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这是一个很具体,很实际的问题了,冀良青也皱起了眉头,他想要要分管农牧的副市长郁玉轩来接手跑,但对郁玉轩这个人冀良青是感觉靠不住事情的,他那人很本分,搞点实际的工作还成,这种交际靠的是灵活和脸厚,只怕他拿不下来啊,当初也就是因为考虑到这点,所以才让庄副市长直接负责这个项目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但除了分管农牧的副市长郁玉轩,政府和市委还有谁能承担这项工作呢?

    冀良青在脑海中一一的过了一遍手下的这些领导,也有个别合适的人,不过他们手上都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还有比如尉迟松,倒也能行,但就怕这老狐狸顾忌太多,不会用上全力的,冀良青站了起来,走到了窗口,看着下面正在抽芽发绿的树枝,一时陷入了沉思。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而魏秘就刚好有准备,他不动声色的听了这好一会了,一个想法就出现在了他的心中,他咳嗽了一声,说:“记,市长,我刚听到一个消息。”

    “奥”,全市长和冀良青都看了过来,通常的情况下,这样的局面秘是不会说话的,轮不到他们来插言,但今天魏秘很意外的要说话,那就不大对头,魏秘不是一个不懂规矩的人,他敢于说话,只怕是很稳妥又稳妥的话了。

    魏秘很平静的说:“省财政厅的这个钟处长过去在柳林市的洋河县做过副县长,副记,据说和季市长关系不错。”

    说到这里,魏秘就没再说了,因为也不需要再说什么了,冀良青,全市长,还有尉迟松都脸色一变,相互看了一眼。

    冀良青沉吟了一下,说:“如此甚好。”

    尉迟松也点头说:“原来如此。”

    全市长说:“那就简单了。”

    三个人就一起点头,冀良青对魏秘说:“打电话给季市长,请他过来一趟。”

    魏秘很庄重的点头转身到他自己的办公室去了,但转身之后,他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丝诡秘的笑容,季子强啊季子强,你以后的麻烦大了。

    季子强接到电话之后,没过十分钟就赶了过来,敲门进来,他就愣了一下,怎么新屏市的前三位大佬都在啊,看来是遇上了重要事情了。

    他一一的和这三位打了声招呼,发现他们对自己都很热情,连一直没大接触的尉迟松也客气的拍了拍自己身边的沙发说:“季市长,来来,坐过来。”

    季子强看不懂他们葫芦里装的什么,他就在尉迟松身边坐了下来,带着疑问的神情看着冀良青说:“几位领导汇聚一堂,肯定是有什么指示吧?”

    冀良青已经没有一点烦恼的样子了,他很安然的坐在一个单人沙发上,脸上挂着恬然自得的神情,说:“季市长啊,有句话叫着能者多劳,今天我们就要运用一次这句话了。”

    全市长和尉迟松没想到冀良青还能开玩笑,几个人都呵呵的笑了起来。

    季子强一一的看了一遍他们三人的笑脸,说:“等一下,怎么感觉你们三个领导笑的有点邪乎,是不是准备把我往坑里推啊。”

    冀良青憋不住哈哈哈的大笑起来,说:“嗯,小季同志还是蛮有警惕性的,说的不错啊,这个坑你是一定要下的,但不是你想的火坑,应该是一个温柔坑。”

    “温柔坑?听不懂。”季子强大概的想到他们肯定是要给自己安排麻烦事情了,可到底是什么事情,季子强说不上来,他也懒的去猜,自己已经坐在这里了,他们会告诉自己的。

    全市长笑着给季子强扔过来一支中华烟,说:“冀记说的一点不错啊,我们想用一下美男计,大家搜肠刮肚的想了半天,新屏市还就是你季市长长的最帅,所以这事情还非你莫属了。”

    几个人又是一阵呵呵的笑。

    这一下把季子强自己都笑的有点毛骨悚然了,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事情啊。

    笑过之后,冀良青才慢慢收起了刚才的表情,认真的说:“子强同志,听说省财政厅的钟处长和你一起共过事?”

    “嗯。”季子强搞不清他们想说什么。

    “你们关系处的还不错?”

    季子强一下子就想到了当初和方菲那些纏绵悱恻的事情了,现在想想,那些事情仿佛就在眼前一样,他点头说:“关系还行。”

    “好好,这一下就好了。”

    “记,你们到底想说什么?”

