而出,把推土机团团围住。

    他们说:“不准动这块地,这块地是我们的。”

    他们说:‘来吧,够胆就从我们身上压过来。”

    场面有点失控,到处是一片群愤激昂。张老板的保安冲过去了,与村民发生了冲突,并扭打在一起。很快,城南区的干部也赶到了,但是,他们只阻止了保安和村民的扭打,却无法彻底制止村民们的冲动,在后来,警车也呼啸着开到了,气氛变得非常紧张。

    季子强在办公室听到城南区的汇报后,首先想到自己有责任处理这件事,因为这块地是自己帮着收购的,自己不管似乎说不过去。

    但他还是有点迟疑不决,南区人家有区长,记,自己这样就过去了,从内心说自己是想负点责任,但别人会怎么想呢?人家会说自己手太长,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季子强正在犹豫中,全市长的电话追了过来:“子强啊,听说张老板那面出了点麻烦,我现在开会走不开,你过去看看吧。”

    季子强就不再犹豫了,说:“行,我也刚听到,我现在就过去。”

    “谢谢你啊,怎么处理你自己决定,不用考虑其他人的想法。”

    “嗯,好的。”

    季子强叫上了办公室副主任凤梦涵一起,坐上车往南区赶,一开始都很顺利,一路绿灯,过城区中心,就遇红灯了,遇第一个红灯时,他火急火燎,几乎让司机闯红灯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