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起初季子强并没有太过在意,毕竟新屏市的厂矿还有很多,现在合并,收购,重组一个企业也是屡见不鲜的事情,而且他每天事情也是不少,这样的事情根本就顾不过来,这个机床厂收购消息引起季子强关注是因为办公室的王主任的到来,目前在这个地方,季子强没有什么值得信任的人了,秘书或许是可信的,但秘书的阅历太浅,有的问题他是看不出来。

    办公室的王主任也算勉强可以信任吧但这个人的底细季子强一时还没有时间来得及盘,所以不敢过于走的太近,不过王主任倒是表现的很积极,但即使是如此,季子强还是很小心的对待他。

    王稼祥今天就来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主动的说起了这件事情:“市长,有个问题我想给你汇报一下,想要引起你的注意”。

    季子强问:“有什么事情呢”

    “机床厂刚换了一个厂长。”

    “我知道,是过去的副厂长。”

    “但你知道机床厂马上就要被收购吗”

    季子强点头:“大概的听工业局说过这事情,这件事情过去是庄市长负责的,没有转交过来。”

    王稼祥一笑说:“但是你在原厂长的调查报告和机床厂整顿报告上签过字。”

    季子强警惕了起来:“哪又如何”

    “本来那个厂长也是罪有应得,但是如果接下来这个厂的收购价格突然降低,你会不会觉得自己有一定的责任”王稼祥说话还是那样无所顾忌。

    但这句话对季子强来说却起到了震撼作用,季子强已经隐隐约约的看到了一点很模糊的东西,会不会这个机床厂的事情就是一个套中套呢他们借着自己的手除去了一个对手,完全是因为这个对手没有按照他们的想法来贱卖机床厂,当然,厂长这样的人,绝不会是因为正义或者对国家的负责才那样做的,他们一定是因为一些利益问题产生了矛盾。

    现在自己帮他们搬掉了厂长,就等于是为一些人腾开了贱卖国有资产最后的拌脚石,如果真是这样,自己恐怕就责无旁贷的要管一管这件事情了。

    季子强沉思起来,王稼祥知道自己的话已经说的足够清楚了,他没有在打扰季子强,开门轻轻的离开了,留下季子强独自在办公室慢慢的思考这件事情,王稼祥也相信,季子强一定会想通整件事情的方方面面。

    季子强在思考着这件事情自己怎么才能很自然的参与进去,不动声色的制止住他们的这次巧取豪夺的计划。

    到目前,季子强还没有和谁为敌做对的想法,但让他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侵吞国家财产,季子强又不能无动于衷,不过一个妥当的办法并不是很容易就能想的出来,所以季子强在办公室坐了很久。

    实木的门响起了敲门声,门一打开,季子强扭头一看,是办公室副主任凤梦涵,凤梦涵对着季子强优雅的笑笑,就走了过来,她是来给季子强送材料的。

    凤梦涵很希望每天都能见上季子强一面,哪怕就是在过道,在食堂,或者是在大院里,只要看到季子强,她这一天的心情都会很舒适,很平静了。

    而季子强也是一样,每一次凤梦涵和季子强的接触,都让季子强感到一种信任在不断的加强,绝对不是因为她的美丽和漂亮,而是她眼中的清澈让季子强能够看透,看懂。

    凤梦涵走了进来,从上次两人跳舞之后,他们有了更多的默契,在签字那件事情上,凤梦涵也主动的给季子强发出了警告,虽然最后季子强没用按她的警告去做,但这更让凤梦涵敬重起季子强的为人和性格。

    就是到了今天,凤梦涵还是在奇怪,为什么这次冀书记没有出面保护那个厂长呢为什么冀书记没有对季子强展开打压呢

    而且冀良青还真的忍住了,眼看着那个厂长受审,他也无动于衷。

    这凤梦涵是永远都想不通的,因为这根本就不附和冀书记的性格和作风。

    坐下之后季子强说:“凤主任,今天有什么事情吗。”

    “嗯,也没什么大事,这是我们办公室对科室固定资产的清理明细,其他几个市长都看过了,给你也送一份,你过个目。”

    季子强笑笑说:“我看什么我刚来,什么情况都不了解,看了也还不是瞎子点灯白费油。”

    凤梦涵笑了起来,说:“这个文件不让你签字,就是给你留一份底子,让你知道这回事情,我怎么可能陷害你。”

