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呢,漂亮女人喜欢拿你和别人攀比,她自己也很要面子。 :efefd在别人面前,你稍微做的差一点,她也会觉得没面子。

    除了上述这些,脸蛋好看的女人虽然说多半都是些心性愚笨的人,但是毛病却还多了去了,比如多刻薄、少贤惠;好刁蛮、难宽容;涵养差、脾气怪,而且更多时候总是好吃懒做等等。

    一句话,总之是漂亮女人靠不住。

    所以在庄峰看来,漂亮女人拿来玩一玩,发泄一下需要,倒还可以,但是如果真要老婆,还是稳妥安全为先,古话说的“丑妻为宝”乃为至理。

    当了官之后,围他转的女人多了,他也总是逢场作戏,遍洒雨露,虽然并非夫妻,但是人家拿白花花的身体供他玩耍,怎么能没有目的和索求,在付出金钱的同时,他也借手中权力为人家办事,即使不说“一夜夫妻百日恩”这样的伦理。

    这种朴素而真切的底线是,妻子么,还是原配最好。

    庄副市长的老婆确实在相貌上只能用“平平”两字来形容,身材上上身和下身比例相当,趋于腿粗腰壮的样子,一张略显椭圆的脸,蛋黄又掺了些黝黑的肤色,一双眼睛不大不小,一笑就露出暗黄的牙齿,生了孩子之后,前胸不再挺拔,两只胸部瘪得恰似被阳光晒软的土豆一般,只能用堅硬的胸罩才能衬托出应有的模样,这么个身色,换到挑剔的男人那里,获得的评语完全只能是他们嗤之以鼻和轻蔑的“丑陋”两字。

    但是这些一点也不妨碍庄峰坚守自己的家庭,有个妖娆而忠贞的妻子当然是每个男人梦寐以求的,但是时运不济,自己就出身在贫寒低贱的农民家庭,借了叔叔当厅长这棵大树才得以捧上公家饭碗,既然当初就把将老婆这样的城里人讨来做老婆当成荣耀,而且两人结婚已经这么多年,不说三天一小吵,五日一大闹,两人却也经常会因为一些磕磕碰碰的事情,时不时的生出相互的龌龊,但是总体来说,家庭的港湾还是相对宁静和美的。

    今天庄峰和老婆是说好的,不能在外面喝酒,现在老婆还正等着他呢,回去迟了谁知道那婆娘又会联想出什么来

    于是他索性不再去理刚才的思绪,强自打起精神来,出了办公室,回到家里,婆娘正为自己准备午饭,见他准时回来,欢喜异常,忙摆上碗筷,两人一边叙着家里的事情,偶尔也夹着两口子间才懂的疯话。

    庄峰突然想起了什么,就抬头对婆娘说:“以后不要疑神疑鬼的,昨天那样子成何体统”

    婆娘白了他一眼,说:“怎么了,我就是去看看,又没说什么,是不是怕我看到你搂别的女人啊”

    庄峰做出严正和不耐烦的样子,说道:“我这是和你说正事,你别胡搅蛮缠影响很不好嘛”。

    听了庄峰这番话,他老婆放下筷子,呆呆的沉默了一下,自己之所以和眼前这个男人结婚,原来就是因为两人一起在同一个乡镇工作,那时侯,她在粮管所,而庄峰则在乡政府,基层工作很清苦也很无聊,说是乡镇,其实每天来来往往也就只见那些个人,自己家虽说在县城里,却因为工作,每年能回家的次数也少得可怜。那时侯自己正值妙龄年华,青春欲念四射,情慾难遏,却因为工作环境的限制,缺乏和异性结识的机会。终于有一天,作为所里唯一的女性,自己被乡里政府邀请去陪县人大视察工作组吃饭,那时侯正好庄峰就在乡政府办公室,这样就和他有了更深一步的接触。

    记得那天陪酒,大家都喝了好多,等到人大那帮老家伙歪歪倒倒上了车回县城后,同样喝得全身发热的庄峰皆着酒劲悄悄向自己说:“我们出去散散步吧”

    时值天色向晚,黑幕已经渐次笼罩,自己不知怎么的,就鬼使神差地点头答应了。两人抬着高低不一的脚步,沿着河边走了一阵,大约十分钟的样子,此刻天完全黑了下来,周围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世界好象完全沉寂了下来,只有不远出乡镇里的人家忽闪忽闪地亮着灯光,突然自己觉得身子猛然一抖,接着被外力强压着仆倒在地,却原来是酒壮色胆的庄峰死死的压在自己身上,他在自己身上紧紧抱着,口里不断伸吟着说:“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你给了我吧”

