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不知道,请市长明示。 ”

    “看到你那个样子,我心里其实还是很高兴的,至少我知道了,你王稼祥的确是一个有正义感的人,这点我很欣慰。”

    王稼祥看着季子强,他没有让季子强的表扬冲晕头脑:“可是季市长昨天的讲话我却没有听出多少嗯这个”

    季子强笑笑:“你是说你没有听出多少正义感是吗”

    “我没这样说,这是你自己说的。”

    “哈哈哈哈”季子强大笑起来:“王稼祥啊王稼祥,你这人啊,我都不好说你什么了,也不知道这些年你是怎么混的官场,还能混到一个正处级,真是难为你了。”

    “我怎么混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很快机床厂就要低价卖出去了,你一点都不心疼”

    季子强收敛起了笑容,凝重的说:“我不心疼。没什么值得心疼的,因为那个收购很快就会有麻烦了。”

    “麻烦什么意思我听不懂。”

    季子强冷然的哼了一声说:“我不会让他们得逞,你等着吧,不是今天,就是明天,机床厂一定会有事情发生,那个时候你就明白了。”

    王稼祥不解的,疑惑的看着季子强,他真的搞不懂季子强在说什么,但看着季子强那样笃定的表情,他无法肯定季子强是在骗自己,但他还是很糊涂,他很少这样看不懂过。

    季子强的心里也并没有他表现出来的这样笃定,他也在赌,他赌的是机床厂厂里职工的血性,赌的是机床厂职工的团结。

    是不是会出现自己设想的那种情况,现在还很不好说,但有一点季子强是肯定的,要是真的自己赌输了,事态没有按照自己的设想去发展,他就只有冒险去找冀良青的,直接给他摊牌,不管他是不是在机床厂这件事情上和庄峰是一伙的,那时候,季子强就顾不过来了。

    好在事情没有走到最坏的哪一步,就在当天下午上班的时候,就传来了机床厂职工围堵厂领导,全体罢工的消息,这个消息对庄峰是举足轻重的一个消息,他费尽心机设计的这次计划,看看就要大功告成了,没想到现在又出现了这样的一个变化。

    听说愤怒的工人还把那个福建的客商给打了,他放在厂办楼下的小车也让工人把玻璃砸了,庄峰最初的想法就是派公安上去,但稍后他又犹豫起来,作贼心虚是最主要的因素,他怕万一事情闹的更大,扯出了葫芦带起了瓢,自己更麻烦。

    他叫来了工业局的马局长。

    马局长在这个事情发生之后比庄峰更紧张,这个收购案中,他也不是毫无斩获的,福建的客商也是送了他20万元钱,他听到这个事情后,已经是紧紧张张了。

    进来之后,他小心翼翼的用把个屁股坐在沙发上,脸上的诚惶诚恐也表露无遗,对庄峰,马局长还是很害怕的,不要看庄峰只是一个常务副市长,但在新屏市政府这一亩三分地上,很多时候,庄峰说话比起全市长都有力度。

    马局长可不想让庄峰的怒气撒到自己头上来。

    庄峰现在没功夫和他发脾气,他问:“事情到底是怎么样发生的,前些天不是谈的好好的吗工人没有什么反对啊”

    马局长咳嗽一声,先清理了一下嗓子,说:“今天一早,由几个职工带头,他们就到机床厂的厂部去闹事,说一千万的固定资产肯定不止,机床厂至少应该两千多万,后来和厂里领导谈不拢,人也就越集越多,下午就全员罢工了。”

    庄峰恨恨的说:“一千万,两千万和他们有什么关系,一群傻帽,就算多要一些,也不能给他们分啊。”

    马局长很胆怯的看了一眼庄峰说:“问题是厂子被收购后,他们都算是下岗,离职员工,等新厂成立后,他们按合同制的返聘回来,这里面就有一个遣返费用的问题,他们感觉卖一千万和两千万,期间的补偿是不一样的,少了一半。”

    庄峰拧着眉头,端起了茶杯,大口喝了一口,这倒是真的,政府不可能给他们额外增加买断的费用了,所有钱都在那一千万中,但是过去他们怎么就没闹啊。

    他问马局长:“原来你们不是谈的好好的吗怎么工人突然今天又不同意了”

