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王主任就说:“冀书记呢这个人和全市长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性格,他爱权,而且偏偏是个土生土长的新屏市人,可以说在新屏市树大叶茂,好多任的市长都不是他下饭的菜,他可以说在新屏市一言九鼎,没有谁能抗衡,全市长就更不是他对手了,对他的决定,全市长只能唯唯诺诺的服从。 ”

    “这样啊。”季子强听的暗自心惊,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一个人權利过于聚中本来就是危险的事情。

    王主任点头说:“是这样,所以新屏市这些年的发展并不太好,这应该主要归咎到冀书记的观念上,他太保守,他的铁杆属下也太多,这东照顾,西照顾的,最后很多原则就没有了。”

    季子强缓慢的说:“那在新屏市冀书记应该是没有对手了。”

    王主任摇下头:“也不尽然,市政府的常务市长庄峰应该能算的上半个对手。”

    “哦,还有半个”

    “对啊,这个庄副市长也是老新屏市的人了,光这个常务副市长都做了好多届,上是肯定上不去的,但下也只怕下不来,从各县到市委,政府,他走到那里都能镇得住,这些年也光罗门下,连冀书记也要让他三分。”

    季子强没有想到,一个看似简单的新屏市,还有如此复杂的关系,这盘根错节的关系就像是一颗颗地雷,不知道的人,稍有不慎就会在这炸的粉身碎骨了。

    季子强在沉思了一会后说:“王主任,你的介绍很到位,让我对新屏市的大概情况有了一个初步了了解,谢谢你。”

    “看你说的,这也值得谢啊。”王主任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季子强很真诚的说:“当然要谢谢了,这说明你对我没有见外,再者,你对几个主要领导的分析很到位,这一点不容易啊。”

    王主任就嘿嘿的笑了起来,说:“那市长你感觉我分析那那位领导最全面”

    季子强想了一下说:“当然是对冀书记的分析了,感觉很透彻,既有他的一些客观原因,又有他的一些思想动态,难得。”

    王主任摇摇头,感慨的说:“季市长果然是高手啊,一下就能抓住重点了,佩服,佩服。”

    季子强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

    两人就又喝了几杯酒,这个时候,包间的门开了,刚才那个挺有气质的漂亮领班带着几个女孩走了进来,问王主任:“你们谈的差不多了吧现在上菜”

    王主任就看了一眼季子强,说:“老板你看。”

    他的话还没说完,季子强就很郑重的摇了一下头,说:“稼祥,今天就是谈谈话,聊聊天,你要这样我就马上起来走了。”

    季子强说的很凛然,这不是他在做作,过去在柳林市的时候他也不是没要过姑娘,但今天是绝不能要的,自己对新屏市这个地方水有多深还没探到底,对这个王主任也是初次见面,该克制的必须要克制,小心谨慎,如履薄冰才能走的更远。

    王主任也通过刚才的谈话,感受到了季子强深不可测的内涵,就不敢勉强了,忙对那个漂亮领班说:“你们先出去吧,需要了我叫你们。”

    那领班心中不大乐意,但也知道这王主任可不是一般的人,脸上就依然挂着笑容说:“好好,王哥什么时候想活动了喊一声。”

    说着就带着那几个女孩扭着馋人的屁股离开了。

    王主任有点担忧的看了一眼季子强,说:“季市长,我有点冒昧了,不过新屏市就这习惯,一般来了不安排姑娘好像显得主人吝啬。”

    季子强和颜悦色的说:“这是自然,我本该入乡随俗的,但我这人确实在很多场合放不开,下次吧。”

    “好好,对了,要不我把办公室的女孩叫两个来一起坐坐,喝酒热闹一点”

    季子强心中一动,就想到了那个副主任凤梦涵,这一下就没及时的回答。

    王主任就当季子强是同意了,忙拿出了电话,也没见他怎么拨号,就对着电话说:“小蒋啊,你到心梦ktv来坐坐吧,这是政治任务,有接待。”

    看来他是把对方吓住了,他嘴角上挂着笑意,又准备给第二个女同事打电话,季子强已经想完了事情,见他叫了人,想要阻止也来不及的,既然一定要叫人,何不季子强就说:“对了,今天你们那个副主任还到我办公室来了一趟,说起手机的事情。”

