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庄峰坐下之后说:“子强同志,上次机床厂的事情啊,让你受委屈了,冀书记和全市长都批评了你,不过我们也要想开点,领导吗,不批评人那还叫领导啊。 ”

    季子强连连点头说:“怪我,怪我,我确实不该那样随口乱讲的。”

    “话也不能这样说啊,我到认为你没有讲错什么,你看,现在那个福建的客商不是同意以两千二百万成交了吗应该说这一千多万还是你的功劳呢,给你嘉奖都应该。”

    季子强连连摆手说:“哪里,哪里啊,不处分我就烧高香了。”

    庄峰呵呵的笑着,但笑归笑,他在这件事情上还是有怨气的,可是他很明白自己是一个权利场上的人,怨气也罢,仇恨也罢,这些都不能影响到自己的布局,季子强固然是这件事情的破坏者,但拉过来他,就能让政府依旧是铁板一块,这一点至关重要,自己之所以能在新屏市稳如磐石,还不是自己在政府这面的根基深厚要是政府这面自己稳不住,谁还来买自己的帐

    特别是冀良青,只怕他昼思夜想的都希望自己早点倒霉呢这次他的出手也真够狠的,一下就弄掉了自己两个局长。

    在这个强敌面前,季子强那点仇恨就不值一提了,季子强还威胁不到自己的地位,而冀良青却时时都想要自己的命。

    他说:“什么处分他市委就知道玩虚的,他们那里知道我们这些坐具体工作的人的苦楚,他们要给你处分,我第一个就不会同意。”

    季子强当然就手啊不得要表示感谢了。

    两人今天谈的还算不错,后来庄峰又说:“季市长啊,今天请你过来是因为有个工作问题要和你交流一下。”

    “奥,什么工作”

    庄峰说:“昨天接到了省上的文件,省上准备组织一个检查组到各市来检查环保,排放,污染等问题,这涉及到我市的一些重点排污企业,我希望你能先做个调查,该整改的就提前动手,不要到最后出了问题。这次说的挺严的。”

    “这样啊,那是不敢马虎,不要把我们抓住当个典型就麻烦了。”

    “是啊,一会我让秘书把文件给你转过去,这是你管理口上的事情,你多操点心。”

    “好好,我明天起就带队先排查一下。”

    “嗯,其实新屏市这样的企业也不多,主要是造纸,练铜,化工,你和环保局联系一下,整理个名单,应该没多少吧。”

    “谢谢庄市长的提醒,我这就和环保局联系一下。”

    季子强带上了庄副市长送给自己的两条软中华,回到了办公室,一会,庄副市长的秘书就送来了省里的通知,季子强看完就和环保局,劳动局等联系了一下,定了一个会议时间,一起商定下一步的排查工作。

    这样一来,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季子强就忙活起来,他开始检查了,对市里的一些涉及到污染的企业都做了个摸底,当然,这主要是市区附近的一些地方,远的季子强也没有去,那些县上的企业不再这次检查的范围之内,因为他们的规模和档次还不足以让一个由副省长亲自带队的检查组去检查。

    但新屏市的两个区,外加一个开发区确是必须要检查到位的,特别是新屏北区,在新屏市的北郊,这个区很复杂,是城乡结合部,半城半乡,又靠近火车站,当初新屏北区为了吸引外来客商的投资,在很大程度上就没有把握好引进项目的条件,有的重污染项目挂上一个很时髦,很科技的名字,也住了进去,慢慢的,等新屏市的领导发现这个问题的时候,已经有点尾大不掉了。

    季子强在这里检查的时候,今天就出现了一点小问题了,引出了一个难缠的人物,谁啊庄副市长的小舅子。

    这庄副市长的小舅子李岩,他是新屏市北区仙侠镇的镇长,这次检查到他们镇的一个废旧塑料非法生产厂的时候,问题就出现了。

    按说一个副市长带队检查,你镇上干部早就应该屁颠屁颠的来伺候左右,可这位李镇长是不畏权势,仗着有庄副市长是他姐夫,根本对季子强不理不睬,你一个副县长还没有权利决定自己的升降。

    季子强在还没来的时候,那环保局的刘局长就暗示季子强说:“季市长,这仙侠镇塑料厂我们就不去了吧,最近下雨,好像路况不大好。”

