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全市长看了一眼沉思中的季子强,说:“所以,你还要考虑得更仔细,要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说完,全市长又靠在办公椅上闭了眼思考,手里的笔在办公桌上轻轻地磕,季子强几乎屏住了呼吸,他知道,全市长就要做出决定了,当然,他不希望全市长否定他的作法,他认为,只有走这步险棋,才有可能制服鲁老板,终于,全市长睁开了眼睛。

    全市长手里的笔指着季子强说:“你放开手脚干。我支持你!”

    季子强会心地笑了,他的目的在逐渐的达成,他已经逼迫全市长明确的做出表态了。

    全市长说:“你别笑得太早。有两点,你必须注意。这事要绝对保密,否则,你将前功尽弃。我完全同意你的判断,他不是一个人,他身边的人并不简单。”

    季子强说:“我这个作法,目前,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

    全市长说:“其一,鲁老板没有完全屈服,没有和张老板签定转让合同前,不能让第三者知道。第二点,这事不要太张扬,低调一点,我们制造打官司的假象给谁看?给鲁老板看,只要鲁老板知道就行,他身边的人知道就行,尽量不要再扩大范围。”

    季子强点着头:“嗯,我记住了。”

    全市长又补充道:“还有一点,你要时候牢记,在这关键时期,处理事情要技巧些,尽量不要招惹太多的议论。”

    季子强现在已经完全可以肯定了,这个全市长一点都不简单,他含而不露,胸藏珠玑。但更让季子强佩服的是,全市长可以把自己的锐利深深的埋藏起来,让所有人都把他当作一个庸人来看待,这是需要极大的勇气和忍耐的,试问一下,自己肯定是无法做到。

    但全市长却成功的做到了这一点,假如有一天全市长需要展现他的能力和强悍的时候,新屏市谁是对手,冀良青?庄峰?

    恐怕他们都难以应对啊。

    季子强心中是希望不要有这么的一天到来。

    全市长还在思考整件事情的方方面面,他问:“子强同志,你再想想,还有什么要我帮忙的?”

    季子强狡默的笑笑,说:“具体工作应该没什么问题,只要市长给我撑腰就行。”

    季子强提出了自己的条件,这一点很重要,他要借此来试探一下全市长对自己的态度,只有明白了这点,季子强才能拿出相应的方式来帮他处理这个麻烦。

    全市长不置可否的说:“有什么新变化,及时向我汇报。”

    季子强有点失望的说:“一定的,一定的。”

    季子强觉得应该离开市长办公室了,就说:“我回去了。”

    全市长摆摆手说:“先别忙。我觉得还有件事要做。什么事呢?你让我再想想。”

    季子强又坐了下来。全市长笑了笑,说:“你回去,写个面请示给我。我给你批几个字。一则,你拿给鲁老板看看,让他知道我的态度,让他告诉他身边的人,我对这事是一种什么态度。这应该能起到事倍功半的作用。二则,如果发生了什么事,至少你可以撇清。”

    这话让季子强很奇怪了,这不像自己对全市长的判断和理解,他的变化有点太快了,快的让季子强都感到迷茫起来。

    全市长说:“你没听到我说的话吗?”

    季子强斟酌字句的说:“我不能这么做。我怎么能把负责推给你呢!”

    全市长说:“你不把责任推给我,你推给谁?这可是破坏招商引资的大事,你扛得起吗?”

    季子强说:“扛不起也得扛!”

    全市长挥手让他出去,他不想听他表决心。他决定的事,不会改变,任何人也可不能改变,因为他也恍然的发现,这个季子强够厉害,够水准,季子强来的这段时间里,他一直都在远远的关注,从前段时间的几件事情上,全市长也隐隐约约的看出了季子强一些模模糊糊的东西,但一直看不清,看不懂。

    但今天和季子强关于土地收回事务的这一席长谈,他算是彻底的看清了季子强,这绝对是一个少有的干才,他深谙世道,熟悉人性,藏锋敛气,他一直也在研判着自己,也在试探着自己,这样的人,不要指望让他轻易的上当,他一定有很多种应对接下来发生危机的方法,他也一定会为自己留下后路的。

    既然如此,自己何必要把他推到自己的对立面去呢?拿下他,收服他,为我所用,这应该是最为明智的选择。

    所以全市长改变了他的初衷,决定在条件许可的范围内帮助季子强,做他的后盾,做他的靠山。

    带着满腹的疑惑,季子强离开了全市长的办公室,全市长今天的行为真的让季子强感到了扑朔迷離,难道最初全市长就没有打算让自己做替罪羊?难道他实在考量自己的能力和智慧?

