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最早的他为官之道是“四不二只”,即:不唯书,不唯上,只唯实;不为名,不为利,只为民。 他清廉、公正、刚直不阿,官民口碑好。他难以“更上一层楼”的主要原因有二:一是不对上阿谀奉承,不抱任何人的大腿,不去投靠领导。二是实话实说,无意中犯了官忌。

    当然,冀良青也不是完人,有人认为他有三大缺点:其一,过于严肃。他脸色冷峻,不苟言笑,甚至规定市级领导没有公事都不要到他办公室“串门”。

    其二,有些霸道。一旦他看准了的事,即使多数人反对,他也会力排众议,坚持到底。

    其三,过份重文。

    冀良青文化底蕴深厚,对六朝文化又颇有研究。所以,在许多报告、讲话中都呤诗作颂,谈古论今,还经常参加学术讨论。

    这在如今文化缺失的官场显得与众不同,有人认为他是卖弄文采,更有少数领导层的人认为他以文压人。但这都只是他表面的一些优点缺点,对他没有太多接触的人是看不出他身上另外的一下短处,那就是在他思想深处的保守和义气。

    正如昨天王稼祥主任说的那样,因为他的保守,所以让新屏市停滞不前了很多年,因为他的义气,让跟随在他身后的那些铁杆和嫡系们得到了最大的保护,让他们可以在新屏市无所顾忌的为非作歹。

    这不得不说是冀良青的两个致命短处。

    但没有人敢于给他提出来,就算有人和王稼祥一样的看到了这两点,也只能装着没有看到,他在新屏市的权威已经压制住了别人的所有胆气。

    不过对季子强他还是和蔼的,这个季子强现在是落了一点难,不过凭借他在洋河县和柳林市的威名,凭借他也曾今当过一个比新屏市还要繁华的柳林市的代书记这点,冀良青也是不敢过于托大。

    但也绝不能轻易的让他看出自己的想法,适当的压一压季子强,让他对自己有所顾忌,这更便于以后彼此的相处。

    他很客气的帮季子强把一个杯中添满了茶水,说:“先喝一杯,然后再谈。”

    季子强端起了茶盏,试下温度,一口饮尽,说了声:“好茶。”

    冀良青也喝了一口,他没有像季子强这样的一口干掉,还在嘴里把茶水盘旋了一会,才咽了下去,说:“乐书记也喜欢喝茶,你应该是得到过他的真传吧”

    季子强暗自一惊,这个冀良青现在突然的提出乐书记来是什么意思

    不要单纯的把他想象成一句随意的问话,作为冀良青这样的人,他每一句话都是经过大脑思考而来的。

    季子强说:“也有一点影响,但我没结婚之前就喜欢喝茶。”

    冀良青点点头,把玩着手中的茶盏说:“不错,要是一个人事事都和别人亦步亦随的,也很无趣。”

    季子强眉毛杨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过来,这个冀良青是想要敲打一下自己,他在暗示自己不要因为有个省委書記的岳父酒忘乎所以,他冀良青是不吃这套的。

    季子强也不能让他小看了自己,既然自己现在受到了降级处分,不已经,已经已经了,也没必要太过对自己妄自菲薄。

    季子强说:“当然,那样的人就没有了创新和**辨别能力了,但是,别人好的地方,我也不会排斥的,就像我们经常组织学习,观摩一样,好的东西我们可以借鉴,参考。”

    季子强不亢不卑的回击了一下,他的分寸也掌握的恰到好处,让冀良青不能过于小看自己,但也不能为此生气,因为两人似乎在谈论季子强自己。

    冀良青没有生气,要是季子强真的阿谀奉承,人云亦云,那他还真的有点看不上季子强,认为他就是一个靠裙带关系混到今天的人了。

    季子强向他展示了自己的个性和实力,让他根本就没有语言来反驳季子强刚才的论据,是啊,要是大家不学习别人好的经验方法,那为什么要树立典型,要宣传先进,自己要是把季子强这个论点都驳斥掉了,以后自己就无法开展那些正常的工作了,因为实在的说起来,市委这面才是最爱搞这些树榜样,立典型的工作的。

