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只要季子强没有破坏自己和庄峰的大事,只要他没有侵害到自己的利益,马局长也是不会因为自己和庄峰的特殊关系而轻易的对季子强为难,多一个敌人多一堵墙,这个道理马局长早就捻熟。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所以在全体职工大会后的中层干部座谈会上,马局长更是夸张的抬高和奉承着季子强,给大家的印象好像是他对季子强早就五体投地一样。

    这让王稼祥心里很不舒服,中层干部的座谈会上,王稼祥一句话都没说,就连杨厂长特意讨好的问他要不要讲几句的时候,王稼祥也只是摇摇头,没有说话。

    这个季子强啊,太让自己失望了,要说他不知道也就罢了,但这件事,自己分明亲自过去给他点明了,可是听听他刚才那一通的高调唱的,到显得比马局长还要热心于收购一样,看来啊,这官当到一定程度,一定位置,良心也早就没有了。

    今天自己真不该来,他季子强想要通过这件事情积极表态,讨好庄峰,给他当跟班,做马仔,自己却没有那个兴趣。

    季子强再一次让他对官场失望了,而切还是来的如此之突然,破灭了他刚刚萌芽不久的期望。

    会后,杨厂长一定要招待大家,他一张笑脸十分灿烂,他心情特别舒畅:“季市长,我正想找个机会给市长你汇报一下工作呢,选日不如撞日,领导赏个光怎么样”“哪能叫你请呢,企业现在也不容易啊。”季子强半推半就的说。这时候,马局长也在旁边打着圆场,说:“季市长,你第一次来机床厂,不坐坐就走会让基层的同志们心寒的,就坐坐吧”

    季子强也就不推了,回头对王稼祥招呼一声,直接坐上小车,王稼祥心中不快,但也无可奈何,总不能自己半道下去,也闷声不响的坐了进来,不过上来之后,和季子强是离的远远的,再也没有了来时的那种亲密。

    季子强也没在意,这车就下了坡,跑起来很快,季子强和秘书小赵说着话,车已经到了一座酒楼,这哥酒楼单从外面看就很不相同,门前的小车也是排的满满的,一看就是那种被市直机关长期包租的酒店了,只怕重要的宴请,基本上都是到这酒楼,不用手,里面是吃喝玩一条龙,既方便又安全,看一看门口那些车牌,估计公安人员远远的都要躲起来了。

    季子强走进去酒店的时候,却意外的遇见了凤梦涵,她刚刚安排好了一桌客人,正准备离开这里,就让季子强给叫住了:“凤主任,你这是到那里去啊。”

    凤梦涵站住了脚说:“这不是路秘书长要陪一个客商吃饭吗,我来定好了包间,正准备回去呢。”

    “你不和他们一起吃饭啊。”

    “我不吃,我晚上还要加班做一个材料,忙呢。”

    季子强有心让凤梦涵一起陪着吃饭,就看了一眼无精打采的王稼祥,但王稼祥装着没有看到季子强的眼色,不搭他的茬,季子强只好自己说:“要不就晚点回去加班,和我们一起吃吧”

    马局长也在旁边说:“就是,就是,回去也得吃饭啊,吃完饭在走。”

    凤梦涵其实一见到季子强之后心中也是有想要留下的意思,这几个人一劝,她也就顺水推舟说:“你们这一大帮子人,有我的位置吗”

    季子强还没说话,马局长就忙说:“有有,就是我站着吃也一定要给你留个位置的。”

    几个人都笑了。

    凤梦涵也不再推辞,跟着季子强他们就进了包间。

    季子强自然是被让到了主位,左手边是马局长,左手是王稼祥主任,王稼祥的下手是凤梦涵,大家坐定,服务员陆续把菜端上了桌,大家都把眼睛看着季子强,他今天是最高级别的领导。

    季子强把酒杯端起来,说道:“既然我坐了主位,那大家就听我的规矩,所有人上桌三杯。”桌子上的三位女性立即反对,一个是凤梦涵,还有一个是工业局的一个半老女人,还有机床厂的会计。

    马局长就帮着季子强说道:“上午开会全市长才说了男女平等有问题,从现在开始,妇联率先响应领导号召,我们的原则是男女有别,你们三杯我们一杯”。

    一个工业局的科长说道:“马局长你没有正确理解全市长的意思”

    “你理解正确,你说”

    这科长曖昧的笑着说:“全市长原话说妇女同志的地位一日一日的涨起来,男人的地位一日一日的落下去,还在才多久一日未满,充其量不过半日”。

    大家轰然大笑,连凤梦涵和其他那两个女性也忍不住笑起来马局长嘿嘿笑了许久,等大家声音停了才说道:“季市长的酒量大家不知道,但既然季市长话都发了,三杯是一定要干的,包括凤主任啊、还有我们今天机床厂的财神娘娘,还有我们局小马,都喝。平时你们想找个机会和季市长喝一杯还难呢。”

