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季子强有点无奈的说:“你这口气是不是也太硬了?你就不能婉转一点?”

    方菲笑了起来,说:“我有那个必要吗?不是你季子强在那地方,我会到你们那去吗?”

    季子强说:“方菲啊,你对我们这太不了解了。给 力 文 学 网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我们这可是山清水秀,鸟儿飞翔的地方。”

    方菲说:“季子强,你真的不是以前那个季子强了,还学会讨人喜欢了,小心啊,小心我又爱上你了。”

    季子强心里咚咚的跳了几下,不敢在和方菲调笑了,万一她又春情荡漾了,自己的麻烦就大了。

    过了两三天,省上就来了通知,说省财政厅,办公厅等等几个部门明天要来下面做一次巡回检查,让新屏市等做好接待工作。

    全市长再喝季子强沟通之后,知道方菲又可能要来,就直接安排季子强来负责这次接待活动。

    季子强就先电话落实了一下,方菲就在到新屏市来的检查组里,季子强把这个情况及时给全市长做了汇报。

    全市长说:“不错,不错啊,没想到你和方处长关系这样好,这可是一笔财富呀!在官场上,人际关系很重要,有好的人际关系,上面有人愿意帮你说话,这对一个人的成长会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季子强笑笑,他知道,全市长精通这一套,说的也是真心话。当然,他能说这番真心话,除了他把季子强看成自己人外,还因为季子强和他不是一个层次,还威胁不到他。

    市委冀良青记也过问了此事,他说:“子强同志,这次为你配合你要款,我会把检查的时间安排松一点,明天晚饭我就不陪他们了,主要由你来负责,但标准要高,要让他们满意。”

    季子强没想到冀良青会这样安排,他多少有点紧张起来。

    冀良青看看他,笑着说:“没什么紧张的,明天他们过来的这个组最大的也就是处级干部,而且应该钟处长在里面是还是带队的,所以你有什么好担心的?你一个副厅害怕几个处长?”

    “不一样啊记,人家这处级是带省字的。”

    冀良青哈哈大笑,说:“我不管啊,白天的检查我来负责应付,晚上的晚餐和活动你全盘负责,我和全市长都不会插手,给你留下空间出来。”

    季子强回到了政府,赶忙把王稼祥找来,再一次询问接待的事,季子强一边听,一边很认真地思考各个细节。

    他对王稼祥说:“稼祥啊,白天由记和市长接待,你可以省点心,午饭你就吃得简单一点,十二点吧,就赶到飞燕湖去,亲自落实住房的情况,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检查,**上的用是不是新更换的,卫生间有没问题,现在是旅游旺季,游客多,湖边酒店应付不过来,管理跟不上,经常会出现一些马虎。”

    王稼祥说:“这个你放心,我已经有安排了。安排好午饭,我叫接待办跟一跟他们,我在市政府食堂随便吃点就过去。车也准备好了。”

    季子强想,这个王稼祥啊,认真办起事来也能如此一丝不苟,想得那么周到,真是难得。

    第二天一早,政府就抽调了专门的人员应付检查组了,这个时候,季子强打电话给方菲,问她们出发没有?到什么位置了?估计提前多少时间到?方菲都一一回答了。

    在很多时候,在没到出发前的那一刻,是很难确定正式名单,特别是那省里机关的领导,临时变化很多的,所以,季子强慎重地问了一句:“人数没变吧”。

    方菲说:“没变,10人,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季子强把手机挂了,便向全市长和冀良青记说:“他们已经出发了,估计提前十五分钟到。”

    全市长问:“方处长来吗?”

    季子强说:“她来,她是检查组的组长,刚跟我通了电话。”

    市长就说:“好,到时候,你可得给我介绍介绍。”

    季子强笑着说:“这个当然,不介绍你市长,哪还像话?”

    全市长提醒他说:“我的意思,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介绍,多说几句。”

    季子强知道,全市长那多说几句的意思,就是多说他的政绩。

    全市长说:“我了解过,这个方处长在省厅很牛的,说话很管用。”

    季子强很惊讶,想他的心思都花到这方面去了,连这种看似不会让人留意的东西也能打听到,季子强不得不佩服全市长这能耐,不得不佩服市长这方面的钻营。

    因为这次有方菲的到来,所以晚上的安排季子强就刻意的没有叫凤梦涵参与接待,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的安排,到底自己是在回避什么,是顾忌方菲,还是担心凤梦涵?