    冀良青又一次的笑了,说:“今天会上那个代表提出的问题你知道卡在什么地方了吗?就卡在省厅的方处长手上,卡了我们大半年啊,现在好了,你来了,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季子强明白了,他们是准备让自己要钱啊:“你们让我去找方处长?”

    “是啊,是啊,有你这条关系我们不用,那才是犯罪呢,下面这事情就交给你了。”

    季子强是不知道前面发生的事情,更不知道庄副市长和方菲闹的矛盾,想一想自己既然和方菲关系挺好的,帮着新屏市把这个钱要回来也是应该的。

    季子强就准备答应了,但刚一张开嘴,季子强心里一闪,话就变了:“几位领导,按说这事情我应该义不容辞的接过来,不过。”

    全市长见季子强话说了一半就停住了,忙问:“不过什么?”

    冀良青和尉迟松也一起带着询问的眼神看着季子强。

    季子强微微一笑说:“不过我还想知道一下,为什么过去一直没有要到,这点我没搞清楚,恐怕就算我接手了,也是拿不下来啊。”

    冀良青和尉迟松都不约而同的一起摇了摇头,这不是否定的摇头,而是一种很感叹的摇头,不错,这个季子强的确厉害,我们绕了这么多圈子,开了这么多的玩笑,他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事情的关键点。

    冀良青他们是不想说的,因为一旦说出原委来,季子强就一定会有所顾忌,他也会担心庄副市长的心情,那样说不定他就不接手这件事情,当然了,有自己三个人决定的事情他不接受也不成,但做事的方式有很多种,接受了不使力谁也拿他没折啊。

    但不告诉他肯定也不成,他是季子强,想要蒙他绝对办不到,他只要是上心了,稍微的去打听一下,他什么都能明白的,那样的话反而显的自己几个人不够仗义了。

    冀良青犹豫了一下,还是把事情的前前后后都给季子强说了,最后说:“子强同志啊,你说下,要是还不换人这个钱我们能要到吗?下面县上多少养殖户都会因为这个资金不到位最后损失惨重啊,而且新屏市你自己算算,还有人能比你更适合的吗?”

    季子强沉默了,他走入了一个进退维谷的局面,从感情上说,这件事情自己应该去做,想一下那些养殖户们殷切的眼神,想一想他们资金链断裂后生意的艰难,自己有责任也有义务帮他们要来这个钱的,何况在新屏市也肯定没有谁比得上自己和方菲的关系。

    自己出面,胜算要大的多。

    但官场中那些微妙的关系,人与人之间那种嫉妒的现实,季子强比谁都清楚,自己一旦接手这个项目,自然就和庄副市长形成了一种对比,竞赛的格局,自己做好了,是不是就显示了庄副市长的无能,就算没有人这样想,但庄副市长自己却一定会这样想的,他会埋下这个心病,心病也是最难愈合,治疗。

    季子强眉头紧锁了起来,他一时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应冀良青他们几个提出的这个建议。

    冀良青他们几个人也一直在观察着季子强的表情,季子强想到的一切,他们也都想到了,冀良青想着现在和以后自己要好好的使用季子强,那就不能把事情做的太绝,不能让季子强有一种掉进了陷阱的顾虑,自己要帮他排除这种想法。

    所以在沉默了一会之后,冀良青说话了:“子强啊,我相信你是一个能顾全大局的人,个人的得失在很多时候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但我同时也理解你这个顾虑,你放心吧。”

    季子强抬头看着冀良青,琢磨着他这句话的意思,说:“冀记,你应该理解我的为难。”

    冀良青郑重其事的点点头说:“当然了,要是连这都不理解,那还算什么同志,这样吧,今天的事情就说到这里,明天我们召开一个常务会议,专门研究这个问题,在会上,我希望全市长能突然想到季子强同志和方处长的关系,这样就顺理成章的让子强接手这个项目了,不管谁都不会有尴尬,子强同志也是迫不得已只能接受我们常委会的决定。”

    全市长感觉这个办法确实不错,这样就帮季子强摆脱了顾虑,给大家的感觉是季子强提前不知道这件事情,是常委会的决定强加到他头上去的,庄副市长也就没有了对季子强的嫉恨理由。

    季子强叹口气,不得不说,冀良青在这件事情上已经算是很照顾自己的想法了,为了这样一件小事,一件本来可以一句话解决的事情,冀良青还专门还要召开一个常委会。

    自己还有什么好说的,人家是仁至义尽了,季子强就点点头说:“行,就当今天我什么都不知道,下来我等候你们的安排。”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