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吕局长还问:“季县长,现在的估值不大好定啊。 ”

    季子强说:“有什么不好定的,就按过去投资总额的一半定。”

    两个局长一下就张大了嘴,一半疯了啊,这县上,市上的国资局能同意啊这不是变相贬低国有资产吗

    两人忙说:“季县长,这价格”

    季子强就哼了一声说:“我倒想把价格翻几倍,问题是谁要”

    两个局长有点为难的看看季子强,又说了一些困难,但季子强很决断,也很坚持的说:“这事情就这样定了,其他你们不用管,按我说的准备吧。”

    吕局长和戴局长在深的话也就不好说了,既然季县长不听劝告,要折腾,那就随便他搞吧,反正他是领导,最后办不下来他自己就偃旗息鼓了。

    两人答应着,说会很快的拿出方案。

    方案真的不难,过去为这项目都闹腾了多少次了,回去复印一下,改改日期什么的,价格也更简单了,按一半写就是了,报上去批的下来那才是个怪事情。

    等他们离开以后,秘书小张也站起来收拾茶几上的水杯,他一面收拾,一面很谨慎的说:“季县长,这价格就看市里能不能同意。”

    季子强知道他是在提醒自己,也就笑笑说:“管他同意不同意。”

    小张肯定是听不懂了,这季县长今天怎么说出来的话不负责任不说,还这样飘忽,他暗暗摇摇头,收拾好办公室,就很郁闷的离开了。

    过了两天,关于“洋河县工业园”招商引资的规划报告就送到了季子强的手中,季子强对具体的实施细则和工业园定价部分大概的看了看,他的重点就转到了对这一项目的媒体宣传上去了,这一块他看的很详细,还做了适当的修改,突出了扩大宣传的重要性。

    在小张把这文件重新打印和装订好以后,季子强在上面就签上了字,让秘书小张把这方案给哈县长和市里国资局,财政局都一路送达,请上级领导给予批示。

    在小张回话说已经把这方案都送出后,季子强拿起了电话,他拨通了叶眉的电话:“叶市长,你好,我季子强啊。”

    叶眉问:“子强啊,你好,最近工作顺利吧”

    “还行,今天我想给叶市长汇报一个工作,你现在不忙吧。”季子强说。

    电话那头叶眉淡淡的说:“给我汇报工作好吧,你说什么事情。”叶眉是有点纳闷,季子强能有什么工作给自己汇报,就算是汇报也汇报不到自己这里,但她还是决定听听。

    季子强就汇报说:“是这样的,我们县过去有一个烂尾工程,你可能也知道,就是那个工业园,我想搞一次招商,把这个项目处理掉,报告已经送到市里了,但这涉及到一些评估国有资产的问题,想请你们确定下,看我们县上评估的价格合不合理。”

    叶眉当然知道这个项目,只是她有点担忧起来,这季子强可能还不知道该项目的深浅,他就这样一头闯进去,将来麻烦很多,叶眉想想就说:“你们县上对这个项目是怎么评估的。”

    季子强如无其事的说:“按过去造价的一半定的。”

    叶眉倒吸了一口凉气说:“季子强,你疯了,就是那个工程永远烂尾下去,也不能按这个价定,那叫国有资产流失,你不会不懂吧这样定价市里也不可能同意的,把报告收回去,想好了在递。”

    季子强一点都没有惊讶,他淡淡的在电话里说:“同意不同意那是你们领导的事情,但我还是想请叶市长关注一下我们这个报告,你们也可以开个会让大家商议一下,特别是报告后面我们提出的在全省媒体扩大宣传招商的问题。”

    季子强这话说的就有点过份了,好像他是市长,叶眉是县长一样,他不是在请求上级领导的指示,倒像他在给下级安排工作一样。

    叶眉就算和季子强的关系特殊,但那是私下里的关系,在工作中,叶眉是一贯认真,也是一丝不苟的,她肯定不会容忍季子强如此放肆

    不过呢,万事都有个例外,所以才有“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一说,叶眉沉默了38秒以后,竟然嘻嘻的笑了,还说:“知道了,你小子,我们会很重视这个问题的,明天就召开会议研究你们这个报告。”

