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李镇长也就显出一副老子就是不鸟你的样子,有些挑衅,又有些莫测高深的说道:“季副市长,做事情要适可而止啊,我看还是先吃饭”

    季子强也就听出了他的意思,哼哼,你也太嚣张了点,就是你姐夫庄峰,我也没怕他,还怕你小子,他目光锐利的看定李镇长说:“什么适可而止,现在还没开始,怎么就止呢”

    李镇长一听季子强这话,知道今天这事情只怕是不能善了,也三角眼一翻,斜视着季子强说:“看来季市长是一点不给面子了。 ”

    他转过身对同来的一个镇干事说:“你去把订的酒席退了,人家不领情,我们也不用热脸贴人家冷屁股”

    说完他就冷冷的坐在了旁边。

    季子强来新屏市的时间不长,今天让李镇长现场来了个难看,其他同来的一行人都是心中愤慨,但也不敢表示出来,乡镇干部还没有真正达到官场的含蓄和层次,所以很多人还是很粗鲁很直接,这让季子强有点难受了,气氛就一下子有点紧张。

    季子强是自然不能用这种话来回答他的,那显得自己更没涵养,但就让这样个没大没小的无赖压制住了,以后自己怎么在新屏市混呢

    季子强就准备发作起来,你小子嘴厉害,老子今天就给你把厂子查封了,看到最后谁求谁,他就准备给随行众人下达指示。

    季子强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见那工厂的几十上百的工人,一下子围住了会议室,吵骂声不断:“今天我们就看谁敢来封我们的厂。”

    “谁不给老子饭吃,老子就和他拼命。”

    “排点水也不允许,还让不让人活了,今天把命也交给他们带走。”

    一时间门外就是群情激愤,李镇长看都不看这一眼,只是抽着手里的烟,嘿嘿的冷笑着,这也是他早就安排好的对付方法,过去用这招也对付过检查,刚才在路上他就电话里做了交代,只要自己和检查组翻脸,下面就让工人闹起来。

    季子强看着这家伙皮笑肉不笑的样子,知道这事情的背后可能是这小子在搞鬼,季子强一刹那,脸色顿时就冰冷的宛如严冬里的寒气,连旁边的环保局刘局长也不禁打了一个哆嗦。但少顷,季子强脸色就渐渐的缓了过来,毕竟,没人看到是李镇长指使,只能说,人家这一手玩得漂亮,自己暂时是处于被动态势了。

    自己这次就带了这78个人,真的闹起来了,也很难控制局面,看来自己还是有点大意了,以后切记不可犯如此低级的错误,季子强认为在官场上,绝对不可以义气用事,要掌握分寸,进退自如,什么是时候该服软,什么时候该妥协,什么时候该退让,什么时候该进攻,都要做到有条不紊,胸中有数。钢硬易折,草柔易活,一味的蛮干和义气用事,那肯定是走不到仕途的终点。

    想到这里,季子强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先摆脱这个形势再说,他看着李镇长笑道:“呵呵呵,李镇长,看来你还想让我这副市长在你们镇上壮烈牺牲啊。”

    现在,虽说情况很是被动,但见季子强这么平静沉稳,阴柔淡定,李镇长不禁也心中胆怯,看来季子强的修身养气功夫很不一般,李镇长也就不敢过分托大了,呵呵的回着笑,说道:“哪能啊,有我在,谁敢碰你一指头,我生吞了他。”

    说着话就走到了门口,对众人说:“这是市里的例行检查,你们闹什么闹,又不是要停工封厂,都回去,该干什么干什么,惊扰了季市长,我明天一个一个的找你们算账。”

    他就很巧妙的把停工和封厂连在了一起说,这样你季市长总不能工人一散开,你又说停工那话吧老子先把你的后路堵死了再说。

    季子强也就只能顺坡下驴了,他没有其他选择,一个市长,他是不可能和这些工人来闹起来的,他呵呵的笑了几声说:“封厂那自然是谈不上,但还是需要对排污方面做一些整改的。”说完季子强又转过身对同来的环保局刘局长说:“你起草一个整改通知,给他们留下,让他们在一个月以内整改完成,下一次来,我们就不是这样来了,那时候要是他们没有处理排污,我们就要带上警察强制执行。”

    那刘局长也就松了口气,一场危机看来算是化解了,他就在办公室用手写了个整改通知,交给了那个最初见面的好像是厂长的人,季子强见工人散去,也不在耽误,看不不多看潘书记一眼,匆匆离开了。

