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庄副市长气的手开始有点哆嗦起来,他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季子强,我们走着瞧。 ”

    第二天,两会继续召开,在代表们按计划的投票选举了市长,副市长等人之后,冀良青在晚上又组织了一个常委会,会上果然是庄副市长知道的那样,先是大家对此事发表了看法,最后全市长突然想到季子强和省厅方菲熟悉的事情,他就谈到了这个问题。

    冀良青好像对这个情况很感兴趣的,就亲切的问庄副市长:“庄峰同志,要不就让季子强去试试这个养殖基金的事情,这也为你减轻一点工作压力,你看怎么样?当然了,这件事情我们尊重你的意见。”

    庄副市长心中暗自骂了一句:靠,你们装的跟真的一样,***,装吧,装吧。

    笑一笑,庄副市长说:“你们不说我也正准备这样提议呢,我最近手上的事情也太多了,刚好季市长刚来,很多工作还在熟悉阶段,相应的稍微轻松一点,让他来跑这件事情,再好不过了。”

    “嗯,嗯,大家看看,这就是觉悟,这就是老同志的风格,好好,庄峰同志给我们开了个好头啊,工作就要这样做,大家要相互配合,相互协作。”冀良青对庄副市长大加赞赏了一番,就把这事情定下来了。

    但庄副市长提出了一个建议,他说:“冀记啊,在这件事情上,我们光靠感情和政策也不成,季子强同志接手这事,我们要给他创造一个有利的条件出来,这样才能加大成功的可能性。”

    冀良青真的没有想到,今天的庄峰如此通情达理,他就问:“那庄峰同志有什么好的想法,说出来大家商议一下。”

    庄副市长很认真的说:“他一个人跑肯定不行,我建议加强一下力量,把市畜牧局的李局长派去配合他,过去这李局长一直跟我跑,别的不说,至少也算是熟门熟路吧?另外啊,我们可以让财政上灵活的挪动出一点费用来,大家想一想,几千万无偿的养殖基金啊,拿出个二,三十万来,还是很合算的。”

    冀良青在庄副市长说出这些想法的时候,不断的点头,不错,自己也曾今这样想过,但今天是常委会,有的话不能说的太过明显,特别是自己,绝不能在这样一个场合来表态的,他就说:“庄峰同志考虑的很周到啊,这样吧,事情还是要庄副市长你多操一点心的,怎么做?怎么安排?有什么新的想法?怎么好好的把项目交接给季子强,这些事情你就在自己做主吧,需要拍板的事情,全市长也在这,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庄副市长带着一种胸有成竹的微笑答应了,而季子强,已经是毋庸置疑的开始步入了自己给他精心设计的陷阱。

    季子强是在过后的几天才接到了常委会的决定,他现在还没有资格参加常委会的,在接到了这个决定之后,季子强也少不得要客气一下,推一推的。

    后来看看是推不掉了,他就主动的找到了庄副市长办公室,庄副市长见他之后也是相当的热情,又是给他发烟,又是让秘帮他泡茶,亲热的了不得,反倒把季子强弄的有点手足无措了。

    庄副市长说:“子强同志啊,真是谢谢你啊,我还一直担心你不会接手养殖基金这件事情呢,现在可好了,你接手我很放心,也能轻松一下了。”

    季子强心中暗自诧异,这庄副市长难道真的一点都不介意啊,早知道是这样一个情况,前几天就真不必同意冀良青开常委会说这事情了,费那精神干啥。

    季子强说:“庄市长,这件事情其实我也是有顾虑的,担心你会心里不痛快,没想到庄市长你心胸如此宽广,我佩服啊。”

    庄副市长心中冷笑一下,嘴里说:“看你说的,都是为了工作,你季子强要不是想着基层养殖户,你也肯定不想摊上这件事情,前几天在会上啊,我还提出了一点自己的建议,希望你能尽快的把这件事情办好,办成。”

    季子强接上了话说:“嗯,嗯,我听全市长刚才说了,你的建议很好,下来我会和市畜牧局李局长联系的。”

    “好,这还不够啊,刚才我已经给李局长去过电话了,让他直接到市财政局去领一笔专项款,没有子弹那打什么仗。”

    季子强客气的说:“庄市长你想的真周到啊。”

    “那是必须的,这事情因为我没办好,我一直是心中有愧的,财政局我也打过招呼了,给你安排30万元,我的意思是10万元作为你们正常费用,还有20万元的钱留在关键时候给上面打点用,你看够不够啊?”