    这似乎又有点说不通,但如果前面的推断是正确的,今天全市长的勇于担当,体恤下属又该作何解释呢?

    想不通,看不懂,这就是官场,所有的一切都在不断的变化中,昨天的对手有可能在**之间变成盟友,而长久的盟友也会在霎那间成为对手,仕途之路啊,充满了变数。

    这天下午,季子强与鲁老板进行了正面接触,两人见面先是客套和寒暄了一会,彼此都在观察和试探着对方,这个鲁老板五十多岁,堆着满脸的笑,一看就知道是那种经过世面,处事圆滑,八面玲珑的生意人。

    鲁老板表现的很热情,他是知道季子强来干什么的,比起季子强来,鲁老板对这块地更为关注,但他说出来的话又是云山雾罩的,软~软~硬~硬~的,让季子强从他的话里感觉到他的一意孤行,感觉到他认定自己像其他人那样,不能奈何他什么。

    季子强也不显山露水,他先是旁敲侧击的问:“鲁老板,你干这行多长时间了?”

    鲁老板淡淡的说:“我怕做了二十多年,改革开放没几年,就出自己干了。”

    季子强赞叹了一句说:“那可是敢吃螃蟹的先行者。”

    鲁老板客气的说:“过奖了。过奖了。”

    季子强开着玩笑说:“钱都让你们生意人赚我。我们公务员,一个个穷得当当响。”

    鲁老板说:“公务员好。公务员都是当官的,谁不给几分面子?我们这些生意人,去到哪,做什么事都被人欺,被人欺了还不敢说,打断了牙只能往肚里吞。”

    两人都哈哈的笑了起来,似乎这也很正常,门里的人总想出去,门外的人又想进来,谁好谁坏,只有亲身实践了才知道啊。

    他们在鲁老板的办公室里喝着工夫茶,围在一座大的根碉茶几前边喝边谈,鲁老板的办公楼其实是一幢别墅。建这别墅时,还在城郊,这些年,城不断扩展,这别墅就进了城,在高楼大厦林立中显得别具一格。

    季子强不无羡慕的说:“你这别墅至少值千、八百万吧?”

    鲁老板谦逊的说:“这只是装装门面,让人看的。外人不知道,生意人,其实没几个有钱的,值钱的东西都抵压给银行了。拿了钱搞投资,都扔到那些不值钱的荒地里了。哪一天,那些地不升值,负不起利息,这别墅就是银行的了。”

    季子强见他引到了正题,就问:“你手上有多少地?”

    鲁老板“嘿嘿”笑,没有正面的回答季子强这个问题,他说:“这还不容易,到国土局一查电脑,就查出来了。我想,季市长关心的还是张老板想征用的那块地吧?”

    季子强也不绕弯了,说:“那块地,可以说,是你投资的一大败笔。你应该赶快的把它开发出来,老是这样拖着,总不是个结果,也一时不能升值多少,还把资金压在手上,让市里也很为难。”

    鲁老板摇摇头说:“我不这么认为,能不能升值,值不值钱不在于自己开发修建上,现在很多人有钱却没有地,那么好啊,我可以转让给他们啊。”

    “但你的价钱太高了。”

    “我出的价钱是很合理的。”

    季子强笑了笑说:“对土地的了解,我想,我应该不比你少。”

    鲁老板“哈哈”大笑,说:“我当然清楚,我怎么不清楚?你现在是我的对手,凡是我的对手,我都要了解得清清楚楚。知已知彼,百战不殆。”

    季子强端起了茶盏,很小心的呡了一口,说:“我们是对手吗?对手还能这样面对面坐在一起?我了不起,只能算个说客。”

    鲁老板一面帮季子强添上了茶水,一面摇头说:“你以为现在是枪林弹雨的年代,对手相见就要动枪动炮?现在,越是对你笑,越是谈得来,才最有可能是你的对手,这样的对手,防不胜防!”

    季子强也哈哈的笑了,说:“你是个真正的生意人!有智慧的生意人,也有生意人的敏锐啊!”

    鲁老板很谦和的说:“过奖,过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