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那些人一点小事,一个电话就能解决的小事,偏要搞得复复杂杂,理由多多地要到企业来,来企业也不见办正事,只是天南海北闲聊天,厚着脸皮死赖着不走,等下班等企业请吃饭,甚至于,很理所当然地向企业提出这样那样的个人要求。

    季子强却不同于那些人,从不浪费别人的时间,也不浪费自己的时间,每一次到那里去目的很明确,每一次办完事,从不久留,来匆匆,去也匆匆,完全是那种真正来为企业办事的人。

    凤梦涵对季子强也有了深一层的认识,他成熟、稳重,思路清晰、指挥合理,让人感受到,他具有掌控大局游韧有余的智慧。

    这时候,她虽然不知道,季子强做的这么许多准备工作将在解决征用地问题中发挥什么作用,更不知道,季子强要采用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方法解决征用地问题,但是,这些都不重要了。

    她想知道的是,季子强是一个怎样的人?她对这个男子滋生了一种更为浓烈的好奇和兴趣。

    回去的时候,路还是那样的难走,季子强又一次的落在了后面,一会,凤梦涵停下来,弯腰装着绑鞋带,让前面走的两个青年人走得远些,拉开了一定距离,才站直腰,回头一眼站一旁的季子强。

    那会儿,季子强又在看她那翘得很性感的肥**,看那肥**勾勒出的丁字褲的细印儿。他忙躲开她眼光。

    凤梦涵的脸却涨红了。

    季子强问:“没事吧?”

    凤梦涵说:“没事。”他们继续往前走。

    凤梦涵放低了声音说:“有时候,我觉得你真的是一个好官,一个真正为企业,为百姓做事的好官。”

    季子强笑着说:“有时候?也就是说,有时候并不怎么样!”

    凤梦涵肯定的点点头说:“当然了,在我面前,你有时候就不是个好领导了,这么难走的路,你就不会搀扶一下我?”

    季子强心儿跳了一下。他很想和凤梦涵有更多的接触,也朦朦胧胧的渴望他们的交往不仅仅是为了工作,他们还应该有工作以外的交往。

    他总想什么时候他能约她?什么时候他们能发展到一种特殊关系?什么时候真的就能像他想像的那样来一次燃烧?但他很快又否决了自己,自己不是一个年轻人了,自己有家庭,有责任,自己怎么能对凤梦涵又想入非非呢?

    他看着她,她也大胆地看着他。季子强避开她的目光,摇摇头说:“走快点,张老板在等我们呢!”

    凤梦涵抬头看,果然见张老板在办公楼门前等他们,季子强加快了脚步,超过了凤梦涵,他有一种逃跑的感觉。

    张老板迎过来,问:“收获不小吧?”

    季子强说:“想了解的都基本了解了。”

    张老板就笑着说:“你能不能给我透个底,让我知道,你会用什么办法说服那鲁老板。”

    季子强想了想,摇摇头说:“我还不能说。对不起,我要向全市长汇报后,请示他的意见。在他没表态前,还是不说为好。所以,请你原谅。”

    季子强不能把要和鲁老板打官司的假消息告诉张老板。张老板也是投资者,他不想引起他不必要的恐慌。

    张老板连连点头,说:“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他交代身边的人,要他们准备晚餐,说要请季子强和凤梦涵他们吃饭。

    季子强说:“不用了。吃饭就免了吧!”

    张老板很坚持的说:“你们为我忙了这么些天,茶都不多喝一杯。今天怎么也要赏个脸,给我这么个机会,请你们吃餐便饭。感谢你们这些天为我付出的辛苦。”

    季子强笑着说:“其实,我们为你忙,也是在为我们自己忙。你在这投资办企业促进了我们的经济发展。要感谢,应该是我们感谢你才对。”

    张老板笑“哈哈”地说:“季市长真会说话,请吃餐饭也能提到这么高的高度!”

    季子强还是在摇头。

    张老板收了笑问,说:“真就这么不赏脸?让我难堪?”

    季子强说:“不是不赏脸,我还有别的应酬。”

    张老板将信将疑,说:“这样吧,你有公事,有应酬,我不强留你,你手下这个几兄弟总可以留下吧?”

