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至于什么爱情啊、情谊啊、相知啊、恋情啊什么的,那只是少女时代一种地地道道的愚蠢而荒唐的臆想和幻梦,在这样一个政治唯上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时代背景下,国家政策是如此鼓励人们不择手段攫取权力和钱财,生存和奋斗竟是这样冷酷到没有丝毫的道义与良知、宽容和诚信、坦城和谦和,异性之间更没有任何一点以前的善待和真诚,只剩下刺裸裸的身体的相互满足和彼此交易的需要了。

    是的,谁见真正的爱情和欢乐了?满世界一看,哪里不是受伤的、疲惫的灵魂在伸吟呢?

    理顺了心头思绪的小芬也就横下心来,在电话里就先自软了几分,回着庄副市长说:“那好吧,等你约好我们院长,你告诉我在哪里,我自己打车去就行了”。

    听到小芬这样爽快的应允,虽然刚才心里还隐隐残留些失落和懊恼,但是色大于天的庄副市长还是快活得要命,他挂了小芬的电话后,没有放下电话机,又将电话拨到医院那里。

    正好医院院长就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发呆,接到领导亲自来话,连忙坐正了身子,拿出诚惶诚恐的姿态,小心翼翼地问说:“好久没有见着领导了,知道您们日理万机的,也不敢唐突去打扰,今天您亲自来电话,我真是太荣幸了,不知领导有什么指示”?

    领导和下边的人说话,当然都是重要指示的,官这个东西嘛,现代社会倒说换了一种比较温和的称谓,说是管理者,但是就如新瓶装旧酒一般,其实质是没有任何区别和改动的,他们同以往古代的大老爷们一样,地位尊崇,待遇优越,是完全应该说一不二,只手这天,为所欲为的,既然掌握着众百姓的命运和身家,为了管理能力和素质的需要,没有天生挑刺和骂人的工夫哪里够格?

    但是情况也有例外,因为不直接主管卫生工作,县官不如现管,今天庄副市长是为了满足小芬的强烈要自己找到人家院长的门下,既然是找人家办事,再耍领导的威风,就有些不合时宜了。

    庄副市长是玩交际的人精,此刻哪里悟不到这层?他挤出了万分的热情,哈哈大笑说:“哪里会有这么多指示哟!好久不聚在一起了,还怪想你的,正好今天也没有什么事情,晚上我们就坐坐。”

    那边院长老早就想傍他的粗腿了,平时都还没有机会巴结呢,此刻一听庄副市长这番话,吓的几乎从椅子上跌落下来,连声说:“好好,市长是看得起我啊,您吩咐,更想吃点什么,我们预先就准备就是了”。

    庄副市长十分宽慰,便随意说了自己经常去的一家经营家常菜的馆子名称。

    那边的院长乐的屁颠屁颠去安排办公室的人去订饭局去了。

    医院的行政办公室里,快六点半了,小芬才慢腾腾的提了钱包,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她在学校学的不是很对医院业务的专业,被强挤硬塞地安排到医院里来上班,很是让院长费了好多心神。

    明摆着,他们是自负盈亏的单位,这凭空多了一个不做事光吃饭的人,但是在中国的任何地方,任何单位,领导发话谁敢违抗呢?院长只得硬了头皮接了下来,将她安排到不能产生任何效益相反很多时候只会添大些无事生非、将东家长西家短嚼去脚来去行政办公室里去。

    而且这小芬知道自己能来到医院的背景,知道单位领导忌惮和自己睡的那位领导,愈发得意和骄横起来,上班总是很少听科室领导的招呼,有什么事情也根本没有请假的自觉意识,常常提着包就自己办自己的事情,或者无事就到外面潇洒,日子过的硬的逍遥自在。

    今天故意拖延时间下班,是因为庄副市长和自己要约的院长吃饭,她宛然就是庄副市长的晴妇,拿捏着庄副市长的把柄,此刻不拿点做派,抖一抖女人虚假的矜持,更待何时?