    季子强有点奇怪问:“为什么不去,塑料厂是污染最严重的企业。”

    他看了看刘局长的表情,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就又问:“老刘,有什么问题吗”

    那刘局长笑笑,犹豫了一下,觉得还是把话说透点好,免得莫名其妙的得罪人:“那个仙侠镇的李镇长是庄市长的小舅子,好像这厂和李镇长也有点呵呵,我怕你去了为难。”季子强心里明白了,但他不能因为这就轻易的打退堂鼓,那传出去多丢人,一个副市长害怕一个镇长,他淡淡的笑笑说:“先去看看在说。”

    等他到了仙侠镇他才算是领教了,镇政府就来了一个文书陪同,据说书记是下去检查工作了,李镇长在开会,说过会再过来。

    季子强也不好计较,本来这次工作也不是针对镇上的,他们就直接去了那个非法生产的废旧塑料厂。他们一行人还没有走到,老远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同时也看到了一股股污浊的排水,缓缓的流到田间。

    季子强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季子强发现在路边沟里的水都呈淡黄色,并有一股臭味,季子强知道,这是废旧塑料厂非法生产排放废水污染的缘故。

    这时候,那厂子的大门中就走出了几个人来,带头那人满脸横肉,但一看到季子强他们一行人,就满脸堆起了笑,过来给季子强他们一一发烟,他也不认识季子强,这时候一个环保局的人说了声:“这是季市长,今天来检查你们工作。”

    这人才赶忙过来,一副谄媚的表情又是赔笑,又是道歉的说了一堆废话,季子强也是懒得听,就带着一行检查人员,进了厂里。这个厂主要是对废旧塑料进行粉碎、清洗和打包作业。而在清洗过程中,将产生大量废水,这些废水未经处理,通过地下塑料管排入离工厂约100米处原村社浇灌庄稼的储水池,然后再排入河中。

    季子强他们做了仔细的检查,发现这废旧塑料加工厂,不仅是排污问题。该厂至今未办理环境影响批价审批手续和排污许可证,也未注册工商营业执照,属无证无照、非法生产企业。季子强也就不再犹豫,当即决定先让这个废旧塑料加工厂停下来,责令立即停止污水排放,并对其进行了相应处罚,那个满脸横肉的家伙,一看问题有点大,使个眼色,有人就去打电话了。

    时间不长,庄副市长这小舅子李镇长就带着几个人赶来了。

    李镇长对季子强并不太熟悉,但此刻,他还是先要讨好一下季子强的,这厂子自己在里面是占了大股的,可不能说封就封了。

    李镇长到了厂办,一见季子强就哈哈的笑着说:“哎呀,季市长啊,我在下面的村上开会,听说你来了,这紧赶慢赶的,还是迟了,请你原谅啊。”

    季子强这才打认真的看了看他,一脸的肥肉中夹杂着小市民的奸狎精明,看人的时候两只眼睛贼亮。他很会逢迎,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逢山开路,遇水架桥,见缝插针,插科打诨,一副无赖地~痞~样,这样的人也可以做一个镇的镇长

    真不知道是谁的眼睛给瞎了。

    季子强淡漠的回道:“我们也知道你忙,所以就直接过来了,没关系的,这厂子的问题处理了,今天也就没什么事情了。”

    季子强知道他是为什么来的,所以先把这话说出来。

    李镇长的脸色就变了几变,心里暗道:老子抬举你,你不要不知道姓什么了,就你也想查封老子的厂,只怕你官小了一点。

    他嘿嘿的笑了起来,就说:“这是多大个事啊,那用的着季市长亲自督阵,走走走,到镇上去,我给季市长洗个尘,接个风。”

    季子强心想,我要是一走,那谁还查封的了你这厂,只怕今天带来的人,没有几个不怕庄副市长的,这庄副市长专权跋扈,结党营私,在新屏市不怕他的人还真是少有。

    季子强平静的说:“喝酒不急,这里的事情还在处理中,等结束了在说吧。”

    李镇长就不舒服了,难道你季子强的听不懂我的意思。此刻在李镇长的心里也是没有怎么把季子强放早心上,自己的姐夫连冀良青书记和全市长都不怕,你一个赶来新屏市的副市长,不要把我惹急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