    季子强说:“这是工作以外的事,我不干涉。”

    他手下一行人都会察颜观色,他们异口同声说:“不用了,谢谢了。”

    张老板很无奈,他对季子强说:“你这样不行。你这样当领导不行。跟着你,连吃餐饭也捞不着!”

    季子强笑了笑,他有他的原则,凡是企业老板,他都尽量与他们保持一种公事公办的距离,更不想从他们那里得到半点小恩小惠。

    回去的路上大家脸色都不大畅快,这些抽掉来的办公室人员,过去走到哪里都是礼,红包不断,还能大吃二喝的人,最近陪着季子强跑了好多地方,不要说红包了,连饭都没得吃,他们心中多少还是有点硌拧的,但考虑到季子强和主任王稼祥,副主任凤梦涵的关系,他们也只能忍忍了。

    凤梦涵倒是一点都没觉得委屈,一路上都在心里暗自高兴呢,今天季子强的几次偷看自己,她其实一直都知道,女人在很多时候都会有第六感觉的,而且她还看到了季子强下身那掩饰不住的崛起,这让凤梦涵又是心跳,又是害羞,真想看看季子强那个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季子强回去之后刚好又赶上了一个内部的会议,还是在研究上次说的各科室资产盘点的事情,季子强听了一会,感觉无趣,就开始心猿意马的想起一些其他的事情了。

    就在这个时候,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虽然,他把手机调到振动,但有电话进来,如果季子强不是在讲话,进来的电话又非一般人,他是会接听的。这个电话季子强更是要接听,因为这人不是一般人,他是冀良青的秘。

    季子强走到了会议室的门口,说:“你好!魏秘,又什么指示吗?”

    魏秘也客气地说:“我哪敢有什么指示,你是市长,领导我这种小秘的,给我天大的胆也不敢乱指示。”

    他在电话里听到了开会的声音,问:“季市长在开会吗?”

    季子强说:“没关系。我出来了,有话你说。”

    魏秘问:“最近在忙什么?”

    季子强有点奇怪,他们两人的关系好像没有如此亲密吧,但季子强依然回答说:“也没忙什么。瞎乱忙!你不是不知道,我们这些人,成天忙着跟领导转,但忙什么?自己也说不清楚。”

    魏秘说:“听说,你正在忙张老板征地的事?”

    季子强有了几分警觉,说:“这阵,就为这事忙,忙昏了头,很想去你那边向市委冀记汇报呢!”

    魏秘说:“用得着向冀记汇报吗?有全市长给你撑腰,天塌不下来。”

    季子强脸色就寒了下来,他听出魏秘的话里有话,但他不露声色,说:“这不是忙晕头了吗?这不是怕越级了吗?像我这样想向市委冀记汇报,也没那资格,就是想见上一面,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魏秘说:“季市长你太谦虚了,你哪次见冀记没见到啊,你是在埋汰我吧?”

    季子强“哈哈”笑,不想再和他闲聊天,平时,他们就没有闲聊天的交情。他意识到,魏秘这电话是为张老板征地的事打来的,而且,还不够理直气壮。如果,能摆上桌面,魏秘才不会东南西北不着边际的闲扯,早狐假虎威的下指示了,季子强要逼他把话说清楚。季子强说:“我这里还开会呢?下次吧,下次再慢慢聊。”

    果然,魏秘似乎牙痛般吸了口气,说,“听说,你要用法律的手段,收回鲁老板那块地?有这回事吗?”

    真的来了,这时候的季子强更是不露声色地说:“魏秘消息很灵通嘛,我这边才刚开始,你们市委那边就知道了。”

    魏秘说得滴水不漏:“我们这边都传翻天了,刚才,我还听见几个司机也在议论这事,都这程度了,如果,我还收不到半点信息,我这市委记的秘就没法当了。”

    季子强当然不相信他的话,不相信这么短的时间就“传翻天”连司机都议论这事,但是,他也无法证明魏秘说的是假话,只得自己给自己圆场,说:“看来,全市人民都在关心这事了。我更要努力,争取把这事办得更出色,更圆满,让领导,让全市人民都满意。”

    季子强的话显然是没有给魏秘留多少面子,要是一般人,听到魏秘这样说,一定会很小心翼翼的回答,但季子强却没有这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