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抬头,说:“什么啊,那就是我们遇上了,他邀请我一起找地方坐坐,就那么一回事情,不过你说的这个问题我到真还不清楚,难怪他什么都敢说,对谁都无所谓了,在新屏市他的确可以不怕谁。 ”

    凤梦涵看着季子强有点迷茫的样子,就准备给他说的更透彻一点:“不过我和王主任在一起工作时间长,对他还是了解的,他是一个有理想,也有责任心的人,这些年他看到了太多的丑陋习气,自己又没有能力去改变,在冀书记那里说了也没用,所以慢慢的就变得有了一种愤世嫉俗的表现。”

    季子强点头,原来如此,这个王稼祥看来是一个典型的理想主义者,他应该对冀良青也有很多不满的地方,他还没有完全适应这个新型变化的社会和官场,这到底算是一种优点,还是一种缺点呢

    季子强无法给出答案来,现在的社会已经变的让很多东西都走形了,就像很多字词,在过去他是褒义的,如老实,实在,憨厚等等,现在都成了贬义,他们等同于傻瓜,笨蛋。

    而另外的很多词也转换了它的用途,比如“公仆”,现在它是“老爷”的意思。

    比如“服务”,现在它的作用就成了“管理”。

    而“管理”也就成了“缴费”。

    等等这些变化让一个连季子强这样的聪明,智慧的人都无所适从了,所以对王稼祥的这些性格和表现,季子强实在是没有办法来给出一个准确的结论。

    凤梦涵离开后,季子强继续想着刚才自己和凤梦涵的谈话,这也自然的想到了他们谈论的主角王稼祥,季子强感觉自己还是要抽时间和这个人多接触一下,以自己眼前的情况,只有从他们这些人身上找到自己想要的所有信息和资源。

    接着季子强又想到了王稼祥提示自己的机床厂的问题了,他叫来了秘书小赵,对他说:“小赵,你帮我把关于机床厂收购的一些资料收集一下,记住,不要惊动别人,最好找的全面一点,现在的,过去的都要。”

    小赵说:“要让别人不注意,恐怕资料的完整性就有点问题。”

    季子强摇摇头说:“我不需要正规完整,这个机床厂收购一直没有交给我,我只是想了解一下,你尽可能的找全一点,但前提就是不要让别人太过注意,怎么做你自己想办法。”

    小赵就点头说:“我知道了,我有办法。”

    季子强就微笑一下,算是对小赵的一个鼓励。

    在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小赵就整理了一堆机床厂的资料,有这个厂经营状况的数据报告,有这个厂技术,资产的盘点报告,还有这个厂几次商谈合并,重组,收购的的情况。

    季子强看着眼前这一堆的材料,说:“小赵,你到哪搞到了这么详细的一堆材料啊。不错啊,速度够快的。”

    小赵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季子强很少这样表扬他:“我让我一个老乡出面的。”

    “奥。”

    “我说我们秘书科要写个材料,我要一些关于机床厂的资料,让他帮忙到厂里去找,他在宣传部上班,一说帮机床厂搞宣传,人家就把所有东西都给他了。”

    季子强嗯嗯的答应着,这个秘书还是不错的吗能灵活处理这件事情。

    季子强看看下班还有一会时间,准备铺开来详细的研究一下机床厂的情况,电话却响了起来,是全市长亲自给季子强的来的电话,全市长说:“子强啊,今天晚上我没什么事情,我让你嫂子在家里炒了几个小菜,晚上没有别人,就我们两个,稍微的喝两杯,怎么样”

    这样的邀请季子强是不能拒绝的,市长很给自己面子了,自己就是天上下刀子,也是要去的,季子强说:“市长啊,不好意思的,本来应该是我先请你的,但这几天太。”

    “算,算,算,说那做什么,我们每天谁不是在外面吃着喝着啊,那在乎吃什么,你家也没搬来,怎么请我,上酒店啊,有意思吗”

    全市长是很随和的一个人,季子强就笑笑说:“那好吧,下班了我过去。”

    “你下班就到我办公室来,我们一去过去。”全市长说。

    季子强连连答应。

    放下电话,季子强一看这情况,今天想要加班看资料已经是不成了,他就对秘书小赵说:“这样吧,这堆资料你下班了帮我送到我住的房间去,我晚上回去再好好看看。”

