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王老板也恭敬的说:“华小姐好,幸会幸会。 ”

    华悦莲抿嘴一笑,心里想,怎么别人称呼自己个小姐听着这么别扭。

    季子强就让华悦莲坐在了自己身边,转头有多看了一眼华悦莲,就见她整个面庞细致清丽,如此脱俗,简直不带一丝一毫人间烟火味,她今天穿着件白底绡花的衫子,白色百褶裙,坐在那儿儿,端庄高贵,文静优雅,又是那么纯纯的,嫩嫩的,像一朵含苞的出水芙蓉,纤尘不染。

    华悦莲见季子强看着自己的眼光中满含了欣赏,她也心里快乐着,脸却红了起来,季子强很快也发现自己的眼光有点放肆,忙转过头去,让王老板招呼上菜,一会的功夫,热炒,凉拌,大碟子小碗的就摆了一桌,季子强也是有些饿了,就不再客气,招呼了一声华悦莲,自己就先吃上了。

    华悦莲还没见过这样大不咧咧,毫不顾及的领导,心里暗暗发笑,也招呼其他几个人,一起动了起来。

    等大家都吃喝了一会,王老板这才开口:“季县长,你这朋友,我们是初次见面,不会让人家感到我们的话题无聊吧。”

    季子强随口答道:“不影响的,有什么话你只管说就是了。”

    王老板看看华悦莲,听季子强如此一说,估计他们的关系很好,也就放下心来,很谦鄙的说:“我就一个粗人,今天得罪了你,请季县长原谅,在拆迁问题上还请县长帮帮忙,抬抬手,睁只眼闭只眼,我也是不得已,为这搬迁拖了很长时间了。”

    说着话,就把一个黑包放在了季子强身旁。

    季子强看都没看说:“协议我看过了,虽然是政府和你签的,但上面签字的是雷副县长。”

    王老板呵呵一笑,这季县长怎么也是个糊涂蛋,那个谁签字有什么关系。

    他也不再示弱,淡淡的说:“不管是谁签字,但大印是政府的,我想这才是关键吧”

    季子强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一个糊涂蛋,季子强是知道协议看的不是签字,是看公章,麻烦也就在这里,但扯出雷副县长,自然是有扯出来的意思。

    季子强就笑着对他说:“大印是政府的不错,但如果两个签字的人都进去了,你说这协议还算数吗”王老板就听不懂他什么意思,他痴痴的望着季子强,希望他让说的更清楚一点。

    季子强就慢慢的说:“你知道雷副县长是为什么下台的吗你知道他给纪检委交代了一些什么吗你认为受贿有罪,行贿的人就没事吗,要不要我明天找几个懂法律的给你讲讲。”

    他心里断定雷副县长和这王老板不会很清白。

    王老板的头上冒出了汗水,他有点慌乱的端起了门前的酒,一口喝掉,有强做镇定的说:“雷副县长说什么和我没关系,那是他自己的事情。”

    季子强冷哼了一声说:“你错了,如果不是考虑到雷副县长过去对洋河做过一些贡献,县上想先保一保他,只怕早就对你传唤了,不然我能知道你们那么多事情。”

    王老板就脸色有点泛青了,季子强的话不管真假,但王老板自己是知道自己做过什么,而且在雷副县长被审查的这段时间里,王老板也多次思考过这个问题,也一直有些担心这个问题,生怕雷副县长顶不住的时候,把自己也卖了。

    季子强看有了点效果就又说:“我看你今天请我还算懂点规矩,你要是好好配合我,地有你的,你和雷副县长那事我也可以帮你一把,你在仔细想下。”

    王老板有点发虚了,他用手抹掉鬓角上的汗水说:“怎么配合你季县长请说”

    季子强就先不说这件事情了,他先把今天给哈县长和城建局,规划局两个局长说的那番话又不厌其烦的给王老板讲了一遍,把开发旅游的计划说的是山花烂漫,光明一片,季子强的声音总是这么富于节奏,时快时慢,张驰有度,他极富魅惑力的说辞,不要说王老板听的心驰神往,就连华悦莲也听的如痴如醉,要是洋河县真能达到季子强说的那个情况,那洋河的未来的确叫人充满了憧憬。

    华悦莲看季子强的眼光中都带着崇拜和欣赏,而王老板更是听的热血沸腾,两眼发光。

    最后季子强问他:“你说开发旅游搞好了,那个行业最赚钱是不是酒店,你现在把钱砸在商场上,你傻啊,洋河是个什么消费行情,你不知道,街上买一双袜子,都有人可以看六七家店铺才掏钱,你要是愿意,我可以协助你,在城外给你搞块地,你建个宾馆,将来点钱点的你手抽筋。”

