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 ="">

    那赵老厥看看这母女两人,见他们涅勾勾的,大气都不敢出,知道只有自己来说话了,他就上前一步,掏出了身上那压的皱皱巴巴的烟盒,取出一根季子强一辈子都没抽过的,块把钱一包的,叫不上名字的烟,给季子强递了过来,季子强本能的要客气拒绝,但一看是这烟,似乎拒绝不好,就笑着接了过来,也拿起桌上自己的几十元一包的烟,取出一根递给了赵老厥。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赵老厥有点惶恐,虽然他也是经常闹腾着要找市长,省长,毛爺爺,但真正每次见到的,也就是那些一般的小干部,像副市长这样的,他还真的没近距离接触过。倒是有一年,一个副区长,也不知道是谁了,反正是一个副区长让他撞到了,他就喊着要告状,但离人家还有几十米的距离就被几个村干部抱住了,那副区长就很亲切的看着他,对他招着手,一边对旁边的干部说:看看人家农民,多朴实啊,见个我们这样的领导都会激动。

    到底最后赵老厥还是没靠到人家身边去。现在这季市长亲自给自己发了一根硬烟盒的烟,他那舍得抽,赶忙夹在了耳朵上。

    他小心翼翼的问:“你是季市长吧?”他看到季子强点点头,赵老厥就指指这母女两人说:“我是为他们打抱不平,来告状的。”

    季子强“哦”了一声,再次点点头,听他继续说。

    赵老厥看季市长很亲切,也没什么架子,让他心里有了很多底气,他就说:“我们是仙侠镇的,她叫张秀儿,她是她女儿,叫芳芳,我们要告镇长李岩。”

    季子强一直在认真听他的话,因为这赵老厥说的不是普通话,那当地的方言要认真听才听的清,现在一听是告李岩,季子强心里就是一紧,说不上是忧虑,还是惊喜,忧的是这姓李的靠山太强,自己未必管的了,喜的是自己潜意思里就想让他出点事情,那狗东西,不整下去,自己的心里不爽。

    季子强表情不定的缓缓问:“是告李镇长?他怎么了?”

    问完话,他就看到了那母女两人表情扭捏,脸色羞惭,一想,肯定是生活上的问题,他的心里也就有了一些失望,这种事情现在都不是大事情了,要是能揭发他个贪污什么的,说不上还顶点用,生活问题,闹腾不起来。

    赵老厥在路上已经是详细的问了张秀儿,虽然人家不可能把那细节告诉他,但至少大概的情况他是已经很清楚的,现在见季子强问,他也知道这两母女是没办法说出来那丑事情的,他就越俎代庖的,给季子强来了个竹筒到豆子稀里哗啦一点没保留说了出来。

    季子强起初还是很平静的在听,但听到后来已经是眼射怒火,面挂寒霜了,他很阴沉,很冷酷的表情到底还是让赵老厥看到了,赵老厥没有见过一个刚才还和蔼可亲,慈眉善目的人,怎么还会有这样一副表情,赵老厥有些神色不安了,说的声音也渐渐小了下来,最后就呆呆的不敢说话了。

    季子强在愤怒中没有觉察到赵老厥已经停止了叙述,他已经开始在心里盘算起,怎么打击李岩了,前几天他不断告诫自己忍一下,自己来的时间不长,根基未稳,不要结怨的话,现在他都忘了,或许是因为他的道德观,也或者是他与生具有的,还没有被官场侵蚀的正义感和良知,让他对李岩有了深刻的仇视。

    他虽然一直没有看这对母女,但他的心里已经决定要为她们出这一口恶气了,不管用什么方法,哪怕是自己会直接面对庄副市长,哪怕是自己丢掉官位,也一定要除掉这个人渣。

    终于,过了很长时间,季子强阴狠的问道:“你们有什么打算,到法院或者县上纪检委告他吗?我可以送你们过去,一定给你们一个公道。”

    然而,他失望了,因为他看到了张秀儿和她女儿芳芳惊恐和羞愧的表情,张秀儿第一次开口说话了:“季市长,我们不告,我闺女还没结婚,我们以后还要在仙侠镇过活,这传出去丢死人了,我们就没法做人了,那也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说完,张秀儿就呜呜的哭了起来。

    那赵老厥也连忙说:“季市长,她们家很困难,闺女也就是想要一个务工指标,要是可以的话,季市长看能不能把闺女加上。”

