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季子强就又详细的问了,两人约好了,一会见面在一起吃饭。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车再跑了个把小时,到了城区,季子强让车送他到了天河酒店,下车打发走了司机,自己进去约会去了,果然安子若在里面等着他,两人一见面,季子强看看眼前的佳人,季子强今天的伤感和郁闷也减少了许多。

    季子强就说:“你今天怎么来了,也不提前给说下,差点我今天就在省城住一晚上,你不是白白的等。”

    “我也是临时想起来的,路上给你打过电话,但没打通。”

    “那应该是在山区跑的时候,没信号,对了,你今天准备住下了,那我们不用车震了。”季子强开起了玩笑,他记起了上次两人在车上的情景。

    安子若闻听,先是一愣,猛地在季子强坚实的后背上捶了一下,嗔怒道:“你好坏啊!”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确有道理!再矜持的美人也希望得到心灵的撩拨,哪个女孩也不会喜欢毫无情趣的木头!

    季子强赶紧讨饶,又乘势拥住了安子若的小蛮腰。这次季子强看到安子若的时候,已经没有了过去的那种过多的考虑和拘谨了,仿佛他感到,自己和安子若已经跨越了那道鸿沟,所以不应该在有太多的做作和矜持。

    安子若很温驯的依靠在季子强的怀里,说:“我很想你。你有想过我吗?”

    季子强不的不承认,在有的时候,他还是会想到安子若的,特别是在深夜独眠的时候,他就会想到那个夜晚,两人在车里纏绵的情景。

    季子强说:“想,特别是晚上最想。”

    安子若伸出玉葱般的手指,在季子强胳膊上狠狠拧了一下,咬牙切齿道:“贫嘴。”说完她也离开了季子强的怀抱,这里到底是包间,一会让送菜的服务员看见,多难为情。

    她们点了好多菜,两人在舒缓的音乐,朦胧的灯光很有请调的吃着,这里为他们营造出一个曖昧的空间,安子若也不是的用眼光柔媚的看看季子强,他们今天吃饭很少说话,两人都不愿意打破这样的良辰美景。

    此时的安子若,俏目晶莹,杏脸绯红,好似初承玉露一般!一头秀发早已凌乱,更有一种难易言表的风情!吃完饭,安子若整整头发,含情脉脉看看季子强,轻轻说道:“我们回去。”

    季子强没有再说什么了,他很惊讶于自己,怎么有点迫不及待的心情呢?这还是自己吗?

    答案是肯定,这就是季子强,他本来就是个色鸟。

    一进来,他们拥在了一起。季子强把安子若轻轻抱住,两人一起翻滚在柔軟的席梦思**上!一番热吻,两人更加感觉激情难耐!

    季子强坐起来开始撕扯安子若的衣服,安子若拿开季子强的手,嘲弄道:“看你个笨样,半天连个扣子解不开。我自己来,闭上眼不许看!”还没等季子强看清动作,一件衬衫就朝他飘了过来!安子若是很妖娆,香肩如削,双兔欲跃!

    “馋了吗?”不停扭動中俯在耳边的她悄声询问。

    “当然了………”

    “给…………”

    后来,在季子强龙吟般的一声怒吼下,惊涛拍岸似的响动总算告一段落!

    伏在安子若雪白滑膩的嬌躯上,季子强惬意地闭上了眼睛!和心仪的女人能够身心交融,这种沁入骨髓的愉悦,应该是人间最大的享受吧!

    一直闭着眼睛享受的安子若,慢慢睁开俏目,看看似乎睡着的季子强,那种事情过后,身心愉悦之外,又隐约感到淡淡的失落,不知道自己和季子强会有一个什么样的结局。

    安子若轻轻碰碰季子强,柔情似水,莞尔笑道:“想什么呢?”

    听到安子若这么一问,季子强说道:“在想你,想你的美妙!”

    安子若伸手在季子强胳膊上轻轻一拧,嗔怒到:“尽想这事!”

    季子强刚要说话,一阵急促的电话声就响了起来,季子强一下子就惊醒过来,赶忙翻出手机,一看,是办公室王稼祥的电话,接上以后就听王稼祥说:“季市长,听说你去省城了,你回来了吗?我给你汇报个事情。”

    季子强有点迷瞪的说:“我回来了,在市里你说。”

    王稼祥就说:“今天我们随检查组到仙侠镇塑料厂检查了,你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吗?”

