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冀良青和全市长,尉迟松都很欣慰,季子强真是个不错的好同志。()

    魏秘也很欣慰,好!季子强已经踏上了自己为他设下的满是荆棘的道路,后面就该自己表演了。对冀良青和全市长他们的商议,庄副市长是一点都不知道的,他在开完会之后,也是一个人烦闷了好一会呢,这个养殖基金烦都烦死人了,原来想的方菲不过是一个上来没多久的处长,心里并没有把她太当成一回事情,所以发了几句牢骚,没曾想最后还真的成了个大问题了,让自己现在是骑虎难下。

    他在办公室里很生了一会的闷气,看看也到了下班吃饭的时间了,庄副市长就打起了精神,准备下去和代表们一起吃顿饭,走了几步,他又站住了脚。

    庄副市长想了下,他也不想和代表们一起吃饭,怕他们又提起会上说的养殖基金的问题,

    他就掏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喂,小芬啊,今天晚上有什么事情吗。”

    “怎么了,市长大人关心起民女来了。”电话中传来一个嗲声嗲气的女孩声音。

    庄副市长笑笑说:“要是没什么事情,晚上一起吃饭吧?”

    “吃饭,就是吃饭这么简单吗?我那事情怎么样呢?”女孩撒起了娇。

    庄副市长皱了下眉头,他也知道这个小芬的性格,这女孩就像一个烫手山芋一般,吃是好吃,麻烦也多,丢又丢不下,教人难死了,也窘迫够了。

    这是去年他在外县的时候秘帮他介绍的一个女孩,人长得自然没的说,细皮嫩肉的,和庄副市长那次接触人家还是个處女,真正的處女呦,现在这社会,这样的女孩那就是可遇不可求的稀缺资源,这加上小芬身上充满了一种年轻人的朝气,还有一种很清新的味道,庄副市长就有点着迷了。

    在庄副市长的心里,老婆是绝不能丢开的,但自己偶尔的偷吃几口也是难免的,但随着他和小芬的接触增加,这小芬慢慢就退去了以前单纯愚笨的山里女孩的性格,在她完成了一种脱胎换骨的革命洗礼,迅速成为一个精明老到、苛刻狡诈的城里人。

    去年两人干过之后,庄副市长也不是负心汉,给这个小芬在市医院安排了一个工作,也算是对得起她了,现在这小芬悠然自得地在市医院上着班,骨头里面完全侵淫和萌生了一个城里人应有的荣耀和体面,更可气的是,她同庄副市长的关系也愈发微妙起来,不再象以前那样谨小慎微,战战兢兢,虽然说庄副市长身体需要时打电话叫她,多半情况下她也还是兴致冲冲地前来伺候,但是那也是建立于双方共同需要的前提之下了。

    有些时候,碰上她身体不适,或者没有半分兴趣时,她就很不耐烦、十分犯上地加以拒绝了,而且最让庄副市长头疼的是,她真能把自己身体当成强劲的砝码,与自己讲起条件来,竟是有了许多寸步不让、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味道。

    还在昨天,小芬在医院上着班,又把电话打到他这里,用着几分威胁的口气问他说:“庄老头,你这个老家伙,答应我的事情到底什么时候能够办啊,你可别把我当成三岁的小孩来哄”!

    那时候庄副市长正在开会,没有说什么就把手机挂了,他知道小芬说的还是以前自己答应让她干市医院财务科长的事情。

    天地良心,庄副市长当初正趴在小芬身体上舞着,听她这般不依不饶、穷追猛打的逼问,历来男人最经不住女人吹枕头风,一个男人,尤其是一个象庄副市长这样手握权力的成功男人,对一个弱女子的这样小小要求都不能满足,传了出去影响非常不好,而且当时情势紧迫,自己到了关键时刻,哪能停下。

    小芬斜着眼准备露出鄙弃的态度,说:“你不是说自己能够呼风唤雨,能量很大吗?如果你搞不定、摆不平,证明你实际就是一个平庸无用的男人,那你也就下来吧。”

    庄副市长正兴趣盎然、气喘吁吁地在小芬身上舞弄着男人的威风,炫耀着雄性的粗犷,当此紧要关头,怎么能愿意,并且自觉地下得身来?

    于是就边恶狠狠地抽送着,一边无可奈何地喘着气说:“好好好,答应你!”

