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领导的威信在他执政和所有的行为中是有很打的用处,一个丧失了权威的领导,不管他的管多大,他也很难再做到令行禁止,更谈不上别人会对他有什么尊重了。给 力 文 学 网 所以季子强的报复应该是既有可能的。

    但庄副市长分析来,分析去,除了上季子强把保证夹在了里面,送给了自己这一点可疑之外,其他的似乎又和他没有任何的关联,抽查的厂家是自己亲自定的,他季子强没有说过一句话,也没有过任何的暗示,反倒感觉他是在帮小舅子。

    于是,在季子强进来的这一两分钟,庄副市长一直没有确定应该用那种姿态来面对季子强,他要县看看季子强是什么表现,看看他是否可以自圆其说。

    季子强是有些惶恐,他进来就埋怨说:“庄市长啊,你昨天怎么不和我先联系一下,你看看这事搞的,到让我过意不去了。”他的语气是诚恳和真实的。

    这委实让庄副市长难以断定。庄副市长叹口气,无奈的说:“和你联系过的,没打通电话,只是我让那保证给弄迷糊了。”他不好明说,但他必须要搞清保证为什么季子强要放在资料里面。

    季子强哪能听不懂他的意思,他很惋惜的说:“我也不好向你求情,让你放一马仙侠镇的塑料厂,所以就让你看看那个保证,知道一下涉及到李镇长,你就可以绕过去了,没想到,你怎么还专门挑上他们镇了,是不是其他人故意挑刺,让检查组抽查塑料厂的??”

    季子强来个恶人先告状,反咬了庄副市长一口。

    庄副市长摇摇头,苦笑了一下,他没有在说什么,只是感到很可气,自己怎么就偏偏的要做那样的决定啊,真的,很多事情你越是想的好,越是想的仔细,最后出错的情况越多,就跟我们买股票一样,妈的,同时看好两个股,最后想半天,牙一咬,买上的那支股票一定是会跌的。季子强就和庄副市长一起感伤了一会,才离开了庄副市长的办公室。

    庄副市长很沉默,他又想了好久,感觉季子强还是有很大的嫌疑在里面,但这种嫌疑又是他不敢去正视的一个问题,如果这事真是季子强设计的一个陷阱,那这个陷阱做的也太完美,太精致了,他已经把自己的所有想法和心思都计算进去了,他就像是一个象棋高手,自己想要走的下一步,他都预先估计出来,不这样的人,自己就算是证实了,有当如何??

    庄副市长在联想到上次机**厂的事情,季子强到底是不是无意中说错了话呢?如果不是?拿他季子强就太高明了。

    自己只怕也很难对付的了他,这季子强真的太让人恐怖了,唯一的办法,那就是在没有可以一棒子彻底把他打翻以前,和他江水不犯河水,不要轻易惹起祸端来,那真不合算。

    季子强回到了办公室,一个人点起了一支香烟,慢慢的看着香烟在眼前袅袅弥漫,心里不由的又想到了上次仙侠镇张绣儿那母女两人,想想的心里就又是一阵的翻腾,就地免职,这也太便宜那小子了,做了那么多丧天害理的事情,一个简单的免职,怎么说的过去。

    季子强就拿起了电话,拨通了环保局的王局长,对他说:“老王,我是季子强,仙侠镇塑料厂那个老板你们要追紧一点,罚款重一些,这家伙害的李镇长连官都丢了,对,不要怕罚的多,以后要用他的钱给当地排除污染呢,不行的话,直接做行政起诉,交给法院,检察院办理,对,嗯,尽快。”

    环保局的王局长很有点不解,那李镇长上次顶的季市长一愣一楞的,现在这季市长到还要帮他报仇,看不懂,看不懂,这样的博大胸怀,真是可佩可敬,也难怪人家年纪青青的就当上了副市长,就冲这份大度,也非常人能及。

    王局长也就不做耽误,马上发出了大额罚款通知,一面着手准备着,只要塑料厂交不出罚款,不用警告,立即就提起诉讼,把这烫手的事情交给别人。

    这正是季子强想要的结果,只要法院,检察院一插手,庄副市长就有点管不过来了,公检法是市委在掌控着,市政府的话在那面不怎么管用。

    这样一来,那最后的结果更加简单,那个冒名的厂长,在接受了广大的公检法同志教育以后,一定是会把真的厂长供出来,呵呵呵,那时候,李岩同志不是就地免职那么简单的问题了,不搞他的雙规不算搞。

