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季子强对凤梦涵说:“那么我就要在这两者间找到结合点,既不打破原来的格局,又能制服那倒霉蛋。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但你用什么办法呢?”

    季子强苦笑说:“是啊,这就是关键了,不采用强硬办法,怎么镇住那家伙?”

    凤梦涵就玩笑的说:“给你季大市长的任务,那当然得有相当的难度。”

    季子强笑了,说:“今天,我算见识了。没想到你梦涵看问题还能如此透彻。”

    季子强这个“梦涵”一出口,就让凤梦涵听的心一跳,她没有了刚才的自然表情,脸慢慢的有点红了。

    季子强没有注意到凤梦涵的表情变化,他开始转变了自己的思路,想要找到一个更为妥善的办法出来,既可以让自己展示能力,又能不被以后的麻烦困住,这需要好好想想。

    期间季子强蓦地抬头想要问她一个问题的时候,一下子他们的眼神就对上了,那一刻凤梦涵的脸可以用一尘不染来形容,总之很好看。

    短暂的接触后,凤梦涵有点慌乱的避开了季子强的眼神,小声的问:“你为什么用那种眼神看我,你觉得我和以前不一样了吗”

    季子强也有点慌乱了:“没有”。

    “那是怎么了”

    季子强实事求是的说:“你很漂亮,所以就想多看你几眼。”

    凤梦涵抬起了头,直视着季子强说:“你这样说我很开心,你是不是接下来会为了讨我欢心,想要请我吃饭呢?或者这样吧,我来请你也成,你想吃什么?说吧?千万别给我省钱。”

    季子强愣了一下,抬腕看一看时间,也笑了,现在已经下班好长时间了,刚才不觉得,现在季子强也感觉肚子有点饿了,他说:“我把您耽误太久了,晚上我请你吧,随便吃点什么都成,关键是找个优雅的地方。”

    凤梦涵也恢复了过来,说:“嗯。够豪气的,哪我就不客气了。”

    季子强说:“饕餮大餐我请不起啊,我的财力可是很有限的。”

    “嘻嘻,那就由不得你了。”

    季子强和凤梦涵离开了政府,到了一家酒楼,坐到了雅间里,季子强微笑说:“你点菜吧。”

    凤梦涵说:“我今天想吃点清淡的。”她抓起菜单看了起来,点了两道不算贵的菜。

    季子强说:“凤梦涵同志,你还是在故意为我省钱。”

    季子强抓起菜单来,很有豪气地点了三道有点贵的菜,然后还要了一瓶白酒:“你想喝白酒吗?”

    凤梦涵说:“喝点,有你在,就算我醉了,你也能照顾我。”

    酒桌上,凤梦涵喝了太多酒,可能是心里有太多快乐,太多的遐想,总之凤梦涵喝了很多,也醉得太深。

    这让季子强有点为难,季子强坐到了她的旁边,让她少喝点,并不时给她倒茶,拍打她的后背。

    那时凤梦涵突然一把抓着季子强的手,说了一句:“你喜欢我吗!”

    让凤梦涵惊讶的是,季子强不仅没有松手,而且还大声对她说:“我很喜欢你,但从现在开始,你不能再喝酒了。”也许是酒桌上,季子强只是为了让她少喝点酒。

    但是饭后散场时,凤梦涵还是没有放开季子强的手,并且嚷着要季子强送她回去。季子强其实也有点醉了,他醉的是心,他大大方方的拉着凤梦涵的手离开了饭店。

    她们渐渐走到了街道上,接着季子强把她搀扶到路边的座椅旁,让凤梦涵坐下后,季子强说他去挡个出租过来。

    那时凤梦涵心里并不想回去,突然站了起来,又去拉着季子强的手,嚷着说:“走,我们走路回去。”

    季子强有点蒙了,他可能在想凤梦涵到底是醉了还是在装醉。不过季子强并没有挣脱,而凤梦涵正拉着季子强往路中间走。

    也许是担心凤梦涵乱跑出事,季子强用力把凤梦涵拽了回来,但似乎用力过猛,凤梦涵身子一倾,倒在了季子强的怀里。

    这次凤梦涵立马挣扎了出来,眼睛痴痴的盯着季子强,季子强也笑了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凤梦涵也笑了:“你再这样我可要把持不住了,”一边说着,一边又拉起季子强的手向十字路口走去。

