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其实对两会的选举,季子强一点都不担心的,这都是走个过场,谁还会把自己选掉不成,但冀良青这个人情自己还是要收下的,不管怎么说,冀良青的示好对自己没有一点坏处。() t

    冀良青说:“这有什么不好的,你刚来,就应该多到下面走走,调研一下,熟悉一下,正常的很,一会我给全市长打个招呼,你放心出去转转。”

    季子强就说:“那行,谢谢记。”

    “你不要和我这样客气,你来了好啊,我们过去的工作总是一成不变的,有你参与进来,给市政府增添了很多生机嘛。”冀良青是很少这样高度的来赞扬谁。

    季子强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说:“我所有的工作都是在冀记和全市长的领导下进行,个人谈不上什么成绩。”

    “哈哈哈,你也太谦虚了,机**厂的事情你其实是有很大成绩的,虽然我在会上批评过你,但你应该也明白其中的原委,那是我要帮你解套,这事情我就不多说了,这次仙侠镇的事情,不管过程是怎么样,但结果还是不错,至少我们清除了一个**分子。”

    再说到后来那句话的时候,冀良青的眼中就流露出了一种嘲讽的味道。

    季子强已经没有什么怀疑的了,冀良青对庄副市长是有一种巨大的分歧存在的,这应该主要是庄副市长这些年来在新屏市具有不可抗逆的威望让冀良青很不舒服,一山不容二虎,压制庄副市长,这应该是冀良青难以改变的宗旨。

    季子强却不想过早的参与到他们的矛盾中来,虽然,就在不久前,季子强间接的对庄副市长发出了攻击,让他连续的损兵折将,但季子强的初衷不是为了个人的矛盾,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对事不对人,这些事情如果涉及的是冀良青的手下,季子强也会一样的那样做。

    但显然的,冀良青市有点误解了季子强的出发点,他把季子强对庄副市长的攻击当成了一种政治表态,他认为季子强想要投靠过来,所以他今天就伸出了橄榄枝,想要让季子强踏上他的战车了。

    季子强却没有这样的兴趣,这些年来,他斗的太多了,不管是洋河县,还是柳林市,他都没有过一刻的停歇,这耽误了他很多的时间,也耽误了他很多的正事,他自己也知道,官场行走,斗争固然是不可避免,也难以回避的事情,没有斗争,没有权谋那就不叫官场了,几千年一直流传和维系官场的法则那就是斗争。

    可是自己才刚刚来到新屏市,自己对这里所有的人,所有的事情也都还没有看清楚,自己又何必就急急忙忙的投入到这样的相互倾轧之中呢?

    自己也不是过去那个手握重权,叱咤风云的季子强了,自己不过是一个排名靠后的副市长,多做点工作,多干点实事,这才是自己的首选。

    而且作为官场最大的悲哀就是被别人画上了记号,划入了派系,哪怕你就是假的,但一划入,你就很难摆脱,这是很悲哀的,站的队好,也未必就可以飞黄腾达,要是站错了,那你一切都结束了,根本不要想更换门庭,改过自新,没人给你机会,也不敢给你机会。

    季子强于是含糊的笑笑说:“机**厂和仙侠镇的事情,纯属我的误打误撞,其实现在我还有点心有余悸呢。”

    “奥,子强,你担心什么?”冀良青很有趣的问季子强。

    季子强很认真的说:“我担心会让庄副市长误会啊,其实作为政府的一个副市长,我还有很多东西要向庄副市长学习的。”

    冀良青眯起了眼睛,他才不会把这话当成是季子强的谦虚,他已经大概的理解了一点季子强的想法了,季子强还不想趟这趟浑水,他对自己还是不放心,这或者是基于他曾今吃过什么人亏吧?自己也许是有点操之过急了,彼此再多一点了解,再多一点感情之后,他应该会明白很多道理的。

    冀良青分析的一点不错,因为季子强此刻想到了当初自己刚刚到洋河县的时候,想到了自己被洋河县吴记几次背叛的经历,他也深刻的明白,一个有名无权的副职,要想在这个权利场中走的更远,除了简单的投靠,排队之外,还要有绝对的政绩,没有这些,自己就只能永远的寄人篱下。

    季子强又说:“冀记,在我向其他老同志学习的过程中,我其实更希望在工作中获得你的支持,要是这样的话,我来新屏市也就算有了收获了。”