    冀良青笑笑,他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小错误,自己在敲打季子强的时候,说的那些话太过狭义了,禁不起季子强的分析和反驳,这或者也是自己过于小看了他,根本没有认真对待,因为这是自己的地盘。

    现在短暂的交锋之后,冀书记明白了,这个人比起那些传言来,恐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冀良青振作了一下,转换了一个话题说:“听说全市长给你也做了分管工作的安排,怎么样,还满意吗”

    季子强很谦恭的说:“谢谢书记关注,工作方面挺好的,我服从安排。”

    “服从安排这是不是也可以理解成你并不满意”

    季子强一笑说:“不管分管什么,都不轻松啊,对我来说,新屏市我是一无所知,所有的工作都只能慢慢的探索,也只有多向你老领导请教,才能勉力不出差错吧。”

    “哈哈,子强同志你太谦虚了。”

    “我一点都没有做作和客气,像冀书记这样对新屏市了解,理解,工作起来游刃有余的领导,在新屏市难有第二人了。”

    季子强已经在刚才给冀良青展示了自己的傲骨,现在当然要再低调的给他一个高帽子带带了,一味的强硬会树立对手,一味的软弱会让人轻贱,而不软不硬,刚柔并济,才是最高境界。

    冀良青摇着头说:“子强同志啊,说到新屏市,我也有很多遗憾,这些年我们的发展很不尽人意,当然了,我们的地理环境,还有过去的负担过重占一部分原因,但不可否认的说,我们自己的努力也还不够啊,你这次来,对你是一件坏事,对新屏市可就是一件好事了,你不知道啊,在你没来的时候,大家都在传议着你,都希望你来了之后给新屏市带来一点新气象,新希望啊。”

    季子强没有想到冀书记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这和刚才自己一来的时候截然不同,听的出来,他不是在敷衍自己,应该说是有感而发的,这应该理解为一件好事情,一个主管的领导看到了自己市里的不足,想要发奋图强,这当然是万民之幸。

    照此推断,昨天王稼祥主任说的冀书记的一些特点也未必是完全准确的。

    季子强低头想着心思,冀书记眯起眼再一次认真的大量了一下季子强,心中也在猜摸着自己这句话在季子强心中留下的份量。

    在季子强抬头的时候,冀书记已经不动声色的移开了自己的眼睛,说:“子强同志,你有没有决心在你分管的工作层面上做出一些大的成绩来。”

    季子强犹豫了一下,他不是一个喜欢说大话的人:“书记,我现在不能给你保证什么,但我会尽快的熟悉自己分管的工作,努力不让书记失望。”

    “哈哈,子强,这话不对啊,不是不让我失望,是不能让人民群众失望。”

    “是是,看来在认识上我还是太过狭义了,谢谢书记的教诲。”

    摇摇头,冀良青说:“为什么在你每次谦虚的时候,我都感到会有一种压力。”

    季子强惊愕的看着冀良青,却见冀良青脸上流露出了一种莫测高深,难以判断的笑意出来。

    一路走来,季子强都在思考着这个冀良青,这是一个绝对很有深度的人,他的敏锐和沉稳让季子强不敢小视,而他性格上的极大变化和难以琢磨,也让季子强如在雾中,这样一个人最好不要把他作为对手,也难怪的,他能不依不靠,在新屏市稳坐钓鱼台,当了这些年的市委书记。

    在回到了政府办公楼的时候,季子强遇到了凤梦涵,她正拿着一堆材料往楼上走来,在办公室,凤梦涵打扮的酒相对朴素了一点,没有昨天晚上那样的誘惑,不过就是这简单的套装,穿在她的身上也依旧可以勾起所有男人的渴~望和向往。

    高耸的胸是什么衣服都无法遮掩的,丰满的臀,柔軟的腰,再加上无与伦比的绝美的长相,这所有的一些完全都汇聚在了他一个人的身上,那就完全体现出了凤梦涵作为政府第一美女的重量。

    季子强笑着说:“挺忙啊。”

    他不过是招呼一下。

    凤梦涵笑着说:“刚好,还有一个文件邀请你签字呢。”

    “奥,那到办公室坐坐吧”

    说着话,他们也就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凤梦涵拿出了一份文件来,说:“这是对一个企业的意见报告,你看看,你签了字我在送到庄副市长那里签。”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