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庄副市长有点冷峻的问李镇长:“你让季副市长下不来台了吧”

    这小子一点都没注意到庄副市长的神态变化,还在办公桌上东瞅瞅,西往往,想发现一点有用的是文件,情报什么的,他就随口说到:“他不给我面子,我自然也要骚他的脸皮了,他以为他是谁啊。 ”

    庄副市长怒不可止,“啪”的一下,就把手里的一份文件摔到了办公桌上,嘴里骂道:“你以为你是谁,季副市长检查工作,你就应该好好配合,你装什么老大。”

    小舅子也是让他这一下子,吓的有点发懵,过了一会才缓过来说:“他不就是个副市长吗你至于这样发脾气吗”

    这李镇长是不怎么怕自己这个姐夫的,有什么怕的,他再骂,再说,总不会对自己下手,给自己处分吧自己只要一去告诉大姐,哼哼,他还不是得乖乖的。

    庄副市长没有反驳他的话,也懒得反驳,他现在要调整思路,考虑怎么处理这件事情了,他现在真是不希望和季子强为敌,刚刚手下两个局长倒了,自己也有点灰头土脸的,如果季子强也让冀良青拉走了,以后对自己更为不利。

    庄副市长渐渐的冷静下来,知道光骂小舅子是没有多少用处的,要让他明白季子强暂时不能招惹的道理,他想了一会才对小舅子说:“你要知道,现在我正在和冀良青较劲,要是季子强因为和你有了分歧,最后让冀良青拉过去了,你那厂只怕就只有停产的一个可能了,你自己想清楚。”

    小舅子笨是真的,但还没有笨到拿拳头擂鼻涕的地步,他一下呆住了,傻傻的半天没说话,那到是真的,万一人家变成了冀良青的人,自己这姐夫也就管不住人家了,而自己的厂却攥在人家的手心呢。

    庄副市长知道自己的话凑效了,这才冷冷的说:“现在过去给他好好的倒个歉,做下自我批评,另外他手上有上百个招工名额,你去找找他,这对你们镇上不管是政绩,还是经济都有好处。”

    小舅子不断的点着头,一听还有这好事情,那一百多个名额给了自己,自己是不是又能发点小财了。

    嘿嘿,既然这样,塑料厂和招工的事情就一并解决掉算了,化工厂是绝不能停产的,那可是我的老底子啊,这些年玩女人没少花钱,我可是全指望它应付了,不行,要想个好办法,不然人家昨天受了那么大的气,怎么可能让自己道个歉就原谅这小子也就没有先到季子强的办公室去,先上了一趟街,到银行取了两万元的现钱,就不相信了,你见了钱还不原谅我。

    他揣上钱,调整好自己的表情,笑咪咪的就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季子强正准备打电话给秘书小赵,让他通知仙侠镇来人领取招工合同,抬头就看到了这李镇长,季子强到是有点意外,没想到他今天来到了办公室,季子强就没有先说话,只是平淡的看看他,低头又看起了手上的招工通知。

    季子强不理人家,那是他的想法,这李镇长脸厚起来,比牛皮都不逊色多少,他嘻嘻的笑着,到了季子强办公桌对面坐下,嘴里就招呼起来:“季市长真是兢兢业业,工作辛苦啊,看到你,我自己都觉得惭愧,以后我一定要以季市长做楷模,好好向你学习。”

    季子强心里就好笑了,妈的,这马屁拍的也太不靠谱了,大概是让庄副市长给点了一下,现在过来脸厚来了。

    季子强也就用上了时常不用的皮笑肉不笑:“呵呵,这那阵春风吹到我们李镇长身上了,境界提高了不少嘛。”

    李镇长面逛逛的笑笑说:“今天就是来给季市长道歉的,昨天那厂里的职工太没规矩,让季市长心里硌拧了,我代表塑料厂和仙侠镇的全体人民,给季市长道歉,请你宽宏大量,大人不计小人过,呵呵呵。”

    季子强看着这样的人,很是无语,真没想到天下竟然还有如此不知道羞耻的人,明明就是他自己搞的事情,现在倒还成了仙侠镇全体人民的事情了。

    李镇长见季子强似笑非笑的样子,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从包里就把那刚取出来的两万元钱,放在了季子强的办公桌上。

    季子强倒是没有想到他会来这一手,不得不问:“李镇长,你这是什么个意思”