    季子强一听,忙说:“庄市长,这个我看就不必了吧,留点活动经费可以,但那20万就算了,钟处长我们也挺熟悉的,用不上这些。”

    庄副市长一脸严肃的说:“这事情你不用担心,我在常委会上提出来的,出不了什么问题,至于上面钟处长那里,你们过去关系不错我也知道,但那是过去啊,现在的人,还是多考虑一下好,你也不用又什么负担,你可以不经手,就让李局长折腾去。”

    季子强还想推辞,但看看庄副市长那认真的样子,也就把话咽了下去,算了,到时候不用就是了,事情办完,把20万还回来一样的。

    两人又说了一会关于这个项目的事情,该交代的庄副市长也都详细的给季子强交了个底,两人才客客气气的分了手。

    季子强一路都在感慨,真没想到人家庄副市长是如此大度的一个人,过去自己还算了算去的,现在看来是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季子强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先给方菲打了一个电话,探一探她的口气:“方处长,我季子强啊,在忙什么呢。”

    方菲好像在办公室,电话里很安静,不过季子强的这个招呼还是让方菲愣了一下:“你想干什么?你怎么叫的怪怪的,不会叫我名字啊。”

    季子强:“嘿嘿,你本来就是处长吗?”

    方菲反唇相讥:“那是不是还要我叫你季市长啊。”

    “可以啊,不过前面要加个副字,呵呵呵呵。”季子强开着玩笑说。

    方菲也笑了,说:“你在新屏市怎么样?还不错吧?最近我们可能要下去检查一次工作,到时候我要求分到你们那个检查组去,看望一下你。”

    季子强很高兴的说:“好啊,好啊,你不来我还想找你有点事情呢?”

    方菲很随意的说:“什么事?只要你开口,没问题。”

    季子强心中高兴啊,说:“你还记得新屏市那笔养殖基金吗?找你就这事。”

    方菲一下声音就大了:“季子强,我告诉你啊,其他事情随便你提,这件事情免谈,你说也不成。”

    季子强摇摇头,说:“方菲啊方菲,我认识的你可不是这种人呀!一句话的小事,你生那大的气?”

    方菲很认真的说:“我就是在意他那句话。说什么话不好,怎么污蔑我,我都能接受,反正开始我也不是故意躲避他,我真的是有事要办有会要开,大家解释一下,解除误会也就算了,可是,他那么说我,就不行,他就要承担后果。”

    季子强笑嘻嘻地说:“方菲同志,你该不会是被他说中要害了,所以气急败坏吧?”

    那曾想,季子强这句玩笑话竟把方菲气得半死,只说了半句话:“季子强,你再说……”

    季子强也是一个很敏感的人,他快速的意识到方菲不再是洋河县的那个方菲了,她是个处长,一个手握重权的省政府处长啊,她不可能一点威严也没有,也不可能不把自己磨砺得坚强。

    季子强留意起自己说话的语气了:“菲依,你就当可怜可怜我们这些基层的人吧,放我们一把吧?别和我们一般见识,高抬贵手,把我们那笔款拨下来吧。”季子强马上转变了态度。

    他感觉到,用一种什么姿势对方菲自己都不会在意,和她说什么都可以,好听的说,不好的说,张嘴就来。一会儿说得很有点觉悟,一会儿又说得像个痦子,或许,这就因为他们曾有过的那份情意在,有了这个情分就有一种杀无赦的随意了。

    方菲不吃季子强这套,她很固执的说:“我不和你谈公事。要谈公事,你到我办公室来,如果是朋友,我们可以什么都谈。如果,你是新屏市的副市长,那我们什么都不要谈。”

    季子强感觉到事情真的有点麻烦了,就说:“不会吧,方菲,你一点面子都不给我,算了,等你下次来了我们在谈这件事情。”

    方菲说:“我下次我去了,我是不会见你们的那个庄副市长了,也不会和他说话的,否则,别怪我不给面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