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们四个人来,就王稼祥带来了一个车,季子强和凤梦涵坐在后排,小蒋坐前面,本来季子强的意思是先把女孩送回去,大家不同意,一定要先把他送回去,季子强也不勉强了。

    他和凤梦涵坐在一起,凤梦涵那幽幽的暗香一直笼罩着季子强,他心醉神迷起来,话反而不多了,到了竹林宾馆的门口,季子强下了车。

    “真遗憾。”凤梦涵伸手来握他的手““这样美好的夜晚,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有。”

    季子强再次心跳,想干巴巴地说点什么,却无法开口,幽幽地轻叹,也不知是庆幸的多,还是遗憾的多。

    “怎么,季市长再不想理我们了。”她嗔怪地说。

    “那里,那里,以后抽时间大家再聚聚。”季子强说的很空洞。

    凤梦涵在王主任倒车的时候,再扫了一眼车下的这个男人,心中充满愉悦和得意,今晚自己的一个崭新的开始,也可以说是一个里程碑吧,自己要让自己的生命灿烂起来,不能在这样黯然无色的继续下去,因为自己有了一个美好的追求。

    他应该也是和自己一样吧,难道不是吗自己刚才确实感觉到了他的冲动,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在小车远远的离开之后,季子强才能够真正轻松自在,恢复正常的思考,他回忆着凤梦涵那具温軟的身体,那似乎还存在于他身体每个部位的触觉,慾望之水奔腾而出,再无阻挡。

    回到房间里,季子强先冲了个凉。那时,酒劲早就散去,淋浴时,他就想着凤梦涵,想她的脸,她的笑,她挺得高高的胸,想自己贴近了她。

    季子强得到了安慰,好多天了,他一直在压抑着,特别是在省城春节的那些天里,江可蕊没有给过他一次机会。所以在那段时间,安慰自己已成季子强的一个秘密,不同的只是,过去每次季子强想象的对象都是江可蕊,而今天,季子强第一次换上了另外的一个想象的对象,那就是凤梦涵。

    第二天一早,司机和秘书又来接他了,季子强在昨天忘了告诉他们以后不要来接自己,上车后,季子强酒对秘书小赵和司机说:“小赵,以后酒不要来接送了,本来距离不远,我走两步,活动一下也好。”

    秘书和司机对望一眼,说:“这不倒好啊市长,这是秘书长他们特意交代的事情,我们不来接你,别人还说我们偷懒。”

    季子强想了想说:“这样吧,我见秘书长了我给他说说,你们不知道啊,每天坐办公室,有之后走走对身体有好处。”

    秘书也认为季子强说的不错,只是有点为难,但季子强已经这样说了,也只好点头答应。

    在办公室坐了一会,季子强喝完了第一泡茶,就让秘书和市委冀书记的秘书联系了一下,看看冀书记有没有时间见自己,季子强想要拜会一下书记,这完全是出自于一个礼貌问题,因为他其实没有什么事情需要找书记。

    一会秘书就过来说:“季市长,冀书记刚好现在有点时间,书记的秘书说书记请你现在过去。”

    季子强忙站起来,装上了一包好烟,又摸了摸衣袋,打火机也在,他一般在外面很少自己点烟的,所以怕身上没有打火机,到时候总不能让书记给自己点烟吧。

    看看其他没有什么差错了,季子强就离开了市政府,他也没有要车,市委也不远,几步路的距离就到了。

    这是季子强第一次来市委,外面倒是路过了几次。

    今天走到了门口,执勤的武警不认识他,刚要盘问,秘书小赵酒跨步上前,掏出了工作证,又对武警说了几句什么话,武警就敬个礼,做手势让季子强进去了。

    季子强暗叫一声侥幸啊,要是今天秘书小赵不来,自己岂不是还要在门口被盘问一阵,要是刚好有别的领导路过,看到自己被挡住了,只怕明天就会在新屏市传出一个官场的笑话来。

    广大的基层干部和群众,他们茶余饭后最大的乐趣也就在于谈论和传播上面领导的笑话了。

    走进庭院,最引人注目的是正门前的一对汉代石雕辟邪,每只约重七吨左右。谁都不知道这对辟邪的来历,好多年前文化馆也不知道在哪找到了这个东西,书记冀良青就马上让宣传部给文化局商议了一下,在这个东西归属权为市文化馆的同时,临时放在市委。

