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季子强想了想,说:“算了,带上司机吧,你就不用去了,私事。 (

    m)”

    秘刚离开,就见庄副市长的秘敲门过来说:“季市长,你好!庄副市长让我过来把你们前段时间检查的资料拿过去,他要看看,晚上他还要给全市长汇报这次检查的准备情况。”

    季子强就说:“你稍微坐个几分钟,我整理一下。”

    庄副市长的秘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季子强就把前段时间检查摸底的资料做了一下整理,过了一会,季子强也就收拾好了,把质料递给他,让他给庄副市长带过去。

    季子强看着秘离开,他自己的眉头就邹了起来,似乎有很大的心思,也好像是有什么让他犹豫不决的事情在牵绊着他,他低头在办公室来回的度着,一圈圈的转着,看看下班了,他还是拿起了电话,给全市长挂了过去。

    “全市长,我有件事情想耽误一天。”

    全市长马上说:“哪天耽误?”

    “明天。”季子强说。

    “不会吧,子强同志,明天什么火候你不知道啊?自己克服一下吧,错过明天,你请几天都可以。”

    季子强只有说出事情的原委来:“市长,明天我老丈人要离开省城到北京去,所以我不送送不大好啊。”

    全市长沉默了,这样的事情确实自己不同意说不过去,他停顿了一会,才说:“乐记明天就走啊那行吧,你把工作给庄副市长交接一下,你回去一趟吧,明天就让庄副市长给你顶上。”

    “谢谢全市长。”

    “客气什么,路上注意安全啊,不要跑的太快。”

    季子强道了谢,又说:“要不市长你给庄副市长说下。”

    “嗯,我给他打电话。”

    季子强又等了一会,就听到桌上电话响起,季子强估计是庄副市长的,接上一听,那面庄副市长就说了:“季市长要回省城啊,带我给乐记问个好。”

    季子强有点愧疚的说:“庄市长,你看明天上面来人要检查,我这个时候。”

    庄副市长打断了季子强的话:“送乐记也不是小事,你安心去,检查的事情都安排好了,还有我和全市长,冀记陪同,出不了什么事情的。”

    季子强也就只好勉强的说:“那我今天晚上就上省城去了,你这面有什么事情就给我打电话。”

    放下电话,季子强就稍微的收拾了一下,叫上了司机,在政府伙食上吃了点饭,坐上自己的奥迪,往省城赶过去了。

    他们一路没怎么耽误,到了省城的时候时间也很晚了,季子强就没有回家去住,按乐世祥他们的生活习惯,现在凌晨一,两点人家早就休息了,自己回去会把他们都闹起来的,季子强就和司机在省委家属院附近的宾馆住了下来。

    夜里,四周一片寂静,一日的疲劳,随着喧闹的平息,也渐渐地褪尽,眼望着窗帘婆娑,季子强点上了一支烟,没有很快的睡去,他的眼前唯有轻烟相伴,季子强喜欢这样的宁静,喜欢这样的夜晚,让自己可以毫无顾虑的把往事托起,让它们摇曳在风中,无尽地蔓延。

    在这静美的夜色中,季子强抽出了江可蕊的相片,把她映入自己的眼帘,想要窥探到江可蕊此刻的心情,想着她,此刻是否也在默默地寻觅那无踪的月光,是否也在期待月光为她披上一身的柔情,陪她回忆两人曾经走过的风风雨雨?江可蕊却无言,只是绽放着一丝恬淡的笑容,醉了季子强的心,季子强轻轻地撫摸着照片中江可蕊的长发,他将情感倾泻在指端,顺着江可蕊的轮廓仔细琢磨,既害怕划伤她那美丽的容颜,却又多么希望能够真正地轻抚她的脸庞。

    可恨两人现在却有了隔阂,或许,那是命运对自己的作弄;或许,两情相悦,终究还是得分隔两地。于是,季子强觉得自己只能背负着一身的无奈,踽踽独行,在每一个寂寞的夜里,悄悄地想江可蕊!深邃的夜空,是自己写满寂寞的黑板,季子强用极度的想象力随意在空中涂抹,刻画出江可蕊的轮廓,他知道,江可蕊也曾为自己的忧伤而忧伤,为误会而恼怒。

    在迷迷糊糊中,季子强睡的很不踏实,天刚蒙蒙亮,季子强就起**了,他没有叫上司机,自己一个人到了省委家属院,来到了这个曾今是北江市最具权威的人住的地方。

    乐世祥和江处长,还有江可蕊都起来了,他们也在忙碌着,收拾着东西,季子强的到来还是让乐世祥有点惊讶的,他显得比过去苍老了一点,但精神还是蛮不错的。

    他问季子强:“今天好像省里到你们新屏市去检查工作的,你怎么跑回来了?”

