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庄峰在说这话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点琢磨不透,这个季子强怎么想到要去机床厂转转,他又试探着说:“机床厂最近事情多,季市长可以好好的了解一下,给他们一个指导和建议。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季子强摇着头说:“我什么都不熟悉,哪敢随便建议,只是上次签报告才知道有这个机床厂,不去看看说不过去。”

    庄峰暗自观察着季子强的表情,也实在想不出他会有什么其他的意图,就笑笑,没说话了。

    到了下午,马局长早早的就来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稍微的施展了一点拍马迎逢之术,让季子强一下热情了许多,两人也不耽误了,王稼祥一来,三人就分坐了两部车,一起到机床厂去了。

    路上季子强是和王稼祥做的自己的奥迪,上车后季子强就问:“王主任,这马局长人看起来不错啊。”

    王稼祥笑一下说:“是啊,对人表面是不错。”

    季子强听出了他话中有讽刺之意,但装着没在意,又问:“好像庄市长很欣赏他。”

    “那是当然了,他们感情深呢。”本来王稼祥还想说的透彻一点,但看看前面的秘书和司机,又把想说的话咽了下去。

    季子强哪能听不懂,根本就不用他说的太清楚,之所以问这些,也是季子强想要对王稼祥再次判断一下,季子强说:“一会到了厂里,听说他们要开一个动员会,到时候我也应该讲几句吧”

    王稼祥说:“那就看市长你愿意不愿意了,你想讲容易啊,我到时候给厂长安排,你在最后总结一下,但你对这没有什么准备吧稿子有吗”

    这一说,连坐在前面的秘书小赵也是心中一阵的紧张,糟糕,早上都听市长说下午来机床厂的,他没说要发言稿,我自己怎么也没准备一下,这到时候怎么办

    季子强却很轻松的笑笑说:“到时候你给主持人说下,安排最后我讲话就可以了,稿子吗,我不需要,脱稿讲几句应该还能做到。”

    王稼祥说:“那成,去了我就安排。”

    秘书小赵心中也放松了下来。

    这个机床厂没有在城区,要出城之后走了很长一段路,车就开始上坡,路面也变成了沥青路面,坑坑洼洼的,道路两旁田埂上的杂草刚刚冒尖,似乎在探寻中春天的气息,而一旁的油菜花则开的正艳。

    一缕柔柔的春风拂面而来,嗅去,空气中夹杂着那淡淡的花香,沁入心扉。捧起一朵,那淡淡的香味便萦绕在鼻尖。

    季子强打开了车窗,微闭双眼,静静地咀嚼、凝思、回味,满心的思绪,在此刻尽是那些翠绿的金黄。

    王稼祥也是很好奇,他没有想到一个像季子强这样坚韧的人,还会有如此柔情画意的一面,他没有欣赏油菜花,他一直在注视着季子强,对王稼祥来说,自己已经提醒了季子强这个机床厂收购有猫腻的问题,接下来也是自己考验和观察季子强的时候了。

    自己倒要看看,这个季子强是不是自己心中想象的那样。

    车继续的走着,看着满坡的油菜花,季子强脑海一片空明,他想到了柳林市的家乡,想到了老爹,老妈,还想到了他最为得意,最为留恋的洋河县,那里都有满山的油菜花。

    再后来,季子强又想到了安子若,她们在洋河县再次重逢的时候,也是一个油菜花开满山坡的时候。

    季子强这样回忆着,车也就到了机床厂,一个用角钢水和泥堆积起来的大门上挂着一条很长的条幅,上面还写着欢迎季市长和各位领导到机床厂视察的字样。

    大门口早就站了十来个机床厂的大小头目,车一停,一个长相有点猥琐的男人就快步过来给季子强拉开了车门,嘴里还说着:“欢迎啊欢迎,欢迎季市长亲临机床厂来指导工作。”

    季子强嘴里打着哈哈,等身边的王稼祥和马局长过来介绍。

    原来给季子强开车门的就是过去机床厂的副厂长,叫杨斌,此人一直都想拉上马厂长和庄副市长这条线,过去是没有太多的机会,后来在商谈收购机床厂的过程中,他逐渐的发现了原来的厂长和马局长,庄副市长有了分歧,他感到机会来临了。

    他先是鼓动那个厂长,顶住价格不能退,而后有找到马厂长说了许多厂长的不是,让马局长慢慢的对这个厂长有了意见,再加上和福建商人的和谈一直没有太大的进展,庄副市长催了好多次,最后这马局长就一不做二不休的,干脆想了一招,让季子强帮着把这个厂长干掉了。

