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戴局长就很是难为情的说:“一个这启动资金很大,只怕我们县上没这个能力,再一个,季县长,这问题我们几个说了也不算啊。”

    季子强哈哈哈的笑了起来,他也明白这两个局长一定是心里在说自己是吃家饭,管野事,这全县的大政方针那里轮得到一个副县长和两个小局长来定。

    吕局长和戴局长被季子强笑的一时摸不着头脑,两人就呆呆的看着季子强。

    季子强笑完了说:“亏你们两个还是主抓城建的重要领导,我们虽然没有权利来定这件事情,但建议权我们还是有吧,你们放心,哈县长和吴书记那里我去做工作。”

    吕局长想想也是,管他县上同意不同意,提出个方案总没问题,怕就怕季县长说服不了哈县长和吴书记,最后忙半天,都是浪费感情。

    吕局长就问:“那照你这样说,现在看来真的要让王培贵暂停搬迁了,不过我看这事情还是悬,县上哪有这笔钱退给人家”

    戴局长也说:“这不是一笔小数字,恐怕县上心有余而力不足。”

    季子强点点头说:“我们先提出这个想法,至于以后钱从何来,那就是另一个问题了,我们先迈出第一步吧。”

    两个局长对季子强层出不断的臆想,也实在是无可奈何,只有嘴里答应着,回去准备去了。

    季子强看着他们离开,若有所思,对今天自己提出的这个想法,季子强是有两层意思,一层是从洋河未来发展作想,旅游比起农业和洋河县单薄无力的工业,应该更有优势,就算目前条件不够成熟,但相信有那么一天是一定可以实现这个目标。

    季子强还有一层意思,这层意思根源于季子强身上固有的草根情节在不断的发酵,他实在也很怜悯洋河县将要搬迁的老百姓,他不忍看到他们受这奸商的盘剥,自己一时未必有办法帮他们把搬迁费提高,但一定要想办法,找借口,帮他们暂时保住他们的家园。

    自己也只有这点权利,自己不是大侠,不是神仙,仅仅就是一个八,九品的,不入流的官吏而已,权是小了一点,但尽力而为,对得起良心就好。

    季子强就又一次到了哈县长的办公室去,对哈县长也谈了谈自己对未来洋河县城区规划的构想,哈县长一听,马上就看出了这个构想的致命缺憾,钱钱从哪来但哈县长并不点破这点,季子强这个计划太过遥远,自己现在的首要问题是怎么打发掉那个开发商王培贵,只要他不来骚扰自己,季子强说什么就什么,让他先去瞎折腾,哈县长就说:“嗯,不错啊,看来让你负责城建这一块还真是用对人了,好,这想法很大气吗,我支持。”

    季子强怎么可能不明白他哈学军的那点心思,也没把他给自己戴的这高帽子当成一回事,他就说:“哈县长,那我就想办法终止政府和王老板的征地协议了,你看这样可以不可以,我们另外找块不需要拆迁的地给他。”

    哈县长眉头一皱,那个王培贵自己是了解了,狡诈奸猾,他怎么可能同意

    哈县长犹豫了一下说:“这方法只怕他难答应啊。”

    季子强就轻松的笑笑说:“死马当个活马医,先试下,不成了再想其他办法,反正我和他泡就是了。”

    哈县长感觉目前也没什么好办法对付这姓王的,那就让季子强去慢慢磨吧,他就说:“行,你酌情自己处理,真要是说好了,其他地方只要他看的上,我都可以给他。”

    季子强得到了哈县长这句话,心里还是有点满意的,他就告辞了哈县长,思量着找机会怎么对付这个王老板去了。

    季子强在办公室坐了一会,正准备到农业局去转转,办公桌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季子强接上电话,说了好长时间,才搞清楚电话就是今天在拆迁现场见的那个叫王培贵的老板,就听他说:“季县长,哈哈哈,你好啊,我王培贵啊,就今天拆迁那个,对对对,过去也不认识你,我去过几次规划局都没见到你,一直想抽时间去拜访一下你的。”

    季子强是真为这人感叹,就这点时间,人家就找到了自己的电话,还这样亲热,一点不为上午的事情尴尬,真真的是人才。

    季子强也正想找时间和他练练呢,见他来了电话,知道他心里更急,就也虚来晃去的和他客套着说:“今天不是见到了吗,呵呵,王老板事业很大啊,我也仰慕的很。”

