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拿上了文件,但文件有好几张,季子强自然不能随便的就签字,他是主管工业的领导,不能什么都不知道就把字签了,万一将来出问题,他就要第一个挨板子。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凤梦涵也是知道这个情况的,她不敢打扰,自己坐在了沙发上,等季子强看文件,秘书问了一句:“凤主任喝点茶水还是”

    “不用,不用,你不要管我,忙你的吧。”凤梦涵连连摆手。

    秘书也就是问一下,一般情况,除了级别很高的领导,像在一个楼办公的同僚们来这里办事情,是不需要倒水的,他们每个人在自己办公室早就喝足了。

    季子强却一面看着文件,一面说:“小赵啊,你给凤主任把我柜子里那个土蜂蜜兑一点,上次路过一个县,他们书记送的,我也不知道真的假的,让她给我辨别一下。”

    这是上次他和省委组织部的李副部长来上任的时候,在那个吃娃娃鱼的县上走的时候,人家特意送给他们的一些土特产,质量是没得说,季子强也是突然的记起了凤梦涵不是这两天那个大姨夫的媳妇来了吗,刚才看凤梦涵有点疲惫的样子,所以就准备让她歇歇,喝点蜜糖水,补充一下血液。

    秘书小赵连忙的答应,忙了起来。

    凤梦涵是知道理解季子强的用意的,也深深的看了季子强一眼,没有在拒绝,但心中更多的是一种从未感受到的幸福,这些年了,自己每个月都来这么几天,谁关心过自己,那些同事们,领导们,见面热情的了不得,但有事情了,指使自己干活的时候,谁怜香惜玉过,都想把自己当牛一样的使唤,生怕自己做少了,他们做多了。

    不说凤梦涵心中的感慨唏嘘,却说季子强很认真的看完了报告,这是对一家机床厂厂长的处理报告,报告是工业局拟的,这个厂长在过去的三年里,不顾厂里的亏损,不顾工人的工资发不下来,连续多次的以考察之名,到国外带着家人旅游,影响很坏,工业局建议撤销厂长的职务,并请纪检委给予审查。

    季子强看完之后,很犹豫了一会,才问凤梦涵:“凤主任,这个报告你看过吗”

    凤梦涵放下手中的水杯,说:“我大概看了一下。”

    “你认为报告的真实性怎么样”

    “真的,我们都知道。”凤梦涵简介,干脆的给出了回答。

    “这样啊。”季子强的眼中就有了一抹冷意,他绝对相信凤梦涵不会骗他的,这不是他和凤梦涵交情多深,感情多久的问题,他看到了凤梦涵坦诚的眼神。

    季子强就拿起了笔,刚要写,凤梦涵又说话了:“不过季市长,这个厂长既然已经这么长时间都是如此了,为什么就要等到你来才签这个字呢”

    季子强停住了手中的笔,他没有抬头,也没有看凤梦涵一眼,显然的,这个报告是有一定的问题的,或许报告本身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季子强虚起了眼睛,又想了一下,才说:“那么凤主任,你感觉这个报告的意图是什么”

    这样的问话已经远远超出季子强和凤梦涵作为初识的上下级的关系,倒像是两个相交多年的知己在谈论着一个重大的问题。

    奇怪的是,凤梦涵也没有一个下级装聋作哑,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她还是连想都没想说:“借刀杀人。”

    “借刀借我”

    “是的,这个厂长倚仗着和冀书记关系不错,一直目中无人,政府很多人都早就想收拾他了,但都是顾忌着冀书记的关系一直没人伸头,你来了,这个报告就来了。”

    季子强已经大概的明白了这其中的奥妙了,应该是大家知道自己对新屏市复杂的人际关系还不甚了了,所以在自己稀里糊涂的时候,将一把带血的钢刀塞到了自己的手上,让自己帮着他们除去这眼中钉,肉中刺。

    嗯,仅仅是这样吗应该不完全是

    这个报告还有另外的一些深意,他们要用自己试探一下冀良青的底线,对这个厂长来说,他们是借自己的手来杀人,但换个角度,是不是他们也想借冀良青的手来杀自己呢

    季子强静静的看着这个报告,看了几分钟之后,他还是依然的拿起了笔,在上面签上了几个字:同意并请严肃处理。

    凤梦涵在季子强签字的时候站了起来,走到了季子强的面前,自己已经点破了这其中的奥妙关系,季子强作为当过多年的主要领导的人了,他肯定会用一些含糊的,模棱两可的方式来处理这件事情的。

