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是吗?是谁会这样做。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季子强略显的吃惊的问。

    魏秘笑笑说:“我不说,你也清楚能改变你和全市长决定的人是谁!领导嘛,总是不急着表态,他不想过早地干涉你们市政府这边的工作,他还要静观事态发展,事态发展到一定的程度,好和坏、利和敝都显现出来了,他就会表明自己的态度。”

    季子强有点不大相信的摇摇头,说:“魏秘啊,你这话我就听不懂了,应该不会吧,这完全没有什么理由啊。”

    魏秘实在是搞不明白这季子强到底算是愚笨还是在装b,他无可奈何的说:“反对的理由是什么?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我们要全方位考虑投资者的利用,大投资者也是投资者,小投资者也是投资者,我们不能只维护大投资者利用,损害了小投资者利用。这个理由够充分吧?够堂而皇之吧?”

    季子强摆着一副毕恭毕敬的神情聆听,内心在寻找魏秘话里的破绽,他准备还击了,但还击必须要击中要害,要一击必杀,一时之间季子强还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破绽。

    这时候,鲁老板回来了,静静地坐在一边,他也看出了季子强他们两人正在较劲。

    魏秘误会了沉默中的季子强了,他简单的以为季子强已经被他镇住了,是啊,在新屏市里,谁又能不怕冀良青呢?就算对此有点怀疑,但谁会拿自己的政治生命和前途来做这个冒险呢?

    他感觉时机成熟了,向鲁老板使了一个眼色,然后说:“我上上洗手间。”

    魏秘离开后,一直静坐的鲁老板活跃起来,给季子强斟茶,说:“我这人好交朋友,像季市长这样的朋友,我是交定了,多个朋友多条路。生意人有什么本事?什么本事都没有,就是朋友多,钱便是朋友帮忙赚的。”

    季子强笑笑说:“我这个朋友你不能交。因为不但不能帮你赚钱,还会害你少赚很多钱,甚至于连老本都赔了。”

    鲁老板说:“不会,不会。一看就知道,季市长是义气人。”他边说边从随身带的皮包里拿出一个四四方方的纸包,放在桌面上,然后,推到季子强面前。

    季子强知道纸包里是什么,这样的情况他一年总是会遇上那么好多次的,他很平静的问:“多少?”

    鲁老板暗自一喜,说:“十万。”

    季子强摇着头,带着一种嘲讽说:“其实,你不必这样。如果,冀良青记帮你,你不必在我这花这笔冤枉钱。”

    鲁老板心一沉,说:“季市长是不是嫌少,我可以再加。”

    季子强说:“这是魏秘的主意吧?你认为我会收吗?你们这么做,恰恰暴露了你们心虚,如果,冀良青记支持你,你们胜券在握,根本就不用这么迫不及待,你们完全可以坐享其成,等我们忙得焦头烂额,冀记再出马,正因为得不到冀记的支持,你们才迫不及待地跳出来,采用各种卑劣手段企图拒绝打这场官司。也正因为你们迫不可待,采用各种卑劣手段,又充分证明了你们的心虚和底气不足。”

    一下子,鲁老板惊的张口结舌了,他看着季子强,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

    季子强依然笑着,说:“你不要抱任何幻想,不要奢望魏秘能帮你,他帮不了你。至少,这次他帮不了你。这场官司,我们是打定了。这场官司,我们一定也能打赢。”

    鲁老板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说:“可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们要维护政府尊严,我们不能让那些不配合政府,甚至与政府作对的投资者随心所欲。对这种投资者,我们将会用强硬的手段给予狠狠还击。这样说你明白了没有?”

    鲁老板不说话了,他看出了季子强的强硬,这正是自己所了解的季子强一贯的作风,他不会低头,不会妥协的。

    魏秘回来了。他以为鲁老板已把一切都办妥了,但进门见那方方正正的纸包还摆在桌上,见鲁老板与季子强脸上的神色不像他想像的那样,他就知道事情不妙了,雙腿一软,忙抓住门框。

    季子强站起来,一言不发,甚至看也不看魏秘,就从他身边走了出去。

    走出了这间饭店,季子强脸上伪装出来的冷凝和凌厉都散去了,他有了一丝笑意,他很清楚,自己已经赢得了这场战役的胜利,不管是魏秘,还是鲁老板,现在一定完全相信了自己的决心,自己打消了他们所有的幻想,剩下的事情就是他们自己考虑了,他们要保证自己已经到手的那些利益,他们就只能按自己的要求来回应。