    季子强还是过去那样恭敬的回答:“我给市长请过假了,回来送送你们。”

    “唉,其实你不用回来的,省上的检查也很重要。”

    “是,我知道,但我必须回来。”

    乐世祥摇下头,就不再说什么了。

    季子强离开了乐世祥,走到了江可蕊的面前,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江可蕊一点都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样高贵典雅,还是那样美若天仙,但她在对季子强的表情上却也是依然淡淡的。

    “你还好吧?”季子强小心的问。

    江可蕊继续收拾着东西,说:“没什么好不好的,就这样。”

    “嗯,你到北京去多久?”

    “还不一定,这次除了送爸妈过去,我还要到央视跑跑手续,所以时间不一定。”

    季子强的心又是一阵的绞痛,他不想提起这个话题,不错,一个主持人到央视是他们最大的期望,就像一个官场中人对中南海的渴望一样,但季子强却不希望江可蕊到那个地方去,她走了,以后自己和她会如何发展呢?想到这,季子强就心揪。

    “其实你在北江市台干的不错,到那个地方去,竞争会很激烈的,工作强度也会很大啊。”

    江可蕊转过头来,看了季子强一眼说:“这个世界本来就充满了竞争,我们无法回避,在事业上是这样,在生活上也是如此,你不否认这个观点吧?”

    季子强当然是无法反驳,也不能反驳,他也听出了江可蕊说的生活竞争是什么意思,她要让自己更为耀眼,从方方面面压制住安子若。

    季子强讪讪的说:“可蕊,我想找个时间和你好好谈谈,行吗?我们有很多的误会。”

    摇摇头,江可蕊说:“你看到了,今天肯定不行,一会车就来了,等以后吧,有时间了在说。”

    “但我怕来不及了,你会很快调到央视去。”

    江可蕊讥讽了一句,说:“你现在才知道来不及?”

    “我一直在找机会。”季子强有点泄气的说,从年前,自己就很想和江可蕊好好谈谈了,但那个时候的江可蕊还是天天的忙,现在到好像市在怪自己了。

    “是吗?”

    季子强是不会和江可蕊为这个来争辩的,那样的话就没什么意思了,他稍微的尴尬的笑笑说:“那我等你这次从北京回来之后吧,希望你这次没有很快的把手续办下来。”

    江可蕊瞅了季子强一眼:“说什么呢?就不能说点好的。”

    季子强嘿嘿的笑笑,就帮着一起收拾东西了。

    再后来,就来了好多人想送,组织部谢部长和省委季涵兴副记也来了,过去宽大的客厅一下就变得拥挤起来,他们都客气的和季子强说了那么一两句话,季子强也彬彬有礼的回应着他们的话。

    对季子强来说,一个时代已经结束了,乐世祥的离开,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已经让北江市跨入了一个权利分散的阶段,新来的省委書記还没有到岗,但留给他的一定是一个复杂的局面。

    但同样的,留给自己的也将会是一个相当困惑的处境,没有了乐世祥的庇护,那些人会不会放过自己?他们能让自己搞好工作吗?而下一步,自己和乐世祥过去的这些铁杆们的关系,会不会也因为乐世祥的离开而变得微妙起来呢?

    对这一点,季子强一直是有担心的。。一声车笛,跌落在空旷的省委家属区,季子强带着无限的惆怅与孤独,在这别离的那刻,它们像洪水猛兽般一齐从心头滋生。有些人会一直刻在记忆里的,即使忘记了他的声音,忘记了他的笑容,忘记了他的脸,但是每当想起他时的那种感受,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乐世祥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教会了季子强很多东西,也因为季子强的顽劣和幼稚,让他黯然的离开了北江市。

    季子强看到了乐世祥的惆怅,是啊,虽然他很坚强,或许,每个人都是一个国王,在自己的世界里纵横跋扈,但相比于这个大千世界,所有个人的威力又是那样的渺小,乐世祥也不得不低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