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心想,上面已经有过通知,政府不得参与房地产拆迁,他们还敢如此嚣张,原来和哈县长有了联系,自己还是小心一点,他就说:“哈县长让你们协助,但没有让你们抓人吧,瞎胡闹,抓起来简单,以后放起来就麻烦了。 ”

    那个负责的人,就唯唯诺诺的说:“是,是,季县长批评的对,我马上放人。”

    他们这话还没说完,就听远处警笛长鸣。现场的人都不知道怎么了,为什么又来了好多警车。秘书小张挤了进来小声说:“我怕你有危险,打电话叫了郭局长。”季子强赞赏的看了一眼小张说:“有进步。”

    在警笛声中,几部警车开到近前,车门刚开就见郭局长跳了下来,大家认的他是局长,都让出了道。

    郭局长快步走到季子强面前,有点紧张的说:“季县长,你没伤到吧”

    季子强摇下头,就走到了刚才很猖狂的那个暴发户面前说:“你就是开发商,我看你怎么象公安局局长。”

    此言一出,四下里是全无了声息,那个暴发户刚才也听出了季子强是个县长,这时候有点颤颤糠糠了,季子强满面笑容的望着他说:“看来今天我是不会挨打,也不会戴铐子了吧”

    那个暴发户赶忙拿出了香烟说:“早就听说过季县长,今天实在是误会,我马上把人撤回去,有什么事我到政府和你商量。”

    季子强轻蔑的看看他:“不要以为有点钱,就可以在这里耀武扬威,指挥抓人。”

    那个暴发户紧张的说:“我没指挥,我那敢啊,季县长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这次的冒犯。”

    季子强冷峻的看着他,直到他被看的脸上流下了冷汗才说:“你记好了,这里是洋河县,谁也别想仗势欺人,动手抓人。”

    他的话音刚落,就被长久的掌声淹没了,街道上群众一遍遍的鼓起了掌来,对这个季县长,洋河县的居民还是多少听到过他一些事情,都认为他还算的上一个好官。刚才被带上手铐的群众一个个都给放了,那几台推土机和装载机也悄悄的开走了,季子强在满街人的注视下转身离开了现场,也没让郭局长用车送,走路回到了政府的办公室。

    踏进县政府这个老旧的大院,季子强就感觉像个大冰柜,人分冷冻的和保鲜的。一般的工作人员,被分在冷冻区,思想僵化,办事拖沓,浑身无力。而分在保鲜区的领导们,却是滋润的很,油头粉面,光彩照人,很有官样气派。

    回来以后,季子强想想刚才的事情,感觉不太对劲,既然哈县长已经参与其中,自己无意间的出头,会不会引起哈县长的怪罪,看来还是过去说明一下的好。

    季子强就起身到了哈县长办公室,敲门进去以后,哈县长也站了起来,招呼季子强说:“来了,有什么事情吧”

    季子强给哈县长把烟县发上,然后坐了下来说:“县长,是这样的,我刚才在街上看到一个开发商和拆迁户在闹,担心事情闹大了影响不好,就去制止了,我来的晚,有的事情也不很了解,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

    哈县长看看季子强,说:“这事情啊,我知道,也很头大呢是我让公安局和城管配合一下,不过也就是配合协调一下。”

    季子强点点头说:“奥,那可能他们理解错你的意思了,刚才他们正准备抓人呢”

    哈县长也有点惊讶的说:“抓人真是瞎胡闹,有这样配合工作的吗”

    季子强也看不透哈县长到底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现在也只能姑且相信他不知情。

    季子强就说:“是啊,一旦抓人,问题就闹大了,这个开发商到底和拆迁户是怎么回事”

    哈县长就眉头皱了皱说:“季县长,这事原来一直是雷副县长经手的,当时开发商和政府是签了协议,拆迁费确实是低了点,居民一直不同意,但协议都签了,县上把开发商的钱都收了,现在很是被动。”

    季子强一听这事情还真是复杂,就说:“要不我们把钱给他先退了,等他和住户协商好了在说这事情。”

    哈县长摇下头说:“县上也这样想过,但协议是政府签的,这人好像上面也有点关系,他是死活把政府赖上了,更重要的是,现在就是想退钱,钱在哪里,钱该交的交了,该化的化了,哪有退的,这样把,你在好好想下,现在城建规划这块归你管,你就拿出个好点的方案来,我真有点顾不过来。”

