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天渐渐地黑了,李岩躺在宿舍里的床上看着电视,电视节目是市台的,除了播放一些粗制滥造的电视剧外,就是一些卖酒,卖药的广告,看看那上面的画面,李岩就嗤之以鼻,要是那些保健药好使,还要医院干嘛此时电视里正在播一款壮阳的药

    看着看着李岩感到了一阵的躁动,自己下来有一段时间了,这次回市里,也没顾的上和家里那黄脸婆练练,虽然她长的不怎么样,不过解决问题还是可以的,熟门老路的,进出也方便,现在这身边乍一没有女人,自己还真不习惯。 想想的,他心中一阵冲动起来,身子便火烧火燎的难受,周身如爬满了毛虫那般麻痒,简直按捺不住。

    李岩就打算起来,到那李二柱家里去看看,李二柱在县城建筑工地打工,经常不回来,他那媳妇到很水灵,自己连哄带骗加吓唬的,他媳妇也就从了,感觉很是爽快,今天在去碰个运气,解决一下当前的问题。

    他刚想过去,就在这个时候,他听见了敲门的声音,他问了一句:“谁呀”门外没有人答应,他感到奇怪,刚刚燃起的慾火慢慢的熄灭了,他一边琢磨是谁,一边下床只穿了个裤头开了门。

    门一打开,他吓了一跳,门口站了个女人,她大约40岁,虽然岁月在她的脸上落下了痕迹,但看的出她年轻的时候是个美人。身上穿的衣服不是很好,但很干净利落,透着一分精明的样子。

    李镇长认识这女人的,她叫张绣儿,是南坝村的,也就是这镇政府的所在地,自己也没少打过她的主意,只是一直都没上手。

    李镇长就问道:“绣儿,,有什么事吗”说这话,他的那三角眼就不断的在张绣儿那涨鼓鼓的胸上来回扫描着。

    张绣儿断断续续的说了起来,李镇长明白了,是和这次招工的事有关。

    张绣儿有些气愤的说:“我听说,这次招工要照顾困难家庭,我男人前年在矿上出了事,瘫痪在床。我闺女高中没毕业就辍学回家务农,家里家外就我们娘俩忙活,这次招工我寻思着怎么着也给我闺女一个吧,没想到,村支书那王八蛋记恨我,说什么也不给。你可要给我做主呀。”说着说着,就开始哭泣起来。

    李镇长连忙劝道:“绣儿,这事我不了解,为什么支书记恨你呢”

    张绣儿脸上露出羞涩的神情,好半天才说话:“还不是那个王八蛋發骚,自从我男人瘫痪在床,他就缠上了我,我没答应他,几次下来,弄的他下不来台,他就开始记恨我,这次他就借此事欺负我们娘俩。”

    李镇长心里就来了气,,老子还没下手,你们这帮兔崽子到先动手了,李镇长借着灯光再仔细的打量了她一番。这张绣儿还真是有点丰韵,怨不得支书發骚。看着想着,李镇长的身体变化就更大了。他没有去掩饰自己的变化,相反他到觉得这样很愉悦。

    他假装沉思了一会,对张绣儿说:“这件事,我还真的不好说话,不过”李镇长停顿了一下,然后上下打量起张绣儿来。

    张绣儿怔了怔看着他说:“李镇长,我求你了,你一定要帮我呀。”

    “帮也不是不可以,但事情总要有个说法,对吧”李镇长延着脸说。

    张绣儿听到事情有了转机,心中刚一喜,接着发现李镇长上下打量自己,心里又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脸变的通红。

    李镇长见她没接上自己的话,好像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就冷冷的说:“我总不能平白无故的帮你吧”他也就挑明了话。

    张绣儿一听这话,那怎么办,自己家里又没钱送礼,她就迟疑了半天,结巴的说:“只要李镇长帮忙,你你我下辈子做牛做马都要报答你啊。”

    李镇长嘿嘿一笑说:“下辈子呵呵,那你下辈子再来找我帮忙好了。”

    张绣儿也不知道怎么说了,她低下了头,这一低下了头,正好看见李镇长的某个部位,心中就更明白李镇长的意思了,暗骂道:“也是一个偷腥的王八蛋,我豁出去了,为了这个家,我也够了。”她心痛的想着。

    李镇长就问起张绣儿:“你女儿多大了”

    张绣儿见问起自己女儿,就答道:“19了,也算是高中毕业。”

    李镇长忽然就有了一个更疯狂的想法,他就说:“哦,那这样吧,你现在回家,把她叫来,让我看看。”

