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摇摇头,站了起来,建议道:“今天就喝到这里吧,改天我们再聚。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其他人也都没有异议,倒是那机床厂的厂长还想挽留一下季子强,但被季子强据绝了。

    出了酒店,王稼祥就对季子强说:“季市长,我家里有点事,得赶回去。”

    季子强是知道他为什么对自己冷冷淡淡的,也不点破,笑着说:“行吧,那你先回去,这样,让车送你过去。”

    王稼祥看不上季子强是真的,但季子强这样还是让他有点不好意思,忙说:“不用,不用,我打个。”

    没等他说完,季子强已经对秘书说:“你送王主任回去,这里距离竹林酒店也不远,我走一走,活动一下就到了。”

    秘书看一眼季子强,见他没有醉意,也就放心的陪着王稼祥离开了。

    大家就都客气一翻,纷纷离开了,人们的重点都在马局长身上了,因为让他上车很困难的,最后是好几个人把他抬上了车,季子强很好笑的看着剩下的几个人,这就看到了凤梦涵那双亮晶晶的眼睛了。

    “季市长,我们顺道一起走吧”

    季子强见她脸色红馥馥的,关心问了一句:“今天喝的没事吧”

    “还好,只是头有点昏。”她接着问道:“你晚上没事”

    “有事需要效劳吗”季子强见她心里似乎有事。

    凤梦涵微微一笑,忍不住用手摸脸颊,略带羞涩道:“真的有点过了,我脸很红”

    她眼睛火辣辣的,季子强感觉有些不自然,“嗯,只是一点”。

    “我很久没这样喝过了,今天难得来放松一次,季市长赏光喝杯茶”她说罢,两只水汪汪的眼睛直瞧着季子强。

    季子强在酒楼手按乳峯的感觉还没有完全消失,再加上她这样肆无忌惮的直视,季子强心里还真有点慌乱,不由自主的点头:“好啊,我做东”“行,不过你得陪我去买件衣服。”季子强点头说:“好。”

    两人边走边说,这时候正好路过时装专卖店,季子强心里还在犹豫,她已经进店里了。孤男寡女一起逛商店,任人见了都会表示怀疑,她不介意,但季子强心里却虚火得很,如果传到了省城江可蕊的耳朵里,那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季子强犹犹豫豫在店门口晃荡,凤梦涵已经看好一件衣服进去换了,不过一分钟就出来,抬头发现季子强离得远远的,叫道:“喂,过来帮我看看,可以吗”

    季子强只好过去,假装看前后看了,说道:“很好”。

    其实,像她这样的身材穿什么都合身,何况这是一款很时髦的女士职业装,穿在她身上很符合目前的身份,既优雅又庄重,大方得体凤梦涵叫小妹把换下来的衣服用袋子装了,他们出店打了一辆车,直接到了一个叫西月茶楼的地方,这里相对比较偏僻,季子强放松了一点,为了避嫌,他选了大厅一个角落的位置,这茶楼生意不是很好,只有两桌人在拿扑克挖坑,见了季子强和凤梦涵,都忍不住拿眼看过来。

    “季市长,这里是不是太碍眼了”

    “怕啥,大厅里空气好。”

    她讥笑道:“不是我怕,恐怕有人心里早已经在后悔了。”

    “说你自己”。

    “咯咯咯说谁自己心里明白。”她坐下来,问道,“季市长,听说你妻子是主持人,很漂亮”

    “嗯,奥,差不多吧。”

    她低头喝了一口水,看着季子强问道:“问你一个不受欢迎的问题,你们感情好吗听说她要到央视去,不来新屏市”

    季子强心里一跳,这凤梦涵居然能看透很多事情,难道她今天叫自己请客喝茶就是为问这个而来

    季子强认真看了她一眼,凤梦涵目光正常,没有躲闪,一脸的真诚,好像纯属朋友之间的关心和帮助,季子强犹豫了一下:“我们结婚好久了。”

    “嘻嘻,季市长是答非所问。”

    “是吗我怎么就没有觉得,爱情这东西啊,很奇妙的。”季子强依然的绕着。

    “有时候是当局者迷,站在朋友的立场,我衷心希望你能开开心心一辈子。”

    季子强沉默了,难道自己和江可蕊真的走到了尽头吗连外人都从她不愿意到新屏市这点上看出了问题,季子强也想弄清楚这个问题,作为妻子,江可蕊虽然对自己有点误会,但应该不至于就没有缓和的余地。

