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什么时候回省城,听说乐书记马上就要走了,你不回来送送他。 ”

    “他不让我回去,说我刚来新屏市,让我安心好好工作”

    “你妻子江可蕊呢”

    “她现在还没决定什么时候到新屏市来。”

    “不是吧,我听说她也要到央视去了。”

    季子强知道无法在继续隐瞒下去了,说:“现在都还没定,有那个想法。”

    “刚才还说我们是永远的朋友,怎么想要瞒我”

    “没有,没有那个意思,就是还没定。”季子强不想说起这个话题,他也不是想要刻意的欺骗方菲,但他总觉得江可蕊的离开会让别人过多的关注,过多的同情自己,他不想要这样的结果。

    他赶忙转换一个话题,来摆脱谈论江可蕊的事情:“这次学习时间怎么样,有什么收获。”

    “这能有什么收获”

    “没收获你跑去学什么”

    “混呗,哪都像你季子强一样,兢兢业业的工作,我们是没有追求,没有理想的人。”

    季子强其实还是很喜欢这种氛围的,轻松,愉快,不要老是让自己沮丧和惆怅,见人都像个怨妇一样述说自己的伤心。

    两人在电话中聊了很长时间,季子强最后说,有时间回去的话,自己一定过去看她。

    方菲也说,自己会找个时间到新屏市去转转,自己可是从来都没有到过新屏市。

    等两人挂断了电话,季子强在准备给江可蕊挂电话的时候,看看时间,已经10点多了,季子强只好放弃给江可蕊的电话。

    但他自己却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这么早就睡觉了,简单的冲个澡之后,季子强就拿起了下班秘书小赵送到宾馆的那些关于机床厂的资料,认真的研究起来。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季子强越来越发现机床厂收购之中的猫腻了,最早的几份合并和收购计划,评估,预算上面都是标明机床厂的固定资产在两千至两千五百万之间。

    但最近一次的评估报告却一下子就突然的缩水了,机床厂的固定资产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一千万,新上来的这个厂长也开始按照这个一千万的数字和那个福建的老板洽谈起收购事宜的,这前后不过半年的时间,机床厂固定资产怎么就会变话如此巨大,季子强不能不认真的思考了。

    为了以防万一,季子强打起精神,很认真的继续对所有资料做了一个系统,全面的研读,他需要排除的是在这半年中机床厂有出卖土地,出售设备等行为,如果是那样的话,情况当然会有变化。

    但一直研究到凌晨两点,季子强看完了手里的所有资料,也没有发现有什么资产应该缩水的因素,那么,现在就可以毫无疑问的说,有人在这个评估报告,以及国资局方面做了手脚,而真正能够完全掌控这方方面面的人,或许就只能有一个了,那就是庄峰,庄副市长。

    季子强合上了资料,犹豫起来,这个庄峰根本就不是表面那样庸庸碌碌的,他能够不动声色的给自己设下一个打击机床厂厂长的圈套,就足以说明他的狡诈和阴险。

    而王稼祥也很清楚的告诉过自己,这个庄峰连冀良青在很多时候都要礼让三分,自己一个刚到新屏市的排名靠后的副市长,一个在新屏市无根无基,单枪匹马的外来人,又怎么能挑战在新屏市混迹多年的常务副市长呢

    季子强想到了自己能不能依靠市长全凯靖假如自己和全市长联手的话,应该可以治的住这个地头蛇,但一想到全市长,季子强的眼前就出现了他貌似强悍,实在胆小的样子,也一下子想起了王稼祥说过的话这个全市长啊,没有什么担当。

    没有担当就以味着在关键时候靠不住事情,对这样的人,可以共享富贵,不能共度患难,自己绝不能把宝压在他的身上。

    但除此之外季子强又没有一个适当的方式,仅凭自己是绝对不能挑战庄峰的,乐书记说的好啊,在发起战争的时候,先要好好的想一想,胜算多大,结果会如何。

    如果自己对付不了庄峰,那徒然的搭上自己的前途也毫无意义。

    季子强又想到了是不是应该去找找冀良青,但最后季子强也还是否决了这个想法,冀良青现在自己还看不懂,也不了解,单单是听了几句王稼祥的话就来对冀良青做出判断,这有点冒失,也有点草率了。