    秘书就嘴里答应着,开始帮季子强把刚刚摊开的这一堆资料又整理和收拢起来。

    看看到了下班时间,季子强单独到了全市长的办公室,全市长也开始穿外套,收拾包了,见季子强来了,说:“我就不给你倒茶了,我们现在就过去,你嫂子啊,人家今天下午特意的请了半天假,催了几次了。”

    季子强忙说:“这真不好意思啊,还让嫂子专门请假,那我们快过去,不要让人家久等。”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老婆给丈夫做饭是天经地义,不做饭还娶老婆做什么”

    季子强真还没有想到,这全市长还有如此男子汉的一面,他心中佩服着,说:“市长你也不能太那个啥了。”

    “嗯,该温柔的时候我也知道,但男人嘛该强硬的时候那就不能马虎,不然她们还翻天了。”

    “呵呵,也是,也是。”季子强怎么办,他只能附和着全市长,自己有点怕老婆,但未必还要让人家全市长也怕老婆不成。

    两人说着话就一起下楼,楼下市长的专车也早就等在下面了,两人一起坐在了后排,边说边走,很快就到了一个小区。

    车就在小区外面停下,全市长说:“我一般不让车进去,这个房子是市里当初抵账的一套房子,本来要拍卖的,刚好那时候我来了,就先住了下来,这一住就是一年多了。”

    季子强四面的看看小区,很不错,绿化带也比较多,楼房之间的间距也很宽,整个小区的管理也很到位,季子强说:“全市长这地方不错。”

    “不错吧,你也不用担心,只要你媳妇说声调到新屏市来,我保证给你搞一个比这更好的房子把你们安顿下来,这科不是乱说的,你记着我的话。”

    季子强嘴里说着客气话,但心里却突然的升起了一种黯然失色的酸涩,江可蕊怎么可能到新屏市来啊,她很快就到京城去了。

    他们来到了一个单元,上了电梯,全市长说:“在16楼呢。”

    “奥,那视野不错吧。”

    全市长开玩笑说:“还成,就是千万不要地震啊,哈哈哈哈。”

    他们到了,到了之后的季子强才发现,自己今天又给人忽悠了,这个全市长哪有刚才想象的那么威猛啊,一进门,人就变了,一眼就看得出来,妻管严。

    季子强暗自摇头笑笑,不过全市长的爱人还是很热情的,也给足了全市长的面子,她亲自帮着季子强接过外套,嘴里还一个劲的说:“季市长啊,早就听说你要来,我们老全每天都在盼你,他这人啊,真是需要你这样有能力的人来辅佐辅佐。”

    这上来就说到了工作上的问题,让季子强有点尴尬,他看了一眼全市长的老婆,这女人比起季子强来说可能大上32岁吧,人是没得说,漂亮,风韵,气质也好,一看就是大地方来的人,张嘴一口正宗的普通话,比起大部分北江人的地方普通话来说,更让人听着受用。

    特别是她转身离开的时候,那屁股很大,配上纤细的腰身,就不得不让人有一种想要抱着屁股顶一顶的想法了,当然,也就是本作者我敢这样想想,一般新屏市的人,谁也不敢这样想,除非他是混腻了,连季子强也是看了一眼,赶快转过了视线。

    他环顾着房里的装修和家具,不得不说,这里一切都显的很豪华,不管是家具,还是搭配的摆件,特别是墙上有一幅画,季子强就算不是太懂,但任然可以看出那是国内现在一个很大腕的画家的笔记。

    全市长见季子强在端详那幅画,就端着刚为季子强泡的一杯茶水,走过来说:“那年上京城,我通过了好几层的关系,才见到这个人,要到了一副他的真迹啊。”

    季子强想,恐怕单单是有点关系也不行的,不花上极高的代价,根本就拿不到人家的画。

    季子强点点头,笑笑说:“一副画还这么麻烦,我就看画的还热闹,红的,绿的,什么颜色都有。”

    这全市长一愣,哈哈的大笑起来说:“算,算,不跟外行谈专业问题,我们就直接做餐厅去吧。”

    季子强结果了茶杯,到了客厅背后一个雕花隔断的后面,一张很是张扬的餐桌上摆放了许多菜肴,季子强忙说:“这这有点太多了吧,就我们三个人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