    但看清了季子强签下的这几个字以后,凤梦涵张大了她那姓感誘人的櫻桃小口,愣愣的看着季子强,极度的诧异的说:“季市长,你你还想想吗我不急。”

    季子强淡淡的笑笑,看着凤梦涵说:“不用想了,不管他们谁要利用谁,但至少这个厂长再不能留下了,我要为全厂的工人负责。”

    “但这样就会对你不利。”

    “个人得失算得了什么呢在我临来之前有人劝告过我,做什么事情都好好的想想,他是在为我,但当我看到工人没工资,没饭吃,这样的人还在位置上作威作福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要按我自己的性格来处理这件事情了,看来啊,我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人。”

    季子强把报告递给了凤梦涵。

    凤梦涵低头离开了,她今天总算看到了一个不同于自己在官场司空见惯的人,他知道有陷阱,但还是为了自己心中的那种理念,那种正义,还是无所畏忌的跳了进去,哪怕会为此付出代价,他还是这样做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

    当凤梦涵把这个报告送到了常务副市长庄峰的手中时,庄副市长很认真的看了看季子强在上面的签字,他掩饰着脸上闪动的那一抹笑意,对凤梦涵说:“嗯,季市长没说什么吧”

    凤梦涵摇摇头说:“我先送过去我就走了,后来过去问的时候他已经签字了,我就给你带过来了。”

    庄副市长点下头,说:“好,辛苦你了,凤主任。”

    “市长还和我客气上了,嘻嘻。”

    庄副市长很严肃的说:“不是客气,你确实在这里也很辛苦,这点大家是有目共睹的。”

    凤梦涵听的有点肉麻,就连忙客气了几句,这才离开。

    庄副市长手里拿着这个批复报告,沉思了一会,就一个电话叫来了工业局的局长马军。

    这个马局长一直都是跟随在庄副市长鞍前马后的人,他从一个小小的乡文书,提到了今天这大市的局长位置,可以说每走一步,那背后都留下了庄副市长的一个影子,所以在庄副市长的电话还没有放下十分钟的时候,他就站进了庄副市长的办公室。

    这是个快50岁的男人,收拾的很有点小分度,胡子刮的干干净净的,下巴上铁青放光,但相貌堂堂的他在看到庄副市长的那一刻,就变得有点让人不敢恭维了。

    他快步来到了庄副市长的面前,一面给发烟,点烟,一面讨好的媚笑着说:“市长召唤有什么指示”

    庄副市长使劲的抽了一口烟,似乎要把那烟雾全部的吸进肺里,在停顿了几秒,才长长的噴了出来,说:“你看看这个报告。”

    说着把季子强签过字的报告用手指划拉到了马局长的面前,马局长赶忙拿起来,他只是看看签字,内容他早就看过了,不需要再看,稍微的一晃,他就看到了季子强的签字了。

    马局长就咧开嘴笑了起来,说:“好好,初生的牛犊不怕虎啊,这季市长有点魄力。”

    庄副市长的眉头一皱,说:“要是他知道了这厂长的底细,他还能有这样的魄力吧。”

    马局长心里一紧,自己犯了一个明显的错误,怎么能在庄副市长面前夸季子强呢,是不是说季子强有魄力,庄副市长就胆小

    他紧紧张张的说:“对,对,我们不是就专门瞅他不明局势吗,他要知道了,肯定就不是这样签了。”

    庄副市长很自满的说:“所以我看啊,这个季子强也没有人们传言的那么厉害,换做我,我至少会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签的含糊一点,给自己留下一些退路的。”

    马局长说:“是啊,是啊,年轻人总归还是年轻人,冒进,张扬,自以为是,也好,不然的话我们还真的不好让这个厂长下台呢”

    点下头,庄副市长冷冷的说:“机床厂的厂长一直很张狂,自认是冀书记的人,从来都不给我们面子,这次我们就来个快刀斩乱麻,你回去之后,马上根据这个报告,对机床厂整顿,找出他的问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