    季子强忙对凤梦涵说:“那是肯定的,呵呵,谢谢你啊。”

    凤梦涵微微一笑,她不希望季子强对她这样的客气,从认识季子强之后,她心中就有了一种很奇特的感应,她觉得,在自己的宿命中已经不可或缺的有了季子强。

    凤梦涵很调皮的问:“为什么这样客气”

    季子强想想,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他说:“因为在新屏市只有你是真心想要帮我。”

    这话很容易的就让凤梦涵有点感动了,她说:“可是我没有帮助过你什么。”

    季子强没有回答,却站起来,走到了饮水机的傍边,弯腰亲自帮凤梦涵倒上一杯水,这个动作让凤梦涵有点措手不及,她也赶忙站起来,准备接过季子强递来的水杯,但很不幸的是,他们的手就碰在了一起,季子强骨节分明,强健有力的手指和凤梦涵如玉如棉的芊芊玉指都像是触电了一样,那酥麻,颤栗的感觉从手指一下就穿到了整个神经末梢。

    他们都手一抖,水杯从他们的手中跌落到了地板上。

    而后他们又一起蹲下,准备拾起那个水杯,于是他们的头又碰在了一起,他们两人面面相观,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最后都一起大笑起来了。

    季子强站起来,伸出手,对凤梦涵说:“算了,我们两人都不要管了,让秘书来收拾吧,我还有话想问你。”

    凤梦涵一支手拾起了那个变形的一次性纸杯,一支手就伸了出来,让季子强牵引着自己的手站了起来,现在她已经有了心理的准备,所以纵然心慌慌的,手抖抖的,但没有在失态了,她站起来之后,不知道应该是马上把手从季子强的手心抽回来,还是在他的手心里多放一下,她开始注意起自己和季子强在一起的每一个细节,生怕自己做的不够最好。

    季子强一直把她拉起,站稳,又很认真的看了看她的手,才说:“有没有让水烫着”

    凤梦涵呡着嘴,很腼腆的摇摇头说:“没有。”

    “嗯,吓死我了,万一你在我这里受点伤,那我怎么给你们王主任交代呢。”季子强很自然的引出了王稼祥来。

    “这有什么啊,你还用给他交代”

    “那是当然了,你是他办公室的人啊,对了,这个王稼祥”季子强欲言又止。

    凤梦涵拿起了茶几下一个抹布,扔在了刚才掉杯子的地方,让它自己吸水,眼睛一直没有离开季子强,见他说话有点吞吞吐吐的,就问:“他什么市长想问什么”

    季子强说:“这个王稼祥总是这样大大咧咧的吗他在很多时候都不怎么顾忌。”

    凤梦涵就笑了说:“你才发现啊,这好几年他一直都是这样的,对什么都看不惯,见了什么都要评论几句,我们开玩笑说他不像一个处级干部,倒想是一个年少的学生。”

    “但我还是有点想不通。”

    “你想不通什么”

    “这样的话,难道别的人能容忍他,他不担心自己的位置”季子强说出了自己埋藏了很久的这个疑惑。

    凤梦涵怔怔的看着季子强,说:“你不知道啊”

    “知道什么”

    凤梦涵雨点好笑的看着季子强说:“地球人都知道的,他根本就不用担心他的位置,因为他老爹是冀良青的救命恩人。”

    “救命恩人”

    “是啊,他老爹是新屏市有名的大夫,冀书记有一种头疼病,一点疼起来什么药都止不住,但唯独王主任老爹有一个什么祖传的秘方,只要按时服用,冀书记就犹如常人一样的健康,所以你想下,冀书记能不对他就好吗”

    季子强愣住了,他看着凤梦涵好一会都没有反应过来,原来如此

    难怪他可以这样无所顾忌,想想季子强也是觉得有点悬,如此来说,王稼祥和冀书记的关系就应该很铁,好在王稼祥上次在评论冀良青的时候,自己并没有随他的话去诋毁人家冀良青,不然,嘿嘿,那可是真有点意思了。

    但季子强的心中又升起了另外的一个疑问,这个王稼祥既然和冀良青是这种关系,他就应该在任何时间,地点去维护冀良青啊,但显然的并不是这样,他一针见血的对自己指出了冀良青的错误思想和根源,他王稼祥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季子强沉思起来,凤梦涵说:“我以为你都知道的,那天还看你们很亲热的样子,一起在ktv搞呢,说了半天你什么都不知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