    所以等庄副市长催促的电话响了一遍,她才起了身来,摆出优雅的姿势,到外面抬手招呼了一辆出租车。

    等她一步三摇地走进院长为他们预定好的饭馆,庄副市长早在那里望穿秋水般的将头朝外面张望了无数回,见她靓影出现,少不得露出与领导身份极不匹配的和蔼和笑容来,殷勤地招呼着她说:“可把我们等急了,快,快,往里面坐”。

    医院院长原来以为是领导真想和自己来番坦诚的谈话和平易近人的面对面的交流,心说现在的这领导怎么发疯了,竟然会天方夜谭的亲近下级?

    没想到庄副市长来了却说今天的贵宾不是我,我们等一下吧,他就失魂落魄的找些话题先和自己谈了起来。

    等到庄副市长将小芬引了进来,就将院长罐的满头雾水,惊讶地合不拢嘴——这就是今天的贵宾,她不是自己院里的刺头吗?当然心里这样想着,却哪里敢放出声来?

    进去时候,小芬将头抬的高高的,没有半点言语,用鼻子“哼”了一声,抬着屁股、劈开雙腿坐了。

    就这功夫,店家一时就将菜利索上齐,大家吃着菜饭,庄副市长看火候差不多,就拿手抚了医院院长肩膀说:“我这个表妹到你那里也工作了好唱时间了,我一直没有时间过问,她的工作情况怎么样”?

    院长一听“表妹”俩字,就禁不住冷笑,什么表妹,现在的领导谁不把姘妇说成表妹堂妹,瞒的了谁?

    但嘴里又如何说得出口,谁能荒唐和无知到去戳穿领导的谎言呢?就堆下笑脸无中生有地说:“小芬啊当真素质高着呢,在我们院可算是顶梁柱了,无论处理工作还是与同事们相处,都做的顶刮刮的”。

    庄副市长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但见事态如此,直夸院长政治学的好,便趁势追击说:“现在都提倡干部年轻化、知识化,我看是不是该给她压点担子啊?听说你们医院的财务科长业务倒是内行得很,但是年纪也到了,可不可以就让小芬把这副担子挑起来?”。

    院长一听庄副市长长这话,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心下寻思道:果然人嘴两张皮,怎么说都由当事人随意转动啊,不就是看谁官大官小吗?我这么随口一说,完全就是为了敷衍你,给你这个领导的面子,她小芬那种作威作福和自由散漫在医院里谁人不知,哪个不晓?我那个科长尽心尽力、兢兢业业的,为人厚道,业务精通,从来没让**过什么心,现在你倒好,拿了一个自己用过黄毛丫头,说换就想将他换了,这个世道到底怎么了?

    见他露出为难的沉吟颜色,庄副市长瞧出了其中的奥妙,他特意挪了挪凳子,更加靠近院长,以万分的诚恳和交心换心的口吻问道:“你也差不多快五十了吧,再干几年,也该换个地方了。你知道。国家政策现在也特别的不照顾情面,企业和事业单位的退休金和公务员系列那是无法可比,当然,你们医院现在的效益也好,但是什么事都要考虑个后路啊,等干得差不多,我建议你还是挪个窝,比如就调到卫生局,去干个副局长什么的,这样名声好听,将来挂靠到国家公务员序列,收入也不会缩水”。

    院长也是在基层滚打了好多年的人了,知道庄副市长这样的提醒也是为了自己好,再说人家领导既然暗示了这样的意思,他还能不理解中国这个怪异的国家里,领导就是爹娘、就是不能违背的准则吗?确实,自己再干一两年就该退位了,如果等到茶要凉了,人到走了,没有实权了,没有了讨价还价的资本,到时候去求人家帮衬点什么,谁来理你啊,直将你弄的叫天不应,呼地不灵的!

    这么一踌躇,庄副市长当然知道其中有戏,便笑嘻嘻端了酒杯说:“我们哥俩也好长时间没有在一起喝酒了,来来,为了我们今天的交情和相知,敬你一杯,祝我们事业一帆风顺,家庭和美”

    小芬见庄副市长如此为自己使劲,倒从内心添了一些感激的情绪和遥望自己美好前程的味道来,小芬也不木讷,这么一思忖,觉得为了自己的锦绣前程,也该当敬院长一杯的,遂也态度虔诚、语言温婉地端了酒杯朝院长一缉说:“这么长时间在院长的领导下工作,让我适应了工作和生活,又增长了见识,我十分感激,来院长,为了感谢您对我工作和生活的关心,我敬你一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