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按说这种方式国家早就三令五申的有过规定,在两年之内买到土地又不开发的,国家土地机关有权回收回来,但事实上却并非这样,中国有很过法规,很多条令,那都是给一部分人定的,对另外的一部分人来说,这样的东西形同废纸,他们可以用钱收买任何东西。() (

    m)

    鲁老板征用的那块地,已经6年多了,根本就没有用处,还在闲置着,但政府就是收不回来,好多客商看上了那个地方,却因为鲁老板的天价,只好望而却步了。

    全市长也为这块地头大,那个位置在市中心,很显眼,也很当道,不开发,对整个新屏市的形象不好,每次上面来人都会问一问那块地的情况,现在那个地方就成了新屏市细腻洁白皮肤上的一块牛皮癣,让全市长耿耿于怀。

    季市长可以容忍一切,但绝不能容忍让自己经常为别人的事情受批评,影响到自己的前途,所以他必须解决这个问题。最近机会又一次来了,有一个姓张的,很有实力的老板看上了这块地,但一听对方报价,倒吸了一口凉气,就准备放弃了,全市长不想放过这个机会,于是,各职能部门自告奋勇帮张老板压价,也不知他们都出了什么招,用了什么办法,那鲁老板谁的情面都不给,死猪不怕滚水烫,咬定价钱不降,各职能部门无功而返。

    关键时候,全市长想到了季子强,把任务交给了他。

    季子强感觉到压力,但也实事求是地认为,自己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最佳人选,他初来咋到,和鲁老板也没有什么交情,在一个,这些年对土地问题,季子强是做过很多研究,也实际操作过好些个项目,处理这事,应该还是能想出一点办法的,更何况,这城建和规划本来也是季子强分管的一个口,他自然市不能拒绝。

    离开了全市长的办公室,季子强就开始翻阅了大量的材料,对每一个政策,每一项条文,每一道程序,每一个环节,他都要做到了如指掌。接着,他开始紧锣密鼓地开展工作。季子强发现了问题所在,而且,渐渐找到了解决办法,季子强认为必须打一场官司,用政府的名义,依据国家的土地管理法与鲁老板打一场官司,用强硬的手段收回那块土地使用权。

    然而,季子强不露声色,他知道,一切只能在秘密中进行,这样才能出其不意。他需要出其不意。季子强按照自己的思路开展工作,召集了办公室的几个精兵强将,布置每一位手下收集有关数据。他还从司法部门调抽来一位律师加入他们的工作,他不把他的想法告诉任何人。他只是说,现在都依法治市了,我们也要知法懂法依法。

    全市长市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的,但既然把任务安排给了季子强,全市长也就大力的支持,季子强要调什么人,全市长问都不问的给他调过来,在这件事情上,季子强感觉全市长还是有点魄力的。

    随着工作的顺利进展,很快,季子强又有点心虚了,因为所有收集到的数据和资料都对他太有利,上到法庭仅一回合,他准能凯旋而归。

    但有时候,表面看,很容易办成的事,并不是容易办的事。这么多职能部门轮流办都没办成,他季子强一来,轻而易举就拿下了?季子强觉得太不可思义。

    他想,可能某一个环节出现了偏差,季子强他要从新梳理思路。在从新的梳理之后,季子强发现了问题的本质,打一场官司,收回土地使用权,这种作法,太显而易见,这么多职能部门,这么多能人,就没有想到这个办法?

    他们不可能想不到这个办法!

    问题是,政策印在本上,白纸黑字,但一直都没有实施,仅仅是本上的文字。在政策没出台前,大家都这么经营,都圈地养地,已经形成了一种游戏规则。打破这种游戏规则,就会侵害一部分人的利益。这一部分都是什么人?都是投资者,有钱人,他们完全有能力通过各种渠道、采用各种办法置你于死地而后快。

    谁敢站出来打破这游戏规则?没人敢站出来,那么多职能部门都没人敢站出来。

    季子强敢吗?

