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季子强说:“可以拉。 拉属捕鱼的一种,也是较简单的一种,就是先把撒进湖里,再把鱼往撒的地方赶,把鱼赶进里,然后,大家就在岸上拉。”

    这是特殊安排的,既好玩,又有鱼吃。在旅游区是玩不到这种项目的。大家都兴奋了,都跃跃欲试。那湖滩离旅游区不算远,五公里左右,只是路不好走,坑坑洼洼,左拐右弯,像是绕过一座山,就没路了,季子强要大家下车走路。

    大家就见一片小树林,那里有几个人,有人还向他们招手。

    季子强说:“这是旅游区管理公司的人已经到了,另几个人都是渔民,协助我们拉的。”

    下午五点的太阳虽没西沉,却已收敛了热,又有湖风习习地吹,很是凉爽,大家见那几个渔民在整理停放在湖边的小船,就聚过去问,这船是用来干什么的,旅游区管理公司的人就向他们解释,说是用来下的,下了,就分开两边走,击打浪花,把湖里的鱼向上赶。

    季子强想避开方菲,也想随船到湖里区,方菲便在树林里喊他,他不得不往回走,问她什么事。

    她说:“你陪我转转啊”。很有点命令的口气。

    有人半真半假地问:“方处长啊,你为什么一定要他陪呢?为什么就不叫我呢”。

    方菲说:“我不敢要你们陪,你们都是色郎,要你们陪,那不等于送羊入狼口?”

    有人说:“你就肯定季市长不是色郎吗?可能比我们还色郎呢?”

    方菲说了一句让季子强目瞪口呆的话:“我愿意,愿意让他色,怎么得?”

    大家都无话可说了。

    方菲下午穿着连衣裙的,勾画出了她娇好的身段,那胸丰满挺拔而圆润,腰还显得纤细,雙腿雪白而修长,没一丝儿赘肉,季子强不禁多看了几眼,想她竟保养得这么好,一点也没有变形。

    方菲脸红了,不知是感觉到了季子强的眼光,还是那连衣裙映衬的,她转身亡树林走去,季子强一直都在后面看着她,他是故意留在后面的。他喜欢从后面看女人,何况是一个漂亮的女人,一个保养得那么好的女人,一个曾和自己有过某种纏绵激情的女人。

    方菲那**部适中却不失性感,由于那雙腿的修长,**部就很是性感,更多一层观赏。特别是太阳斜斜地照过来,让她身上地连衣裙飘动,散开来,季子强的眼前便有一种画一样的美感。

    季子强还是显得从容的,也许他对方菲还是有一种惧怕,因为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在洋河县的时候,季子强就曾经领教过她的刁钻古怪,否则,现在季子强就要因为身体的反应蹲在小树林里,好一会儿都不敢站起来了。

    季子强不敢太多地接触方菲,只能在她身边慢慢的走着,一阵风吹了过来,便见方菲那丰满的山峦上有两点突起的黑影。

    季子强忙移开了目光,看向湖中划去的小船,还有几个检查组的人站在湖边看,羡慕得“哇哇”叫。

    方菲也有点陶醉在这良辰美景中,说:“下次天热了我来,你教我游泳!”

    季子强笑笑说:“一两天的时间,你能学到什么呢?”

    方菲说:“我知道,你不想教我。”

    季子强说:“怎么会呢!”

    方菲说:“那你答应教我了。”她看着他,眼睛亮亮地看着他。

    季子强再次避开她的注视,他说:“我找个好教练专门教你,保证让你学会。”

    方菲有点不快乐的问:“如果,我一定要你亲自教呢?”

    季子强说:“我只会游泳,不会教。”

    方菲说:“好吧。我知道了,你不想教我,我呢,当然,也不想自讨没趣。”

    季子强忙说:“那里,那里。我只是怕教不会你。”他还能说什么呢。至少,现在他不能拒绝她。

    方菲说:“我并不在乎能不能学会,只要你愿意教就行。”傻瓜都听得出那话里的意思了。

    季子强想,到夏天还有一段时间呢,且不管他了,这段时间万一她高兴了,那笔儿一挥,或许,自己就可以脱身了,突然的,季子强感到自己很卑鄙,自己是在刻意要迎合她,利用一种若隐若现的色相达到某种目的似的。

    湖边喧哗起来,两条小船分开来,向岸上驶来,船上的人便挥舞着棍棒拍打着水面,嘴里还大喊大叫,季子强知道,是放好了,正往两边赶鱼,就见有鱼儿在的浮标上飞。

    太阳已经沉进湖里了,天还没黑,风却有些凉了,大家都上了车,回旅游区,晚饭已经准备好了,季子强只给大家二十分钟回房的换洗时间。

    吃晚饭的房间很宽大,还有音响设备,看来这里本来是一个舞厅的大包间,这里本可以放四张桌,现在却只摆了一张,不过桌子是很大的那种,季子强叫王稼祥和司机都坐一起的,王稼祥很知趣,说:“我和司机另安排了,有我们在,你们没那么方便。有事找我,你打我电话,我随叫随到。”

