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而江可蕊更让季子强担忧,他怕她的一去不返,也怕她和自己渐行渐远,婚姻对普通人具有很多的约束,但对于江可蕊这样的人来说,感情和完美才是她最后的追求。()

    走了,车越来越远了,直到消失在川流不息的街道中。

    相送的人也都摇摇手,摆摆头,各自想着自己的心思离开了,剩下季子强一个人痴痴的站在家属院的大门口,季子强就觉得,自己的心一下很空乏,什么依托都没有了,他的脚步也变得越来越沉重的,此刻,季子强才算完全明白,什么叫寄托。

    季子强又上车了,他要返回新屏市,那里今天可就很忙了,一大早,市委和政府的领导们就开始安排和督促布置会议室,购买土特产,准备酒席等等事项。

    对检查组今天将要抽查的单位,负责具体事项的庄副市长也是精挑细选,找了几家靠的住事的企业,凑了几个,但还不够,庄副市长就翻着昨天季子强送来的质料,继续挑选,三挑两挑的就看到了自己小舅子给季子强写的保证,也许是季子强过于大意,把这李岩的保证也卷了进来。

    庄副市长看看李岩的保证,眼前就是一亮,上次李岩来,自己也给他说了事情的重要性,估计这是季子强逼着让他做的工作保证。

    这样说的话,小舅子一定是不敢马虎了,他那应该是没什么问题,那就让检查组到他那看看,这种事情随行的媒体是要宣传的,让他出个彩,自己脸上也有光,不然老是有人在背后嘀咕说自己任人唯亲。

    想到这,他就拿起电话,给季子强拨了过去,这种事情还是靠实在一点稳当,连续的打了几次,都没打通,想一想,估计季子强正在省城忙着。

    他就接通了自己小舅子的电话:“恩,我啊,我想问下,你镇上那个塑料厂停了吗?整改的怎么样了?”

    李岩一听,看来姐夫是知道这事情了,也不知道季市长给他是怎么说的,他就随口应付着:“奥,塑料厂啊,停,那是要停。”

    庄副市长听到说停了,心里还算舒服:“恩,那就好,已经开始整改了吗?”

    这小舅子一听庄副市长的话,就知道季子强还没有出卖自己,心里暗暗的高兴,笑着说:“整改了,整改了,这几天都在忙着收拾呢,你放心好了,我不会给你出乱子的,季副市长都给我交待过的,这不是个小事情,呵呵呵呵,没其它的事情我就挂了。”

    小舅子赶忙的就挂断了电话,他很担心说的多了露汤,至于这次检查的时间安排,季子强是给相关各区,镇,乡都通知到了,唯独是把他仙侠镇给忘了,这也怪不得季子强啊,最近工作忙,所以李岩是不知道今天上面已经来人检查了。

    庄副市长还想再考虑一下,到底让不让仙侠镇進入抽查范围,这时候省上联合检查组已经进了政府,庄副市长连忙下楼,和冀良青,全市长等人一起,快步上前迎接去了。

    检查组的车队在政府稍作停留,冀良青和全市长邀请人家先上去坐坐,领队的王副省长就说:“乘早上先去看几家,下午再座谈。”

    冀记和全市长也不好多说什么,就简单的做了个情况介绍,带上车队,浩浩荡荡离开了政府。

    庄副市长坐在车上抱着手机,将今天要看的点一一过问了一遍,中间又强调了许多事,确信不会有什么遗漏,才收起电话,放心地把头交给了靠背。

    上午检查组看了三家企业,基本算是满意,这从检查组所有人脸上就能看出来,中午看完也没回政府,去了早就安排好的一家特色农家店,算是招待大家了。

    冀记和全市长也摆出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忙上忙下的照顾这些来的领导,冀良青坐在主人的位置上,全市长坐在他的旁边。冀记就对服务员说:“姑娘,先把酒倒上,凉菜就可以上了。”

    服务员就从上首王副省长开始,给每个人面前的酒杯里倒上了酒,不大一会儿,凉菜和热菜都端上来了。

    冀良青就招呼着说:“各位领导们来咱们新屏市,也没啥招待的,咱这里虽没有海味,却有山珍。今天主要吃咱本地的土菜。”

    冀良青一边说,一边招呼大家动筷。

    大家吃了一口,冀良青站起身来,说:“热烈欢迎王省长一行来检查和指导工作,这第一杯酒为领导们接风洗尘。来,干杯!”