    季子强笑了,他又发现了自己的优势,别人不敢站出来,是因为腰杆不硬,没有坚强后盾,他季子强怕什么呢?在这个利益圈中,季子强可是从来没有一点软肋,他季子强要借这个势,打破这种游戏规则。他要打这场官司,收回那块地的使用权,季子强要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让那个房地产商成为杀鸡敬猴的倒霉蛋,让那些把政策当成文字的人闻风丧胆。

    在季子强办公室里,抽调过来帮忙的凤梦涵笑了,说:“我还以为你能有什么好办法制服那倒霉蛋,原来竟是这馊主意。这个办法,我这种普通人也想得出来。”

    季子强说:“谁都想得出来,但关键的是,未必能去做,未必敢去做。”

    凤梦涵说:“但是你要来做,这个时候,我到想请你冷静点,先冷静一下,为什么别人不敢做。”

    季子强笑着说:“你觉得,我不冷静吗?”

    凤梦涵说:“你不冷静。我觉得,你不是在做事。你是在赌气!”

    季子强问:“我跟谁赌气?”

    凤梦涵说:“我怎么知道。”

    凤梦涵当然不知道,连季子强自己或许也不知道,他自问自己:我真在赌气吗?我跟谁赌气?我在渴望展示技高一筹的脱颖而出吗?这样做真的就有必要吗?

    季子强是个较理智的人,往往能在头脑发热的时候,听听别人的意见,往往能在准备实施某件事的时候,冷静下来,分析一些问题。

    季子强觉得,凤梦涵说的似乎有那么一点道理。

    凤梦涵问:“是不是感触良多?”

    季子强笑笑说:“有那么一点,不过我还想在听听你详细的分析。”

    凤梦涵就谈了一些自己的看法,她并不奢望说服季子强,只是阐述自己的观点:“你有没搞错?你要采用这种强硬的办法?土地法是规定,征用国家的土地若干年后,还不使用的,政府有权收回使用权。依照这条规定,你完全可以收回那块地的使用权。这个,你一点也没错。问题是,这个规定在我们这里一直没有实施。为什么没有实施?道理很简单,不但我们没有实施,各兄弟市(县)也没有实施。”

    季子强点头,这是一个事实,就连自己当初在柳林市的时候,也没有实施过。

    凤梦涵接着说:“其实大家都知道,一旦实施,将会侵害一部分人的利益。这部分是什么人?是投资者。有本地投资者,有外地投资者,也有海外财团的投资者。今天,你拿那个倒霉蛋开刀,明天,你拿谁开刀?所有的投资者,大部分都有这种过期的闲置地。包括这次要买这块地的张老板,他也有。他在城东也有一块几百亩的闲置地,已经五年了。”

    “这样啊?”季子强有点惊讶。

    “当然,他不一定开发房地产,但也完全可以收回使用权。他的要不要收回?其他人的要不要收回。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不可能不收回。你想想,这将会产生一种什么样的效果?别人正等着我们这么做,各兄弟市(县)恨不得我们马上就这么做,他们好鱼人得利。”

    季子强明白,现在,各级领导天天嚷嚷要招商引资,招商引资是当前工作的重中之重,是发展地方经济的主要手段。各地都在招商引资,你招商引资,我招商引资,大家都制定了各种招商引资的优惠政策,供天皇老子般地侍候投资者,恨不得把所有的商、所有的资都引到自己这边来。

    自己现在突然跳出来,狠狠地给投资者来这么一下子,新闻媒体再那么一炒作,当然,都是正面的宣传,会说自己是执法先锋,维护了法律的庄严……等等。

    但是细致的想想,这样一来,以后谁还敢来新屏市来投资?别说没人敢来投资,就是已经投资进来的也会撤资。

    那么最后一旦形成这个局面,谁来承担这个责任,是自己?还是全市长呢?

    可能性比较大的应该是自己来为这件事情埋单了。

    季子强若有所思的说:“你的意思是有些规定的实施不能操之过急?有些规定的实施,要结合本地的实际,要从实际出发。”

    凤梦涵点点头,不无担心的说:“你想想,产生那样的后果,市长会放过你吗?冀记会放过你吗?”

    季子强愣住了,难道全市长看不到这个结果,不,他一定是早就看懂了,他不过是需要一个人来承担这个责任而已,而那个人就是自己。

    想到这,季子强就感到心低里一股凉气串了上来。

    看似一个很简单的事情,却隐藏了如此复杂的一些东西。

    但季子强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了,他无法在这个时候打退堂鼓,他必须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