    季子强连忙问:“怎么了,怎么检查组跑仙侠镇塑料厂检查了,谁安排去的。”

    那面王稼祥小声说:“是庄副市长安排的,去了就出事情了,那塑料厂根本就没停工,更没整改,污染很严重,气的庄副市长乱骂人,检查组也很不高兴,晚饭都没吃,连夜赶回市里了。”

    季子强很是诧异的说:“唉,怎么就去那地方检查了,那李岩怎么样了。”

    看来他是很关心下属啊,生怕李岩受责难。

    那王稼祥呵呵的笑了下说:“李镇长啊,当场就被冀记给免职了,说他欺骗组织,欺骗领导,写了保证,还不行动,完全是有意破坏这次大检查。”

    季子强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说:“可惜了啊,那李岩同志工作能力还是不错的。”

    王稼祥在那面就有点疑惑的问:“季市长,你和他是不是没怎么接触过,他工作还不错??”

    季子强嘴里嘟囔了一句什么,王稼祥也没听清,季子强就又说;“谢谢你啊王主任。”

    “和我客气什么?”

    两人就又开了几句玩笑,季子强这才挂上电话。

    季子强看看手表,安子若就说:“看什么啊,好好睡觉。”

    “明天万一。”

    安子若嘻嘻的笑着说:“什么万一不万一的,就这点贼胆,还做什么色郎,今天不准走了。”

    季子强心里也不想走,看看这情况,也就二话不说,到头拥着安子若又睡了。

    第二天,天色微明,季子强就早早的起来了,看一看还在熟睡中的安子若,季子强真想再来一下早晨的运动,但看看安子若睡的正香甜,又不忍心去打扰她,自己轻手轻脚的穿上衣服,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溜出了安子若的房间,迎着朝阳,一路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季子强才好好的洗漱了一番,泡上茶,看看上班时间还早,就随便的找了几份昨天的报纸看了起来。

    他眼睛是在报纸上,但思绪已经漂浮在报子之外了,他要想下,一会庄副市长来了,自己该怎么去见他,怎么和他解释李岩那保证的问题,这事一个必须面对的问题,一但不能自圆其说,那很可能就招来庄副市长疯狂的报复。

    假如形成了那种局面,冀良青和全市长是不是会支持自己?现在还不好肯定,宦海中人的联盟是和局势,和利益相连的,在这里,没有永远的战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根本谈不上什么信义和忠诚。

    带着这个问题,季子强就这样心不在焉的一直等到上班,后来政府大院的人慢慢多了起来,季子强看看手表,感觉时间差不多了,又沉思了一会,细细的考虑考虑还有没有什么遗漏的,感到没有其他问题,这才起身到了庄副市长的办公室,庄副市长办公室门没有关,应该也是刚来,还没有其他人过来,季子强就有点张皇失措的进了庄副市长的办公室。

    庄副市长精神雨点萎靡不振,灰头土脸的,自己小舅子倒霉就倒霉吧,关键还是倒在了自己的精心设计和安排上,你说这怎么能不让人沮丧,这次可是让别人看笑话了,这还不算,回家的日子更是难熬,老婆拍桌子,扔盆子的,就没给他过好脸色,晚上那就更不用说,不要说是整,摸都不能摸,庄副市长也是没脾气了,爱怎么就怎么吧,老子忍忍就过去了。

    现在他看到季子强进来,就暗暗的振作了一下精神,在这条波涛涌动的仕途路上,没有人相信眼泪,也没有人会给同情,一但你倒下,换来的一定不会是真诚的搀扶,换来的必将是大头皮鞋照肋条上的几脚狠踢。

    季子强偷看了一下庄副市长的表情,他的眼睛有点红肿,季子强想,一定是昨晚上他没休息好,更有可能的是,昨晚上因为他小舅子的事情,回家让老婆给上家法了,呵呵,这就很好的印证了一句话:牛大还有剥牛的刀。

    庄副市长也在思考着,从昨天事情一发,就一直在思考着是不是自己中了季子强的圈套,这个可能性是很大的,因为他知道自己小舅子让季子强很难堪过,季子强是一定要挣回这口气的,有时候也不是说这个人小气,心胸狭隘,会那么斤斤计较,呲目必报,但只要你是人在官场,很多事情就身不由己,一个上级是绝不能容忍一个下属让自己丢人,掉价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