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凤梦涵看了眼尴尬中的季子强,继续说:“你是不是有点怕我?因为我一点不袊持,一点不掩饰,太主动,太直接。

    这种事总是男人先主动。女人太主动,男人就会有各种各样的想法。你是不是认为我是一个很随便的女人,见了男人就想要的女人?你是不是怕我纠缠你,怕我别有用心,怕我想从你这得到什么好处。你是不是认为,你是个副市长,我遇到你这棵大树了,就想抱着不放?”

    凤梦涵这连珠炮似的问话把季子强完全打懵了,他什么都不敢回答,他看到了凤梦涵的激情,他怕自己一不小心就真的会放弃所有的原则和克制,他在努力的和自己抗争着,不敢让自己滑的太远,那样会迷失自己的。

    凤梦涵还在继续的说着什么,但季子强已经听不太清了,他的思维飞到了遥远的地方,飞到了洋河县,飞到了柳林市,又飞到了省城。

    凤梦涵也不说话了,她痴痴的看着季子强,她感到沮丧起来,这个男人像梦一样的飘渺,自己怎么也抓不住他,有时候,他又像冰一样的彻寒,让自己心灰意冷。

    季子强把凤梦涵送回了家,他宁愿让凤梦涵误会他,说他心狠,说他无情,他也不希望自己带给凤梦涵长久的痛苦,是的,只要跨越了那个界限,今后的凤梦涵就一定会痛苦的,因为自己实在是无法给她想要的幸福和永远的依偎。

    这个夜晚季子强睡的不好,翻来覆去的做了很多梦,梦也是乱七八糟的,一会是叶眉,一会是妻子江可蕊,一会是安子若,但奇怪的是,季子强的梦里却始终没有出现凤梦涵,这让第二天起来的季子强很是纳闷,为什么会这样呢?

    但季子强没有太多的时间和精力来思考那个虚无缥缈的梦境了,他要展开自己的攻势,他准备主动出击,再一次狠狠地剌激鲁老板,也包括鲁老板身边的人。

    季子强既然已经想明白了市委冀良青记不可能与鲁老板有什么瓜葛,所有的一切,都是冀良青的秘利用他的特殊身份,假传圣旨,像他打电话给自己那样,让那些职能部门隐约感到某种压力,知难而退。所以季子强也要利用这点,他就给张老板打了一个电话:“你好啊,张总。”。

    张老板马上就听出了他的声音,说:“季市长你好!一听就听出你的声音了。这两天怎么没见你过来?”

    季子强说:“你是大老板,事多,能不惊动你,就不惊动你了。”

    张老板哈哈一笑,问:“那么今天季市长有什么吩咐?”

    季子强说:“我想了想,觉得你是不是和冀记约个时间,见见面。这么大件事,应该向他汇报汇报。应该尊重尊重他,跟他说一说。”

    张老板连连答应,说:“应该的,应该的。我这就给他打电话约他。”

    季子强估计,这魏秘不可能不知道张老板约见市委记,他会做何反应?

    他一定会紧张的,自己不仅不听他的暗示,反而变本加厉,还通过张老板约见冀良青记,明着说是向冀良青记汇报,暗地里是想探明冀记的态度。这是什么意思?摆明我季子强不相信他,怀疑他的暗示只是个人行为而非冀记意见。那么他魏秘还沉得住气吗?

    季子强嘿嘿的一笑,自己要的就是魏秘沉不住气,就要他从幕后走上前台。

    此时,季子强已认识到,自己的对手不是鲁老板,更不是冀良青记,而是这个魏秘。

    在季子强和张老板通话后不久,魏秘的电话就如季子强想象的一样,打了过来,魏秘在电话里显得很亲近,亲近得让季子强自己也高兴了起来。

    魏秘说:“季市长,刚才,我们几个秘还在议论呢,说季市长过去也做过秘,大家都想跟你学两招呢,只是不知他季市长肯不肯赐教。”

    季子强谦逊的说:“我可是从基层爬上来的,哪有什么料水,哪敢在你们这些专科学院派面前班门弄斧。”

    魏秘说:“季市长客气了啊,中午有时间吗?请你吃餐饭,也算是拜师宴吧!”