    谁能说得清他到底和庄峰是什么样的一种关系呢谁又能说得清在机床厂这件事情上冀良青就没有和庄峰联手呢

    自己已经受到了如此巨大的一个教训了,再不长点记性那真是无药可救了。季子强就这样思前想后的折腾了一个晚上,到了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季子强都有点头晕脑胀的,他让秘书给他好好的泡了一杯浓茶,连喝了几道,这才略微的感觉好一点。

    他在办公室又犹豫了很长时间,秘书送来了今天的工作安排,季子强看都没看,挥挥手说:“安排的工作先停停,今天可能我有点其他事情。”

    但到底是什么事情,季子强也没有说,因为他想再也说不上已经怎么做,不过有一点季子强是知道的,那就是不能在继续的耽误了,说不上机床厂那面很快就会把这件事定下来,要是人家合约都签了,自己在去阻拦,困难就更大。

    季子强站起来来在办公室反复的走了好一会,才停住了脚步,拿起电话:“是工业局的马局长吗我季子强啊。”

    对面电话中就传来了马局长的声音:“季市长啊,你好,你好,奥。奥,你想到机床厂去看看啊”

    “是啊,上次你的报告写的很好,也很及时啊,挖出了机床厂一条蛀虫,这一点你功不可没,今天我就是随便的去看看,那里的职工精神面貌一定很好吧”

    “好好,当然好了,这个厂子早就在机床厂臭名昭彰了,工人们一听说收审了他,高兴的只差放鞭炮了。”马局长在那面有点就自得,有有点夸张的说。

    季子强微微一笑:“好好,这就好,我就要看看职工的高兴的样子,这可是我来新屏市办的第一件事情啊。”

    这马局长在那么就有点想笑了,你傻不岌岌的,你真还以为这是你的政绩啊,不过这样也正常,领导嘛,总是喜欢把好事情往自己的头上揽,那就随便你了。

    马局长也附和着奉承了几句。

    季子强说:“别的也不说了,你陪我去看看机床厂的职工吧。”

    马局长也就答应了:“行,今天刚好下午他们有个收购动员会,季市长能去他们肯定高兴”。

    季子强在联系了马局长之后,想了下,又给办公室的王稼祥主任也打了个电话,让他下午陪着自己一起过去,季子强也是想和这个王稼祥多接触一下,从他那获得更多的新屏市的信息。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在小餐厅,季子强就遇上了常务副市长庄峰,季子强客气的招呼一下,两人就坐在一起吃饭了。

    这是市上领导们单独的一个餐厅,一般情况要是没有其他的领导在,季子强也不进来,随便在外面吃点什么都成,何必吧自己搞的很特殊的样子。

    但要是有别的领导在,特别是中午,有时候别的领导也来这里吃饭,季子强就不能在大餐厅坐了,那样会让人家坐在里面小餐厅的同僚心里不舒服的,你季子强装什么装,想要标新立异一下,显示一下你的亲和力吗

    今天也是一样的,季子强见庄副市长和另外一个管妇联,卫生,教育的女副市长都走进了小餐厅,季子强也只能跟了进来。

    三个副市长,外加一个秘书长路翔,几个人说说笑笑,倒也不错,他们面前四菜一汤,那女副市长叫茹静,四十多岁了,到一点不显老,和庄副市长边吃还边开着玩笑。

    庄副市长见她老是盯着素菜吃,知道她是怕长胖,就说:“茹静同志啊,你不能这样虐待自己,这肉还是要时常的吃上一点的。”

    茹静说:“我从来不吃肉。”

    庄副市长摇摇头说:“这有点悬啊,我们要找时间和你们家里的老杨求证一下,肉都不吃,也太无趣了。”

    茹静说:“你现在打电话过去问问,看看是不是这个样子。”

    庄副市长说:“唉,可怜的老杨啊,这日子过的。”

    路秘书长就嘻嘻的笑了起来,茹静也知道庄副市长是在拿她开涮呢,自己也笑了起来,不过她和季子强是不太熟悉,而且季子强又看着年轻了许多,笑了两声茹静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说:“你们一天啊,不说点这些就活不成了,你们看看人家季市长,哪像你们这么流氓”。

    季子强也笑笑,一本正经的说:“你们刚才说的什么啊,我听不懂。”

    几个人又笑了一会,庄峰就问季子强:“对了,我听说你准备下午到机床厂去转转。”

    季子强吃了一口菜,很随意的说:“嗯,想去看看,庄市长下午去吗”

    庄峰说:“我不去了,你去看看也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