    谁料想就那么信口一说,原想随着时间推移,这小妮子或许就会自动的忘记了呢,不成想她这样执着,摆出这样坚定不移、穷追猛打的态势。

    现在庄副市长在心里低低地哀叹着,唉,女人这东西好是好,其实也就是男人的身体十分需要的时候才好,而一等到她发起飙来,咬定青山不放松地缠着你索要起什么东西来的时候,真是够让人伤筋费神的,她们这种惟利益是图的动物呀,有的是韧性和耐心,好象一生下来,就注定要向男人们索要这讨还那一般,总非要男人们满足她们似的,嗨,说到底,作为主动进攻性的动物,也忒怪男人天性里充满贪婪和占有,没有意志和定力,缺乏克制与理性,总是没有办法遏制身体的愿望和需求,她们能这样肆无忌惮地要挟和哄骗男人。

    那句话怎么说?“男人靠征服世界来征服一切,女人靠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呢?

    想想真是,在生而需要奋斗、抗争、付出的生途中,男人总是被迫去流血流汗,去耗尽精力和体力,而女人呢,却只消轻巧地凭借自己的身体优势,瞄准一个成功的男人,就可以高枕无忧、轻而易举地拥有和获得自己所需要的生存的一切了。

    从这点来说,女人要比男人优越和聪明得多!

    当然,这样的理智念头也就只能在脑海里闪上那么一闪,

    他也不可能因为这个原因就抛弃自己十分中意的小芹,庄副市长不是一个到处沾花惹草的人,那样会给他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这个小芬有点小毛病,但谁又能没有毛病呢?只要她能满足自己有时候的一些需要就成了,人家送给你了一个處女之身,要点代价也不算过分。

    当前的局面是,小芬作为一个成熟和开化了的女人,她的身体确实无法让庄副市长不迷恋,

    这样想想,庄副市长就换了一种温润与主动求和的口气,在电话里对她说:“好好,我答应你就是,晚上我做东,我们和你们院长吃餐饭,你知道,虽然我当着官,到哪里都可以胡乱说话,但是毕竟我不直接主管卫生口的工作,而且现在的医院都是民营性质,所以做这种事情,沟通一下感情是很有必要的”。

    小芬听了庄副市长的安排,初时是不想答应的,因为她知道,天下的官们看上去都是一个样子,表面个个衣冠楚楚,自命不凡,到处都把为人民服务、政治理想挂在嘴上,其实内底都只是穿了衣裳的**一般,有一句老话怎么形容?“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真是精辟和到位极了,而当面一套被地里又是一套总是他们的拿手好戏,不但虚伪,而且做起事情来,杀人都可以眼皮都不眨一下,无耻而凶恶得让人暗打冷噤得紧。

    比如这个贼日的庄副市长,他说要与自己请人吃饭,其实便是一个戳都不用戳就破了的谎话,不就是找一个借口,好晚上再趴在自己身上耍他那点可怜的威风吗?

    小芬这几天感冒,又令人慌乱和烦躁地来着月~经,身体莫名其妙地缺乏了以往对男人的要求,而那个天杀的庄副市长,只要一粘到自己身边,他才不管你舒服不舒服,需要不需要呢,一上来,就仗着他那牛一样壮的身体将你按倒在地,来个霸王硬上弓的,所以她是不想和这个内心里令她万分仇恨的男人去来个什么良宵共度的。

    对于她是这样想的,但现在作为一个懂得考虑全局的人,凭心而论,对于走过了饥寒、贫贱、缺乏自尊再到优裕、富足和体面的血火洗礼的人来说,小芬毕竟已经不再是一个草率而不知进退的人了。

    她深切地知道,作为生而贫贱的农村人,自己从一个乡下的穷丫头到一个在市里医院上班,衣食无忧地捧着公家饭碗,也享受并真正地成为人人羡慕的城里的居民来说,实现自己这样华丽的转身、促成自己命运的巨变,其中缘由到底是因为什么!

    她太热爱和中意眼前自己生活里的一切了,时时珍视到做梦都企图将它紧紧捂在胸口、埋藏于心,而且好多时候她还会有黑白颠倒的感觉,明明是晴天朗日的,她都还会怀疑这眼前的一切景象或许是在梦里,她当然不会變态而愚蠢地对所有一切熟视无睹,并且做出将它拒之门外的选择和举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