    季子强便说:“麻烦你了。”

    王稼祥说:“你这什么话?我不喜欢听。”

    季子强愣了一下,笑了,说:“那我就不多说了。”

    方菲是最后一个到餐厅的。她换了一袭黑色的长裙,衬烘得她那脸,那袒露的手臂越发地雪白,季子强看得有些定神了,也不知道谁带头鼓起掌来,方菲就笑嘻嘻地在掌声中一步一飘地走过来。

    方菲便问:“我坐哪?”其实,她是故意问的,只有季子强身边的椅子空着。

    一个人站起来,帮方菲拉开椅子,说:“组长你坐这。这是活动安排的。把我们的季市长陪好,以后还有奖励。”

    方菲问:“怎么陪?”

    这个人笑嘻嘻的说:“活动没有硬性规定,你们自由发挥,自由发挥。”

    季子强心里一跳,心里想,这方菲是不是又在暗示他什么,这已经是记不清多少次的暗示了,一个女人会这么吗?会这么无时不刻地想着某一件事吗?他问自己,是不是自己多心了。

    他突然感到一种心虚,感到这一次次所谓的暗示,可能只是一种错觉。怎么会有这种屡次三番的错觉呢?难道是自己心里有鬼,难道是自己渴望方菲有某种暗示。

    方菲坐了下来,身上那缕幽香好浓烈,浓烈得他感到一种舒服的不安。

    季子强想说自己不喜欢她,但他又说不清自己是不是不喜欢她,今天重逢之后,她还是那么炫目,季子强那潜意识便又萌发了,便有了一些自己渴盼她给予的暗示,便有了屡次三番的错觉,这应该也是季子强一种自我满足的期盼,他好像也在证明着自己依然充满魅力。

    但再仔细的想想,方菲怎么会等这么多年,怎么会等你季子强?她那个层面,她那个地位,想找什么样的男人没有,比你季子强强百倍的都有。

    是的,这应该完全都是自己的一种错觉,想通这一点,季子强的心似乎轻松许多。发现问题出在自己这里,而不是在方菲那边,季子强便可以不必畏畏缩缩,他想,适应的时候,就可以和方菲谈那笔拨款的事了。

    她靠的太近了一点,柔軟的胸膛贴到了季子强的肩膀上,温热,饱满,弹性十足,让季子强又有点心猿意马了。季子强赶忙稍微的离开了一点,叫来服务员上最后一道菜,那是鱼翅,一人一碗,像吃粉条样。

    吃了晚饭,撤了饭桌,大家坐着闲聊。方菲就悄悄的对季子强说:“这里应该没我什么事了,也应该没你什么事了,接下来的事,他们会自己安排的,你陪我去湖边散散步吧。”

    没想到方菲的这话还是让旁边一个人听到了,这个带着眼镜的处长说:“不行,不行,方处长你还得留下来,你和季子强跳几曲,让我们开开眼界。”

    季子强就有点莫明其妙,看看方菲,又看看大家。他起初安排的跳舞已经取消了,那些幼儿园的老师也没有带来,现在怎么跳舞呢?

    方菲就笑着说:“奇怪了吧,我说过的,这些人自己会安排,这个酒店有专业的跳舞小妹,所以你就假装不知道得了,现在是自由活动。”

    季子强还想说什么,但很快的,他就看到了这个酒店的几个跳舞小妹勾肩搭背,一摇三晃的走了进来,季子强感觉有点紧张,这可是旅游区啊,万一出点什么问题,印象太坏。

    季子强就对方菲点下头说:“我出去一下,打个电话。”

    出来之后,季子强拿出电话,给王稼祥挂了过去,说:“稼祥,有点麻烦。”

    “季市长,什么事情?”

    “没想到这个酒店也有跳舞小妹。”

    王稼祥呵呵一笑说:“这很正常啊,现在你还找得到没有小姐的酒店吗。”

    季子强来不及开玩笑了,说:“你联系一下当地的派出所吧,让他们派两个人过来守一下,不能闹出事情来。”

    王稼祥早就见怪不怪了,这些个上面的领导,到下面来了,那就像放飞的小鸟一样,能扑腾的很,他说:“行,你不用操心了,我马上联系,让他们派人过来。”

    安排好这些,季子强才从外面走了回去,这时,光线已调暗了,饭厅里音乐已响起来了,一帮领导们已与那些陪酒小妹跳起了舞。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