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季子强脸色慢慢的凝重起来,说:“不过,我认为,你还缺少了一样,现在的生意人还要学法知法。 你没见,好多老板都聘请律师当企业顾问?做生意,不学法不懂法不行了。”

    鲁老板呆了一下,问:“你这话什么意思?”

    季子强反问鲁老板:“你也学法?也懂法?”

    鲁老板开始揣摸季子强话里的意思。他发现面前坐着的这个人和其他人不一样。他提出了一个大家都知道,但都不提的问题。他要么太天真,要么有备而来。他不可能太天真。他肯定是有备而来。他觉得似乎遇到了对手,并且,这几天鲁老板也对季子强的过去做了一些了解,他知道季子强属于那种刁钻而又强硬的领导,他很少妥协,很少后退。

    这很可怕,自己摊上了这样一个对手,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季子强知道,鲁老板已听明白他话里的意思,那么从此之后,这个鲁老板将注视自己的一举一动,季子强决定自己他要继续迷惑他。

    和鲁老板分手之后,季子强做的第一步就是从司法局又调来了一位律师,这律师是全市最有名的,凡他接手的官司,没有打不赢地,所以,市里人最叫他“大状”。

    他还准备要走第二步,那就是去一次张老板的企业,装模作样地做一次全面调查。

    第三步,他要开一个他和他手下一行人的全体会议,正式向他们宣布,他要与鲁老板打一场官司。

    季子强带上凤梦涵和几个临时抽调来的干部一起来到了张老板的企业,张老板的生意做的很大,在新屏市来说也是排得上号的,他生意涉足的领域也很繁杂,据说此人的背景也是很复杂的,省里,市里,都有一些说不清的关系在。

    张老板的办公楼也像他自己一样,很有气派,远远望去眼前耸立着一座高大雄伟的建筑物,虽然濒临闹市区,但是却显得格外安静,不知道为什么,人们一经过这里,总会不自觉的停下脚步驻足欣赏它的外观。因为它的造型极为醒目,像一只展翅欲飞的雄鹰,张开的双翅仿佛要纵身一跃一般。

    季子强和凤梦涵走进办公大楼,感觉更是惊喜连连,内部的装饰风格属于非主流的时尚范儿,简约但不简单。五彩斑斓的色彩给人一种仿佛置身于幻境的感觉。大楼两端向外延伸的部分显得十分突兀,顶部的一个大型灯饰仿佛从天而降,给人以华丽的感觉。办公环境也不错,部门经理的们使用红色的亮漆妆点着自己的周围,里面是宽大的办公桌,更像是家的感觉。

    而张老板的办公室更像高贵典雅的酒店,软软的沙发仿佛要陷进去一般,宽大的液晶电视在办公室里出现,很有点特色,而那明亮的窗户直通地面,站在窗边,可以俯瞰整个街区。

    季子强有点羡慕的对张老板说:“你这可比我们全市长的办公室都辉煌啊。”

    张老板谦逊的说:“我这是徒有外表,你们办公室里那才是真材实料,权重,威严呢。”

    几个人笑笑就坐了下来,凤梦涵很乖巧的坐在了季子强的身边,最近她们两人的话少了许多,好像都在思考着未来的道路,特别是凤梦涵,她每天都想看到季子强,但又怕看到季子强。

    季子强坐下之后对张老板说:“这次可能是最后一次了,如果不发生较特殊的情况,整个调查工作应该可以收尾结束了。所以,还请张老板再一次给予和协助。”

    张老板忙说:“那里话,那里话。你这是在帮我做事啊!我那有不协助你的道理。”

    季子强也没有客气,说:“我们这次来,要兵分两路,一路留几个人在你这里核实几个数据;一路由我到附近那条村子——也就是那块地原来的权属村子了解一些情况。”

    张老板连连的点头,说:“好好,我听季市长的安排。”

    凤梦涵见季子强杯里的水喝完了,就站起来帮他添上了水,凤梦涵的高跟鞋“咯咯”地敲,敲得她豐盈的胸欲破衫而出,让季子强的心也跳动了起来,他忙把目光移开,不敢看得太久,怕自己想得太多,想得失了态。他移到她的脸上,她正对他笑。

    张老板说:“我安排人陪你们过去看看?”

    季子强说:“那行吧。”

    稍微的又坐了一会,季子强就带着凤梦涵还有张老板安排的一个年轻人离开了,他们坐车到了那个地方,后来车路不好走,季子强和凤梦涵就下车步行过去,一路上,走那条弯弯曲曲、坎坷不平的小路,凤梦涵像走独木桥走得东倒西歪。

    季子强看她走的有点艰难,就问:“你大概没走过乡间小道吧?”