    大家纷纷起身相互碰杯。边吃边喝,大家共碰了3杯酒。然后冀良青起身给王副省长,厅长们、还有几个省上的干部,敬了酒,他刚敬罢酒,全市长也忙忙的站起来,一个一个的给敬了一圈。

    还好,下午还有检查,中午就没喝太多的酒了,午饭算是应酬了过去,为迎接这次检查,庄副市长也是几天没睡好,该做的,不该做的准备,都做了,包括所有细节,他都反复掂量过,心细到了针孔上,此刻抬眼扫了扫前面的队伍,浩浩荡荡,阵容壮观,知道在有半天就应付过去了,心中也是稍安不少。

    大家回到了政府,一起来到会议室,这办公室的就泡茶,发烟,上水果的一阵忙乎,等大家稍微的消化了一下肚子里的鸡鸭鱼肉以后,王副省长就讲话了。

    他这一说话,刚才喧闹,吵杂的会议室,一下子就快速的安静了下来:“同志们,今天我们大家都辛苦了,上午的检查还算不错,感觉新屏市的工作,做的还是很踏实的,也感谢冀记和全市长的招待,下午在检查两个单位,我们就算圆满的完成了今天的任务,现在听一下市里同志的工作汇报。”

    他说完就向冀良青示意,让他讲话,冀良青也就很客气的说些感谢上级领导啊,展望未来工作啊,什么什么的虚话。冀良青一说完,全市长也跟着讲了几句,最后具体的工作汇报就自然是落到了庄副市长的身上了,因为她管的具体的工作了,他说:“感谢各位领导的到来,你们的到来让我们市工作有了一个更大的推进,对我们也是一种督促和鞭策,我先表示感谢。”

    下面也就稀稀拉拉的响了几下掌声。庄副市长又说了一些关于环保工作,市里做了哪些具体的努力,最后就说到下午要去检查的仙侠镇塑料厂:“各位领导啊,下午我们去一个塑料厂检查,这个塑料厂过去也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市上领导很重视,这次对他们专门开了几个会,他们镇的镇长李岩同志,也不怕辛苦,不怕困难,多次和厂方交涉,为此我们这个李镇长也是下了大决心,还专门给市上写了保证,呵呵,请领导们看看,这就是李镇长的保证。”

    庄副市长说着话,就把那保证很显摆的递给了旁边的一个副市长,大家就都简单的浏览了一下,其实也没人认真看,不过是大概扫了一下,都点点头,嘴里说着:“不错,不错,看来工作确实是做到位了,一点都没有应付差事的样子。”

    冀良青是心里很不舒服,他没有抬头,看着自己手中的茶杯,仿佛没有听见庄副市长的话语。他知道,老庄肯定会借这个机会宣传他的派系中人。冀良青太知道这个李镇长是谁的,他心里就骂到:“你姓庄也太脸厚了,什么时候都不放过炫耀,见了好事情就揽,你那小舅子,什么东西吗?还在这些领导面前显摆。”

    心里是这样想,但脸上还一直在笑着,似乎对李镇长的工作自己很是了解一样。

    等庄副市长讲完话,王副省长就对新屏市的这次工作,做了表扬,他问了下仙侠镇离市区的距离,算了算时间,最后就说:“同志们,那今天就在辛苦一下,下午就看看这个塑料厂,看完了就回来休息,你们有意见吗?”

    下面谁会有意见啊,大家都点头附和着他,王副省长见状,也就大手一挥说:“那就行动,到仙侠镇去。”

    这时候,季子强已经在回新屏市的半道上了,车快到新屏市的时候,季子强的电话响了,是安子若的,问他在哪。

    季子强很奇怪,就问:“我在省城回新屏市的路上呢,你在哪里?”

    安子若嘻嘻的笑着说:“我刚到新屏市住下,你快点吧,我等你一起吃饭。”

    季子强有点你的相信的说:“你骗谁啊?我可不傻。”

    “嘿嘿,谁骗你啊,我住长河宾馆,一楼有个巴蜀饭店,我订了个包间了。”

    季子强不得不相信了,不错,就以安子若只来过一次的情况,她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这个酒店,更不可能知道下面的饭店了,上次她来是晚上,第二天一早就走了,看来安子若是真的到了新屏市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