    事情和季子强料想的一样,再过几天之后,张老板和鲁老板谈定了转让土地使用权的价钱,也签定了合同,张老板便择了吉日吉时,举行隆重的开工典礼,张老板刻意要把这开工典礼办得排场,一则借机感谢各位领导和嘉宾多年来的关心和爱护,帮助和支持。一则也向为自己脸上添添光,各界同仁面前展示自己在这地方上的威望和实力。

    于是,张老板请来了本地最有名的广告公司为他组织策划这个开工典礼,刹那间,典礼台搭起来了,彩球放上天了,彩旗饥饿的狼了,特邀的领导嘉宾便在锣鼓喧天热烈气氛中纷至沓来。典礼上,全市长致贺词、冀良青记发表热情洋溢的讲话,一连几天,电台电视台、报纸政府大肆渲染,热闹非凡。

    季子强却没参加这个典礼,虽然,张老板发来了邀请函,还郑重其事地亲自打电话邀请,但是,都被他婉言谢绝了。

    季子强在电话里说:“我不是不想去。我真是想去的。但就这么巧,有个会要我开,也是那一天,通知已经发下去了。”

    张老板说:“你不参加,这典礼就没多大意思了。”

    季子强说:“你这话严重了,我这种人,干干活可以,这种大场面还是领导参加吧。”

    张老板想了想说:“我知道,你是办实事的人,你不凑这热闹,但我只给三个人打电话,市委冀记、全市长,还有一个就是你,这点面子你都不给?”

    季子强坚持说:“你这就为难我了。我这边的会期是不能改的,一改会期,下面要重发通知,要重新准备,增加了下面的工作量,下面就有意见了。你张老板的面子我怎么能不给呢?只要你需要我的时候,不管什么时候,你一个电话,我就到,只要能做到的,一定还尽心尽力去做。”

    张老板感慨地说:“你这种人不多啊!”

    季子强笑着说:“你这话不能说,你表扬了我,否定了大多数,别人听到了,可对你不利。”

    张老板“哈哈”大笑,说:“季市长水平就是高,就是高。”

    放了电话,季子强心里却犯嘀咕,他问自己,这么拒绝张老板是不是太不近人情?这么拒绝了张老板,他对自己会不会有什么看法?他会不会想,市委冀记、全市长都给面子参加了典礼,他们都不怕影响,你季子强算什么东西,在这里扮那份清高?

    季子强就是这么个人,有些事不想做,但又怕人有这么那样的误会。有些事做了,而且成功了,又担心会有这样那样的风言风语,自己不能去是肯定的,自己解决了很多人都没有解决的问题,这已经是犯大忌了。

    假如自己还不知进退,还想到那种场合风光一下,那实在是没有自知之明的行为了,现在的风光应该留给冀良青,留给全市长,这样才能让许多想要对自己发难的人有所顾忌。就比如冀良青的秘,他肯定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如果作为一个无权无势的人,那么他也就胸口上捶一拳,算了。

    但魏秘不是一个无权无势的人,固然,从表面的权利结构来看,他是没有什么权利的在手,但一个秘,特别是市委记的秘,这就是一个无冕之王,因为他摸透了记的性格,他知道应该在什么时候说什么话,也知道记忌讳什么,担忧什么,回避什么,所以他只要够聪明,他总是会找到机会来完成自己的想法。

    而现在的魏秘,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让季子强受到打击,让他明白一个道理,做官不要太认真,否则后果很严重。

    同样的,季子强也知道会是这样一个结果,所以他也在小心的防范着,他吃过秘的亏,当初那个韦俊海的秘小马就曾今让自己钻进了圈套,他还在后来给自己和江可蕊埋下了祸根,造成了今天这样一个让自己沮丧,忧愁的状况。

    而且季子强本身也是秘出身,他知道一个秘的威力,也明白一个秘所有的套路,更清楚魏秘一定会对自己展开反击的。

    但这依然不能阻挡季子强的行动,想做事,肯定就要得罪人,如果一个领导因为怕得罪人而放弃了自己的原则和工作,这样的领导又有什么价值和意义呢?

    季子强不会那样做,就算再次中枪,他还是会按自己的理念去奋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