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芳芳没有说话,而是坚定的点了点头,张绣儿看到自己的闺女如此坚定的表情,心中绝望了,也就不在坚持。 她也知道闺女的心不在乡下,这也许是一个好办法,她无可奈何的跟着点了点头。

    李岩看到母女俩都点头同意了,心中大喜。他走到房门前,把门拉开,望四下里看了看,整个大院已是漆黑一片了。

    他把房门关好,走到床边,三两下就把自己的衣服脱了,然后对着母女俩说:“别楞着了,脱衣服吧。”

    芳芳看了一眼李岩,不着一丝的李岩给了她视觉上极大的震撼,只一眼,芳芳便慌乱的收了眼,一抹红晕飘上了脸颊,她的手向衣服的拉链伸去。

    拉链到底了,衣服无声无息的从芳芳的肩头落在她的脚面上。她现在近乎刺裸的站在李岩的面前,她停止了动作,双手抱在胸前。

    李岩看她停止了动作,再转头看看张绣儿依然没有动静,不由得抬高了声音说道:“脱呀,怎么不脱呀,继续脱。”

    张绣儿听到李岩的叫声,吃了一惊,她怕坏了闺女的大事,手指开始机械的解着扣子,芳芳也很害怕,心想反正到了这个地步,就豁出去吧,她的手颤抖着伸向后背

    说实在的,芳芳的身体给李岩视觉上的刺激大过李岩对她身体的渴~望。他并不喜欢和年轻女孩,他总觉得和年轻女孩做好象少了一点什么,也许是年轻姑娘某些生活的经验太少,调动不起来他的兴奋,还是成熟的女人能给他带来心理和生~理上的愉悦。

    李岩不在犹豫了,他拉起张绣儿,翻身上去了。另一只手摸在芳芳的胸前。

    很快,李岩又放弃了张绣儿,他爬起身来,来到芳芳的身边芳芳痛苦的流下了眼泪

    过了两天天,各村把名单都送到镇里,李岩一看南坝村的名单果然没有芳芳的名字,他就转过把南坝村的支书留下来,问道:“我看你们村那张绣儿家很困难,你们村上怎么不给考虑一下,是不是光知道收好处了。”

    那支书忙媚笑着说:“那能啊,你不知道,我们村这几个都是很困难的,张绣儿家还要好过点。

    李岩那里相信他的鬼话,就重重的哼了一声说:“回去在研究一下,研究好了再来。”说完他就把那名单给扔了过去。

    那支书一看这情况,知道李镇长一定是让张绣儿家里给下药了,不然就他的毛病,谁不知道,他还会管你困难不可能。他也不好硬顶,只有先回去,在想办法了,他们村这俩个女孩名额,自己把人家的好处都收了,这吐出来,多难受。

    关键这两个女工家还和自己是亲戚关系,所以这事情还要想想,回去以后他就把这两家亲戚都叫了过来,几个人一合计,大不了晚上请李镇长一顿,在给送点礼,就不相信他姓李的那么正直,谁不知道谁啊。

    晚上在村支书家里,就整了两支鸡,到底是鸡是谁家的,我还没看清,估计不会是他的,然后村支书就约来了李镇长,这小子也是个见了酒,不想走的人物,几个人就把那10多元一瓶的本地酒喝了几瓶,这就是真真的爱酒之人,一点都不挑剔,只要不是自己的酒,来什么喝什么,非常随和。

    一阵推杯换盏过后,村支书就慢慢的把话引到了那招工上去,这两家大人也是一人搞了个小红包,连拉带拽的就一起的塞到了李镇长的兜里,这李镇长也是喝的高兴了,又见人家给送了钱,按以往的惯例,也就不再提换人的事了,至于昨晚上的那娘母两个,他早就丢到爪牙国去了,现在下面不硬了,也就想不起来她们了。

    第二天一早,他就带上车,把招工名单报到市里去了。

    张绣儿和女儿是在他走后才的到了消息,起初还不相信,后来就听那两家女娃走的人,很显摆的给大家在说,越说越真,张绣儿这才心里发急了,自己娘母两人,连身子都贴进去了,这王八蛋怎么就骗人呢想想的就伤心起来,母女两人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答,抱头嚎啕大哭。

    你还别说,这一哭就引来了住在旁边的赵老厥,黄老厥是谁据说是上过抗美援朝的,也是一个村上,乡上领导见了就头疼的人物,他就一个爱好告状,据说区上的信訪办,和市里的信訪办,把他都加入了黑名单,只要他一来,马上就派出信訪办口才最好的一个人,专门对付他,等闲人不是他的对手。

