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写了吧,看万一有点什么问题,自己就跑不掉了,他就一个人慢慢的坐在了沙发上,想了起来,季子强也是唉声叹气的,陪着他着急,两人就一根一根的抽着烟。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最快的

    看看下班时间到了,王稼祥给季子强打电话请他吃饭了,季子强就收拾起东西,准备要离开,这李岩思来想去,最后感觉,庄副市长是自己姐夫,这主管的季副市长又收了自己的好处,那检查组哪有那么神,就抽到自己头上来了。

    他牙一咬,就说:“好,我给你写个保证,只是我姐夫要是不问起来,你也不用给他看这保证。”

    季子强连忙说:“那当然了,除非他专门问起你们塑料厂的事情,他不问,我没事找事啊,这就是走个样子。”

    那李岩也就不在说什么,拿起笔,给季子强写了个保证……。

    下班了,季子强离开了市政府,就到了饭店,今天是王稼祥请季子强,王稼祥也因为季子强的家不在新屏市,知道他一个人挺孤单的,就经常的请一请季子强,两人逐渐的也有点知音的味道了,关系也走的很近。

    这个王稼祥手里也是有点权利的,每天过手的费用也不少,请季子强吃吃饭也算不得什么,到时候还不是一张發票就报销了。今天虽然就他们两个人,但饭店包间那是早就留好的,他们也没有自己点菜,都是老板酌情安排的,一会儿的功夫,几凉,几热,荤素搭配的菜就上齐了,什么红烧林蛙、鲶鱼炖豆腐,还有几个炒青菜,凉拌春芽,全部市原汁原味,很有特色。

    季子强和王稼祥两个人就开了一瓶白酒,哥们弟兄的喝了起来,王稼祥喝掉了一杯酒后说:“看你最近挺忙的,听说上面又要来人检查工作?”

    季子强说:“是啊,检查环保上的一些工作。”

    王稼祥不以为然的说:“又是做做样子吧?”

    季子强说:“也是也不是,就看自己怎么理解了。”

    王稼祥笑笑,给来那个人都斟上了酒,说:“一个破检查,看你说的还高深的。”

    季子强就哈哈哈的大笑起来说:“你这可是认识上有问题啊,没有准确对待上级的指示。”

    王稼祥也摇头笑说:“上级的意图太复杂了,我们水平有限,理解不了。”

    季子强呵呵的笑了两声,举起酒杯,又喝了起来。

    今天两人也没有喝的太多,一瓶喝完,季子强就不让再上酒了,自己也不需要借酒消愁,喝好就成,王稼祥就要安排活动,季子强也不大想去唱歌跳舞什么的,认为没什么意思,都不是歌唱家,更不是舞坛高手,天天上那地方做什么,季子强早就过了去舞厅摸,捏捏,占占小姐便宜的那个阶段,季子强就告辞回家了。

    也不是说季子强没有那方面的要求,他又不老对吧?

    季子强的身体,生理都发育正常,换句话说,其他男人都有的反应他都有,就像有人说,一个男人最本质的需求是什么?就两样,一上一下,满足上面的嘴,满足下面的冲动。那方面不是形而上的东西,也是实实在在的物质需要。

    季子强再忙再累,再怎么抑制,也不可能没有这种本质上的需求,除非他是神仙,问题市他不是神仙。他是普普通通的人,健健康康的男人。他越是抑制自己,那需求就日积月累越发强烈。他很清楚王稼祥为什么想要带他到那种地方,王稼祥市好意,想让自己放松一下,排泄一下。

    但季子强却做不到去那种区舞厅,找小妹施放的感觉,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做不到那种施放,就现代社会的很多人,他们大都是可以用这种简单的,不用投入感情的方式来解决问题的!自己可永远学不会的,总感觉那样的方式对自己来说根本就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就算发泄了,疲惫了,但心还是空落落的。

    在回去的路上,他看到了街边的一个成人店,那些灯光昏暗不太引人注目的店铺里有各种各样的自喂物。

    季子强有点好奇,也有点无聊的走进了店铺,他喝了酒,因为喝了酒,心底还是有某种冲动,没喝酒他是不敢进这种店铺的,就算是再好奇,他肯定也不会进来,在有时候,喝了酒才够胆做出一些平时不敢做的事。

    店铺不大,只有十几平方米,货架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离奇古怪的物。季子强一抬头,才发现经营这店铺的竟是一个年青女人。他心儿一跳,脸涨得通红,脚步便迟疑了。

    那年青女人却热情地和他打招呼:“老板,需要点什么?”