    压抑了那么长时间的青春的身体,自己又何曾受得了呢加之又喝了酒,眼睛迷離,欲~念飞舞,竟然就没有半分拒绝的意思,任凭庄峰解了自己衣服,让他毫不留情地将自己由少女变成了妇人。

    还好,这庄峰到底还不是薄情郎、负心汉,以后依照诺言和自己结了婚,而且这么多年来,社会变化让人目不暇接,有了点钱和权的男人们家庭日益支离破碎,离婚率的不断飙升,而这个庄峰却在仕途上的康庄大道中,竟然没有提出和自己离婚,真是难能可贵了。

    是啊,眼前这个有情有意的男人,他所做的这一切,难道不是为了家庭,不是为了自己吗都说男人永远是贪腥的猫,象丈夫这样的男人,当着那么大的官,据说荷尔蒙分泌是特别旺盛的,总不能让他把身体憋坏了吧知道现在当官的人,身边围着等献身的女人都特别多,但既是组织这样安排,也就只有随他去了,唉,这也是自己最明智的选择,今后他爱咋搞就咋搞了,反正这个时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混乱得很,没听见人家说“小蜜把辈分搞乱”吗也就只落得人家说的那样,眼不见心不烦,只要他时时把家挂在心里就行

    她在心里哀叹一声,又检讨自己来,主意打定,她再不言语,重新端起碗筷,利索地同丈夫将午饭吃完。

    简单收拾好后,她见庄峰坐在沙发那里,又捧起半月谈看了起来,她的身体突然间升起一种久违的渴~求,便顺着也坐了下去,一把将丈夫手里的书抓了丢到一旁,红着脸附到他的耳朵边撒着娇说:“好了,好了,以后我不去捣乱了,行吧但是现在你必须给我一回,”

    边说边拽着庄峰往床的方向走。

    受了婆娘这么一逗弄,庄市长私下里也觉得着实应该向婆娘慰安一下了,他前几天到外县开务虚会议时,由秘书替自己物色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两人在那里的宾馆大战了四五个回合,直到凌晨三点多钟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县委的宿舍。

    毕竟岁数不饶人了,这般由着性子的玩耍,哪里能不伤身体,这两天,他一直觉得后腰有些空虚,虽然在和几个副市长开玩笑时,依然还是说着提振精神的荤段子,但是凭心而论,什么时候都是身体最要紧的,若说真要让他带伤坚持战斗,继续革命,他的选择也或许是万万拒绝的。

    但是此时自己婆娘这般的哀求,都让她渴了好久了,让她憋着实在太不应该,再说,如果自己表现出来不能战斗的样子,岂不是让婆娘起疑,说自己又同别的姑娘乱来了吗

    于是庄峰定下心来,安慰婆娘道:“你先去床上等着,我先上趟厕所,等会一定将你喂的饱饱的”。

    婆娘听了,做出少女娇羞和欢喜的模样,满怀期待地先自去了里面的卧室。

    庄峰并没有如厕的慾望,他趁婆娘闪进屋内的功夫,悄悄走到书房里,拉开抽屉,往里面抓过一只药片,那是他的秘书专门托关系很铁的朋友从泰国带回来的“印度神药”,据说这东西很灵的,就象外面的人开玩笑时说的,“放到煮熟的面条里,连面条都要成根的起来”呢

    他仰头将一片药吃了下去,然后喝了口水,准备工作做完,他也随着进了里面的卧室。

    婆娘已经等得心慌意乱、心猿意马的,等张副市长进去时,她正急不可耐地剥着自己身上的衣物,庄峰就瞧见自己婆娘刚脱掉上衣,刹时一双更年期妇女的胸部恰如夏天暴晒下的茄子一样垂在自己婆娘臃肿的上体。

    看着庄峰进来了,婆娘更加慌乱愈加利索地除去裤子,瞬间婆娘身体和心理共同狂热起来,她高兴地拥着庄峰,嘴里不断催促着说:“快快,快来”

    虽然是久吃的腻肉,但一种弥补和愧疚的心理之下,加上刚吃进去的神药现在已经快速地起了效果,庄峰也觉一种强烈的渴~望从心上激烈迸发,他更无二话,冲了过去一把将婆娘按倒在床

    第二天,那个机床厂的厂长就被停职了,案件也转到了市检察院的手里,这恐怕是新屏市少有的一次如此雷厉风行的反腐行动,所有的机床厂的职工都拍手叫好,不过他们高兴的有点太早了。

    原来的这个厂长确实问题多多,一个好端端的厂子让他搞的乌烟瘴气的,但新上来的厂长也不过是走了豺狼,来了虎豹,他刚一上任,就开始和福建客商协商收购计划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