    那王老板一听,就掩饰不住兴奋的心情,他也就想了,千里做官,为了吃穿,这政府的领导,自己见的多了,不要看今天这季县长人模人样,正儿八经的,给他点好处,肯定会跟着自己跑,他就高兴的说:“季县长,我很想和你认识下,交个朋友,晚上一起吃个饭怎么样”

    季子强想到了协议的事,也是要和他见面好好谈谈的,就没有拒绝,说:“那行,晚上我们好好聊聊”。“好好好,晚上我们在好好活动一下,我这有几个好妹妹很不错的。”

    季子强眉头一皱,什么世道啊,招待人现在都不是拿酒菜了,换成人肉了。

    季子强就说:“嗯王老板,我们就是聊聊,你不要在费其他心思了。”

    王老板在那嘻嘻一笑说:“不费心,不费心。”

    季子强无法多说什么,摇摇头,放下了电话。

    到了快下班的时候,季子强又接了一个电话,电话是华悦莲来的,她说上次季子强请她吃了饭,今天想回请一次,问季子强能不能赏光。

    季子强说:“哎呀,晚上只怕不行,我已经答应一个客商了,改天吧”

    华悦莲酒店怀疑这是季子强的借口推辞,但也不好明说,就含蓄的说:“真的啊,那就改天了。”

    季子强又想了想说:“这样吧,小华,那晚上你也一起去,没几个人。”

    华悦莲有点惊喜了,最近这一段时间里,她就觉得自己的日子又点像梦境,可是却又很闹心,整天想着季子强,又猜来猜去,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那天他没有任何过度的举动,他也一直没给自己再来电话,他自始至终也没有表白什么可以验证他心思的话语,或者,他只是把自己当作普通朋友。

    偶尔华悦莲在梦里居然可以梦见季子强,而在这以前她好像没梦见过别人似的,猛然也想起许多年前曾经做过一个梦,梦里的男子就像她曾经暗恋的学长,而他和他,看起来都差不多,也许多年暗恋他,就是为了今日遇见季子强打的伏笔,做的准备。

    华悦莲没有一点做作和推辞,她很愉快的答应了,说晚上见。

    下班以后,季子强又看了一会文件,见天色已暗,这次伸了个懒腰走出了办公室,王老板选定的酒店也不很远,季子强散着步,一会就到了酒店,他没有先进去,在酒店外面他先给华悦莲去了个电话,说自己已经到了。

    华悦莲就说自己很快就到,让他先进去不用等自己。

    季子强装上电话,就进了酒店,找到了王老板说的包间,进去一看,这王老板带着个两个妖艳的妹妹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两个妹妹够新潮,也够的,穿戴更是简单稀少,季子强暗自叹口气,自言自语道:露出半个屁股不代表你们性感只能说明你内裤买小了

    王老板见季子强来了,赶忙发烟,招呼说:“季县长,今天能请到了你,真是三生荣幸。”一来就赶忙上菜。

    季子强也不客气的说:“等会上菜吧,我还约了个朋友。”

    王老板一听季子强还有朋友,就赶忙的说:“那我在叫个妹妹过来”

    季子强哈哈一笑说:“你要开群英阴会啊,我这朋友也是个女的。”

    王老板一听,有点尴尬的说:“奥,奥,这样啊。”

    王老板就转头又对身边的两个妹妹说:“那今天晚上你们长点眼色,就不要骚扰季县长了,免得季县长过后受罪。”

    两个妹妹就一起笑了说:“看情况吧,要是万一来个老太婆呢”

    季子强也就笑了,说:“不是老太婆,是个美女。”

    他今天带上华悦莲也是有意回避王老板的其他安排,他还不想和这人过于近乎。

    这两个小妹妹一听人家戴的也是美女,都吐吐舌头说:“那我们就是多余的了,要不王老板把小费一发,我们先撤。”

    王老板眼一瞪说:“想什么呢不劳而获很可耻,好好坐着,一会给我们倒酒,说笑话。”他们几个这里正说着闲话,包间的门就开了,华悦莲风姿卓雅的走了进来。

    季子强就忙给他们做了一个简单的解说说:“这位是洋河县大名鼎鼎的王老板。”

    然后指着华悦莲对王老板说:“这是我一个朋友,姓华。”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