    每次区上要开个两会啊,或者是上面来领导到县上,乡上检查工作啊,那作为一个乡上的头等大事,就是要先安抚好他,办法很多了,软硬兼施,围追堵截,直到领导离开,警报解除。

    对于赵老厥来说,两会期间和上面来人,是他最美好的时刻,要是很久上面没来人,他就会感觉到一种寂寞,一种发自内心的,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孤独,大有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感叹。

    他就住在张绣儿的旁边,两家关系还可以,他也时常的接济一下张绣儿家里,刚才他就在自己的院子里听到了那母女两痛哭,那农村家户人修房,都不注重隔音效果,不要说是她们嚎啕大哭,很多人家晚上夫妻两干点私活,干高兴了,说几句疯话,到了第二天,很可能全村都知道他们说的什么了。

    赵老厥先还没在意,这倒霉娘们经常哭哭啼啼的,但听听这母女两人,一边哭,一边在后悔的对话,他一下就明白什么事情了。

    他的胸中就燃起了怒火,虽然他不是个党员,但他一直都拿超过党员的标准在严格要求自己,这事情他怎么可能不管,两会过去几个月了,上面领导也老是不来下乡抓个鸡什么的,他已经很客气,很稳重了这么长时间,今天这事情他是不能放过的。

    他就转到了张绣儿加的院子,这母女两人见来了外人,也就不好在大哭了,一面招呼赵老厥,一边就抽抽搭搭的暗暗抹眼泪。这赵老厥也不绕弯子,直接就说:“那芳芳她娘啊,你们这么大声的,我都听到了,今天我老赵就要给你们做个主,我陪你们找到市上去,到信訪办告他,你们不要怕,信訪办我熟的很,去了他们还要给我泡茶呢。”

    这母女两人本来也就是没多少主见的人,又在愤恨中,三言两语的,也就让赵老厥带上了金光灿灿的信訪这条康庄大道。赵老厥他们三个人就到了市里,果然这赵老厥非比他人,市信訪办一见他老人家亲自来了,立马就是战鼓雷鸣,严阵以待,谝闲聊天的,收起了笑容,抽烟喝茶的,按灭了烟蒂,稍微是信訪办里面管点事的头头,都掏出了电话:“奥,,是吗,好好,我就来,你们先稳住,嗯嗯。”

    打着电话,从他们眼前撤退了,这也就是欺负人家乡里人,,电话都没响,他们接的哪门子电话。

    那信訪办下面的虾兵蟹将是不能上班随便跑的,也就只好硬着头皮,上来两个从小調戲良家妇女,日白扯谎面不改色的高手,陪他们练了起来。

    还没说到三句话,他们一听怎么是告李镇长的,那谁接的住这案子,这两人都不由的心中感叹,上了黑名单的人就是厉害,一出手就是绝活,看来自己是打发不了。这两人就一合计,算了,出个主意打发了得了,不然今天下班都成问题,搞不好还的晚上给他们管饭,安排住的地方。

    其中一个就说了:“哎呀,你们是告李镇长啊,你看,人家是领导,我们两个还是一般人员,也不敢去抓人家啊,干脆你们上季副市长那,也不用告了,招工名单都在他手上,让他在给你们加一个名额,是不是,多加你们闺女一个,那就是写两字的事。”

    哎,你还别说,这招还真管用,张绣儿他们母女两人舍身取义的闹这一摊子事,其实也就是为了一个名额,一听这话倒还可行,只是要见市长,心里就很有些负担了。

    好在赵老厥是久在这条路上走的,见怪不怪了,说声:“走,见季副市长去。”

    带着这母女二人就上楼找到季子强的办公室,这三人很快就到了季子强的门口,三个人,你推我,我推你,都有点不敢敲门,最后还是赵老厥人老雄風在,敲响了季子强办公室的门季子强最近是市里工厂两头跑,忙的是不亦乐乎,刚刚回到了办公室,就听到了敲门声,他也没起来,也没喊进来,但门还是被推开了,上季子强不得不抬头看看,又有什么事情来了。

    这一看,就见到了这三个人,对这种不速之客,季子强一向是很佩服的,特别是这三人打眼一看,明显是农村来的,这就更让他佩服了,能够冲破层层防线,找到自己办公室来,那都是了不起的人,可是有一点他是不知道的,那就是信訪办的革命同志出卖了他。

    季子强就笑了一笑,招呼他们几个:“三位好啊,你们有什么事情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