    他还真的一时摸不清李镇长的心思了,他怎么给自己送钱了,难道还是为那个塑料厂的事情吗

    李镇长讪讪的笑笑说:“我知道错了,所以就让那塑料厂拿出了一点钱来,算是为昨天的事情道歉,也希望季市长能够给个面子,暂时放过塑料厂。”

    季子强一听这话,哦,到底还是扯到正题上来了,他想了下说:“钱就不用了,你们心意我领了,只是塑料厂的问题。”

    那李镇长不等他把话说完,就一下子抢了进来:“季市长,这钱你一定要收下,我还听说你手上又招工的名额,你看我们镇现在经济也不大好,能不能。”

    他怕季子强说出了塑料厂必须整改的话,所以就赶忙转化个话题,扯到了务工名额的问题上。他这一提醒,季子强就想起了手上的名单,其实季子强本来就是给他们的,一个是竹林宾馆的龙总希望招北区的,在一个刚才庄副市长已经点名说给仙侠镇了,这个面子季子强当然是不能驳的,不过李镇长是不知道庄副市长和季子强刚才的话。

    季子强就顺水推舟的点点头说:“是啊,我还刚准备让秘书通知你们镇,你来了也就刚好,这是通知和合同,你带回去,镇上研究一下,尽快报上人员名单。”

    季子强就把东西就交给了李镇长,李镇长拿上这合同,心里就暗暗兴奋起来,他感觉手上拿的不是合同,这都是礼品,都是钱。

    他也再不说话,转身就要离开,季子强一看办公桌上还有这两万元钱,就说道:“李镇长,你把这钱也” 。

    话没说完,那李镇长早就走出了办公室。季子强看看眼前的两万元钱,知道这小子的钱不好拿,将来一定烫手,就准备给庄副市长送过去,让他退给他小舅子,但一想到李镇长那张丑恶的嘴脸,季子强就有气,退回去是不是太便宜这小子了,算了,留下再说。

    季子强一个电话打给了凤梦涵,让她下来一趟,把钱就交给了她,对她说:“你们办公室留下,做费用吧。”

    凤梦涵问:“谁给的。”

    “仙侠镇的李镇长啊,我也不好退给他,你们不是办公费紧张吗,就拿去先用。”

    “这不好吧,人家是送你的。”

    “他这钱我能花吗”

    凤梦涵想想也是,就说:“好,一会我给你开个收据,免得将来有事说不清。”

    “好好,我就是这个意思。”。

    先不说季子强和凤梦涵,说一说李镇长,他是离开了市区,一边走,一边想,今天是一定要让季市长收下这钱,只要收了钱,我就不信,他还好意思来让我那塑料厂停工。

    他也就不在和庄副市长打招呼了,一路就回了仙侠镇。

    回去以后,李镇长马上就召集各村的支书,村长都来乡上开会,那各村的支书,村长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都在那里交头接耳的议论纷纷。

    李镇长过了一会,才来到会议室,进了会议室一看,各村的支书,村长有的在抽烟,有的在喝茶,大家都在吹着散牛,看见李镇长进来,都有不吱声了。中间有个位置是空的,那是留给他的,在官场是有规矩的,每个人都能在不同场合找到自己的位置,没有人教,但大家全部都知道,这就是官场的学问,每个人几乎是无师自通的,李镇长走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坐下来。

    看看人都来齐了,就宣布开会。李镇长鼓起肿泡泡的三角眼说:“同志们,这次要大家来开会呢,是有个好消息告诉大家,咱们镇从市上要来上百个招工指标,是到市里政府宾馆上班。最好是初中以上的毕业生。这月工资是1200,管吃住。”

    下面的支书,村长一听,马上就给开了锅的水一样,个个神情激动,喜气洋洋,纷纷鼓掌。李镇长等他们安静下来后说:“这次指标不多,为了照顾到每个村子,我看啊,按各村人口多少来分配,谁也不许争,你们回去以后,先初选一下,最后我是要审查的。”

    他才不会把这么好的事情全部放给下面的支书村长办,那好处不是都让他们得了自己这要一趟容易吗不落个三瓜两枣的,那算什么。

    喧闹的人群都离去了,李岩长长出了口气,这是明摆着的事,谁不抢呀,这样最好,我就等着有人来送礼了,呵呵,这运气来了,门板都挡不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