    张绣儿听了一惊说:“李镇长,她还是个孩子,你要的话,你你找我吧。”

    李镇长贼贼的笑道:“你想那去了,我只是想看看你女儿长的什么样如果可以的话,我给她另找一个好点的工作。你快回去把她领来,让我看看。”

    张绣儿将信将疑的走了,大约半个小时后,敲门声再次响起,李岩开门一看,张绣儿领着一个年轻姑娘站在了门外,他把这娘俩让到屋里,他注视着张绣儿的女儿,这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她一头乌黑秀发披散在肩头,虽然在风吹日晒下长时间的劳作,却依然是粉白嫩红,透露出一种健康的肤色。眼睛不大,还很是有神,高高的鼻梁小巧的鼻子,让人看着生出爱怜的感觉。

    李岩的目光从她的脸蛋上滑下去,看到她粉白粉嫩的颈项 那女孩很大胆,并没有回避李岩的目光。

    张绣儿看到李镇长注视着自己的闺女,非常害怕,急忙说:“李镇长,这是我的闺女叫芳芳。”

    听到张绣儿的声音,李镇长才会过神来,“哦,好,不错。”

    他随口说了几句,借以掩饰自己的尴尬:“绣儿,芳芳,这次招工呢,名额真的很少,分到你们村也没几个指标,不过我看芳芳这姑娘不错,到是想帮你们一把。”

    芳芳听了惊喜道:“真的啊,李镇长,你可不要哄我”

    李岩不屑一顾的说:“当然真的了,我一个镇长还哄你一个小女孩吗只是。”

    芳芳听了非常欣喜,她是一个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女人,她一心向往城里的生活,本想着借着读书跳出农门,走进城市,也不辜负上天赋予她的美貌,可惜命运给她开了个大玩笑,一场灾难降落到她的头上,父亲受伤瘫痪,自己只好休学回家务农,本以为从此在农村度过一生,没想到又得到这样一个好机会。

    她欣喜的对李镇长说:“李镇长,只是什么”她很担心美梦成空,所以就急不可耐的接上了李岩的话头,也就刚好中了李岩的陷阱。

    张绣儿在一边苦恼着,她是过来人,知道这李镇长打的什么主意:傻闺女,你还看不出来,他是要你的身体呀。

    李镇长见芳芳问了下来,就笑着说:“怎么谢我,就要看你们娘俩了。”

    芳芳傻呵呵的问道:“看我们娘俩,怎么看”她转头看着母亲,看到母亲低着头,手不停的扯着自己的衣襟。

    张绣儿抬头对李岩说:“李镇长,您的大恩大德,我们永世难忘,可芳芳还是个孩子呀,她以后还要嫁人呀,李镇长你看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李岩有点恼怒张绣儿说的这么直白,生怕芳芳生气摔门而去,这样的话就得不偿失了,李镇长没有言语,只是脸色阴沉的看着她们娘俩。

    芳芳这才知道李镇长说的意思,她的脸一下子变的通红,神情扭捏起来。她心里感到一阵悲伤,难道这世道真的这么不公吗天下的男人都这么不是东西,手里有了权就可以任意玩~弄别人,但自己真的要放弃这个机会吗这可是跳出农门走进城市最好的机会呀我该怎么办呢

    芳芳的思想激烈的斗争着,要还是放弃我该怎么抉择妈妈还在那企求那个男人,那个男人真的这么卑鄙。

    李镇长并不理睬张绣儿的唠叨,他也知道自己今天这么无耻逼迫这母女俩,是内心有一种强烈的声音支配着他:“我要得到这母女俩,”想到她们母女俩臣服于自己,李岩脸上露出诡秘的笑容。

    李岩为了得到这母女俩,加大了筹码:“只要你们母女俩今天留在这,我保证芳芳在工作以后得到城里的户口,如果她的表现好,以后回来我还会给她找一份好工作,银行、税务随便她挑,你们也知道庄市长和我的关系。”

    张绣儿听了张大了嘴,没想到李岩又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她本以为李岩只是看上了她的闺女,没想到现在还把自己拉了进来,多么羞人呀一想到自己母女俩一块伺候这个男人,她的心就砰砰的直跳。

    芳芳一听李岩又许诺以后给她找一份好工作,本来已经动摇的心一下子就崩溃了,她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她太渴望离开农村了,渴望到很多次在梦中都以为自己在城里上班。

    李镇长看到芳芳同意了,就把目光转向了张绣儿。张绣儿看到李岩的目光转向自己,慌乱的低下了头,“闺女,你真的要答应他呀这可是你一辈子的事呀。”她低声问芳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