    这李镇长见季子强如此处理,也算是给了自己面子,知道那通知就是个样子活,自己过两天一会到城里,给庄副市长说一说,不怕他季子强能有多厉害。

    他也没有过多的挽留季子强他们,爱吃不吃,不吃拉到。

    季子强一路憋着闷气,回到了市里,一路上大家都知道他吃了个窝心亏,都不敢多说话,对季子强的心情大为同情,唉,前段时间让冀良青和全市长这点名一批评啊,现在连下面的人都不怎么甩拾他了,这市长当的。

    季子强也不断的自责自己,看来自己有时候还是过于自信和自大了,在处理问题上,想的过于简单,不够深刻,很多复杂的东西都没有预先的设计进去,所以才搞的自己如此尴尬,以后真的要以此为戒,做什么事情,都要考虑周详一点。

    这就是他的长处,他在每一次受到挫折以后,不是先去怪人,他总是先总结自己的不足,杜绝下次重犯类似的错误,避免以后不必要的尴尬。

    到了市政府,季子强调节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先到庄副市长办公室去了一趟,向他汇报了一下最近几天自己检查的情况,他对庄副市长说:“我按市长你的指示,对全市涉及到污染的企业都做了一个摸底和检查,今天就专门给你汇报一下。”

    庄副市长坐了下来,关切的问道:“子强啊,这次摸底感觉怎么样,我们市上有没有需要整改和改善的企业。”

    季子强见他问起,就给他泛泛的谈了谈,但为预防庄副市长的小舅子来个恶人先告状,所以就把仙侠镇废旧塑料加工厂略微的提了提:“有几个企业是需要做一些改造的,包括仙侠镇废旧塑料加工厂,他们排污也有些问题,我给他们下发了一个整改通知,希望他们也做一些技改。”

    庄副市长一听到仙侠镇三个字,就一下子集中了精力,他不希望在这个事情上,自己那不争气的小舅子出什么麻烦,那家伙的德性,自己多少还是知道的,只怕他未必甩季子强。

    庄副市长就邹起了眉头问道:“李岩没有和你为难吧有什么不好说的,你可以告诉我,我给他打招呼。”对季子强这样一个下级,庄副市长是想要拉一拉的,他可不希望自己那小舅子惹到季子强。

    季子强就很谦恭的笑笑说:“没有,没有,李镇长人还不错,要留我们吃饭,我担心回来太晚赶不上给你汇报,都推了。”

    他不能把今天在废旧塑料加工厂的事情说出来,疏不间亲,再有道理的事情,也比不过人家一家人的关系。

    庄副市长听他如此说话,才稍微的安下了心,也笑笑说:“没有最好,但凡有什么事情,你也不用看我的面子,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季子强也就点头答应着说:“好好,我知道了,应该没太大的事情。”

    离开了庄副市长办公室,季子强也就消了很多气,一个不知道深浅的镇干部,自己犯不着为他生气,只要他按规定时间对排污做些改进,得饶人处且饶人,自己立足未稳,还是不要结怨太多,特别是还涉及到庄副市长,那更是应该小心处理,不要打虎不成,反受其害。

    看看就到了下班时间,凤梦涵来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约他一起晚上吃饭,季子强也就答应了。

    最近的这段时间,由于季子强和凤梦涵关系越来越融洽,凤梦涵是容光焕发,眉目含春,精神抖擞,走起路来小腰扭得着实欢快,说起话来都格外温柔醉人。

    季子强一看到她的样子,就有了一种舒适的感觉,多好的妹妹,季子强就又想到安子若和江可蕊他们,今天所有的不快和烦闷都已经烟消云散了。

    两人也不避讳什么,一起就到了一个饭店,他们点了几个小菜,要了几瓶啤酒,季子强的眼睛就让凤梦涵给勾住了,她浅蓝色运动t恤领口微微敞开,肋下两条深蓝色曲线延伸要腰部,越发衬托得腰肢纤细动人,牛仔裤勾勒出修长挺拔的大腿以及渾圆的臀,瘦不露骨,曲线玲珑,优雅不失性感,还有几分轻盈的俏皮。

    凤梦涵也看到了上季子强这种目光,心里也是很得意,很骄傲,面对一个如此心爱,又如此欣赏自己的男子,她的心里也是甜甜的。

    凤梦涵妩媚,又带点高贵的笑笑说:“那天到我家里,我给你做几个家常菜吃。”

    季子强没有移动自己那关注的目光,憨憨的说:“你这样漂亮的女孩还会做饭真了不起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