    在办公室坐了一会,季子强又想起了一件事情,忙给王稼祥打电话说:“稼祥,我差点疏忽了一个事情。晚上活动的时候,得找几个女孩子陪他们唱唱歌,跳跳舞。”

    王稼祥在电话中说:“行,交给我就成了。”

    季子强说:“我说的不是那种陪酒小妹,在机关,或者什么单位找找,要大方一点的,太扭捏不行,你掌握时间,吃了晚饭,弄台车把她们载到湖边去,活动结束了,你再负责把她们载回来,就当她们加班,补休也好,发补助也好,你拿主意。”

    王稼祥笑着说:“还这么麻烦啊。”

    季子强说:“这个任务,应该有点难度。这些领导们手里有点权,今后,对我们市一定会有帮助。所以让他们玩得开心,也是一项任务。”

    王稼祥连连说:“我知道,我知道。你放心吧。”对王稼祥,季子强现在是十分放心的。

    过了一会,王稼祥就回电话了。

    他说:“已经初步联系好了。市教育局很支持,准备给物色七到八个能唱能跳的幼儿园老师,我现在就去市教育局具体落实这件事。”

    季子强想,这主意好!王稼祥到底是经常搞接待的,办法就是多,那些经过幼师教育的幼儿园老师,一个个年青漂亮,又能歌善舞!

    一会,本市电台电视台的记者也到了,站的摄影记者已经举着相机拍照,季子强便和他们一一握手,说:“辛苦你们了。拜托你们了。”

    他打电话给方菲,问他们到了什么位置?

    方菲说:“出高速公路了。”

    从高速公路口到这边,也就十多分钟的路程。

    季子强赶忙陪着市长,记一起在政府大院等候起来,时间不长,他们的车也到了,一辆黑色卧车,一辆商务车。

    车停后,大家陆续从车上下来,季子强一眼就看到了方菲,她依然是那样的娇艳和精致,而又光彩照人。方菲虽然穿着很职业化的套装,身材却一点也不见走样,嘴角还是挂着那一抹笑,双眼又大又亮。

    方菲握着季子强的手,竟有些激动,竟不知要说什么。

    这时候,有人说:“看看人家的感情。”

    还有人说:“方处长手抖什么。”

    还有人就嘻嘻的笑,但方菲和季子强的手还握着。

    检查组有人说:“这手握得都有些不想放了。”

    还有人说:“是不是有一种‘后悔当初没下手’的感觉?”

    大家便都“哈哈”大笑,连冀良青和全市长都笑了起来。

    季子强他们这才放手,季子强急走几步,向市长和记介绍方菲,这时候大家便收敛了放肆。一番介绍后,就把检查组请到了会议室,冲茶倒水,打着哈哈,一切就恢复了官方样子。

    稍微的讨论一下,全市长向大家宣布,上午只安排了两项内容,一是乘车游览市区,一是正式检查相关的几个单位。

    为了让大家能够一起乘车游览市区,新屏市已准备了一辆二十座豪华中巴。检查组都上了中巴,一边游览,一边由季子强向大家介绍他们这座城市的历史。从城市的选址说起,说到名称的由来,说到历经的朝代,说到旧城墙的残骸。特别是说到城市建设,季子强如数家珍,从旧城区建设的风格,说到这座城市的兴起,说到所拥有的声誉,说到百姓生活习俗。从新城区建设的理念,说到每一个小区的特色,说到每一座公众建筑物的传说故事。大家听得津津有味。

    连坐在车上的全市长和冀良青都大为惊诧,这个季子强真了不起,他才来多久啊,就能吧新屏市了解的如此全面,讲述的如此生动,他这样的**,自己都难以做到。

    有人开玩笑说:“如果不知道,还以为季市长是导游呢!”

    有人说:“应该比导游还导游!”

    季子强笑了笑,说:“听说你们要来,又听今天有这一项活动,我这两天恶补过这方面的知识。”

    中巴在城区兜了几个圈子,便驶出了城区,开始对相关的单位检查了。

    在检查的过程中,季子强才找到机会和方菲谈晚上的安排。

    他是很有些洋洋得意谈这事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