    奥,季子强知道,麻烦来了,这个烂苕现在压在自己头上了,想要决绝,不接手,可也说不过去,这虽然是遗留问题,但不管怎么说,还在自己分管的口上。

    季子强迟疑了一下,看看哈县长那似笑非笑的表情,牙一咬说:“行,我想想办法。”

    哈县长也松了口气,当时这项目自己也是得了点好处,现在面对这开发商是深不得,浅不得,左右为难,干脆就让季子强去头大好了。

    季子强回到了办公室,对这问题就认真的做了思考,他给秘书小张去了个电话,让他把洋河县的城区规划图找了,自己要看一看,小张放下电话,没3分钟,就给他送来了规划图,这到让季子强有点意外了,他问小张:“哎,你怎么这么快就把规划图找来了。”

    小张腼腆的笑笑说:“这几天看你开始关注城建工作了,我就提前也做了一些准备。”

    季子强哈哈大笑着说:“不错,不错,进步很快吗。”

    季子强拿起了城区图,详细的看起来,这一看就是一两个小时。

    小张也自己把握着时间,不时的过来给他添上茶水,然后又悄无声息的离开通知的办公室,一点声响都不敢发出,知道季子强正在研究图纸。

    又过了一会,季子强就自己打电话通知了城建局,规划局的两位局长过来,说有事情想和他们商量一下,这两个局长都心想,一定还是那“洋河工业园”的问题了,昨天已经报上去了,只怕没这么快就有消息吧,不过两人想想,能有什么消息,那报上去也是空事情,市上能批才怪。

    但不管他们心里想什么,这主管的县长叫,那也是必须过去,更何况这个季县长今非昔比,还是个县委常委,手上是捏着自己的命脉的,马虎不得,时间不长,两个局长就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

    季子强也是顾不得和他们寒暄,直接就进入了主题,说:“两位局长都来了,我有点想法要和两位局长交流一下。”

    这两个局长一听季县长又有想法了,就都有点头大,但面子上还要装出很认真的样子说:“好好,请季县长说来听听。”季子强拿出那城区图让他们看。

    两人大惑不解的相互看看,一起问:“什么情况”

    季子强指着城区图说:“这是那个南大街房地产商要搬迁的路段吧对了,这人叫什么名字。”

    戴局长莫名其妙,他们是不知道今天季子强遇见那个开发商的事情,他就顺着季子强手指点中的位置在看了看,才恍然大悟的说:“奥,你说他啊,他叫王培贵,去年就来洋河了,一直为这搬迁扯皮呢。”

    季子强就说:“过去我们和这个王培贵签定的投资协议,我想终止他,你们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两个局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感到为难的,他们也想不通,这季子强怎么一天一个想法,工业园的事情还没个头绪,这就有惦记上搬迁的事情了,搬迁的事情扯了多久了,大家都在躲呢,他还傻不岌岌的往里钻。

    吕局长就说:“季县长,这事情不大好办啊,我认为,虽然拆迁费是低了点,但我们现在要是毁约,一个是哈县长那头不好交代,再一个人家只怕也不答应啊。”季子强就告诉他们,这是哈县长交代的任务,要自己全权处理,季子强说:“我认为这地方修商城不太合算,洋河城小,人少,更没有什么流动人口,经济不发达,修了也没多大价值,要是把洋河的古城打造成一个旅游胜地,我想以后效益更好。”

    季子强这个他的计划确实有点大,戴局长和吕局长两人是听的目瞪口呆,半天没缓过来。

    季子强就又问了一遍:“怎么,你们感觉有可行性吗”

    戴局长犹豫了一会才说:“季县长,我说个不该说的话,你不要生气,我也不是给你这计划泼凉水。”

    季子强若无其事的说:“请你们过来就是要听你们的建议,你随便说,我不会生气。”

    戴局长沉吟着说:“你的规划真不错,绿色,环保,还有那个什么原生态,国内也有很多搞的好的,像吴桥镇,还有丽江古城,但是”

    季子强就笑笑的问:“但是什么老戴啊,你只管说,不要有什么忌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