    这样,市委便堂而皇之地把它“保管”在大门口了。

    这辟邪在古代是镇邪驱妖、保佑平安之物,而如此气势轩昂、硕大威武的一对宝物,在国内亦属罕见。进门的左侧,是一块重达十五吨左右的天然灵璧石,它不仅涵盖了这类石头瘦、皱、漏、透和圆、蕴、雄、稳诸特点,且肖形状景、气韵生动。石头的上部,是一只浑然天成、展翅翱翔的苍鹰,嘴中喷着飞瀑,飞瀑泻入水池中,汩汩流向砌着山石和两旁长着各种名贵树木的水池中,水池弯弯曲曲地通到后院,形成一个循环的水系。

    季子强惊叹不已,没想到这个冀良青还有如此的风雅,市委的布置没有富丽堂皇,但确庄重,肃穆,简洁而古朴。

    一路走来,小赵把季子强带到了后面的一幢两层的下楼中,上了二楼,他们来到了一个办公室的门口,一个带着眼睛的年轻人一看秘书小赵,就站了起来,径直走到季子强面前站定说:“季市长你好,我是小杨,是冀书记的秘书。”

    季子强伸出了手,用力的握了握,说:“辛苦你了,书记有时间吗”

    “有有,你请进。”秘书很恭敬的对季子强说。

    在这杨秘书的办公室里,还有一道门,里面就是冀书记的办公室了,小杨在外面敲了几下,里面传来了一声:“进来。”

    小杨秘书就推开了门,又向后退了一步,让季子强先走了进去。

    季子强的秘书小赵当然是不能进来的,他在外面小杨的办公室等候着。

    季子强一进来就看到了冀良青书记,他没有在办公桌那面坐,而是在一个红木沙发上坐着,手里正在摆弄着衣服茶具,他摆弄的很专注,以致于季子强进来了他都没有抬头来看看。

    季子强不用看冀书记壶里泡的什么,单单是房间里漂浮的茶香,就能肯定冀书记摆弄的那是正宗的武夷山大红袍。

    随着季子强的走近,冀书记才略微的抬眼了看了看季子强,冀书记也没站起来,摆摆头,对季子强说:“来,来,子强同志,过来喝口茶。”

    季子强不客气的坐在了书记侧面的一个红木单坐上,笑着说:“好正宗的武夷山大红袍啊,书记的雅兴不错。”

    冀书记有点惊讶,再次的抬头看了看季子强,说:“小季你都没看我壶里泡的茶,你怎么酒知道是大红袍”

    季子强说:“不用看的,一进你这房间,我就闻到了纯正的自然干香,这香气高而持久,无烟、焦、酸、馊、霉、闷及其他异味,这当然是只能是大红袍了。”

    冀书记连连的点头,说:“不错,我们也算是同道中人了。”

    季子强也诙谐的说:“是啊,我们是同志。”

    冀书记一愣,哈哈的大笑起来,说:“小季这心理气度的确不凡。”

    季子强微微一笑,冀良青的话是有含义的,他看到季子强在受到了所有官场中人都最为忧惧的降级之后,还能如此坦然,淡定的开玩笑,这是一般官场中人根本都无法做到的,很多人在这样的打击下就会一蹶不振,最终抑郁寡欢,无所作为了。

    但这个季子强却看不出一点点的颓废和沮丧,仿佛他是刚刚从一个县长提升到副市长一样的满面春风,这应该不是他傻,是他具备有饱受各种打击的抵抗力,也说明他是一个意志坚定,不惧艰险的人,这样的人很危险,用得好,是个将才,帅才,用不好就是一个强敌,对手。

    冀良青肚子挺大的,但长相还是很威严,他脸方鼻直,头发浓密,目光中透着坚毅和睿智,但他不苟言笑,在幽默和圆通方面略显欠缺。

    冀良青是一步一个台阶上来的干部,中学语文教师、公社副书记、书记、副县长、县长、县委书记、地区副专员、副书记、市长,到最后的市委书记,他都干过。可谓起步很早,提拔很慢。

    他从当上新屏市的市委书记的第二年,曾作为省组织部部长的候选人被考察过,因为他对此事无动于衷,没有进行任何“进取性”的活动,所以后来被他人取而代之。

    别人都为他惋惜,他却淡然一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