    季子强就感到了一种悲哀,一种说不清是因为什么,也说不清是为谁,而产生的悲哀。他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好久都没说话,是的,也许他们说的对,他们以后不能生活在乡亲们的鄙视和辱骂中,而且,就这件事情来说,告李岩一个什么罪呢?強奸肯定不成立,诈骗?但不是为钱啊,最多是个骗奸,也不知道法律有没有这条。

    季子强犹豫了好久才说:“加个名额是肯定没问题,我可以答应,你们还有什么要求。”

    这三人一听,可以加个名额,竟然都面露喜悦之情,季子强一看如此,也只好心中叹口气,取出了一张表格,让芳芳现场填写了。

    送走他们三人,季子强一直脸上都没有一点笑容,他不时的感觉到自己的心里在疼,也一直在咬着牙齿,一定要好好的设计一个套子,整掉李岩。

    过了几天,市里就突然接省上的文件,调查组要到新屏市来了,对环保,排污和污染问题做了严格的规定,这次检查,发现问题立即停产,还要追究区,县,乡镇的领导责任。

    季子强也就不敢怠慢,除了对重点污染企业关停整改以外,还和庄副市长一起,专门的召开了一个环保会议,相关企业的领导人,还有相关乡上的主要干部,都参加了会议,会上庄副市长也是说的很扎实,哪个地方有问题,是国企的企业,领导撤职,是民营的企业,大额罚款,企业所在乡,镇的领导也要受到连带责任。

    好在新屏市本来也就不是个工业发达市,过去很多大厂矿,现在下马的下马,停产的停产,真正的涉及到污染整改的企业到也没几个,其他的都好办,国营的领导何必为这把自己搞下台,私营的企业,你不停产整改,所在的乡镇也放不过你,所以季子强也就感觉问题不大。

    开完会,季子强就回到了办公室,没想到李岩也随后跟了进来。季子强见了他就想吐,很不待见他,但官场的喜怒不形于色的习惯让他还是脸色平平的问:“李镇长有什么事情吗?”

    那李岩当然是有事情了,因为他看到了一个漏洞,一个是检查组一般都是抽查,未必就抽到自己镇上来,在一个,塑料厂自己是大头,自己还是镇上的领导,自己不说话,上面也不知道啊,唯一的问题就是季子强了,他是知道塑料厂的,但自己个他塞过两万元钱,他应该帮帮自己。

    李镇长嘻嘻的笑着说:“季市长,你也知道,我们那塑料厂一停工问题很多,工人都是外地的,放回去了以后不好招,不放回去,还要花钱养着,所以还请季市长给通融一下。”

    季子强很厌恶他,一直还想收拾他,为那母女两出气报仇呢,怎么可能给他通融,就冷冷的问:“这事情怎么好通融啊,刚才你也听庄市长讲了,以后是要追查责任的。”

    李镇长呵呵的笑着说:“上面每次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只要季市长装着不知道,检查组抽查的时候,季市长你不安排他们到仙侠镇来,谁还知道那山窝窝里面有个塑料厂啊。”

    他满怀希望的看着上季子强。

    季子强就要拒绝他,转头却看到了这张他最厌恶的嘴脸,他心中一愣,思考起来,那李岩也不敢催他,就这样呆呆的等着他决定,少时,季子强才为难的说:“我是可以帮你的,但你姐夫办事很认真,我就怕他批评我。”

    李岩一听季子强的口气已经有了松动,不错,他还是害怕我姐夫吗?常言道:县官不如现管。我姐夫到底还是常务的,这之间的差别那是老大的。

    他就笑笑说:“季市长,我姐夫那你放心,他真要为难你,我找我姐姐帮你说话。”

    季子强摇摇头,犹豫不决的说:“我还是担心庄市长找我麻烦,除非……”

    李岩连忙接上话说:“除非什么?你说出来,我们商量。”他现在直接就把季子强当成自己一窝的人了。

    季子强迟疑了一下说:“你知道,我收了你的钱,那是很想帮你的,你要是给我写个保证,就说那塑料厂你可以保证停工整改,有了问题你负责,那我有这个给庄市长交差,我就也保证让检查组抽不到塑料厂去。”

    现在该李岩犹豫了,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好,写不写啊,不写就要停产整改,但那厂子就没办法整改,上个除污设备他也问过,太贵了,也没必要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