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她基本没喝过酒,这么一饮而尽,将她辣得喉咙烧了一把火一般,脸色也立现关公样子,院长从没有见过小芬喝过酒,见她如此真诚豪爽,加上历来男人见不得女人劝酒,跟着一下早把自己杯子的酒搞光。() hp://

    男人一喝酒,特别是性情男人一喝酒,不但容易暴露最质朴、最豪爽的一面,而且有一样,总是生怕对不起别人,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事都能做了,院长本来酒量不高,刚才为了敬爱和尊崇领导,已经约了部长许多杯,现在又被小芬加工了一下,哪里还有不醉的道理?

    他卷着舌头,豪气冲天地对庄副市长和小芬两人磕磕碰碰地说道:“不就、就、就是一个科、科长吗?领、领、领导都发、发话了,这又、又会成什么问题?叫、叫小芬干就是了”。

    庄副市长和小芬一听大喜,庄副市长便趁热打铁,乘胜追击着说:“那你看什么时候可以下文让小芬干这个财务科长呀”?

    此时的院长已经完全醉了,直到了别人问什么、要什么答应什么的地步,他眯着一双红通通的眼睛,头抬了一下,又垂下去,复又挣扎着抬起来,晃着一只早以不听使唤的脑袋,看了看庄副市长,又看了看小芬,痛痛快快地朝着他们两人伸出一个指头,说:“明、明天,我就安排办公室的人行行文,你、你们放心好了”。

    院长说得这样肯定,小芬自然吃了定心丸,他们瞧着院长真的不行了,庄副市长使了个眼色,小芬心领神会,出来外面招呼了一辆出租车,将院长硬塞上车,把他打发走了。

    庄副市长看着事情了了,自己欢度良宵的时刻也该到了,便拽了小芬说:“我们也走吧。”

    此时夜幕完全布满盘山,只有闪闪烁烁的灯光昭示世界的存在,正是夜黑欢乐时的美好时刻,小芬知道他的意思,知恩却也当报的,内心就没有了反抗的自觉和意识了,心说由他***折腾去好了,便也随他登上了一辆出租车,今天庄副市长没有带自己的专车。

    出租车司机便将庄副市长和小芬送到了宾馆,进了房间,早已热情似火,焦渴万分的庄副市长更无二话,说时迟那时快,凭着烧酒催生的激情和力量,早一把将小芬抱了丢到**上。然后吻了上去,她稍作反抗就任庄副市长上下其手肆意轻薄了。

    她身体的皮肤光滑细腻,胸部不是很大但很结实,庄副市长撫弄着享受着这娇媚的身躯,迅速的贴了上去。

    她轻轻的抱着庄副市长,微微的闭着眼睛任他所为,她不做任何反应,依然闭着眼睛,但是脸却变得完全的红通通,突然她说:“衣服。”

    可能是害怕把衣服压皱吧。

    庄副市长很快的扒~下了她的衣服以及一套浅粉色的內衣,然后匆忙的脱~掉自己的衣服再次扑了行去。

    她把头转在一边依然闭着眼睛默许了庄副市长的行动,一个白嫩誘人的身躯就躺在他身下任他摆布了。

    过后,小芬也陪着他躺了一会,也怕把**单搞的太不堪了,就推了推庄副市长说:“起来帮我拿点纸来。”

    庄副市长眯着眼,疲惫的说:“你自己拿好吧,我现在动都不想动了。”

    “哼,你刚才不是力气大的很吗?跟犁地一样,一下下到底了,现在不行了。”

    “此一时彼一时也,那时候是干活,现在是休息,这叫劳逸结合。”

    “切,不和你贫嘴了。”小芬就一手拿着一个毛巾堵在下面,一面用脚找到了拖鞋,自己到卫生间处理去了。

    休息了一会的庄副市长慢慢精力也恢复了过来,他很饿涝的思考着自己是不是还有力量再冲刺一回,后来他打消了这个念头,岁月不饶人啊,自己到底不是当年那个**六次郎了,他就坐起来,靠坐在**靠上,点起了一支烟,美美的抽了起来,人说“干完一支烟,胜似活神仙,”此话一点不假啊。

    正在抽的上劲,电话响了起来,庄副市长这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了,就是不管在什么情况下,绝对的不关电话,他漫不经心的看看号码,嗯,怎么是魏秘啊?

    庄副市长和魏秘两人还是有点渊源的,当年魏秘之所以能够成为冀良青的秘,这其中还有庄副市长的一点功劳呢?