    几天之后,一切正如季子强预计的一样,那塑料厂的厂长就受不了广大革命同志的教育和热情帮助,思想认识有了一个很大的飞跃,积极主动的把李镇长揭发了出来,于是,纪检委的同志也就有了事情干。

    他们找到了已经下野的李镇长,很耐心的剜了剜李镇长的老底,一时间是群情振奋,收获颇丰,没想到啊,没想到,李镇长的事迹是如此之多,什么挪用公款,贪污受贿,姦淫妇女等等。

    这个时候,还有一个人也笑了,他就是新屏市的记冀良青,但在欢喜的同时,他也是觉得这和季子强似乎有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但到底是什么关系呢?到后来他也是想的头疼,最后反正是认为自从夏季子强来到了新屏市,让自己是不断的扬眉吐气,庄副市长的爪牙,也一个一个的搬掉,他不的不决定和季子强稍微的靠一靠,表扬一下,拉一拉他。

    冀良青拨通了季子强的电话:“子强,我冀良青啊。”

    季子强一听是冀记的电话,赶忙就变换了声音频道,很谦恭的说:“冀记你好,有什么指示?”

    冀良青就呵呵的笑着说:“子强同志啊,要没事到我这来坐坐吧,你可是很少来我这里,不会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吧?”

    季子强:“岂敢岂敢啊,我感觉记每天工作挺忙的,怕过去了打扰你啊。”

    冀良青:“再忙也不会连见见你都没时间吧,过来,我们聊聊。”

    季子强:“好,好,我马上过来。”

    季子强放下电话,细细的思考了一下,从冀良青的语气上来看,应该不会市什么坏事的,倒像是比起过去热情了许多,难道他。

    季子强站了起来,从自己的柜子里翻出了一包上好的铁观音,记得这是一个副县长来开会的时候给自己送的,名字吗,到现在季子强也是记不清的,管他呢,一包茶叶就想让自己对他留下深刻的印象,这也有点勉为其难了。

    季子强带上茶叶就到了市委办公楼,刚一上去,在过道就遇见了专门等候在那里的冀良青的秘,季子强一路无阻的进了冀良青的办公室。

    冀良青坐在高背靠椅上,正在看着文件,听到门响,抬头看到了季子强,很亲切的笑着,招呼说:“子强啊,这几天忙什么,也不见你面??”从称呼上来看,貌似和季子强的关系更近了一步。

    季子强快步上前,拿出烟,给冀良青一面点上,一面笑笑说:“最近事情多一点,所以到记这里来讨教的就少,记不要见怪啊。”

    冀良青挥挥手:“看你说的什么话,这怎么能见怪?你在努力工作,大家应该向你学习的。”

    季子强说:“记过奖了,对了,这次回省城专门给记带了一包上好的铁观音,也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冀良青就笑着说:“好啊,那我就不和你客气了,现在我们就泡上试试。”

    也不用季子强动手,冀良青自己就很快的鼓捣起来,季子强几次想插手帮忙,都被冀良青制止了:“你坐你的,难道连我的额手艺也不放心?”

    季子强说:“那到不是。”

    冀良青说:“不是就不要管了,看我的。”

    很快的,茶具,开水都准备好了,两人慢慢的尝起来,你还别说,人家这副县长送的茶叶还真是不错,绝不是假货。

    这给领导送礼送出假货的事情也不少,好多下级的领导送给上面领导的礼物也都是别人一层层的送给他的,追根溯源,很多礼都出之贫下中农手里,他们能有多钱啊,几千的烟酒那是他们大半年的生活费,所以,在他们估摸着自己送去的东西,领导未必会自己亲自使用的情况下,买点假货,滥竽充数也是正常的选择。

    据说还有一条烟转送十几个人,最后走进了礼回收店,让第一次购买这礼的人再一次买上的奇迹呢。

    不过这个茶叶看来是真的,冀良青对茶叶是赞不绝口。

    喝过两道茶,冀良青就说:“子强啊,马上就召开两会了,你也要准备一下,虽然肯定是不至于落选,但票数高一点也好看,要不给你点时间,你到下面各县,各区跑跑,和大家认识一下。”

    “这个怕不大好吧?”季子强明白冀良青的意思,他在暗示自己可以去做作宣传拉拉选票,想要送给自己一个空头人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