    凤梦涵几人也都只好说:“那今天我们就舍命陪几位领导了。”

    三杯下肚,刚刚吃得几口菜,季子强又举起酒杯,说道:“刚才是门面酒,现在我敬大家一杯,感谢各位的支持和关照。”大家都说:“应该的,应该的。”

    “太客气,太客气。”

    “我先干为敬”季子强说罢,一饮而尽领导都干了,其他人自然无话可说。

    但喝酒的时候,季子强是稍微的注意了一下的,这个凤梦涵原来也很能喝的,上次人家是不舒服没喝,今天就大不一样,四杯酒下去,眉头都没邹一下。

    既然有季子强出面,机床厂搭台,大家有机会在一起吃喝拉关系,正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季子强意思一表达完,在座的每一个人又一一回敬他,话里自然隐隐晦晦说出今后还要请他多关照的意思,其实每个人都懂,官场上不就是这样你凑合我我凑合你吗

    大家热衷于吃吃喝喝也就是为了这样的“有朝一日”,平时不把关系维护好,临时抱佛脚,谁瞧得起你有些单位一年吃喝几百万就是这样来的,积少成多,天天喝,月月吃,年头吃到年尾,餐饮娱乐支出自然就高得离奇。

    凤梦涵特地端起酒杯走到季子强座位后面,说:“季市长,我们是第一次喝酒,其他话我不多说了,就表达一个心意:谢谢。”

    季子强立即站起来说道:“凤主任,改天再好好聚聚。”他说话时那眼神有无数种意思,让凤梦涵心里热热的。

    两人就碰过喝掉了。

    今天的喝酒自然以季子强为重点,大家轮流上,气氛顿时达到高巢,这季子强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也是神勇无敌,来者不惧,一忽儿,八,九个人;撂下了四瓶白酒。

    王稼祥也是一个香饽饽,政府办公室太大的事情做不得主,但小事上面哪都能和他们沾上边,大家也很少有和他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所以也是不断的有人找他,特别是马局长的那个女手下和机床厂的那个财务会计,更是接二连三的给他灌酒,王稼祥是左右闪躲,双手又不敢乱推,显得十分狼狈。

    马局长哈哈大笑说道:“王主任躲什么躲左抱右拥,一人一杯。”

    季子强上前给王稼祥解围,说道:“你们两个女中豪杰啊,来来,我敬两位一杯”。

    两个女人这才放过了王稼祥,过来和季子强喝了一杯,但王稼祥一点都没有领季子强的情,脸上还是淡淡的。

    凤梦涵见季子强主动和这两个女的喝酒,也很惊异季子强的好酒量,就端这自己的杯子,笑嘻嘻的走了过来,季子强见她过来,也不说话,端起来就要和凤梦涵干杯,没想到马局长喝的有点大了,站起来一个摇晃,手肘刚好带过凤梦涵的右肩,他喝多了酒兀自不觉,凤梦涵被他带动,脚下站立不住,直直的向季子强扑来,季子强下意识双手一搂,手掌正好按在雙峰上,胀胀的十分丰满和堅挺,虽然是初春时节,她穿了毛衣,但那感觉依然很清晰。

    季子强如遭火炙,忙不迭的松手,凤梦涵脚下是高跟鞋,仓促间哪里站得稳整个身子扑进了季子强怀里,一股女人的体香直冲鼻端而来,季子强只好双手抱住她双肩,上前一小步,方才将她扶住,凤梦涵俏脸通红,眼睛里既是惊慌又是羞涩,低低的说了一声:“谢谢”。

    季子强假装无所谓的样子,说道:“没关系啊。”

    看看手里的酒杯,一滴酒也不剩,全泼洒出去了,凤梦涵衣服上湿了一大片。

    季子强说:“咋办衣服弄脏了”。

    凤梦涵半低着头,连颈脖子也是晕红的,衬着白腻腻的肌肤,像嫩豆腐上透了几滴红草莓汁:“算了,等会再说”。

    季子强不敢再停留,这样子会引起误会的,看看现在都喝的有点二麻二麻了,没人注意,心里略略放心了些,如果被好事之人添油加醋说出去,那又将是轰动新屏市的桃色闻。

    于是说道:“坐下,坐下。”

    凤梦涵点点头,坐了下来,大家再喝一会,马局长已经扑在圆桌上,真的已经醉了,他局里那个女人和机床厂的厂长一左一右准备扶他,马局长手一摇,嘟哝道:“别管我,你们继续喝喝,唔不醉不归。”

    季子强“呵呵呵”的笑起来,大声道:“马局长,还要喝啊”

    马局长晕晕乎乎,嘴里兀自低声说着:“喝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