    虽然是夜里,路口车还不少,可出租车却少的可怜,即使有车也是有客。就这样,他们两个人在路口等了好一会儿,依然没有空车过来,他们便穿过马路,继续向前走去。

    路上行人不多,让人感觉有点冷清,凤梦涵慢慢的依偎了过来,像是找到了一个依靠一样,把自己的身体和重量都投放在了季子强的肩头。

    季子强看着娇柔艳丽的凤梦涵,有点迷茫了,他想起了江可蕊和安子若,他悄悄得松开了她的手,小声的对她说:“梦涵,如果你没有醉,那么你记住,假如有一天我爱上了你,你千万不能也爱上我,不要给我机会,一点机会都不要给我,这样会害了你”。

    凤梦涵被季子强突然的一番话给震住了,停下脚步,人也清醒了起来,她用那无辜的眼神望着季子强,对他说:“如果有一天我先爱上你呢?那该怎么办?”

    季子强叹口气,说:“千万不要那样,那样的话,我们都会很惨。”

    沉默了,他们两人都开始了沉默,路上凤梦涵和季子强后来都没有说话了,直到季子强把凤梦涵送到她房子的门口,她们都什么也没说,或许,她们两人都知道,刚才的话太沉重了。

    第二天,季子强走进全市长办公室,向全市长汇报他们这段时间的工作,汇报他对于收回那块土地的最新想法。

    季子强说:“鲁老板是一个顽固不化的家伙,如果,还像其他那些职能部门那样跟他摆事实,讲道理,结果,可想而知,仍然前功尽弃。对付这种人,只能用强硬手段。我们不硬,他就不会软,不会诚心诚意坐下来,和张老板协商出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价钱。”

    全市长紧了一下眉头,看着季子强说:“那么,你准备怎么做呢?”

    季子强不动声色的说:“让鲁老板畏惧的强硬手段只有一个,那就是依法收回那块地。但是全市长,你也应该知道,依法收回那块地,必然会引起然大波,会在投资者,包括已投资的、准备投资的投资者中产生**影响,严重损害政府招商引资的形象。”

    全市长没有说话,这个结果他其实早就明白,他没有想到季子强也看到了这点。

    季子强见全市长没有说话,自己又说:“鲁老板很明白这一点。认为我们不会采用这一强硬手段,所以,他抓住了我们的软肋,才敢和我们叫板。因此,我们就是要打他个措手不及。”

    全市长有点艰难的点点头,说:“但造成的后果和影响呢?谁来承担这个责任?”

    现在全市长只能调整一下自己的思路了,既然季子强看到了这点,自己就必须提出这个问题,至少不能让季子强感觉自己在算计他。

    季子强从沙发上站起来,来回的走动了几步,站在了全市长的面前,说:“我想,制造一个假象,要他上当,要他以为,我们就是要不顾一切,孤注一掷,采用法律的强硬手段收回那块地。要他以为,政府就是要和他过不去,就是要和那些不配合政府的人过不去。这种假象制造得越真越好。不但要鲁老板上当,还要让鲁老板后面的人知道。”

    这是季子强昨天晚上回去之后深思熟虑的一个结论,季子强认为,鲁老板肯定不是孤军奋战。他后面一定还有人,到底是什么人?他不知道,但是,鲁老板后面没人,他不会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和政府作对,那么多的职能部门,那么多的职能部门领导他竟一点面子也不给。只要鲁老板上当,他就会惊慌失措,就会乖乖地和张老板谈价钱,否则依法收回那块地,他一分钱也得不到。

    从对方的心理上来判断,这场官司,鲁老板不敢打,他自己很清楚,打起来,他是输定的,现在的生意人,学法律学得比自己还精通,他只是也看到了后面的几步棋,知道政府要顾全大局,所以欺负政府不敢来真的!

    所以,季子强就要制造和鲁老板打一场官司的假象,逼他屈服。

    全市长依在办公椅的背靠上听了季子强长篇大段的汇报后,睁开眯缝的眼问:“就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吗?”

    季子强说:“目前,只有这唯一办法。”

    全市长问:“你觉得,你能有几成把握?”

    季子强说:“十成把握不敢说,七,八成把握应该有。”

    全市长很老道的说:“一线希望,可能可以夺取最后的胜利,但反过来说,一成不足也可导致沟阴翻船。”

    季子强点点头,突然之间,季子强有了一个奇怪的感觉,这个全市长并不像很多人认为的那样碌碌无为,晕晕盹盹。他其实也具有官场所有久经历练的老手的那种睿智和敏感,不过这一切都被他很好的掩藏了起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