    放下了电话,叶眉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她已经完全的理解了季子强这个报告的真实意图,季子强送给自己这个报告不是真的希望去解决个项目,他是送给了自己一件武器,而有了这个武器,就足以解决目前困扰自己最大难题,自己会用这个武器,让韦俊海老老实实,低声下气的配合自己工作,直到换届结束。

    季子强轻松的放下了电话,后面的事情就不是自己需要关心的了,他相信,叶眉一定会把它演绎的淋漓尽致。

    季子强就想到外面转转,今天外面还算凉爽,在这大热天里,他已经很少散步了,他就带上秘书小张到外面走了走,看起来像是要下雨,云层很低,还起了风,季子强准备着在转一会,就回去了,还没走几步,就见前面街上的很多人拉着横幅在争吵,横幅上写做:“还我家园,抵制官商。”

    他就凑了过去,只见很多居民在散发传单,季子强给小张示意一下,小张就上前要了一张传单,给季子强递了过来。

    季子强接过一看,传单上面说政府和房地产商相互勾结,低价强行圈地拆房,号召所以拆迁户,联合起来,保卫家园。季子强向旁边人打听后,才知道是一个外地的开发商,不知道和县上过去怎么达成了协议,准备要把南大街一段的老房子拆掉,新建一个商场步行街,只是给的拆迁费很低,拆迁户不同意,但这开发商财大气粗,准备强行拆迁,这些居民就和他闹了起来。

    季子强不太了解事情原委,也不好随便发表看法,只能是先看看,旁边围观的人也很多,七嘴八舌,一时也听不太真切。季子强也只能上前几步,站在人堆里,不过奇怪的是,他看到了10多名警察和城管,还见他们在驱赶闹事的拆迁户,旁边有一辆豪华轿车,车旁一个暴发户一样的人,指手画脚的正在调动警察和城管。季子强就纳闷了,看他样子肯定不是警察,可他怎么就可以指挥警察,自己是分管公安局的,就算要指挥,也轮不到他吧。

    季子强有点奇怪,就想看个究竟,一会见那人对几个城关大喊:“今天必须把他们赶走,我的推土机不能老等着。”随着他的手指方向,可以看到后面真的停了几辆推土机和装载机,一个象是负责的人对他很恭敬的说:“你放心,今天他们再不走,我们就强制执行。”

    人群听到他们这样说更加激动,几个岁数大点的老人就挡在了前面说:“要想拆,就从我老汉身上压过去,反正也没地方住了,压死了干净。”

    很多人就附和起来,都说,要压就只管就来,决不退缩,大有“砍头不要紧,只要主意真”的勇气。

    暴发户看这情况今天又难开工,就对一个负责的那人喊到:“今天这可是哈县长交代的,你们必须拿出措施来让我开工,耽误了你负责任。”

    负责那人就对执行的警察和城管说:“再不让开的,抓几个带头闹事的。”

    话声一落,下面就动起手来,几个岁数大点的老人被他们推到了一边,几个拉横幅的被带上了手铐,横幅也被踩在了脚下,一时间打骂声,哭闹声,吆喝声响成一片。

    季子强是再也忍不住,就向前走去,秘书小张怕他有危险拉住了他的胳膊,他很威严的望着小张说:“怕什么,你放手”甩开被拉的胳膊,走到了前面。

    季子强向前走着,不过吵闹的人没有谁在意他的存在,抓人的继续抓人,反抗的继续反抗,他站在那里几秒钟后突然大喝了一声:“干什么,都给我住手。”

    场面是很乱,不过季子强这一声怒喝还是起到了作用,也许这是他平生最大的一次声音,所有的人都静止了,呆滞了,发蒙了,几百双眼睛齐刷刷的注视着他,在一阵的平静后,那个暴发户走了过来,围着他转了一圈说:“你是干什么的,你几吧比我声音还大啊,想找打还是想带拷子。”

    季子强懒的理他,就对负责那人说:“谁给你抓人的权利,你把他们全放了。”这人是公安系统的,好像是一个治安科的什么小头目,他见过季子强,赶忙就上前说:“季县长,你来了。”

    季子强瞅了他一眼说:“先放人,看谁给他的权利抓人。”

    这负责的人就讪讪的笑笑说:“季县长,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我们队长让我们过来协助,说是哈县长发过话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