    王主任就愣了一下,把拨了一半的号码停住了,他很精明的感觉这个时候季子强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但他还是犹豫了一下,说:“是啊,你把手机拒绝了,让我很没面子啊,唉,干脆我把凤梦涵试着叫叫,不过季市长,这个玫瑰我可是没把握叫的出来,一般她是不出来的,不过试下,借你面子看看情况。”

    季子强一听,这凤梦涵果然在政府有点面子,连这么狂傲的王主任都对他忌惮三分,季子强就说:“嗯,那就算了,不要为难人家。”

    他的语气到没什么,不过心里还是微微有点失望,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这样了。

    但王主任还是拨通了凤梦涵的号码:“小凤嘿嘿,我怎么就不能叫你小凤了,我没喝酒,好像我就是个酒囊饭袋一样,难得晚上给你打个电话。你还这样说我。”

    季子强看明白了,这个王主任对凤梦涵很是客气的,一点都不像刚才给那个小蒋那样直接命令人家出来,他先还说了这么多的铺垫。

    王主任还抱着电话说:“我在心梦ktv呢,没有陪酒的啊,奥,不是没有,是我们没要,所以想请你出来坐坐,唱唱歌,什么,什么啊,你能有什么事情告诉你啊,就我和季市长两个人,没有外人的好好,好好,我们等你。”

    这电话打完,王主任也才松了一口气,喜逐颜开的对季子强说:“还是市长你有魅力啊,她可是从来没陪过客人的。”

    季子强听着这话有点怪怪的,好像是老鸨在对客人介绍姑娘一样,但他相信这是王主任的真话,自己是亲眼看到他打电话那个样子的。

    凤梦涵从来都不喜欢舞厅,包间,ktv什么的,因为这活动变味了,已经不是过去自己上学时候的那样单纯的一种高雅娱乐了,最初她也参加过几次,但她太失望了,那些看着衣冠楚楚,光面堂皇的客人,或者是领导,他们根本就不懂跳舞的艺术和乐趣,他们的注意力全部在自己身上。

    每次这些喝酒的男人总要把你搂得紧紧的,一张臭嘴在你脸上拱来拱去,闻到就想呕吐,但人家不是客人就是领导,你总不会当着人家的面,说:“首长,能把你这张嘴拿开吗,臭死了”。

    如果你真是要那样说,恐怕事情就麻烦了。

    更可恶的是,他们会贪婪地拿某个部位在你身上到处磨蹭,搞得你周身痒兮兮的,怪不舒服,一看那张张被酒蒸得像猪肝色的烂脸,自个还陶醉在其中,真,说什么女人贱,在自己看来,那些臭男人的骚~样,跟發情的公牛似得。

    所以她决定不再去了,刚开始的时候有点难说话,后来慢慢的,办公室和一些领导也知道了她的性格了,也就打消了那个非分之想,不再让她陪了。

    今天王主任来电话给凤梦涵,她还是有点意外的,已经好久没人让她陪客人了,所以在疑惑中凤梦涵拒绝了王主任。

    再后来她听到了一个名字季市长,她犹豫了,不是因为季子强的官大,而是她不能不关注这个年轻的副市长,说不上为什么,但显然的,季子强在某些方面吸引了凤梦涵,应该是那些传闻,或者是季子强的笑容吧

    这让她有一种奇异的感觉,这样的感觉对凤梦涵来说,已经很久远了。

    凤梦涵答应了。

    她已经靠在床上准备休息了,这时候只好起来,床前台灯那幽暗的灯光下,还能隐隐约约看到凤梦涵薄纱睡衣里面,。

    她的身材很好,该长肉的地方满满的,她扭了一下屁~股,今天凤梦涵来列假了,刚好垫了厚厚一层卫生纸在下身,涨鼓鼓的,搞得她很是不舒,屁股沟里粘腻腻的感觉,凤梦涵知道又一波潮流涌了出来,她讨厌女人的这个东西,让人觉得很不自在。

    凤梦涵起床来到卫生间里,自己对着镜子看了一眼下身,差点让她尖叫起来,没想到这一次的流量不是网易的点击流量还真大。打开水龙头,任由那暖暖的流水蔓延在她的全身,水流冲击着她的胸部,顿时让她有一种飘然酥软的感觉,痒痒的,这种微妙的心理反应向凤梦涵的全身扩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