    马局长说:“本来说的挺好,给他们发一点买断钱,然后等新厂启动之后,他们所有人都可以重新回来上班的,他们是不能有意见啊,但是”

    “吞吞吐吐的,说啊,但是什么”庄峰有点急躁的说。

    “但是昨天季市长讲话的时候,一不小心说了一句机床厂的资产是两千五百万的话,这一下就让这些职工动心眼了。”

    “什么季市长说机床厂是两千五百万资产,他乱说什么怎么昨天我还问你,你说会议开的很正常,季子强也没什么异动”

    “当时大家都没注意,季市长估计也是随口乱说的。”

    “随口乱说你啊你,难道季子强就不是处心积虑故意说吗”

    “我看不像啊,他还说了好多赞成收购的话,在一个,他从来没有过问我收购的价格,估计他就是听什么人说了个数字,一讲话就冒出来了。”

    庄峰也吃不准了,听马局长的意思,好像这也不是季子强有意而为,再说了,他才来几天,哪能就一眼看出其中的猫腻来,只是这件事情现在闹成这个局面,下面该如何收拾呢

    庄峰低头思索起来。

    这个时候季子强也在思索着怎么回答冀良青的问话,十分钟之前冀良青让秘书给季子强打了个电话,让他到自己的办公室来一趟。

    季子强接到电话之后很快的就到了冀良青书记的办公室,他不知道冀良青找他有什么事情,不过新屏市的一哥找自己,那是一定不能耽误的。

    季子强没有想到的是,他刚走进冀良青的办公室,人还没坐定,秘书的水还没有泡好,冀良青就说:“你季子强同志啊,你什么事情都没了解清楚,就乱放炮。”

    季子强张口结舌,不知道冀良青说的是什么意思。

    冀良青看着季子强这个无辜的表情,挥挥手,让秘书离开之后,又说:“你到机床厂去乱放的什么炮,现在机床厂的职工把客商打了,车也砸了,收购也谈不下去了,你说说,你该怎么承当这个责任。”

    季子强是不知道机床厂的事情的,他在新屏市的消息相对于冀良青和庄峰他们几个来说,应该算很闭塞的了,但这个消息没有引起季子强太大的惊慌,似乎一切都在他的设想之内,不过是来的太快,太猛了一点。

    季子强说:“机床厂怎么了我昨天去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啊,我放什么炮了”

    冀良青很认真的看着季子强的表情,从他脸上想要看出一点隐藏在背后的东西来,但冀良青下意思的微微摇了一下头,看不出来,这个季子强很难让人判定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冀良青也要仔细的研判一下季子强的心态,上次季子强稀里糊涂的拿下了自己的一个人,对这冀良青是有意见的,也是心里不舒服的,但鉴于季子强初来咋到,未必知道机床厂的那个厂长是自己的人,所以冀良青就忍住了,没有给季子强发飙,想在观察一下,看看这个季子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应该说他不至于这么快就让庄峰拉过去吧

    而今天机床厂出现的这件事情,冀良青从心底是高兴的,他不怕机床厂乱,乱了就更是说明过去那个厂长还是有点作用的,也证明了自己没有一错到底,难道不是吗将来自己是要找机会说道说道,为什么那个厂长一走,机床厂就出了乱子。

    更让冀良青感到有趣的是,这次的事情又是和这个什么都不清楚的季子强挂上了关系,这太有意思了,他帮了一下庄峰,反过来又给庄峰搞出了一个乱子。

    对机床厂的收购冀良青过去没有过于关注,一个破厂,如果不是过去那厂长经常到自己家里走动走动,自己真还很难想起它,新屏市差是差一些,可是再差也有很多比机床厂更值得关注的企业。

    冀良青站起来,走到了季子强坐的这个沙发的对面,一屁股坐了下去,把那个看着挺宽大的沙发全部就填滿了,他在近距离的看着季子强说:“难道不是你乱放炮吗,人家谈的好好的收购,你一下给人家冒了个两千多万出来,你说下,你不是在捣乱是什么你还好意思说你没乱放炮”

    季子强很惊讶的站了起来,愣了愣,又坐了下来说:“但是,但是我看过机床厂的资料啊,过去不是一直都说的的两千多万资产吗我不知道他们现在谈的是多少,我还以为就那个数字呢”

    “过去一直是两千多万怎么刚才福建的客商说他们谈的一千万呢”冀良青有点惊讶起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