    这一下副厂长杨斌的顺理成章的升了上来,当然,他上来首要的任务就是要把机床厂用一千万的价格顶出去,以报答马局长和张副市长的后恩,至于自己吗,在这次收购中当然也不会少捞好处的,福建的生意人一向都是出手大方的。

    不得不说,季子强在看人方面是有自己的嗜好的,当看到这个杨厂长的眼珠子就像一只潜伏在洞口的老鼠,躲闪,逡巡,窥视,狡狯,阴冷的时候,季子强从内心里已经对他有了反感了,所以嘴里就哼了几声,并没有对他说太多的话。

    他们一行就到了厂里的大礼堂,下面早就坐满了全厂的职工,厂长请季子强坐在了主席台的中央,左面是马局长,右面是给王稼祥留的位置,他上来没有坐下,来到厂长的旁边,小声的说:“一会季市长要讲话,你安排在最后。”

    杨厂长连连的点头,说:“好好,有市长领导给我指导讲话,这会开起来就更有效果了。”

    王稼祥微微一笑,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开会,这对季子强来说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了,大会小会,实会虚会,他参见的太多太多,所以每当别人讲话的时候,季子强都能够做到一心二用,耳朵里隐隐约约的听着别人的讲话,心里却在放开思路去想一些别的东西,但他又不会太过走神,当你别人说的那点不对的时候,他也会很快的让思路返回到会议的议题上来,这可谓是多年炼就的绝招了。

    今天也一样的,他一面想着自己的事情,一面听着开会,会议很普通,毫无新意可言,有职工表决心,有中层干部谈感想,还有那杨厂长给下面在座的职工画着一个碩大,美好,辉煌的甜饼。

    就这,竟然还换来了一阵阵的掌声。

    傻傻的群众们太相信领导了,他们总是用最美好的心愿在对待每一哥领导,只有当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了的时候,当彻彻底底的看透了他们的嘴脸时,才会忍无可忍的发起牢骚。

    显而易见的,目前这个杨厂长还没有让他们产生反感和抵触。

    季子强皱了一下眉头,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王稼祥也雨点忧心忡忡起来,他们两人没有交换眼神,不过都已经感到了事态的紧急,照目前这个态势发展下去,再过几天木已成舟,神仙玉帝都没有办法来阻止这次低价的收购了。

    季子强在这个时候,也不得不佩服起庄峰了,这个看似不怎么样的土老冒,他在拿捏火候,掌控局面方面,已经修炼的炉火纯青,绝无破绽留给自己。

    就在季子强凝眉思索中,前面的人已经讲完了话,杨厂长讨好的站起来对大家说:“下面有请我们新屏市的季子强市长发表重要讲话,大家鼓掌。”季子强今天坐在上面本来也就是一道风景线,几乎所有在台下的人都是不认识他的,看着这样年轻的一个人坐在主席台的中央位置,大家已经在台下交头接耳了。

    现在一听这就是传言已久的季子强,这么年轻,这么帅气啊。下面的掌声就热烈起来,他还没有讲话,获得的掌声就已经很多了。

    这再一次表现了群众的善良和无知,对他们来说,谁知道这个季子强是好是坏呢

    季子强开始讲话了,他先说了对这次收购的很多支持的话,还说了很多对机床厂未来前景美好的话,最后才说:“时代不同了,你们厂也将走入社会化的进程,我即担心,又为你们高兴,以后你们就真正的掌握了这个机床厂的前途,不管怎么说,你们厂评估定价的那2千5百万固定资产都要你们来守护,来让它变大,增值,我相信,你们是可以做到的。”

    季子强没有一句对收购之事的怀疑和犹豫,他的讲话也并没有长篇大论,让马局长也放松了警惕,因为在他一早吧季子强想要到机床厂来的情况汇报给庄峰的时候,庄峰是有点担心的,也给他有过指示,一定要密切注意季子强在机床厂的动向,有什么异动,及时给自己汇报。

    不过现在看来,这样的担心是有点多余了。

    和许多人一样,马局长也是一个不可自拔地迷信领导和追求权力的人。

    他这前半生,在获得了庄峰的赏识,并着重看好且暗中加以提拔起步,他从一个或许不名一钱的底层公务员混入新屏市的官场,也算是一帆风顺,仕途上得心应手的了,他本是中国国情下独到的政治性动物,所有的聪慧与能力都毫无保留地体现在人与人之间的争斗和平衡关系上,自然更将官场术和人际学嚼得深入骨髓,也算是老油条一根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