    季子强脑子一时有些混乱,记得有句歌词:爱就要糊里糊涂,事事都想得很明白才去做,天下的男人岂不是都没法活了

    “我们会和好的,一定会的。”季子强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凤梦涵轻轻叹息一声:“你过的并不快乐。”凤梦涵的神情有些没落,郁郁寡欢的样子。

    季子强不知道她心里想什么,一个未婚女人,在看到不太美好的婚姻时,一定会有些感叹的,也许她在忧郁自己一辈子情系何处,身归何方,自然会发思春之幽情。但也许她也在担心,自己以后的婚姻会不会也是这样呢

    这样悶坐了一会,她似笑非笑的看着季子强:“算了,我们不说这些话题了,太沉重了,我感谢你今天能陪我出来坐坐,我以茶代酒表示感谢怎么样”

    季子强和她用杯子碰了一下,说道:“感谢就用不着了,以后。”

    刚说到这里,季子强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拿出手机接通了电话,电话中就传来了一个让他难以忘记的声音:“子强,我刚到新屏市,你在那里”

    季子强的睁大了眼睛,他难以置信的看着电话,她怎么到新屏市来了季子强不得不离开了,他没有告诉凤梦涵这是谁的电话,他只是说:“我要赶回酒店,今天不能陪你喝茶聊天了。”

    季子强走的很急,而凤梦涵已经敏锐的感觉到,来的人一定是个女的,她会是谁呢是季子强的妻子还是季子强的情人

    一想到可能会是季子强的情人,凤梦涵的心就一下子好像失去了血液一样寒冷了起来,她没有随季子强一起离开茶楼,她在想:我该怎样抹去你在我脑海里的浮影,又该怎样用我惆怅的文字去书写你的过去今天我会漫无目的地独自一人漫步在街头,回想起和你在一起的记忆,却总是在不经意间触痛我心中的殇。

    季子强在竹林宾馆的门口就看到了安子若那嚣张的宝马了,季子强是没有想到安子若回来,两人自从在柳林市那个夜晚分手之后,再也没有通过电话,季子强是希望自己,也希望安子若就这样忘掉过去。

    对一种毫无希望的执着,季子强本来是不赞成的,安子若应该有她自己美好的生活,她的生活绝不能依附在对自己的等待中,自己并不能给她任何有用的承诺。

    安子若也借着大门口那炫丽的灯光看到了季子强,她打开了车门,没有下来,伸出了半个身子,说:“季子强,你躲不掉的,我找来了。”

    走近了,季子强就看到了安子若,她还是那样的美丽,但美丽中又夹带着一种飘渺的忧伤,季子强也知道,安子若这个忧伤一定是因为自己,她一定在为自己的降职和调离在伤心。

    安子若身着及膝裙装配裤袜、外罩黑色风衣、搭浅蓝色围巾;乌黑的发型一如过往,额前秀发梳得干干净净并盘起来;以往常戴的大耳环,这次换成看似单颗珍珠耳环,毛料外套上别着胸针和一个漂亮的配件,显得非常端庄、大方。

    季子强一面走过来,一面说:“我躲什么啊,我又不欠你的钱。”

    安子若说:“上车,我要带着你飙一次车。”

    季子强笑了笑:“算了,我怕,吃过饭了没有我先给你安排吃饭和住宿的地方,这个时候你肯定是回不去柳林市了。”

    “我路上吃过了,住宿过后在说,你上车。”安子若的语气很坚定,让季子强没有在争辩的余地。

    季子强摇下头,就转到了后面,坐了上去,就算是两个人,季子强还是习惯坐在后面。

    安子若邹了下眉头,但也没有说话,启动了宝马,车在新屏市的夜色中冲了出去,季子强有点诧异的问:“你开这么快做什么,你熟悉路况吗”

    安子若说:“管他呢,走哪算哪。”

    季子强就无语了,那就走吧,好歹是两个大活人,总不会走丢的。

    车就在黑夜里漫无目的的奔驰着,季子强看看前面开车的安子若,感觉她开的还是很认真的,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疯狂,季子强也就不在担心。

    一路上安子若都没有说话,车开出了城区,继续跑了一会,就到了山根下,前面是一片湖水,在月色的映照下,闪动着粼粼的波光。

    车就在湖边停住了,安子若关掉了发动机,半侧着身子,转向后面看着季子强说:“江可蕊还在误会我”

    季子强没想到安子若怎么见面说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来:“没有啊,过去是有一定,但现在我不是调到新屏市了吗,她也就不担心了。”

    安子若说:“那她为什么要到北京,不陪着你来新屏市”

    “你谁说的啊,她肯定要过来的,但是你也知道,调动总”季子强有点支支吾吾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