    季子强这话也不是完全的欺骗,这个未来是季子强心里的一个梦想,同时,季子强也相信,只要假以时日,自己是可以完成这个构想的,就算目前自己在洋河县还没有太多的发言权,但好好努力,给吴书记和哈县长做做工作,这个规划的实现也是指日可待。

    季子强热情洋溢的话打动了王老板,他对自己过去的投资方向也产生过怀疑,他开始认真,谦逊的向季子强讨教起来,他们两人又谈了很久。

    谈到最后,王老板是一阵的激动说:“季县长,很值得庆幸,让我遇见了你,你的这番话对我太重要,也太深刻了,这事我就听你的。来来来,小弟给你到几杯酒。”

    季子强也很为自己的口才和思维自恋了一会,两人说好,过几天就到规划局,土地局去挑块地,把过去的协议换了。季子强心里也是高兴,自己即帮助了那些弱小的老百姓,又给这个王培贵指点了一条明路,他心中的成就感就一下子涌了上来。

    接过王老板递来的酒杯,就放开量喝了起来,那华悦莲今天很乖巧温驯,她话也不多,一直在默默的欣赏着季子强的表演。

    每当季子强对她举杯示意的时候,她也绝不推辞,无怨无悔的陪着季子强喝掉一杯又一杯,她也在庆幸着今天自己主动给季子强打了个电话,可以这样真切的感受到季子强的优秀和多才,她的芳心为季子强颤动起来。

    这两个小妖精妹妹更不用说了,今天陪季子强只怕是她们坐台以来最高的一次公务级别,两人也喝的嘻嘻哈哈,醉眼朦胧,那简单的吊带内衣,带子真的是掉了,大半个咪咪就露了出来,一个小妹妹一手端着酒杯,一面对旁边那个小妹妹说:“我给你讲个笑话啊。”旁面那小妹妹说道:“那你倒是说啊。”

    这个小妹妹就说:“有一个男人捡到了阿拉丁神灯,他很兴奋地擦了擦灯壁,阿拉丁飞了出来,对他说“尊敬的主人,我可以实现您的三个愿望”。男人想了想说“我要花不完的钱”,于是他变成全世界最富有的人,他又想了想说“我要永远健康的体魄”,于是他变得年轻强壮,他最后说“我要每天都躺在美女的大腿中间”,于是,他变成了一片卫生巾”

    她一说完,桌上的几个人都傻了,好半天,季子强才强忍住没有笑出来,不过他还是看到华悦莲满脸通红的,一副羞恼的模样。

    季子强就怕再待下去最后不定她们会说出什么话来,就站起来对王老板说:“今天谢谢你的款待了。”他有指了指旁边的包对王老板说:“你把这收好,我还用不着。”

    王老板就想要再坚持一下,硬塞给季子强,但见季子强脸色严厉,坚毅起来,他也只好作罢。走出饭店,华悦莲丢掉了一直以来的端庄稳重,一把抓住季子强的胳膊说:“你刚才说的全县开发什么时候可以实现,真的很让人热血澎湃。”

    季子强带着醉意说:“我现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实现,但相信时间不会太久。”

    今天的天气有些凉爽,小风轻轻的吹着,季子强放眼往四周望去,夜色中的洋河县,天地一片苍茫,远处那天地相接处,这个混沌世界犹如一个整体,不分彼此。

    夜,又一次陷入无边的静寂中。黑暗中只有少许不知名的虫子还在浅吟低唱,时而低昂,时而高亢。映着这一弯残月勾画出夜的凄凉。

    月,如刀,如勾,如一首未唱完的歌在空中飘荡,它惯看了大地上的沧桑。

    看到季子强有点飘忽的步伐,华悦莲就说:“今天我送你回去吧。”

    季子强踉跄着,也挥着手说:“不用,不用,我一点没醉。”

    华悦莲看着季子强这个憨像,笑笑也不说什么话,挽着季子强的胳膊,陪他一起走了回去。

    到了政府门口,看门老头一见季子强如此样子,也赶忙前来,想要搭个手,扶扶季子强,华悦莲就说:“没关系的,我送他可以了,你忙你的。”

    季子强有些清醒了,就像争扎着甩开华悦莲的手,试了几次,力不从心,也只能听之任之,两人一起到了楼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