    换在平时,魏秘绝不会请谁吃饭,而季子强呢,也会理由多多的推掉这种非工作性的饭局。但今天,魏秘既然请了,季子强也就一定要去,他知道,自己的计划有了成效,终于,魏秘跳出来了。

    季子强说笑着说:“既然魏秘要请,我也就不客气了。”

    魏秘连说:“多谢赏脸”。

    放下了电话,季子强摇头感慨,这魏秘年纪轻轻才三十岁,如果走正道,应该是在官场混的一块好料,自己当初还没有他这样的条件,自己那时候跟的还是叶眉市长,相比起他现在跟的是市委记来说,魏秘的前途本来应该更为光明的。但毫无疑问的说,他现在是贪小失大。

    到了吃饭的时候,季子强也没有叫车,自己走了一会,就到了他们约定的那个地方,这是一家日本料理店,这日本料理规模不大,也就是三个门面的样子,倒是门口挂着的灯笼颇具特色,里面的装修摆设也很日本味。

    季子强进去的时候,魏秘已经在里面了,他一见季子强,就赶忙的迎接了过来,把季子强让进了一个单间,进了单间要脱鞋,要跪在小餐桌前。

    季子强笑着说:“这也太日本了。我们中国人跪着怎么吃得饱!”

    魏秘笑笑,无话找话说:“从市政府那边过来,不堵车吧?”

    季子强说:“不堵,还顺畅,不过我是走路过来的。”

    魏秘随口说:“有时候,下班时间会堵得很厉害。”

    季子强“哈哈”笑,说:“你这是在批评我,市政建设没搞好?”

    魏秘尴尬地笑,说:“那里,那里。季市长什么时候都想着工作,难得,难得!”

    说着话,有人推开了单间的门,季子强抬头看,进来的是堆着一脸笑的鲁老板,他看着季子强倒是有点尴尬的,但季子强很自然的笑笑,因为他一点也不意外,相反地,季子强心中还希望鲁老板出现,这就证明了魏秘与鲁老板有某种瓜葛,证明了事情和市委冀良青记一点关系也没有,也证明了自己的推断是准确的。

    魏秘说:“你们应该认识的?”

    季子强一笑,说:“认识。我们打过交道。”

    鲁老板也笑,只是笑的很不自然,他伸过手来和季子强握手。

    两人也嘴里嘟囔了几句寒暄的话。魏秘也不再拐弯抹角,直截了当地说:“季市长可能也猜出了我们今的用意了。”

    季子强还是一脸的笑,说:“知道。鲁老板一出现,不知道也不行了。”

    魏秘指着鲁老板说:“你不知道我和他的关系吧?”

    季子强老实地摇摇头。

    魏秘说:“我应该叫他叔父。我们是世交,以前住一条巷。我和他儿子一起长大,我有吃的分他一半,他有吃的分我一半,好得两人同穿一条裤。”

    季子强说:“这样啊,我有点理解了,不过我们还是先点吃的吧,肚子饿着呢。”

    魏秘深深的看了季子强一眼,说:“行,我们先吃饭,今天说好,我请客,免得季市长心里硌拧。”

    季子强真有些佩服魏秘,他把自己琢磨的很透,担心是鲁老板请客自己不会吃。

    一位穿着日本和服的小姐推门进来,行了一个日本女人礼,说了一句“你好”的日本话,然后问:“先生,有什么也要帮忙的?”

    魏秘对鲁老板说:“你出去点吧。就按我刚才的意思点。”

    鲁老板就和那服务员小姐出去了。魏秘看着们关上门之后,才开始谈实际问题了,他说:“我知道,季市长是个好官,真想作事的好官,以前不说,到了市政府这段时间,处理了几个事情都很不错啊,不过,有时候,好官也要装糊涂,不然,得罪了什么人,自己也不知道。”

    季子强不以为然的笑着说:“有这么严重吗?”

    魏秘说:“那就见人见智了,在你之前,有那么多人都在这办征地的事,都半途而废。这其中,难道没有原因吗?”

    季子强不露声气地说:“我想过这件事情,但到现在也想不明白。所以,就不想了,还是按照我的思路干下去。什么也不去想。想得太多,什么事也办不成。”

    魏秘心里很不舒服,说:“我知道,你和他们不同,你是全市长的人,全市长一定支持你,一定撑你的腰,但是,全市长只是二把手。”

    季子强笑了,他到底又把冀良青记搬出来了,他说:“其实。这些都是领导的事,我们做手下的不必考虑那么多,领导之间有领导之间的沟通。”

    季子强要看魏秘再怎么表演,所以他依然在装糊涂,像是什么都不懂一样。

    魏秘说:“按政策规定,你能打赢这场官司。但是,你能打这场官司吗?还没等开庭,有人就能改变你和全市长的决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