    那时候好几个人都在争抢这个秘的位置,给市委记做秘性质和给其他领导做秘那是绝对不一样的,市委记是老大,这秘做的好的话,至少也算的上一个老二,要是大家没有太多的概念,就想一想过去皇帝身边的那些大太监们,不管你是王侯将相,见了公公也少不得要讨好客气一番。

    市委记的秘和那公公其实也差不多,你谁要见记,谁要讨好记,谁要让记记住你,遇到麻烦了怎么处理,记最近关心的什么问题?等等这些吧,最简洁有效的方式就是向记的秘求教。

    所以想一下,很多人争这个位置也是可以理解的。

    当时魏秘就遇见了好几个强硬的对手,但魏秘找对了一个人,那就是庄副市长,魏秘给每一个能说上话的领导都送了礼,最后因为庄副市长考虑到一些其他的因素,所以在会上帮魏秘说了一些好话,这样魏秘也就一个鹞子翻身,成了新屏市独一无二的大公公。

    不过后来两人的交往就少了,关系慢慢的淡了,这也是魏秘随着对冀良青不断的了解,看出了冀良青对庄副市长的厌恶,魏秘顾忌到冀良青的感受,不敢让他感觉到自己和庄副市长走的太近。

    但表面并不代表实质,在相对安全的环境下,魏秘还是会适当的接近庄副市长的,有时候是给他透露一下冀良青的想法,有时候是让庄副市长给他帮点小忙什么,魏秘在维系官场的利益链条上,做的还是很到位的。

    现在庄副市长就眉头皱了一下,这个时候魏秘给自己电话,应该是出了什么问题了,要是问好和请客的电话,他不会在这个时候打来的。

    庄副市长接通了电话:“喂,小魏啊,在哪呢?”

    魏秘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庄市长,你现在说话方便吗?”

    庄副市长心里就一揪,忙说:“方便,方便,我在家里。”

    “嗯,那就好,我想给市长你通个气,说一个最新的情况。”魏秘故意把声音压的很低,表现出了一副很神秘的样子来。

    这更让庄副市长紧紧张张了:“好好,什么情况,你说吧。”

    魏秘就说:“刚才季市长来找过冀记了,他说他要接手养殖基金的工作,他说这本来是个很简单的事情,现在让代表们用如此挑剔的口气提出来,有损我们政府的形象。”

    庄副市长本来这晚上的一通快乐已经把白天代表们的事情都忘了,现在魏秘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又勾起了庄副市长的心病,更重要的是,季子强毛遂自荐来抢这个事情,他到底作何用心。

    “小魏啊,那冀记是什么意思?”庄副市长不得不先咽下自己的不快,问一问一哥冀良青的想法,这才是关键的问题。

    “冀记啊,本来冀记是不同意的,说前期的立项,申报你做了许多工作的,但季市长哎算了,我也就不说那些了,说了惹你生气,反正最后冀记同意了。”

    庄副市长脸色就变的有点铁青了,这个季子强真是他娘的贱,一定没有说什么好话,但冀记已经同意了,自己恐怕不好挽回,更何况自己也实在厌烦跑省财政厅了,那个方菲,看到她就不舒服。

    “小魏,谢谢你啊。”庄副市长压了压火,还是客气的说。

    “市长,我看这事情你自己要争取一下啊,不然真让季子强要回了这笔钱,恐怕你脸上不好看,而且我看这季子强野心不小。”

    “野心不小?”庄副市长重复了一句,心里低估,难道他季子强还能想我这个位子不成。

    “小魏,你意思是说他还想蹦达一下。”

    “嘿嘿,这世道,谁不想呢?”

    “嗯,倒也是啊,不过这个钱难要啊。”

    “你错了,那个财政厅的方处长是过去季子强的洋河县同事,两人关系不错,不然你以为季子强会来主动请缨啊,而且他还很不地道,他还提出了一个条件。”

    “这样啊,难怪了,他提的什么条件?”

    “他要求冀记把这件事情上常委会,这样你以后也就不能怪他了,但我考虑啊,他主要是想让这件事情搞的人尽皆知,最后他在要回来钱了,这风光就不是一般的大了。”

    庄副市长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季子强真是心机歹毒啊,他抢了自己的功劳不说,还想让自己不怪他,恼火的是还要让这件事情上常委会,这不是让大家当着自己的面扇自己耳刮子吗?以后闹得沸沸扬扬的,全新屏市的人都知道自己的无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