    冀良青微微的笑了笑,很狡猾的季子强啊,他应该是在给自己出了一到测验题,言下之意就是只要以后自己能对他的工作多加支持,他还是会倾向于自己,这也不奇怪,一个像季子强这样桀骜不驯的人,他当然希望自己能有出类拔萃的政绩了。

    冀良青必须毫不迟疑的来表明态度:“这一点你不用担心,在新屏市啊,我发愁的是没有人努力的工作,而对你季子强这样喜欢工作的干部,我从来都是不遗余力的支持,以后你放开胆量工作,万一政府那面有什么不好说的事情,你可以直接给我通个气,我不会让你失望。”

    季子强要的就是冀良青这句话,今天的收获对季子强也是巨大的,他探明了冀良青的心态,也知道他迫切的想要拉自己过去的想法,更让他对自己许下了承诺,这些对季子强都是很重要的信息,只要好好的加以利用,自己未来工作中的难度和压力会减轻许多。

    季子强再一次表示了感谢,他的感谢是真诚的,也是发自内心的。

    过了没几天,季子强就带着办公室的一个科长,还有自己的秘到新屏市各辖区去巡视了,说得好听点是熟悉情况,说得不好听一点则是抖抖威风,让大家认识一下,知道一下在新屏市还有这样一个副市长的存在。

    不过眼看着两会就要召开,下面都开始忙忙碌碌起来,所以季子强的调研刚刚开始,他才走了一两个地方,他自己就不想继续下去了。

    自己到下面去,不管怎么说,人家都要应付一下自己,但看到人家并不心甘情愿的那个样子,季子强自己心里也多少有点别拧,其实对很多县上的一把手来说,他们对季子强不算太了解,唯一知道的就是季子强是一个被贬的官员,从市长,代记,一下撸到了副市长,这样的人也几乎没有了什么前途,官场上,一朝被贬,想要东山再起,咸鱼翻身,那种概率实在是微乎其微。

    再一个,季子强只是一个副市长,一个连常委都不是的副市长,这样的人除非你在新屏市有很深的人际关系,有很多的追随者,拥护者,就像庄副市长一样。否则,你的分量根本就不能和一个县上的一把手相比,不管财权,人权,关系,一个县上的记都绝不会逊色于季子强的。

    季子强又是一个很有自知之明的人,他更是一个有自尊,懂进退的人,所以他就停止了调研,回到了新屏市。

    全市长对他这么快就回来是有点奇怪的,见面就问:“你怎么回来了?”

    季子强对这个新屏市的市长没有隐藏自己的想法,他说:“我去看了下,最近人家下面都挺忙的,都在准备两会,我过去了影响人家的工作和安排,所以想等一阶段,等大家稍微手上的工作松一点了再去。”

    全市长看起来是一个很宽厚的人,季子强这样一说,他也连连点头,说:“那行,那行,你就以后再去,本来我是准备给你安排一个事情呢,你回来了刚好。”

    “奥,什么事情啊?”季子强问。

    全市长给季子强发了一支烟,说:“这任务有点艰巨,明说吧,你没来之前,过去那几个职能部门都办不来,但不解决又不成啊,只好请你出点力了。”

    季子强眉头一杨,感觉一定是个麻烦事情,说:“行,我试一下。”

    市长不留余地说:“这事,你一定要办好!”

    季子强也是一个乐意于接受挑战的人,他也一直在寻找这种机会,一旦自己完成一项别人不能完成的任务,也就证明自己就技高一筹,他需要这种挑战,需要经常有这种机会展示自己,以便能够在新屏市站住脚跟。

    全市长看着季子强,说:“有一块地,几年前被房地产商鲁老板钟圈养起来了。现在另一家新屏市的大客商想征用他的地,这个鲁老板便觉得时机到了,狠抬地价,我想让你对付他,按市场价帮着拿下这块地。”

    季子强没想到是这样的一个任务,这种情况他是了解的,房地产商都有一些土地储备,当某块地还冷清没有人气,周边没半点开发征兆前,房地产商就前瞻性地廉价征用了这块地的使用权,先圈着储备着,等形势发展,这可能要等十年八年,也可能要等更长的时间。一旦形成气候,周边大兴土木,地价爆涨,他们便如火如荼开发建商楼。这叫养地。就像把猪苗圈着养着,养大了养肥了,才载到街市上去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