    凤梦涵说:“走过。小时候也去过乡下,也跟人家去放过牛,但那里的路没这难走。”

    季子强说:“你双眼看远一点,别就盯着脚下那点地方,心里就觉得这路平坦了,走起来也放心了。”

    凤梦涵似乎试了一回,只是一会儿,她又不放心了,又只盯着脚下的每一个坎坷。季子强只好叫那那个年青人在前面走,叫他们先进村找村干部。本来,他们可以不用这么麻烦。他们可以通知村的属辖镇派熟悉这个村的镇干部带他们过来,但是,季子强觉得这样反而了解不到真实情况。在镇干部面前,村民们只会说好话,即使有人想说难听的话,镇里也会事先安排好,不让他们和季子强他们接触。

    季子强走在后面,跟着凤梦涵,担心她会有什么闪失。这么安排,季子强完全出于安全考虑,一点没其他意思,但一路走来,看着前面凤梦涵那妖娆曼妙的身体,季子强就不会没有别的念头了。

    好像他还是第一次走在凤梦涵后面,第一次有这么充裕的时间从后面看凤梦涵,看得那么随意,那么无所顾忌,那么真真切切。

    凤梦涵穿的是一套比较正规的套装,里面是白衬衫。

    但走的热了,凤梦涵就脱去了外套,搭在手上,季子强从她身后就看到了白衬衫的透明,清楚地看见背脊上一条细细的带子,季子强想她戴的是那种没有肩带的胸罩,所有的负荷就靠这条细细的带子紧绷了,他想像她胸前那条深的沟壑,想像形成沟壑的两座山峦,一个深呼吸会不会把那细细的带子绷断?

    那条裤子呢?要是穿在别人身上,怎么都觉得松宽,许是经过加工,许是她那**确比别人肥大?应该是两者有之,穿在她身上就显得紧紧的,季子强喜欢那种**肥大的女人,凤梦涵的**就肥大得让他心跳,不仅肥大,还翘翘的,呈半月型。隐约看见里面穿一条小得不能再小的丁字褲,两瓣肥大的**随着身子的左摇右晃不停抖颤。

    右脚落地时,右边那瓣抖颤、绷紧,绷出一个让季子强心跳的弧,左脚落地,左边那瓣抖颤、绷紧,又绷得季子强心慌,季子强就这么一心跳,一心慌地走得燥热,走得下面胀胀的磨擦得难受。

    季子强真希望她脚下一歪,身子一倾斜,他就大胆地冲上去,从后面抱着她,顶着她。甚至于,有那么一刻,他想不顾一切地冲上去。

    季子强深深呼了一口气,抑制自己。

    凤梦涵回头问:“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

    季子强弯了弯腰,不想她看到自己下面的狼狈,说:“天气太热了。”

    凤梦涵很无知的说:“你没有什么不舒服吧?”

    季子强忙说:“没有,没有。”他示意她继续走。

    她回过头去,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现一样,但仔细的看看,还是能看到她是低着头,好象在一边走,一边偷笑。

    一会,那个年青人带着一位中年男子过来。那中年男子一见季子强,就认出他了,很是恭敬的说:“原来是市领导来了。”

    他和季子强握手,说:“参加镇的、市的大会曾见过季市长坐主席台。”

    青年人忙向季子强介绍,说:“他是村委会委员,这条村的村长。”季子强就直话直说,问村里有多少人在张老板的企业打工,问村里人对张老板的企业印象怎么样?

    村长回答:“村里的人都赞张老板好。张老板为村里做了许多好事。他不仅关心村里老人,也关心村里妇女,每年“三八”都资助她们妇女出外旅游。他还关心村里的孩子学生,设了一个奖励基金,凡是考上重点初中、重点高中的都给予奖励。去年,村里有一位子弟考上大学,他就应承支付所有大学学费。”

    季子强没有想到,一个企业的老板还有这样的一种思想,还能做这样多的实事,这很难得啊。

    后来季子强又见到了几个村名,大家对张老板的评价都是不错的,这更坚定了季子强要帮他拿下这块地的决心。

    在整个调查过程中,凤梦涵并没表现出对这条村有太多的好奇,反倒对季子强与村民,村干部的交谈显现出浓厚的兴趣。她站在季子强身边,一会儿,看看村民,一会儿凝视季子强那张英俊的脸,看那脸上的每一个表情变化。政府官员,凤梦涵见得多了,但是,她认为心甘情愿为企业办事的却没几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