    季子强答不上来,如果是男人,或许,还能借着酒劲拐弯抹角地说一些让人听得明白的话。

    那年青女人却大方地说:“老板第一次进这种店铺吧?”

    季子强点点头。

    她说:“看得出来。需要什么呢?”

    季子强说:“我随便看看。”

    她笑了笑,似乎不相信。谁相信呢?只是好奇,随便看看,一个男人怎么会偷偷走进这种店铺呢?她问:“是不是要买什么药?”

    季子强听不明白,随口问了一句:“这有什么药?”

    她说:“男人需要的。蓝色小药丸之类的。”

    季子强连忙摇头。

    她说:“我们这的药绝对正货,绝对有效。”

    季子强想,如果王稼祥在,一定会问她,你怎么知道绝对有效?你男人用过?但季子强不会这么问,他想,女人怎么能经营这样的店铺!

    她似乎很清楚季子强在想什么,她说:“老板是不是觉得我不能经营这样的店?”

    季子强愣了一下,想这女人还挺能观颜察色,于是,便认真地多看了她几眼。这女人还算漂亮,笑得也很甜。

    她继续说:“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那么保守。’

    她告诉季子强,她这里的客人多是女的。

    季子强又走神了。

    他想,女人也需要来这种地方吗?季子强不能再呆下去了,这个女人总让他有一种乱七八糟的想法。

    第二天就接到省里的正式通知了,省政府和几个厅的联合检查组,明天就要到新屏市来进行环保抽查,让下面都做好接受检查的准备。对于这上面经常的检查,季子强是很讨厌的,每次下面迎来送往,使下面苦不堪言。这次文件上说,除了几个厅长之外,还有一个管环保的王副省长也要来,自己想躲远点,装着不知道,只怕很难了,冀良青,全市长和庄副市长都要出马,自己这分管环保的副市长跑的掉??

    还没看完通知,庄副市长的电话就来了,要求相关部门和人员,马上召开了一个会议,做了详细周到的安排,会上就有人提出了抽查单位的选定问题,因为上面说是抽查,但一般还是下面给提供几个可选的抽查名单,很少了真的检查组自己选对象的,当地的酒宴不是那么好吃的,土特产也不是完全白拿的。

    庄副市长也是考虑过这个问题,他当然也不希望真的查出些什么问题来,所以他就对季子强说:“会后请季市长把前段时间各家企业摸底的资料,给我送过来,看看以后再定。”

    季子强一面做着会议记录,一面点头答应着。

    季子强开完会已经是快下班了,这时候,季子强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江可蕊来的,她说:“子强,明天老爹和老妈就要离开省城到北京去了,我也一起过去。”

    季子强有点吃惊的问:“你手续也办好了?”

    “没有,我的手续可能还要一段时间才能下来,这次是送他们过去,在那面安顿好了,我还要回来的。”

    季子强那一口气才算是喘了出来,忙说:“那我回去送送你们吧。”

    江可蕊说:“我也是这个意思,老爹本来想不通知你的,但我想,你还是回来一趟比较好,不要让他们心里。”

    季子强不等江可蕊说完,就连连说:“对对,我应该回去的。”

    “你走的开吗?”江可蕊虽然没再政府上过班,但也知道有时候像季子强他们这样的副职,在很大程度上并不能随心所欲的安排自己的活动。

    她这一说,到把季子强提醒了,季子强犹豫了一下,明天人家副省长带队过来,自己能离开吗?

    江可蕊从季子强的犹豫中已经感觉到了季子强一定很为难,她也不好勉强,就有点失望的说:“那你看情况吧,能来就来,万一来不了,工作太忙,就不用过来了。”

    季子强说:“这样,明天有个省里的检查,但我还是想回去,一会我就给市长说说,请一天假。”

    “奥,那就这样吧。”江可蕊说完挂断了电话。

    季子强看看手表,估摸了一下时间,感觉有点紧张了,就叫来了自己的秘,对他说:“你安排司机给车加满油,我晚上恐怕要用车跑长途。”

    秘小赵有点奇怪,明天省里就来人,季子强怎么要跑长途,但他不好问什么,就点头说:“市长是自己开车?我陪你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